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8 21:56:01 | 人氣(38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聖誕先生◎第1回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聖誕前夕,整座城市成了個調色盤,除了主色──深淺不一的綠之外,人們絞盡腦汁在那上頭揮灑自己對聖誕節的期待樣貌。

 

最特別的就是這五棟三十層高的建築物環繞成的這個中庭,正中央在十一月下旬就移植了一顆聖誕樹,佈置的功夫就花了三天三夜,出動了吊臂車不說,還與消防局商借了輛雲梯車幫忙。

 

就在今天,要舉行點燈儀式,正式向民眾呈現這可以成為都市地標的超級聖誕樹。

 

時間定在十二月十日晚間八點,在眾人的倒數聲中,八點時刻一到,樹上的燈飾由下往上亮了上去,一直到最頂端的那個顆標竿星星閃耀起來,整個聖誕樹完美呈現在大家眼前,此刻待命已久的小型管絃樂團,爲眾人驚艷的讚嘆聲配上襯底樂音,先送上一曲‘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輕快的節奏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暈染上歡樂的氣息。

 

蕭婕很高興今天可以在這兒湊熱鬧,其實她是誤闖禁區的小白兔,因為她不知道這地方要辦活動,還經過這裡回家,原本她還因為去路被阻擋而懊惱著,因為今天的工作不少,加上爲了怕塞車特地不開車進市區,改坐捷運到銀行辦事,這時她已經很疲累了。不過,壯觀的聖誕景觀加上令人感覺幸福的合奏,讓她融入這其中的美好。

 

樂團在演奏五個曲目之後,接著是小提琴手的獨奏,就在小提琴的樂聲流洩到每個人耳裡時,全場靜默了,大家全神貫注的聆聽天籟之音。

 

蕭婕對這個小提琴手很好奇,因為他的禮服跟別人都不同,其他人都著黑色燕尾服,脖子則結了個蝴蝶緞帶,只有他穿剪裁合身的重咖啡色高領斜開西服,領子上戴著夾金蔥的淺咖啡色絲巾,頭髮規規矩矩的旁分,那氣質是很像個藝術家,不過有點突兀的是他的舉止有點霸氣,也可以解讀成傲氣、不羈,總之不像是很柔情的那種類。

 

在分析小提琴手的同時,蕭婕的聽覺也享受著,不過很煞風景的就是後面的幾個人,窸窸窣窣說個不停,那語氣裡還淨是緊張加喘息,在小提琴手一曲將盡的前十秒,那群人已經衝到最前面。

 

小提琴手對那群人瞄了一眼,右手食指放在威嚴輪廓分明的唇上,將小提琴換上薩克斯風,繼續從容不迫的接著奏一曲。

 

蕭婕聽出這是她最愛的‘ The one you love ’,哇!這可是經典呀!想不到看起來這麼霸氣的男人,可以溫柔又豪邁的吹這曲子,蕭婕覺得自己的三魂七魄就快要被吸引去了,內心有著與之共鳴的澎湃,除了些微的熱淚盈眶之外,還起了些雞皮疙瘩,真不知道感動可以至此。

 

這曲至尾聲前,蕭婕看著這男人由衷的微笑著,不經意的,那男人對上了她的眼光,並且回了蕭婕一個斜嘴角的淺笑,這可讓蕭婕心頭震盪了一下,她左右看看身邊的人,他們都專心的欣賞著,而且是雙雙對對的,可以確定那男人是對著她笑的,這時她也回了個微笑給那男人。

 

這曲奏罷,那男人風度翩翩的將左手覆在丹田位置,右手由上揮下,向聽眾敬了個禮,這動作加上剛才的演奏,爲他博得了滿堂彩,‘安可’之聲此起彼落。

 

不過剛才干擾眾人收聽的那幾個看起來像保鑣的男人,全撲了上去,那陣仗就像要逮捕要犯似的慎重其事,不過那男人還輕鬆的與合奏的夥伴們拍拍肩,然後跟一位有著直溜溜烏黑長髮,穿著一身簡單細肩帶長直筒黑色禮服的美麗女子親吻臉頰之後,才由保鑣們開路之下,邁開自信的步子走出這個舞台。

 

就在經過蕭婕的身邊時,那男人竟然駐足停下,對著她看了看,蕭婕不明所以的抬起頭回看他,怎知那男人突然伸出右手抓起蕭婕的右手,並在她的手背上印下個吻,接著留下註冊商標般的單斜邊嘴角一個笑給她,便走了。

 

就像跟主人握過手之後的小貓,那隻手還彎在那兒不聽使喚的僵住了,自己好像停格,身旁的人快轉般的動作著,蕭婕有半分鐘是呈這種狀態。

 

隨後,樂團繼續奏著,順便把蕭婕由幻境中拉出,她爲自己剛才的糗態感到難為情,還好許多人因為那男人的離開而散去,沒有太多人看到她出醜,此刻的她也想趕緊離開現場。

 

就要走開時腳下好像踩到東西,移開腳,看到個亮晶晶的小東西,她彎下身子撿起,把它放在手心仔細端詳著。

 

‘好像是個袖扣?難道是剛才那個男人的?怎麼還給他?’

