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6 06:00:00| 人氣34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53.藏寶圖竟然是在嚇哭小孩的兒歌裡面

53.藏寶圖竟然是在嚇哭小孩的兒歌裡面

 

作者: 冷擎

在進入大帳前還發生了一段小插曲。

昨晚什缽苾替梟解語保管的迷心符被義成公主全部搶走之後,喝了一頓悶酒,呼呼大睡去了。清早起來想起這件事情,才知道要開始擔心,於是趕在所有人面前,等在可汗大帳外面,踮著腳尖不停東張西望,就盼能早點看到梟解語一行人出現。

果然沒多久,唐國公使節團就在衛兵帶領之下過來了。什缽苾急急忙忙跑上前,迅速跟到梟解語後側方,低著頭萎著身子說:「解語啊,有個事情妳千萬看在昨天晚上這麼盛大的歡迎會的份上,一定要原諒我!」

 

用鼻孔哼了一聲,梟解語斜眼看著故意裝可憐的什缽苾,也沒精神去猜他又犯了甚麼過錯,既然接下來還要使喚他,所以稍微和悅地回答:「有甚麼事情大不了的?莫非你昨天晚上酒後亂性輕薄了你們部落裡的姑娘,現在被逼婚了嗎?如果是這樣,我倒是可以寬大為懷,把你讓給她。」

聽不出來這是故意損他,什缽苾直覺的是梟解語誤會,趕忙將自己犯的錯誤一股腦兒全盤托出:「不!不!不是的!昨天我規矩得很,母后罵完我之後我就去睡覺了…」

「事情是這樣子的,我也很為難,應該說我根本阻止不了…」

「母后把妳寄放在我這邊的幾疊迷心符全部沒收了!」

 

蛤?你說甚麼?

「全部?真的全部都拿走了?」她用不可置信的表情驚訝地叫著…

 

「嗯,半張都不剩!」什缽苾還老實地點頭回答。

 

走在前面的劉文靜覺得梟解語又在後頭做些甚麼失禮的事情,回頭皺眉暗示她,今天可要守好分寸!

 

可惡啊!

兩手像是想掐死人那樣在自己胸前猛抓空氣,梟解語還在想,怎麼什缽苾的母后突然冒出來把迷心符全部沒收了呢?

那可是用來讓二郎對自己癡迷一整年的靈丹妙藥啊!

氣死人了!

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沒那個膽敢把本姑娘的東西就這樣強行霸道奪走吧?

按郡主之間禮尚往來的規則,這種寶貝讓人搶走的事情,不就是得抄傢伙帶齊人馬,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嗎?

走!現在就去興師問罪,把迷心符通通搶回來!

郡主的尊嚴豈可被人踩在腳底下?!

 

慢著,冷靜!冷靜!冷靜!

郡主的情緒要隱藏在美麗的笑容背後…

深呼吸…

無腦是低檔次郡主的標準行為,本姑娘乃是弘農楊氏這樣高貴的出身,是高檔次的郡主!

高檔次的郡主鬥的是器量,跟低檔次的郡主在境界上還是有差別的!

唔…要不是本姑娘得先救出皇上,立下大功贖回自由之身…

先不跟那老女人一般見識!

要注意,今天最重要的戲碼是朱雀戲玄武,這種小事情先擱下來,等本姑娘搞定玄武這個老烏龜再來計較!

 

所謂宮鬥的本質,就是心裡面不爽,嘴上臉上倒仍然掛著微笑,言語上輕柔,背後找機會下手:「吼!我還以為是甚麼要緊的事情呢?」

她滿臉不在乎:「原來不就是這幾張迷心符嗎?」

 

聽她這樣說,什缽苾如釋重負呼了一口長氣。

 

但是郡主如果沒有霹靂手段,以後還怎麼指使庶民們呢?

