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8 21:57:31 | 人氣(44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聖誕先生◎第2回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蕭婕洗過澡,換上一身清爽,在睡衣外披上鋪棉睡袍,然後又拿了兩瓶涼酒往屋頂上走去。

 

她的房子是一棟三樓透天店面,在有點偏僻的都市邊緣,是一家花店,生意還算足以糊口。

 

天台上的空中花園是她與過世的父親共同的作品,整個花園用玻璃罩著,就像個玻璃花房,裡頭佈置了許多花草及一個鞦韆床,前方還架了個畫板,旁邊放個破舊的望遠鏡。

 

母親在與父親離婚之後嫁到美國去了,而蕭婕遺傳了和父親一樣孤僻的基因,所以也沒有跟親戚來往,因此每天都是獨來獨往的,尤其三個月前分手的男友和昨天鬧辭職的小妹走了之後,她今天可是真正的孤身一人了。

 

今天的疲勞加倍的原因是因為沒了幫手,而且這年頭要請個小妹可真不容易,不是人家嫌薪水不高,就是她嫌人家不適合,所以她也覺悟了,今後可能得一肩扛起包裝、送花、批花等等的所有工作,想到就一個頭兩個大。

 

‘別想了,喝酒吧!’

 

蕭婕敬自己,雖然這只有百分之五酒精含量的涼酒醉不了她,但是她還是盡興的喝著,喝酒喝到醉那太危險了,要是半夜有歹徒闖進來的話,要怎麼抵抗呢?還是要裝個保全呢?

 

‘錢呢?’

 

她笑自己,開店的創業貸款都快還不起了,還談什麼保全,罷了!

 

想些值得高興的吧!要不然心情鬱卒到很想從這兒往下跳了。

 

‘對了!’

 

蕭婕想起今晚宛如童話故事般的際遇,英俊的王子給的那個吻。

 

‘糟糕!剛才洗澡的時候給洗掉了,真是可惜了!’

 

她猜想那個吹黑管的美麗女子就是那王子的愛人吧?

 

‘那女人的表情有點沉,大概是不高興男主角的提早離席吧?’

 

抓出那美女的圖檔回想著,她真的很美,尤其在那種暈黄燈光照耀下,仙靈般的氣質、玲瓏剔透的水汪大眼配上經典美女的櫻桃小嘴,不過那身形稍嫌削瘦,她媽應該趁現在給她冬令進補一番,如果她能再多兩斤肉那就臻至完美了。

 

而那位王子呢?

 

蕭婕掂掂自己的高度換算他的身高,他應該有六呎二吋高吧?看他的穿著、氣質,百分之百富家子的氣派。她十年前就在心中冥想出三個心願,打算遇上流星時可以毫不猶豫的讀出願望,其中一個心願就是和白馬王子在馬路中央跳支舞,現在那偶像的雛型已然誕生,他──真是完美。

 

蕭婕總會在精神渙散與體力不濟的情況下,幻想當灰姑娘。

 

拿起那個低倍數的望遠鏡,在許多光害之下,勉強做一個天文學家的夢,算算今天的星星有多少,只有這個時候她覺得擁有全世界,有一種登泰山而小天下的胸懷,那麼所有的悶氣都有地方宣洩了。

 

蕭婕提醒自己,已經很晚了,明天一早還要去批花,早點兒休息了。

 

……………………………………………………………………………………………

 

早晨八點。蕭婕已經將花材從小貨車上卸下來了,把車子停到後巷之後,回到店裡整理花。

 

她坐下來喘口氣,喝口水,順便攤開報紙隨意翻看,因為花店總少不了舊報紙,所以她訂了兩份報紙,爲了不浪費報紙對她而言的附加意義,所以她再忙也會隨便瞄一下,才不會感覺花冤枉錢。

 

‘咦?!這什麼?賣珠寶的廣告嗎?全版的耶!’

 

蕭婕突然看到一個版面,上頭只有一個黄寶石主鑽週邊鑲滿同色碎鑽的一款珠寶,一行字寫著:急尋──黃寶袖扣一只,重賞。地址是忠孝東路華夏金控總部大樓  徐韜略。

 

‘重賞?哎!如果我有這東西就好…,等等!這袖扣!?’

 

蕭婕趕緊拿出抽屜裡昨天撿到的那個袖扣與報上的寶石做個比對。

 

‘我的天哪!真的一模一樣哪!’

