2011-05-22 13:00:39| 人氣2,23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讀吉田修一─「 惡人」、「同棲生活」、「最後的兒子」(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最近看了三部吉田修一的作品,先看了「同棲生活」的原著小說,也看了改編的電影版「東京同棲生活」,接著看電影版「惡人」,最後再接小說版的「最後的兒子」。一個認識的人剛好也看了其中的幾部作品,他盛讚「東京同棲生活」是他今年看過最驚悚的電影,然而我對它近乎無感,若不是看了「惡人」這部讓我痛哭流涕、評價極高的電影,老實說,我可能不會再接觸他的其他作品,從此和吉田修一失之交臂。

 

  雖然目前只看過他的三部作品,但我極相信「惡人」可以作為他登峰造極的代表作,人物塑造功力爐火純青,較之「同棲」,功夫顯然更為上乘。

 

  「惡人」一如吉田的其他作品,描述了新世代年輕的異鄉遊子們來到大都市後與父母親的疏離,及都市化後種種變形扭曲的價值觀與生活方式,此點容我稍後再述。另一主題,則如片名所點出,誰才是真正的惡人?

 

  (以下有重要劇情,請慎入)

 

  故事敘述一個從事體力勞動工作的年輕人甲,從小沒有健全的家庭,由奶奶負責帶大,生活清貧。每日的生活的大部分時間,除了工作,就是照顧家裡的老人家。個性沉默寡言,但對每日的工作毫無怨言。不過,他也一如許多年輕人般,到網路交友,因而認識了從異鄉到都市工作的上班族乙;乙是十足打腫臉充胖子的年輕女性,個性愛慕虛榮,口裡吐出的是滿嘴虛妄不實的誇大謊言,客套、華麗、漂亮,嘻皮笑臉地毫無冷場,但就是沒幾句真實。

 

  乙在網路聊天室裡認識了甲,但因嫌棄他是體力勞動者,就失去了後續聯絡的動力,但男方仍願意不遠千里而來,女方就也湊合著答應。一次,乙在路上看見了之前因緣際會認識的富家紈絝子弟,因而立刻甩下了甲,主動要求上了富家子弟的車,中途卻遭對方在僻遠的山區道路上踢出車外,頭顱硬生生撞上路上欄杆,狼狽地倒臥在路上。一路尾隨的甲看見了,好心表示伸援意願,卻遭乙惡狠狠地拒絕,不但對甲的勞動工作出言鄙夷,還揚言要以一身狼狽樣叫當律師的親戚誣告甲性侵。甲禁不住乙一再出言恐嚇,拉扯之間,一時失手掐死了乙。甲隨後與先前在聊天室認識的丙女見面,卻因案情擴大偵辦,丙隨同甲展開了逃亡的道路。

  

  故事有兩段情節我覺得很有意思。

 

  丙女的工作是男仕西服店裡的售貨小姐,雖然年輕,但穿著與行事作風較素樸老派,個性溫文,對待客人總是笑吟吟的。時間到了,便騎著自行車去工作,其餘的時間幾乎都待在家中。和一個常帶男人回家的妹妹同住。因為寂寞或長年平淡無趣的生活,有一天,她終於決定跨出去,約了網路認識的男人見面,這個人也就是甲。然而,不諳網路生態的她,和甲見面了才知道,沒有電影、午餐約會,或夕陽下的散步,只有汽車旅館裡的性愛。

 

  完事以後,甲送丙女回車站,丙女勉強地拉出笑容,客氣卻又顫抖地說,「我真的不知道再面是這樣,我原先是真的很想認識你。再見了」。話畢,丙輕輕地關上車門,蹣跚地走向遠方,將寄放在車站旁的腳踏車解鎖,過回她素樸的生活。

甲在丙離開後,既懊惱又後悔,他理解到丙是那樣純真善良又不知世途險惡的人,卻遭他無情傷害。更重要的是,甲所做的一切也並非他的初衷。

 

  故事所想要著力描寫的,是一個單純的人,在進入某個社群團體(無論是都市或網路聊天室裡的人)後,因為踫壁並透過觀察學習他人的行徑,以避免再次受傷。甲一開始上聊天室的初衷和丙並無不同,但隨著乙女或他人的無情糟蹋,他習得將網友相約見面等同於性愛,無論成為習慣或是作為隱藏內心世界的武裝。

 

