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6 06:00:00| 人氣47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50.驚呆突厥人的神射手

50.驚呆突厥人的神射手

 

作者: 冷擎

「而且…本姑娘只射每隻兔子左邊耳朵那一寸尖尖的地方!同樣地,哪一隻兔子失手沒射中,我就認輸,如何?」

 

始畢可汗皺起了眉頭,眼前這小女孩不像是在說謊,看她信誓旦旦的,應該真的可以做到。可是,認真想想又不對勁,我們突厥人天天射箭,幾百萬人中才出一個『破野頭』這般的神箭手,看這個小姑娘的手不像是練過控弦的,十隻亂跑的兔子左邊耳朵最尖尖的那一寸…

開甚麼玩笑?

草原上就算講給小孩子聽的童話也沒這麼誇張過。

不如賭上一把!!!

「很好,本汗非常喜歡,如果未來的閼氏是個神箭手,那更是我大突厥人的福氣啊!」

 

既然始畢可汗答應了,梟解語笑而不答。

隨後有侍從來帶領,一行人來到比武場不遠處的一座瞭望台邊。早就有奴隸們準備好兩箱兔子,一箱有三隻,另一箱十隻。遠來是客,所以仍是突厥方面先射箭。

破野頭輕靈地爬上瞭望台,垂著雙手,底下的奴隸將有三隻兔子的那個箱子取出,放在瞭望台底下,拉開箱子的門,然後迅速跑回瞭望台後面。箱子裡面的三隻兔子,一下子還不知道可以出來,先是探出頭左看右看,接著一隻兔子蹦了出去。

很快地,三隻兔子都知道自己重獲自由了,閃電般地蹦出來,分開三個方向亂跑,跑了幾下又突然停下來,張望了一會兒又繼續跑,確實如破野頭所說,不定向而且無法預測去向與速度。

 

此時破野頭不慌不忙,從箭桶中一次取出三支箭,舉起短弓,彎弓搭箭凝神瞄準。

他並不急著射箭,只是不停地觀察著兔子的去向,同時控弦的手指擰著三支箭,逐漸讓三支箭分別瞄準了三隻兔子。看似他屏住氣息,眼神逐漸像獵鷹一般凝聚在一點上。

 

就是現在!

 

當草地上三隻兔子同時加速奔跑的時候,「咻!」一聲輕響,三隻奔跑中的兔子分別中箭倒地。

「嘩!」

如此高超的箭技,不只突厥方面,連劉文靜,李淳風都不停拍手叫好。始畢可汗對著即將上場的梟解語微笑著,嘴角略微上揚顯示出內心的得意。

 

吵雜聲中,梟解語仍然是一路散發著郡主氣場慢慢爬上了瞭望台,環視所有觀眾並且給了大家一抹醉心的微笑。

庶民們,給本郡主張大眼睛看好了!

 

底下的奴隸抬著十隻兔子的箱子來到瞭望台底下,同樣是開了箱子就跑。這次十隻兔子有的跑出來,有的還在裡面磨蹭,但是梟解語也不急,口中念念有詞,只聽到「嗡!」的細響,瞭望台上空盤旋著一列銀色的燕子,映著陽光還會反射出金屬的光芒。

 

看到梟解語露出這一手,始畢可汗驚訝地張大嘴巴看著,本來躺著的左賢王,看得出神也不知不覺坐直起來。趙德言近身對左賢王附耳說了幾句。正出神的左賢王眼睛突然間亮了,又皺了皺眉頭,然後轉頭對同樣吃驚的始畢可汗說道:「大汗,趙德言剛才告訴臣弟,這兵器跟『龍玦』有關!」

 

始畢可汗轉而神色凝重地緩緩點點頭,一言不發又灌了一口酒,看來是要強迫自己鎮定心神,但是心中卻止不住波瀾萬丈:「看來,『龍玦』的傳說果然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那就一定要把『龍玦』拿到手!」

「完成世世代代想要稱霸大漠草原,不!甚至征服南方的漢人帝國,完成萬世不朽的功業!!」

 

此時十隻兔子已經在草地上分頭亂竄,有的還甚至就地吃起青草。每隻兔子並不全然都伸直了常常的耳朵,要說用弓箭射中任一隻兔子的耳朵都很難了,更何況是十隻兔子左邊耳朵尖尖呢?

賭賭看神器的威力吧?

梟解語暗自對「九曲龍尾」下了指令:「這十隻兔子左邊耳朵尖尖的地方就拜託祢了!!」

「咻!咻!」連續幾聲輕響,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情況下,盤旋的燕子突然分散開來,每一隻燕子負責一隻兔子,準確地切中了每一隻兔子左邊耳朵的尖尖角。

受傷的兔子不知道自己受到哪裡來的攻擊,驚慌失措地開始在場內四處亂竄。

 

「太不可思議了!」

有些觀眾眼尖看出來了,大聲歡呼起來,有些還不明究裡,一直問左右邊的觀眾到底發生甚麼事情?

