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30 00:00:00| 人氣3,52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文章分享-沖水馬桶&下水道 拯救人類不被臭死

推薦 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們今天能不被自己的糞便臭死,要感謝很多人。功勞最大的有三位,第一位是約翰.哈靈頓(John Harington),他是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一世的教子,發明了新奇的東西「沖水馬桶」。
哈靈頓在屋頂設計蓄水池,接水管到馬桶,一拉把手,水就灌下,把屎尿沖進化糞池。哈靈頓說,女王好奇試用後,跟他訂製一座。沖水馬桶在里士滿宮安裝完成後,很快就被擺著不用,原因是女王嫌沖水的聲音太大,所有人都知道她在上廁所。更討厭的是,沖馬桶的水要沖走,管子要連到糞池,中間沒有閘門,水能沖下去,臭味也能順著水管傳上來,搞得滿屋臭氣。還是老辦法管用,大號小號叫僕人處理,眼不見為淨。
人類一直用老方法處理排泄物,就是丟到自己看不見的地方。農村,丟到屋外或堆肥;城鎮,沿河丟到水中,讓它順流而去。離河邊遠的地方,一樣丟到屋外,反正倒楣的是別人。從一世紀的羅馬,到十九世紀的北京,走路要小心踩到屎尿,還要當心頭上,不知幾時「黃金」從天而降。

跨時代發明  無法撐起市場
第二位要感謝在一七七五年登場的亞歷山大.康明(Alexander Cumming)。他是倫敦的鐘錶匠兼發明家,精通複雜的機械裝置。他把沖水馬桶的水管折成S型,讓水卡在管子折彎的地方,臭味會被水擋住,不會順著管子傳上來;每次沖下的水會取代前一次沖下的水,時時保持乾淨。康明的創意無懈可擊,但當時完全沒有市場。為什麼?
因為背後沒有沖水、排水的系統。先說沖水,當時倫敦有八家自來水公司,都是用幫浦從河中打水到各住宅區,居民再盛水回家。所以,一直給馬桶注水,麻煩又費力。再說,沒有汙水下水道系統,要怎麼排水?政府還規定,不准把廢物亂倒入河。有錢的市民都是在自家挖化糞池,定期請水肥工人來清。清水肥每次要一先令,這對倫敦東區和南岸的窮人可不是小錢。怎麼辦?一樣老辦法,偷偷倒到河裡。
一八一○年,英國發生經濟危機,民眾荷包縮水,清水肥的次數降低。當時是泥土路面,路上的垃圾加上二十萬個化糞池外溢的糞水。倫敦市扛不住,在一八一五年全面開放河流傾倒汙水和排泄物,這下泰晤士河變成露天化糞池!
真正的災難不是臭,而是傳染病。一八三二年倫敦爆發霍亂,引爆點在東區,就是窮人區。倫敦的有錢人紛紛搬到西北郊區,這下出現大量通勤人口。這些人的交通工具是馬車,每年製造三百萬噸馬糞。馬糞是農田肥料,但當時馬糞賤價到一噸才五先令,根本沒人收。於是馬糞堆積在窮人區,堆不下又倒進泰晤士河。
一八四八年英國頒布《公共衛生法》,規定新建樓房必須裝馬桶,避免大量排泄物進入河川,並且決心填平老舊化糞池。一八五一年,倫敦舉辦第一屆世界萬國博覽會,商人喬治.詹寧斯(George Jennings)在會場休息區租了房間,請遊客試用「沖水馬桶」,用一次一便士,還送梳頭和擦鞋服務,沖水馬桶成了熱門景點。整個展期超過八十三萬人試用,這讓詹寧斯拿到很多訂單,也讓「花一便士」(spend a penny)成為上廁所的代稱。
沖水馬桶開始流行,導致倫敦居民每戶用水量從每年六百公升上漲到一千公升,這下化糞池的水更快滿出來,結果一八五四年倫敦再度爆發霍亂。醫師約翰.斯諾(John Snow)畫出霍亂地圖,明白標示使用井水的區域都沒感染,感染區都使用河水,確定霍亂的根源是骯髒的河流和被汙染的地下水。泰晤士河不改善,它就是一條巨大的感染源。

幸好國會建在泰晤士河畔 
一八五八年夏季,氣溫反常炎熱,六月中泰晤士河的河面溫度高達攝氏五十度,細菌大量繁殖,臭上加臭。這時我們要感謝的第三位是約瑟夫.巴澤爾傑特(Joseph Bazalgette)。一八五六年,他被任命為倫敦首席工程師,對全城進行調查後,做出完整的下水道系統設計案,要讓沖水馬桶的水接到下水道,再由下水道送到遠離倫敦的地方。這個系統很花錢,接連五次在國會遭到否決。
幸好,國會正好建在泰晤士河畔。大惡臭來臨時,在國會走動的每個人,都拿手帕摀住鼻子,於是只花了八天,緊急通過巴澤爾傑特的方案。
一八五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法案通過,倫敦開始興建下水道系統,歷經十年完工。我們今天能在城市過著衛生的生活,多要歸功S型彎管的沖水馬桶和下水道系統。
世上仍有二十五億人沒有沖水馬桶,他們不是買不起,而是負擔不了建立背後系統的經費。國家的責任呢?是的,又回到那句老話,需要的人沒有錢,有錢的人不需要。

台長: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