「迷心符本身不算甚麼,我叫小色狼要畫幾張就可以畫幾張。反倒是看管本姑娘交代的事物,你沒拚死抵抗,就這樣讓你母后拿去…呣…如果本姑娘當作沒事饒了你,以後誰還肯死心蹋地為本姑娘拼命幹活兒呢?」

 

不經意看了幾眼什缽苾,確認他背脊已經開始發涼了,她才繼續說:「這筆帳先記著,你就先退下吧,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晚一點本姑娘有空的時候,再回頭想想該如何逞治你辦事不力!」

什缽苾聽了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但是能拖過一時就拖過一時,最好梟解語把這事情忘記。他一時也不知道該不該告退,看了一下李淳風,打了聲招呼,繼續低著頭在李淳風旁邊走著,一言不發也進入了可汗大帳,然後從帳篷邊緣像螃蟹一樣橫著爬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才進入大帳,李淳風突然覺得大帳之中寒氣逼人!

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有那種凜冽的北風突然吹來,全身不自主打起寒顫的感覺。

可汗身旁的義成公主雖然看起來紋風不動,表情也沒有任何變化,甚至眼睛眨都沒眨一下,但是那種像是巨大冰山的存在感,令經過冰山眼前的小船隻不寒而慄。

 

「咖!咖!咖!咖!」

唔…!哪裡來這麼大的冰山撞擊聲音?

是自己幻聽了嗎?

或許是跟梟蠻子在一起久了,就在自己打了一個寒顫的瞬間,他彷彿聽到了兩座巨大冰山在北冰洋上猛烈撞擊的聲音。

冰山與冰山互不相讓地摩擦著,「咖!咖!咖!咖!」發出巨響。

他轉頭看了一下梟解語,也就是自己身旁的這一座冰山,正跟義成公主兩人大眼瞪小眼,渾身解數進行著思想,精神,乃至於意志力的戰鬥。

 

李淳風知道,這是男人介入不了的無形鬥爭。

雖然大帳如此的寬敞,但是義成公主與梟解語兩人的氣場正在大帳中近距離搏擊,像是兩個巨大的龍捲風彼此靠近,夾雜著閃電,雷雨,冰雹…即使是蚊子蒼蠅,應該也飛不進兩人互向抗擊的氣場的中間。

不,這樣形容不洽當,應該說,飛是飛得進去,但應該當場就被輾碎吧!

 

「咳咳!啟稟大汗,本王以及諸位大臣,恭喜大汗收到了長生天的神諭,諭令大汗將成為失落千年的龍玦的主人!」

「此事可喜可賀,本王願意擔任大王的馬前卒,冒死前往龍玦所在的地方,將龍玦帶回來交給大汗!」左賢王按照昨天跟始畢可汗討論好的劇本,一上來就自己請纓願意帶領探險隊去尋找龍玦。

所有大臣們當然都先被打點好了,也一起站出來,跪在地上大呼:「願大汗得到龍玦,成為四海八荒的共主!」

 

「哈哈哈哈哈!」始畢可汗仰天大笑幾聲,豪氣干雲地說道:「左賢王,以及諸位大臣請起!」喝了一口酒,可汗中氣十足朗聲說:「本汗打從孩童時代開始,部落裡的族長就告訴我們龍玦的傳說…」

然後揮揮手,示意奴隸給所有人倒酒:「如今,傳說變成了現實,本汗決定要派遣探險隊去尋找龍玦,這個探險隊的隊長就請左賢王擔任吧!」

說罷,他高舉酒杯,所有人也跟著舉杯慶祝。

 

突厥人做事情還真的單刀直入,劉文靜本來還想說應該會有人出來鋪陳一下氣氛,然後大家聊聊雜事,之後才會進入主題。沒想到進到大帳才剛坐定,今天會議的重點就已經說完了。

可是,他暗自琢磨,昨天不是還缺一場比試沒進行嗎?

再者,如果派探險隊去找龍玦,那麼,是不是要先撤兵放了我們皇上?

還有,天底下只有一個人知道龍玦在哪裡?那就是傻小子李淳風…

 

難道說探險隊要押著李淳風去找龍玦不成?

龍玦如果落入始畢可汗的手上,那麼不要說唐國公想造反,只怕整個中原也都要被始畢可汗所征服統治吧?!

想著想著,越想就越覺得背脊發涼,冷汗直流。

 

大帳裡面所有人都為了可汗任命左賢王擔任探險隊隊長的事情熱烈討論著,只有梟解語和義成公主兩人仍不理會眾人的情緒,一心一意較量著彼此的精神力。

在義成公主心中,眼前這個小姑娘嬌俏可愛,活脫脫就是一個惡魔的化身!