覺得掌聲喝采聲還不夠,梟解語心裡面突然間閃過一個念頭,對了,還有一招:「龍縛!」

心念一轉,分散的燕子才剛聚攏起來,又迅速分散開,「啪!啪!啪!」每隻燕子各自銜著一隻兔子,放回籠子。

 

梟解語早就步下了瞭望台,在最後一隻兔子被送進箱子的時候,把籠子關上。場邊的奴隸跑過來,打開了籠子,一個奴隸手上抱著一隻兔子,高舉著給大家看。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她得意地數給始畢可汗看:「大汗!十隻兔子左邊耳朵尖尖角,一隻都不差。你可有話要說?」

「這下該服氣了吧?」

 

「嘩!嘩!」

觀眾們看著十個奴隸高舉過頭的兔子,左邊耳朵尖尖地方白色的毛染著血跡,興奮地瘋狂鼓掌尖叫,全部人都站起來高聲歡呼。

「神!太神了!」

比起猛士,突厥人更敬佩神射手,破野頭在他們心中已經是「神」的等級了,現在梟解語露這一手,更是神乎其技,直接超越了他們心目中的神。

「不!根本就比神還厲害!」

這也就難怪所有人都控制不住瘋狂叫好了!

 

聲嘶力竭為我歡呼吧,庶民們!

本郡主相當理解,文化水平超低的你們,掏空腦袋也只能用拙劣的形容詞來讚美。

但是這也無妨,郡主生來不就是要接受萬民愛戴的嗎?

 

「妳給我過來!」

才剛剛清醒的劉文靜,看到梟解語正對著周圍數萬的觀眾揮手致意,儼然一副就是郡主登基升格為女王的姿態,又瞥見始畢可汗與左賢王兩人看似即將怒火爆炸的臭臉,急急忙忙一把將她拉過來,訓斥道:「妳需要知道,我們是外交使節,哪有外交使節在外國的君王面前喧賓奪主的?」

「這下好了,你看可汗那張臭臉,我們只是取巧贏了小小兩場賭注,就怕等一下他們翻臉不認人!小則是把我們扣押起來,大則是馬上進攻雁門關把皇上殺了…」

「總之,妳得收斂一下,現在跟我一起向可汗賠不是!」

 

按說以梟解語的個性,正在享受全場觀眾女王般的擁戴喝采時,怎麼可能乖乖就範?

氣急敗壞之下,皺著眉頭拉長了臉,正想甩掉表舅的手的時候,突然間看到一旁的李淳風正在對自己搖頭。

好吧…看在表舅屢次幫忙自己的份上,梟解語雖然不情願,但也還識大體,噘著嘴站在劉文靜後面,跟著一起向可汗彎腰鞠躬。

 

等掌聲稍歇,劉文靜開口朗聲說道:「感謝可汗陛下承讓,雖然我們贏了兩局,但本使相信,這也是可汗陛下偉大睿智的安排…」

「本使沐浴在可汗陛下偉大的胸襟與仁慈的光輝之下,內心激動萬分!」

「為了感念陛下的大恩大德,本使提議,是否我朝與突厥之間言歸友好,互不相犯?敢問可汗以為如何?」

 

站在劉文靜後面跟著鞠躬的梟解語,用手拐子拐了一下旁邊的李淳風,笑著問他道:「小色狼,你還真是神機妙算!我這個『朱雀戲玄武』演的不賴吧?」

「話說玄武不就是老烏龜嗎?你看可汗那隻老烏龜氣成那副樣子…」

「也不是我在得意忘形,但是把對手踩在腳底下的滋味還真是輕飄飄的啊!」講著講著,她已經把被裴寂欺負的事情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按理說,這時候不應該兩個人私下講話的,這對可汗不禮貌。但是被拐了幾下,李淳風也不得不拐回去,小聲回答:「梟蠻子,今天這事情只能算是『插曲』,還不算是『正戲』。」

「更何況這個格局中的玄武並不是指突厥可汗,而是指真正能左右整個大局的『貴人』…昨夜的星象看起來,這個貴人已經入局了…但我還不知道是誰?」聽了這番話,梟解語興致被澆熄了一大半,裝了一副厭世表情,懶得再跟李淳風說話。

 

聽了劉文靜這番話,始畢可汗也知道他是「做了一個台階讓自己下」。然而,以自己是突厥可汗的身分,要怎樣就怎樣,還用不著一個漢人使臣在這邊做順水人情。

他冷冷地回答道:「眼前輸了兩局我看得清清楚楚,我們突厥勇士也不像漢人那樣說謊成性,公平競賽之下,輸就是輸了,本汗並不覺得可恥。但如果這麼簡單就要我們退兵,你就高興得太早了…」

「不管輸贏如何,你們的皇帝還在本汗手上,不如你先派人通知唐國公,金銀財寶趕快裝車送來,我們先驗過唐國公的誠意,再來商量妳們皇上的事情吧!」

聽起來,輸了兩局只是輸了梟解語一個漢人美女,其他的條件還是照單全收。

 