 

蕭婕想了幾個疑問之後,她決定先收下,待有機會,再將它歸還吧!

 

仰望星空,今天天氣不錯,趕快回家梳洗,好久沒上天台了,今晚應該可以看到許多星星吧!

 

手中握著這個提前拿到的聖誕禮物,雖然不屬於她,但是那男人的一個吻加上這個袖扣,那意義大過於價值,是很不錯的一段際遇。

 

蕭婕臨走一瞥,將與那男人親吻臉頰的美麗女子拷貝進自己的腦袋,待有空時再想起,可以研究研究。

 

帶著滿滿的窩心溫暖,和一個聖誕先生給的旖妮夢想,她決定今天要散步回家,慢慢反芻今晚的美妙際遇。

 

……………………………………………………………………………………………

 

而被幾個彪形大漢架走的那個男人呢?

 

他被請到一個盛大宴會場裡,一進場,所有人皆對他投以注目禮,驚嘆、崇拜、忌妒、驚呼聲此起彼落,儼如皇家王子的氣派萬千,他贏得全場喝采的掌聲,只有主人夫婦對他卻是怒目相視,男主人嚴峻的犀利眼光直盯著他。

 

「我看今天若不是派人去‘請’,恐怕還沒辦法將我們公司的新總裁請到公司祝賀總裁就職派對上來主持大局,您說是嗎?徐韜略總裁。」男主人揶揄加指責的交織出這句問候。

 

「爹地,別這樣嘛!」徐韜略聳聳肩無關緊要的解釋「我之前就說過會晚點兒到,現在不過九點而已,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你被那個凱莉迷得神魂顛倒了,女孩子家吹吹樂器、撩撩長髮就可以讓你迷戀到這種程度,醒醒吧!這個女孩子不適合你,她只會讓你喪失鬥志,我們整個家族的事業全交到你手上了,你可別讓我和你爸爸放心不下呀!」女主人氣質雍容華貴,但此時卻動了氣。

 

「所以我不是說了不想這麼早接集團總裁嗎?」徐韜略也耐不住性子了。

 

「到現在還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當然要趁你年輕有衝勁的時候接總裁位置,難道要等你老掉牙了才來接嗎?那公司還有什麼前途可言?」男主人爲了兒子的委靡不振而氣憤。

 

「我要和凱莉到處去旅行你們不准,現在我都已經乖乖接了公司,只不過晚點到會場而已,做什麼數落我這些?」

 

徐韜略最討厭父親批評凱莉,回台灣的這些日子,兩人的感情越鬧越僵,大多是因為公事繁忙和長輩的意見引起的,對於這段感情雖然已不抱太大期望的他,聽父親又怪罪凱莉還是非常不悅。

 

「只會說凱莉不好,今天要去演奏是老早就答應她的,你們偏偏不將交接慶祝會改期,我說一定會趕來,你們又不信任我,派這幾個人來‘逮捕’我,這麼不給我面子,如果這件事上了報,不知道誰比較沒面子?」徐韜略槓上父親,並且出言頂撞。

 

「你這個不肖子!你…」男主人像座即將爆發的火山。

 

匆匆跑來一個跟班似的男職員跟男主人報告:

 

「兩位總裁,許多記者已經等得不耐煩了,是不是可以讓他們進來採訪了?」

 

「徐韜略,你給我聽好,等會兒在記者面前好好表現的話,今晚的帳我就不跟你算了,否則…你知道的,我可能會對你心愛的凱莉下手,最好別逼我。」男主人撂下狠話轉身就要走,背對著兒子又說了句:

 

「你曉得凱莉的那個樂團是誰在贊助嗎?她的那一票團員都是我的人,只要我一聲令下…會解散、會彈盡援絕或者孤掌難鳴?你自己決定吧!這樂團可是在我的名下,你即使有錢恐怕也使不上力呦?如果你的凱莉知道的話,照她那剛烈的性子,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見你了。我說的對嗎?要讓她恨你嗎?」

 

‘凱莉用心經營的樂團,原來是父親一手策劃的結果…’

 

徐韜略心頭一震,爲了凱莉,他對父親的權威妥協了,言不由衷的微笑上了臉,上前熱切的招呼客人去了,這總裁的位置就在形勢比人強的情況下,黃袍加身了。

台長: 十五姊姊
人氣(38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聖誕先生 |
此分類下一篇:◎聖誕先生◎第2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