難怪可汗一眼就看上…唔…不能容忍這個小姑娘的存在!

得要用盡辦法把她抹除!

本宮的直覺不會錯的!

就是那個惡魔少女容顏裡面裝著的,是比惡魔還可怕的靈魂!

 

不行,太可怕了!

 

這小姑娘花容月貌看似善良,可是氣場卻充滿了逼宮的氣勢…

絕對不可以留在突厥可汗身邊,不然本宮肯定是被她折磨到生不如死!

只能是把她往死裡推!

想盡辦法也要把她輦到貝加爾湖邊去放羊,就算不擇手段也要趕走她!

最好是送她去一個凶險的地方,然後「毫無原因」地死掉!

 

這邊梟解語也是內心波濤洶湧:原來北方來的玄武,就是十幾二十年前和親的義成公主啊!雖然那時候自己還沒出生,可是聽過這事情…

哼哼…可惜啊,義成公主,歲月就是妳最大的敵人!

妳看看妳,臉上抹的粉簡直比龜殼還要厚!

板著臉只是因為怕濃妝被皺紋擠出「龜殼紋」吧?

 

本姑娘只要動動小指頭,就可以迷死始畢可汗,把妳嫁給奴隸去挑馬糞…

郡主雖然不是聖人,但是慈悲心腸還是有的,幸好妳運氣不錯,本姑娘對始畢可汗沒興趣…

可是呢,即使本姑娘想仁慈一點,妳這強烈的敵意是怎麼回事?

難道不能看在本姑娘是唐國公使臣的份上,幫忙講點好話解救皇上嗎?

再說了,妳搶了本姑娘的「迷心符」在先,還在這邊尋本姑娘晦氣?

 

 

始畢可汗看到所有人都斟上了酒,舉起酒杯高呼:「敬長生天!賜本汗無限的力量!」所有人跟著高舉酒杯,一飲而盡。喝完了酒,左賢王又站了出來,他右手按住肚皮,清了清嗓子,開始用低沉雄壯的聲音唱道:

 

龍玦沉睡在我們祖靈棲息的地方,

旭日冉冉升起,英雄啟程尋找寶藏!

鋼針般的巨石化身成為銳利的長矛,穿透了時空,

巫師的權杖在妖魔遊蕩的時刻指出方向。

成千上萬死人骷髏堆積出地獄之門,

在看到十二個亡靈列隊迎接的瞬間,宮殿隨之開啟。

轉頭將是等待千年,撕碎你靈魂的惡魔。

 

這首歌似乎是突厥人人耳熟能詳的歌,唱到這邊,包含始畢可汗在內的所有人都站起來,跟著左賢王一起高唱:

 

草原上的英雄啊!

只有被長生天眷顧的勇者,才能得到龍玦。

草原上的王者啊!

得到龍玦就能得到君臨天下的力量!

去吧!

無畏的勇士們,取得龍玦,征服天下吧!

 

歌聲迴盪,可汗,左賢王跟大臣將軍們唱得興起,又慷慨激昂地唱了幾遍。

趁這空檔,劉文靜向李淳風,梟解語小聲解釋,這首歌是突厥人的兒歌,其實從很久以前就在絲路上流傳,據說歌詞本身就是尋找龍玦的藏寶圖。

能解開歌詞裡的秘密,就能夠找到龍玦,還有跟隨著龍玦一起埋藏的巨大寶藏。

說完,把剛剛自己翻譯出來用筆墨寫在紙上的歌詞遞給李淳風看:「李大人,據信全天下只有你能找到龍玦…這個歌詞能看出來有甚麼線索端倪嗎?」

 

「這哪是兒歌啊!」

「表舅,這群男人根本就當成軍歌,當成進行曲在唱嘛!」怕鬼的梟解語皺眉發表意見:「突厥小孩要都是唱這種歌詞裡面不是惡魔就是亡靈的歌,不先把自己嚇死才怪呢!」

劉文靜沒搭理她, 只是給了一個沒趣的表情。梟解語嘟著嘴乖乖閉上嘴巴

李淳風先是沉思了一會兒,搖搖頭回答:「我目前只是有一股越來越強烈的感覺,來自東北方,那地方有個跟神龍有關的寶物…但是,是否真的就是龍玦,我並沒有把握。」他坐直了身體,皺眉凝神思考了一下,又說:「歌詞中的第一句,『龍玦沉睡在我們祖靈棲息的地方』,我想所有人都應該破解了,就是當年匈奴祭天所在地-龍城。」