「欸!慢著!」

「本姑娘贏了兩場,怎麼可能讓你說算了就一筆勾銷?」可汗話才剛講完,梟解語馬上就站直身子掛滿微笑:「可汗你這樣不就跟街頭的混混一樣,賭輸了就想翻臉不認帳?」

然而卻講出咄咄逼人的討債言語:「金銀財寶的事情也就算了,我們朝廷裡庫房多的是,先送幾車過來給可汗驗貨不是甚麼問題。」

「既然可汗認為本姑娘贏了兩場比試還不足以要求你們退兵,這等小鼻子小眼睛本姑娘也可以不計較。但是呢…」

 

她在與可汗雙眼對視時停住了眼光,凝視著正在咬牙切齒的始畢可汗:「我們皇上被圍在雁門關裡面,飲水糧食都斷絕了,可能唐國公珠寶還沒運到這邊,一個不小心就要駕崩了。」

「可汗可能沒想清楚,活著的漢人皇帝,比起一具漢人皇帝的屍體來說,那可是價值超過百倍千倍啊!」

 

她接著又看了看左賢王以及在場大臣將軍們,瞇著眼睛笑了一會兒,繼續說道:「在座各位都是國家棟樑,一點就透。本姑娘就不多說了,天色已晚,今晚的宴會,就看諸位的誠意如何了?」

 

在場的突厥大臣,將軍都是久經政治鬥爭場的人物,顯然聽出了梟解語的弦外之音,許多人開始交頭接耳起來。

站在始畢可汗旁邊的什缽苾,只參透了「誠意」兩個字是甚麼意思,趕忙站到可汗前面,恭敬說道:「啟稟父汗,唐國公使節團中有兒臣的老同學…兒臣自請負責招待使節的責任,請父汗放心,兒臣一定讓使節們賓至如歸!」

 

局勢的演變雖然讓始畢可汗有點措手不及,但是他心裡面惦記著的,並不是眼前的使節團,也不是漢人皇帝的死活,而是「龍玦」即將出世的傳說。

算了,等一下跟大臣們商量再作打算:「好!唐國公使節團就交給你去招待。」

同意了什缽苾的請命,他又轉頭對左賢王吩咐道:「等一下到我大帳中,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旋即轉身離開,往可汗的大帳篷走去。

 

什缽苾興奮地跑到梟解語面前,挺著胸膛神采奕奕地說:「解語,沒想到妳還真的練成了天下第一的武功啊?這樣子我要是能娶到妳當我們突厥的閼氏,我們突厥要稱霸天下那有甚麼難的,對吧?」

 

梟解語沒好氣懶洋洋地回了一句:「先別說你的夢話,今晚宴會要是讓本姑娘不開心,排場沒幫本姑娘做足,後面甚麼就都不用說了。」

 

什缽苾搓著雙手,鞠躬哈腰陪笑道:「一定一定,我馬上就去準備盛大宴會!這樣吧,這邊風大,妳們先進帳篷休息,準備好了我會親自來通知妳。」什缽苾帶著一行人回到剛才的帳篷,又換了新的熱茶,然後喜孜孜地去籌備晚上的宴會了。

 

這一頭,始畢可汗才剛坐下,看見左賢王進到大帳,後頭趙德言也跟了進來,皺眉道:「就我們兩談論要事,讓這漢人進來,可是欠缺考量?」

左賢王連忙擺手回答:「大汗,臣弟推測大汗應該是想談『龍玦』的事情。」

「趙德言在臣弟身邊多年,知識淵博,對於『龍玦』的底細更是一清二楚…大汗請盡管放心,趙德言對突厥忠心耿耿,絕對不會走漏任何消息!」

 

始畢可汗沒回答,就是沉重吐息。左賢王知道這是哥哥的習慣,沒答應也沒反對,也趕快坐好。趙德言仍然垂手低頭站在左賢王旁邊伺候著。

半晌,始畢可汗才發話:「你今天也看到了,剛才聽你說,那丫頭使的是傳說中的『九曲龍尾』神器…中原四處正在謠傳,說『龍玦』即將出世…單單『九曲龍尾』就如此厲害,如果能早別人一步拿到『龍玦』,我們也不用這麼樣辛辛苦苦圍著漢人皇帝了,天下馬上就是囊中之物。」

 

聽了可汗的話,趙德言附耳跟左賢王講了幾句,左賢王點頭對他說:「你就直接說出來,讓可汗一起聽聽看吧!」趙德言聽了吩咐,仍然是低著頭說:「啟稟可汗,看來上天是想要將『龍玦』賜給可汗,所以才會讓真正能找到『龍玦』的人自動來找大汗。」

說到這邊,他抬頭看著可汗:「今天漢人使節團中,那個做道士打扮的少年,就是傳說中風后轉世的李淳風!」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471)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51.愛情是不可能突破階級限制的!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49.天旋地轉斷頸殺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