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9 20:55:36 | 人氣(8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轉載- 魔境 文/聖嚴大師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魔境

目前在臺灣、日本、香港、新加坡、美國,甚至全世界,都流行著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靜坐。可是,靜坐如果沒有老師指導,會發生身心的問題,因此,我也時常勸人不要隨意打坐。

昨天,有位居士來請教我,說他的一位朋友,自從學了打坐以後,即變成精神錯亂,問我怎麼辦?

事實上,在我們最近一次的禪七裡,也發生過這種事。打七者如果身心正常,僅在禪七進行中發生異常的現象,我是有辦法疏導的;假如,未打七前就潛伏了某些身心的毛病,且將原有的問題帶進禪堂,因而導致狂亂,那就比較麻煩了。

一、內魔與外魔

發魔的基本因素,來自於己,不在於外。主要是修學打坐的人,心裡夾雜著一些不清淨的意念,便容易發魔。

當這樣的人進入正知正見的佛法中修行以後,若能逐漸將歪曲的心態扭轉,便不會出什麼大問題。如果,還一直放不下心中不清淨的陰影,這種陰影的本身,就是我們的心魔。所以說,魔從自心起;當其顯現時,自然也可能招惹外魔和它相應。

清淨心首重知見,並不是說心裡一點煩惱也沒有才叫清淨。煩惱人人皆有,如果要斷盡煩惱才可修行,那唯有阿羅漢才夠資格;果真如此,那世間也就沒有可以修行的人了。所以,煩惱心動,甚至於煩惱的行為顯現,也沒有關係,因為你既是凡夫,當然有無盡的煩惱,重要的是若能知見正確,心魔就無落腳處了。

何謂知見不正?即修行是以追求什麼或逃避什麼為目的,而非以修行的本身為目的,也可以說,在你心中並未真正地放下世緣而來專心修行。

初學打坐的人,若心態未與正見相應,一旦努力修行,魔境立刻現形。所謂魔境,它沒有一定的形狀,而腿痛、腰痠、背疼、昏沈、散亂、妄想都不是魔,真正的魔能使你心神錯亂。

譬如:仇恨心重的人,當他精進打坐時,瞋恨魔會出現,這時候他對所接觸到的任何一切事物都看不順眼。貪心重的人,比瞋心重的人更麻煩,因為可貪的對象非常的多,比如:權勢、名位、財物、親情或男女之愛等;無論是未得到的,或已得到又失落的,只要存有一絲毫期盼擁有之心,雖沒有實際行動,在打坐時,便有麻煩的事產生。

知見不正的人,便是愚癡者,因為愚癡,所以患得患失;見好物、美事起貪心,求之不得,則瞋心起。就這樣貪瞋癡如連鎖般,互相鈎牽,使得心不清淨,問題叢生。

有人問我,是不是有一種修行的法門,可用自己的心力去操縱他人?我說:「有,但要先學會放下自我,才能操縱他人;如不放下自我,修行時又無明師從旁指正,發魔的可能性便大了。」

在《楞嚴經》、《摩訶止觀》、《小止觀》等書,都列舉出很多的魔境,而且都證實內心有魔,心外也有魔。外魔定由內魔引發,而內魔主要就是指我們貪、瞋、癡三種煩惱。

二、退魔的方法

菩提達摩所講的「二入四行」裡的四種行是:(一)報冤行,(二)隨緣行,(三)無所求行,(四)稱法行,就是教導修行人如何來對治魔境。

(一)報冤行

「報冤行」就是面對任何的逆境,不論是惡意的打擊、無理的要求、種種的困擾,都將它視為是自己的果報,應該毫無怨尤地接受下來。

在這次禪七後,有位居士寫了一份心得報告,上面說──在未打七前,心裡總是忿忿不平,埋怨自己的丈夫不負責任、不會賺錢、不知照顧妻兒。打完禪七後,她整個的觀念都改變了,回家第一件事,便是跪在丈夫面前求懺悔說:「以往的種種都是我不好,你已盡到最大的責任,我卻怨天尤人,弄得家裡痛苦不堪,現在我知道,這些不如意的感受都是自己的果報,你是個好丈夫。」在兒女們的面前說:「你們要好好孝順父親啊!爸爸是位好爸爸。」

我不知道這位居士的先生有什麼反應,是不是受寵若驚?還是懷疑他的太太神經有問題?我想,她這麼做,先生、兒女會受感動的。她自己呢?從此以後再也不會抱怨,她會安於現實,接受她的丈夫,這就是修報冤行的功效。

