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14 14:34:38| 人氣1,585|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喜宴(The Wedding Banquet)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導演:李安
編劇:李安、馮光遠、James Schamus
年代:1993

《喜宴》的開場序和其後的作品《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2006)有異曲同工之處,《斷背山》的第一個畫面是清晨天尚未破曉時的昏暗,整體色調上極為陰鬱且沉重。而《喜宴》中是男主角高偉同在健身房一系列重量訓練的蒙太奇畫面,鏡頭採取緊實的特寫捕捉他受沉重壓力的一面,這壓力除了外在的重量也包含內在的家庭壓力,影片配合著高偉同母親的畫外音道出了故事的主軸,開門見山的緩緩陳述出身為慈母憂心兒子終身大事的問題,並藉機帶出父親是軍人身世的背景,須特別注意的是母親強調出父親退伍後對生活變得敏感的性格,這解釋了其後父親在沉默當中知悉了兒子真實性向的一面。先後兩部作品的序場都道出了同性戀族群在主流價值的社會之下所遭受到的壓迫,《斷背山》處理的是主角彼此因外界(社會)眼光而沉默的留下遺憾,對家庭關係的描述並不深入;《喜宴》中則以中國傳統家庭為出發點,關注家中成員尤其是對雙親內在(傳統價值)的描繪,父親的觀念是延續家族的香火,他的重視也由他自身與父親回憶的關係中得到解答,所以父親最後的接受與滿足多數是取決於意外懷孕的嬰兒,而母親是保守思想下的傳統婦女,不論對丈夫或兒子都是給予無限的包容與關愛,所以當她清楚一切事實之後在一場戲中仍與假媳婦葳葳討論著,偉同的性向問題也許只是暫時性,期望他某天的清醒,這可看出家人(母親)對自家人的包容力,但仍不失主流異性戀社會的思考,但這寬容在《斷背山》中成了他人眼中的歧視,兩部片對比出社會與家庭看待同性戀者的觀點。


全片的敘事結構嚴謹,對各角色的塑造上也頗為立體,尤其是郎雄所飾演的父親,對他的描述彷如沉靜的大海一般表面上極度沉穩內歛,與兒子間保持著若即若離的情感,但絕非蔡明亮電影中高度疏離的親子關係,而是老兵那內歛且不善表達的親子感情,片中他與兒子最親密的互動便在於搥打他的胸口,意味著他的成長與堅強,所以最後當母親還無法看透兒子性向的事實時,反而是父親默默的包含一切給予這家庭某種救贖,在一場郎雄與他「男媳婦」在堤壩上對話的戲,倆人背對鏡頭並以中景捕捉,我們看到父親蒼老的身影他接受了這外國的男媳婦,並道出無奈的心境:「如果我不讓他們騙我的話,我怎麼抱的了孫子。」他的接受一面是瓦解了他嚴父的形象,但他要賽門保守他知道一切實情的秘密,卻是為了維持自身父親嚴肅的一面,其實也是自己愛面子的性格所致。當郎雄自覺到兒子性向後的發病也是某種沉默的表現,更展現出他與親子間距離的一面,但是充滿寫實且內化的情感,相較如蔡明亮形式化下的尖銳詮釋李安顯得多一份溫和與寬容。在另一場戲中是偉同陪著父親做早晨快走的運動,偉同一路上都跟隨在父親的背後,這兒子似乎永遠都跟不上父親的腳步在《單車失竊記》(Ladri di Biciclette,1948)和《塞瑟島之旅》(Voyage To Cythera,1983)中都有淋漓的詮釋。

對母親的著墨便是三從四德傳統的婦女,介於嚴父與兒子間的融合關係,她補足了過度沉默的父親,從一開始擔心兒子的婚事到她欣慰兒子找了「賢淑端莊」的妻子,隨後謊言戳破後的傷痛與面對葳葳決意拿掉小孩的絕望,不過李安巧妙的反而讓一切最完滿的諒解給了郎雄,在夕陽西落的背影中達到了昇華。

在賽門與葳葳的表現上是一實一虛的呈現,賽門是偉同真實的情人但在謊言拆穿前對父母親來說葳葳是他們理想中的媳婦,因此儘管表面上葳葳取替了賽門的位置但實質上仍是賽門在盡媳婦的責任,如他對倆老俸上見面禮(血壓器與保養品)、幫葳葳煮菜、喜宴後送倆老回家…等等。

另外,李安對整體細膩度的掌握也刻劃得極為深入,片中偉同上樓叫父親吃早餐的一場戲,他經過樓梯間時的黑暗象徵著他面對父親心理壓迫的一面,當他看到斜躺在小沙發的父親時,慢慢伸手去探他的鼻息,這一場詮釋得極為動人完全表現出偉同內在矛盾的心理掙扎,他自不願以父親的死亡換取自我解脫,但無名的壓力又壓迫他無法喘息,鏡頭以類似柏格曼(Ingmar Bergman)般的特寫鏡頭呈現偉同探他鼻息的畫面極具張力。

母親對兒子無為不至的照顧可由幾場看似不起眼的戲中看出,當偉同去接由家裡派來的相親對象時,他幫忙拖著大小行李並抱怨著她為何不事先郵寄大件的行李,女方才答道這有一半都是他母親托自己帶給偉同的。其後母親在得知賽門與偉同的真實關係後,開始借由葳葳的翻譯問著賽門家中的狀況,仍是關心的表現。而當她屆到要離去的幾天,她在花園中噴灑蟲藥,並說道等她一走這花園又要荒蕪了。當父親在初到偉同所住的家時也有類似的行為,他馬上環顧四周的環境並走上陽台觀看,看看兒子的住處是否良好。

李安帶著兼容並蓄的處理手法去描繪這家庭間的衝突,與許多末微細節之處,在片中的喜宴場面雖然盛大只是單純的表現出中國傳統文化的熱鬧氣氛,李安真正善長與動人之處是對角色彼此互動上的詮釋,這往往都透過生活的瑣事再現出來不僅細膩且真誠,特別的是李安對家庭衝突的處理似乎帶有柏格曼室內劇的味道,強化出各角色間內心的拉扯與糾結,不論是情感的外放與內歛,不過李安對人性的詮釋並不給予徹底的瓦解與悲觀的看待,而是在落寞、蒼茫或曲終人散後又另萌生希望火花,給人某種安慰與穩定的心理效果。

台長: 鯊魚
人氣(1,585)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亞洲電影 |
此分類下一篇:《斷背山》解構異性戀霸權
此分類上一篇:臥虎藏龍的武俠類型與風格

sntwn
台灣硬起來 抵制菲律賓
2013-05-17 20:40:2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