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懂肌膚!就診前做對這... 吳哥皇朝年代皇帝的泳池王金平宣布不參加黨內初選 為測試自己極限 ?貞菱...
2011-07-16 12:12:52 | 人氣(15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就是我那影子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許久未聯繫君,亦不知君模變更何樣?偶爾與君通訊,耳聞君音依然熟而切,思想容貌亦無甚大變化。近日偶進網絡空間,時逢君將友聚照片公佈於虛擬之地,眼頓散詫異之光。未想君容體態變化之巨,實出意料之外,剎那間頓感歲月無情,人生五味齊聚心頭。望著君容體態,咀嚼品咂逝去的與君同渡時光中發生的種種事件影像,一時陷入無盡綿綿的甘苦澀澀的回憶之中。
幾杯如水烈酒穿腸入腹,面紅耳赤目已顯露幾分醉意,心亦抑制不住唇齒閉合頻率,於是沉澱許久對淺短人生感悟之語,如溪水穿過層層阻攔之礙,肆意無忌憚地一瀉千里。述至酣處拍桌擊掌,放聲高歌。人生幾何,還能有誰同渡這顛簸浪蕩歲月?等待那天,與君攜手共闖滾滾紅塵迷霧。一滴淚,“叭”的一聲墜落在清澈酒水中。揮袖拂去溢出眼角體內之物,端起杯一口飲盡還未來得及融化的苦澀。
點燃一枝香煙,吸進肺裡的是今朝的喧鬧嘈雜,吐出的是昔日沈積的酸甜苦辣。罵一聲陰暗角落裡縮捲著的蛇鼠,瞅著叮在碗碟沿邊的那隻蒼蠅。一隻蚊子不識時務地飛來趴伏在手臂之上,一動不動看著它腹部漸漸脹起,想用體內的血液脹死這不知羞恥的蠢物,又恐它骯髒的唇將病毒傳染予我軀內。於是一掌狠狠擊去,鮮紅的血跡浸溺著扁碎的軀體,驚飛了那隻蒼蠅,引來了幾聲犬叫。心裡暢快至極,暗自笑罵:“奶奶的,想喝老子血,老子一掌滅了你吧!”轉念一想,不知君在異地是否有我之狀? “哦!”我想起來了,君已是高居廟堂,佇立於清雅庭院,哪還有諸多此類雜物侵擾。相形之下,唯有一聲嘆息在徐徐吹來風中飄向遠方。
一步一個踉蹌,歪歪斜斜地在車來人往中尋奪歸途。
如蟬翼般薄紗籠罩著纖細苗條之身,如瀑布般秀發散發著迷人心弦的香,誘人眉飛色舞的絲襪緊緊束縛著修長細腿,短得不能再短的牛仔短褲,將圓圓的臀襯託的更加的圓潤,指細般的高跟支撐著多一分肥,少一分瘦的軀幹,一步一扭地挽著肥胖如豬的男人胳膊,一切宛如當年我那可心的情兒在滿眼淚光里遠離背影。 “他媽的!什麼世道?”咒罵一聲,用腳去踢立在路邊的易拉罐。 “哎喲!”大叫一聲頓感腳趾撕裂般的痛,忍痛拔看易拉罐,原來是套在一個鐵栓之上。被痛聲驚到的女人回過頭來尋找聲音源處,嫣然沖我一笑,彷彿是她故意設此圈套引我上當。我膛目結舌地看著她和他鑽進一輛白色的小轎車裡,駛進車流之中。內心泛起陣陣漣漪……不再想君。
摸摸口袋還有幾張紅色大鈔,足可以讓肉體與靈魂再次墮落一回,於是毫不猶豫地直奔那家KTV酒吧。
“倩兒,你哥來了!還不起身招呼!”老闆娘笑咪咪地對著正在圍著嬉笑打俏的粉飾新潮妖艷裸露不全的女孩喊道。
“哥,今日怎麼有空,我還以為哥從地球上消失了呢?不想倩兒嗎?”一雙打著眼影戴著假睫毛的大眼睛嬌滴滴地說,挽著我的胳膊直奔上一次肉體與靈魂墮落的房間去。
就在她關門轉身的瞬間,我用身體抵住她嬌小玲瓏的身子,用狼捕食前的目光瞪著她驚恐不定的眼睛,瞬間又緊緊地把她抱在懷中,在她的瘦小的肩頭低沉喃喃地說:“我想你,我想……”
她掙扎著從我的臂彎中逃出,又在我的臉頰輕吻了一下說:“我們還是先唱歌吧,好想听你唱那首《凡人歌》。”
撕心裂肺地鬼哭狼嚎後,在輕柔舒緩的甜歌聲中,倩兒靜靜躺在懷裡,任憑我的手在她的身上肆意遊走。吸一口煙渡到她的嘴裡,由她輕輕緩緩地吐出。喝一口酒在各自口中一半用舌頭互相沾舔著吸允。此時神經早已麻木,脈絡早已通癱,世界早已不復存在。
當倩兒握著著幾張有點破舊的紅鈔,轉身消失在幽暗的燈光裡。
冷冷清清地街道上,路燈照射出的孤孤單單的長長的身影在路上,被偶爾疾馳的車碾過來碾過去。
我願從此我就是我那影子。 追求精緻是一種生活態度 暑假想進修相機課程 夏普淨離子群技術創造生活新“淨界” Canon 18-55 IS 第一代 想買ram超下....但怕不穩定 不同句子..請多多支持 Wii主機連wii fit $1200 在紅塵煙雨中 我終於認識了你 與平凡的男人過日子 丈夫如書 凡塵皆孽障,不痛不了悟 Memory of the lost days 你這一輩子注定要幸福 夏天的風吹過午後 奔跑在城市的主幹道上 我真正要感謝圖書

台長: saleisha
人氣(15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