用「報冤行」可以退除心魔和環境魔。什麼是環境魔呢?剛才我在休息時,聽到果慈居士在三樓教唱念,又打又敲。唱的聲音我聽不到,但她們在桌子上敲得乒乒乓乓,我在二樓隔一層樓板,聽得就好像每一節拍都打在我的頭上。我邊聽邊想:「這是要我修報冤行了。」經這麼一想,雖然聲音還是響個不停,但已和我無關了。為什麼?因為我不想它,而且接受了它;它客觀地存在,但已不會影響我了。

(二)隨緣行

「隨緣」的意思是因緣和合,因緣所促成的一切法都是虛妄,都非真實。因此,得到好的果報時,不可得隴望蜀,或喜不自勝而迷失本心,當用隨緣行來對治。譬如說,你坐了一炷好香,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驗,而你覺得自己好像體驗到開悟就是這麼一回事。或者一炷香坐下來,覺得身心輕安,通身舒暢,甚至已沒有身體的負擔,這時如果生歡喜心,就會著魔。

歡喜心在禪家稱為喜魔。你也可能會生起狂傲心:「哼!我畢竟是利根人,你看,打坐沒多久便開悟。」小心哪!狂魔已入你的心了。有些人,得到非常好的經驗之後,高興得拚命笑個不停,此時笑魔又有機可乘了;憂愁魔也是如此。這個時候,若能用「隨緣行」來對治,明瞭一切的善惡順逆境界,無非是因緣和合促成;我能得到這一點點的體驗,也是因緣造成,凡是因緣所生的,都不究竟,都是暫時妄有,哪有什麼值得歡喜、高興、驕傲的事呢?若能作如此觀想,魔境也不會出現。

有些人,笑的時候,忘記自己在笑;哭的時候,也不知自己在哭;只聽到哭是有人在哭,笑也是有人在笑;旁人以為他是驕傲的時候,卻不自以為驕傲,而是具足信心的表現。到達這種程度的人,需要老師的指導,否則,易成魔病。

如果沒有明師在旁,當以正知見為指導原則。例如,《心經》相當重要,《心經》說的「五蘊皆空」才能「度一切苦厄」,又「無智亦無得」,菩薩「以無所得故」,得成佛道。沒有老師在身邊,但具有正知見,雖多吃一點苦,還不致淪為邪見邪行的外道。如果知見不正又沒有老師,那魔是著定了。

所以,用「隨緣行」,知一切法皆是空無自性,便是具備正知見。因緣所生法,得到任何的結果,都不值得歡喜驕傲,「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時時提起正念,魔必落荒而逃。

(三)無所求行

我們這次禪七裡有位居士,老是看到前面人的背上,有對男女很親熱地摟在一塊,他用盡方法想把那影像從眼前除掉,然而愈是想除掉它,愈是纏得緊。因為內境和外緣糾結在一起,沒有辦法分開,當然也無法修無相觀。此時,當退而求其次,修「無所求行」。

如果一對青年男女在面前,惹得你異常煩躁,你若討厭,睜眼時,則身入其境;閉目時,印象又歷歷分明,你怎麼辦呢?若能改採不拒不迎的心態,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前境自然會從你的注意力中消失。

有人告訴我說:「師父,昨天我打坐時,看到一大堆的美鈔,這是不是暗示我將來會到美國賺大錢?」我問:「真的還是假的?」他說:「清清楚楚絕非做夢,一打坐就出現。」很顯然地,這個例子,絕非天眼通的神力預見,乃是擾亂打坐的幻覺,當用「無所求行」來對治。打坐時不要想去不去美國,也不想賺不賺美鈔的問題,如果因緣成熟,真去美國,真能賺美鈔,也不必歡喜或恐懼。這就是說,對於打坐時的魔擾,既不主動接受它,也不打算將它趕走,只要把心用在方法上,繼續修行就好。

可是,你不求它,它也依舊出現在你眼前,怎麼辦呢?沒關係,換上面一種「隨緣行」的方法好了。

(四)稱法行

最直截了當的是稱法行。法的本體,無定形定相,凡執有相,都是「非法」。因此,什麼是魔?誰被魔擾?當你認為有魔擾你,你已著了魔相,不但有魔相,也有我相。這個時候,用「稱法行」,作無相觀,當下便可遠離魔擾。

曾有這麼一則故事:有位禪師在河邊的茅蓬裡打坐,聽到兩個鬼說:「嘿!明天有個戴鐵帽子的人將過河,便是我們要抓的對象。」第二天,下大雨,河水暴漲。傍晚時,禪師看見一個人頭上頂了一口鐵鍋,正要渡河,這位禪師心想:「昨天晚上鬼所指的,一定是他。」便急忙呼喊:「喂!戴帽子的,不要過河,不然會死在河中哪!」那人經禪師這麼一說,河也不過了,便轉身回去。