 

呣…劉文靜點點頭,如果李淳風的感應沒錯,歷史記載的龍城應該就是衛青曾經到過的龍城,而不是誤傳百年的武川鎮。

他不禁在內心裡面感慨,唉,可惜了世世代代都想在武川鎮尋找龍玦的那些人,花了一生的歲月,其實根本找錯了地方。

如果龍玦真的出世,那個得到龍玦的人,真不知道該說是運氣好,還是說是命中註定的呢?

沒準兒龍玦最終陰錯陽差,落入一個來自武川鎮的王者手中也說不定呢!

 

歡呼聲,大笑聲中,可汗又賞賜眾人喝酒,自己也是一杯接著一杯。

等氣氛暫歇,劉文靜也乾脆來個單刀直入,站起來對可汗行禮之後問道:「恭喜大汗,也先預祝左賢王能順利取回龍玦。」

他逕自喝完這一杯酒,等奴隸再斟滿之後,又說:「不過本使職責在身,想請問大汗,昨天訂下了規矩,三場比試全勝就要釋放我們皇上…」

「昨天已經比試過了兩場,本使斗膽冒昧請問大汗,何時要進行第三場比試?比試的題目又是甚麼呢?」

 

趁大家高興的時候提出談判的條件,劉文靜不愧是有經驗的老手,畢竟人高興的時候條件也會自然放寬。

「劉大人,你放心,本汗向來說話算話,三場比試全勝,我們馬上就撤兵回去。」

始畢可汗又哈哈大笑,看來他對這個問題早有準備,就等著劉文靜自己發問:「昨天兩場比試,分別是劉大人,還有楊恩公孫女出陣,本汗看你這使節團中還有一個年輕道士,據說這道士還頗有來頭,是你們皇上底下最年輕的司天監,名字叫李淳風。」

「對吧?我有沒有說錯?」

 

劉文靜恭敬地行禮回答:「啟稟大汗,李大人正是本朝最年輕的司天監。」

始畢可汗點點頭繼續說:「既然你們其中有兩位都已經比過了,那麼第三道題目就得要由李淳風來挑戰了。不知道這位李大人是否有這膽識來承擔這場挑戰呢?」

 

明知道可汗這種問法,其實就是後面藏了一個陷阱,可是李淳風心裡面也急著想要救出皇上。雖然皇上的貴人,「北方玄武」人在現場,但是就不知道該是甚麼機緣會觸動義成公主出手拯救皇上?

 

於是他站起來行禮恭敬回答:「啟稟可汗,本使願意挑戰可汗的第三道題目,懇請可汗出題。」其實李淳風並不明白的是,義成公主雖然人在現場,但她只是一個名義上的閼氏,不受寵愛,只能是個擺設,沒有說話的資格。

所以,是不是藉由第三場比試來觸發機會,讓義成公主可以藉題發揮說服可汗撤兵呢?

 

「哈哈哈!好!很好!」始畢可汗鼓掌站起來:「這第三道題的題目很簡單,這件事情據說天底下也就只有你能做到--就是替本王找到龍玦!」

「本汗拿到龍玦之後,自然會放了你們皇帝…否則…當前這情勢你也看到了,本汗只要手指頭這麼一動,我們十萬勇士就會立刻殺入雁門關,把你們皇上砍成肉醬!」

 

雖然可汗的要求是在意料之中,可是聽起來還是讓李淳風一時之間不清楚該怎磨回答才好?

回答不願意?那麼皇上就死定了。

回答願意,要是真的把龍玦交給始畢可汗,他就能靠著龍玦的力量征服天下,那麼,皇上也還是死。

差別只是早死跟晚死罷了!