  有一群人的人際來往是這樣的,態度上越表現得玩世不恭,不表露情感與脆弱,越顯得是江湖老道,越顯得佔上風。沒有人願意當輸家。於是甲終於習得隱藏自己的真心(或者,習得不再以真心待人,成為肉體的動物),卻遇上純真善良、誤闖森林的小白兔。

 

  某種程度來說,我覺得這和賽車對撞試膽遊戲有部分的雷同。人際間的初遇,雙方都在臆測對方的想法。若是真心踫上真心,是一拍即合;但付出真心,又得擔心被對方擺了一道;以武裝示人,則需冒著錯過對方真心的風險,但至少,能免除受傷的可能。

 

  甲懊悔之至,幾日後,大老遠找到了丙女工作的西服店,開始和丙單純相知的交往,然而這時的甲,已失手殺害了乙,成為警方緝捕的對象。一日,甲接到奶奶打來告知警方至家中查緝的電話後,明白東窗事發,開車疾馳回丙女的家,將丙女大力地擁入懷中,激動地說「要是早點認識妳就好了」。

 

  甲告知丙自己是通緝犯後,也一度前往警局準備自首,然而,終於還是被丙女攔了下來。丙女自認她平淡如殘燭的人生,才剛因為與甲的邂逅而開始燃起了熊熊烈燄,他沒有辦法接受甲的離去。於是他們開始展開浪跡天涯的逃亡生活。我滿喜歡吉田對於這個角色的情節安排。丙女涉世不深,雖然早已超過少女的年紀,但心裡仍是夢幻不切實際。在她過去,安靜低調的人生裡,不出色的她,從來也沒有為自己爭取過什麼、抗爭過什麼,但從她與網友相約見面的那刻,她就打算豁出去了,就像是為自己的人生殺出一條血路來。

 

  他們躲在僻遠無人的海灣燈塔裡,白天由她負責外出採買,晚上則燒樹枝相擁取暖。他們明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卻仍天真地過一天算一天,爭取兩人相守的時間。一日,丙女外出採買卻不小心行跡敗露,遭警方禁閉安置,她費了好大的勁才終於逃出來,拖著體力透支的身體跌跌撞撞地奔回燈塔中。她激動而淚眼婆娑的對著甲重覆說著對不起,自責自己的不切實際阻礙了甲前去自首,情況才演變成今天無法收拾的地步。甲突然兩眼圓睜地說,我沒有妳想像的那麼好,便使勁往丙女的脖子上掐,這時警力破門而入將甲逮捕,甲掙扎著企圖碰觸丙的手但仍被拉開,故事到了尾聲。

 

  甲這麼做只是為了赦免丙加附於自身上的罪,讓丙從此後免於自責,從而相信甲是一個真正的惡人,然後坦蕩地過自己的人生。

 

  為了寫最後這個段落,我把電影找出來,抓最後這個片段復習,然而短短兩三分鐘,眼淚就不可遏抑,因為甲的美麗與溫柔,還有其他其他。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便認為,世界上最窮凶惡極的人,往往也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我相信許多作奸犯科的「惡人」,有很大一部分來自破碎或不健全的家庭,艱困的成長環境,在成人之前就感受到食物鏈般險惡的世途。這世界是不公平的,但沒有人去賠償他們那些,給他們一個和樂溫馨的家庭與不匱乏的物質,於是他們轉而向「無辜的第三人/被害人」要求償還,然而這卻也是不被賦予正當性的。(「無辜受害的第三人」也要說,為什麼要他代替大眾或某個罪魁禍首犠牲?)

 

  之前讀到一份談恐怖主義的文章寫到類似這樣的字句,它說,「願意以最極端方式甚至是犠牲自己性命來達到目的的人,往往身受極端不正義的處境」。沒有人去弭平南北巨大的貧富不均,全球只能由第一世界立下的(圖利他們自己的)規矩而行。這極端不平等的傾斜終釀成最劇烈的抗爭。他們將炸彈縛在自己的腰際,一如把自己的命懸於鋼索之上,然而就在那麼「神聖」一刻,往鋼索下一跳,換來的是幾個第一世界的血肉身軀。那些白色臉孔何其無辜?也許一輩子安分守己,一場意外就無預警喪生。人們譴責恐怖主義,然而,第三世界人們一輩子的苦難又有誰看到?

 

  悲慘人的悲慘人生也只能自己承受而己。

 

 

 

台長: fiona
人氣(2,23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