晚上,禪師又聽到那兩個鬼說:「我們要捉的人,被和尚救走了,乾脆想法子逮住這和尚充數。」禪師一聽心裡想:「不得了,他們要逮我。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水勢也越漲越高,甚至連屋裡也進水了。他們大概想用水來淹死我。不管它了,老衲就坐在這裡,要死就死好了。」因此便打坐入了定。突然又聽到那兩個鬼說:「哪!真奇怪啦!和尚明明坐在這裡,現在怎麼不見了呢?」任憑他們搜遍整個房子,就是找不到禪師。二天後,禪師出定,發現他並未被鬼抓走,水已退去,留下滿地的淤泥,並且從僧服裡摸出幾尾魚蝦來。

這就叫稱法行。諸位,聽懂了沒?有心不攀緣,心裡不存絲毫牽絆,便是無相。既無我相,亦無鬼相,鬼就無從抓起了。

但是,業障重的人,這種無相法門的稱法行,不易修成。

三、慎辨神佛

魔,為什麼會找上門?從佛法的立場上說,魔永遠都跟佛對立。魔王有統治慾和我慢心,當你不想逃出魔掌時,你本是他的順民,所以對你非常的放心,反正隨時都可以找到你;當你想逃出他的勢力範圍,也就是說當你想要修行出三界的佛法時,他就要來干擾你了。

有位居士離開某位外道的老師座下,進入佛門成了三寶弟子。一天他告訴我說:「我離開那位老師以後,非常地不寧靜,不但身心不自在,且憔悴疲憊不堪,事業也不順利,好像是被他控制住一樣。」我說:「為什麼要離開他呢?」他說:「我接觸佛法以後,發現他講的所謂『佛法』並非正信的佛法,雖然也講《金剛經》和《六祖壇經》等佛經,但那是依外道知見解釋的,不是真正的皈依處,所以遠離他,而皈依了佛法僧三寶。」我接著又問:「那位老師花掉你多少錢呢?」他說:「他的生活很簡樸節儉,沒想到要成為大富翁,也不要我們替他作宣傳,只希望我們擁護他,永遠地跟他修學。」

另外一個例子是:某位居士的哥哥,在某外道大師的座下,是非常重要的大護法。這位居士告訴我說:「我的哥哥生意本來做得很好,也很精明能幹,後來逐漸地被他的老師控制住行為,最滑稽的是,經常叫他到世界各國去買郵票。只要老師說:『在某國某處,有張什麼樣子的郵票,票額是多少,什麼年代發行的,你去把它以高價買回來。』他就會專程出國;不為旁的事,就是為了買郵票。郵票買回來,老師不會要,他自己只好保存起來;問他的老師為什麼買郵票,老師說是『救國、救民、救人類』。很多懂得郵票行情的人,告訴我說:『你的哥哥已經發狂了,某種郵票根本不值那麼多錢,他居然以高價蒐購,甚至搶購,好像要壟斷郵票市場般,這究竟是為了什麼?』那位大師不要郵票,也不要錢,就是不斷地指示他到處購買郵票,而所指示的,好像比郵票商的消息還要靈通。因此,我哥哥很佩服老師有大神通,老師說買,不敢不去,現在生意愈做愈糟糕。」

這位居士很替他的哥哥擔憂,問我怎麼辦?我說:「沒關係,你將他生意頂下來,讓他專門去買郵票好了。」他說:「不行,萬一他開了空頭支票,有連帶關係的家人,恐怕有麻煩。」我說:「大概不至於如此,他的那位老師,到目前為止,並沒有慫恿他的徒眾們去做違背社會秩序的事,所以他的老師會約束他的弟子。」

我為什麼要舉這兩個例子呢?因為有人(魔和神),會以某佛、某菩薩、某祖師的名字,來作招牌;甚至佛經裡根本沒有那麼一位佛菩薩及祖師的名字,他們也利用著來表現自己的力量。

有些體質特殊的人,會遇到一些神明借用他們的身體,行道若干年,然後離開;也有人突然會替人治病,甚至降神趕鬼。這些亦仙亦神佛的現象,實則遇善則善,遇惡則惡,是神也是魔。

為什麼他們熱衷於表現自己的力量呢?這便是鬼神教,或一神道教的特色。從人天法的標準,他們是神道或天道;從無相、無我法的角度來看,修行而不離我執,當被列為魔擾的一類了。然而佛門中亦非絕無僅有,小魔現惡相做惡事,大魔現福德智慧相,做福德智慧事。佛與魔的差別,乃在於「無智亦無得」及「有智亦有得」的不同。

(一九八六年三月二日農禪寺禪坐會開示,果暉整理)

台長: 果前
人氣(8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聖嚴大師開示錄 |
此分類下一篇:轉載-拈花微笑 文/聖嚴大師
此分類上一篇:轉載-口和無諍 文/聖嚴大師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