 

蕭婕有五秒是興奮的,但隨之她鎮靜下來,因為對她而言,物歸原主是天經地義的,至於重賞就不必了,雖然她很想發財,但是這種不義之財可是她極為不屑的,因為她覺得這跟擄人勒贖沒兩樣嘛!

 

刊這廣告的人好像很急,但是她這今天訂單很多,可能要忙完才能送去還了,她的邏輯是:能刊這種版面的人一定不缺錢吧!如果他不缺錢的話,那晚些應該不會餓死吧?

 

可是話說回來了,在各大報都刊全版廣告的錢,應該夠買好幾個這樣的珠寶了吧?那幹什麼還要這樣找?有錢人的行徑還真怪異,哪天自己要有錢的話,應該試試用鈔票點香菸才對吧?不過這是犯法的,捐些給慈善機構還比較好吧!

 

‘啊!?要來不及了!’

 

蕭婕暫停下發財的春秋大夢,中午前要趕十束花出去,實在沒有時間讓她蹉跎了,她加快速度包裝著,希望別誤了時間才好。

 

…………………………………………………………………………………………

 

下午,剛接到銀行的通知,增貸款有個印章要補,她看看錶。

 

‘真該死!都快三點半了才說,不知道趕不趕得及?我不是軋票子,應該可以慢點吧?’

 

蕭婕拿了件外套就出門,關上店門掛上‘休息中’的牌子,趕捷運去了。

 

到銀行補了印章,走出來的時候蕭婕覺得有點虛脫,隨意的坐在階梯上,她有點沮喪,不過跟銀行貸個幾十萬,來來回回折騰了五、六趟,還要過兩星期錢才會下來,要不是現金卡的利息太高了,她真想辦卡借錢比較快。

 

看看自己,格子襯衫加上牛仔褲,看上去很像西部牛仔,一點女人味也沒有,要怎麼把自己嫁出去呢?她為自己可惜著,怎麼說她也是個美人兒,只是沒有經過裝扮,就像那天,因為專程到銀行辦事,稍微打扮了一下,也挺美的,要不然那個白馬王子怎會吻她的手背呢?

 

蕭婕想回味那個親吻,把在外套口袋取暖的右手伸出來的時候,掉出一個東西在地上鏗鏘作響,她拿起來看著才想到:

 

‘對喔!這個袖扣,說要還給人家,卻拖到現在,反正現在沒事,給他送去吧!華夏集團總部大樓嘛!’

 

蕭婕不假思索就朝那方向走去,華夏金控集團總部大樓可有名了,因為它的造型就像座城堡似的,簡直就是忠孝東路上最醒目的指標,那棟大樓足足有五十層,關在裡頭工作的都是頂尖的金融人才。

 

‘如果整個大樓的人都跟我買花的話,那不削海了?’

 

蕭婕如是幻想著。

 

銀行距離華夏大樓不遠,很快的她轉個彎就看到那座獨特設計的建築物了,遠遠的望過去,卻看到門口排了一條人龍。

 

‘是拍賣嗎?’

 

因為大樓的十樓以下是華夏百貨,蕭婕直覺是舉行特賣吧?她繞過人群,要從華夏集團員工專用出入處進入時,被警衛擋下。

 

「請問妳有什麼事?」警衛冷峻的問。

 

「我要拿東西來還給…嗯…徐什麼來著…喔!徐韜略。」蕭婕好不容易想起這個繞舌的名字。

 

「妳看尋物啟示來的吧?請排隊吧!」警衛指著那冗長的隊伍。

 

「什麼!?不會吧?!我哪來那麼多美國時間哪?」

 

蕭婕不可置信的看著那些頂著颼颼冷風,搶著要做被重賞的幸運兒的人們,她只覺得那些人瘋了,真品可是在自己手上,那些人拿了贗品想要混充,還這麼喜孜孜的排著隊要騙人,真是不要臉,她不想浪費時間在這上面,便跟警衛說:

 

「請你幫我拿給徐先生吧!我沒那麼多時間等。」

 

「妳想插隊呀?」那警衛疾言厲色的訓著蕭婕「這樣是不公道的,請妳照規矩排吧!」

 

「我…」

 

蕭婕有點動氣,明明好心拿東西來歸還,卻讓人以為是貪小便宜之輩斥喝,可是隨便把東西拿給人,也不是妥當的做法,這袖扣對那人可能很重要,要是弄丟了豈不是可惜了。

 

想到這兒,蕭婕摸著鼻子走過去排隊了。

台長: 十五姊姊
人氣(44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聖誕先生 |
此分類下一篇:◎聖誕先生◎第3回
此分類上一篇:◎聖誕先生◎第1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