怎麼辦?開始有點後悔剛才站起來承接挑戰的莽撞了。

 

見李淳風有點侷促,劉文靜知道他想得多,不會隨便講話搪塞,這種直男個性太容易在外交場合上落入圈套,於是站起來代他回話:「啟稟可汗,本使也曾聽謠言說,天下只有我們李大人才能找到龍玦。」

他故作為難的神色:「可是,這個龍玦消失已經千年,這千年來沒有人找到過,我們李大人再厲害,難免也得花個五年,十年的時間去找…」

「本使心裡面有個疑問,如果條件是找到龍玦才放了我們皇上,可能有點不切實際吧?」

他頓了一下,加強語氣說:「本使斗膽建議,是不是換一道題目,先放了我們皇上?」

環顧四週突厥的大臣之後:「至於龍玦呢?只要是長生天眷顧的人,自然就可以得到。」

 

「混帳東西!」

「你們皇上已經被我們放在刀口上了,還在這邊耍嘴皮子談條件?」突厥大將,也是始畢可汗,左賢王的弟弟阿史那咄苾大吼道:「可汗開出的條件就是命令,照做就是了,誰准許你們修改了?」

 

劉文靜不講話,只是瞪著阿史那咄苾,兩個人大有「到外面決鬥分高下看看」的火藥味。

 

看氣氛劍拔弩張,左賢王站起來打圓場說:「劉大人昨天力戰我們突厥十個勇士,也打敗了本王,本王敬你是個勇士,所以也認為你講的話有點道理。」

「但是可汗的命令既然已經發布了,就沒有再修改的可能…」

帳內所有突厥大臣,將軍們紛紛點頭。

 

然後他轉身對可汗行禮,顯然是想取得可汗同意,對命令做點調整:「呣…本王想說不如這樣,只有李淳風一人跟隨本王一起出發去尋找龍玦,劉大人與楊恩公孫女呢…就留在我們部落中,只要我們一找到龍玦,就放你們還有你們皇帝回中原,這樣如何?」

 

這怎麼成?

小色狼要是沒有我給他出謀劃策,甚麼事情都辦不成吧!

你看,被始畢可汗一句話就問倒了,丟不丟人吶?

 

梟解語正要站起來反駁,劉文靜又不想讓她把事情鬧大,攔在她前面搶先回答左賢王:「大王可知道,目前我們中原各路兵馬正在往太原集結,很快就會對你們展開攻勢。」

「本使不才,有個想法大家商量看看?」

「不如可汗,還有大王先拿了唐國公答應好的金銀財寶,放了我們皇上,否則再過十天半個月,我軍數十萬兵馬殺過來,到時候可是連金銀財寶都沒有呢!」

 

左賢王見劉文靜不給面子有點氣結,阿史那咄苾則是大吼大叫說:「來啊!打就打啊!我就不信我不能把你們那些紙糊的軍隊打得落花流水,抱頭鼠竄!」

 

眼看這邊男人們槓上了,又阻止她講話,梟解語乾脆慵懶著打了個哈欠,雙手理一理頭髮…

此時坐在高處的始畢可汗看到梟解語露出了雪白的後頸,像是看到了天山的清泉那樣,直想衝上去掬一把!

理著頭髮的梟解語雖然沒看見始畢可汗兩眼火熱的射線,但是她天生的直覺還是感受到了脖子被雷射光照射得火熱火熱的,轉頭剛好就跟始畢可汗暴突的雙眼對上了。

 

哼哼,也好,趁這機會教訓一下北方玄武,挫挫她的銳氣!

梟解語啊,妳的美貌才真的是舉世無雙的武器,讓庶民們看了流口水那不算是本事。

庶民們有時候連看著母豬都會流口水。

讓看過百千美女的君王流口水,三千粉黛無顏色,那才是本郡主所要揹負的罪惡啊!

 

從前在掖庭的時候,她就天天練習著如何在遇見自己的救命恩人時瞬間就能勾引征服對方的技巧,現在自然而然使了出來。

先是一招「牡丹盛開」燦爛的笑容,然後再來一個「欲拒還迎」的妖媚眼神,勾得始畢可汗早就把龍玦還有男人們吵架的事情放到了一邊,做出餓虎撲羊的姿勢,忍耐不住,屁股離開了座位,幾乎馬上就要撲將上來。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344)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54.拚了!「北方玄武」也是有尊嚴的!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52.打翻醋罈子的失寵閼氏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