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2 06:00:00| 人氣26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49.天旋地轉斷頸殺

49.天旋地轉斷頸殺

 

作者: 冷擎

劉文靜被這樣一搞,整盤棋都亂了,氣得吹鬍子瞪眼睛,自己的表姪女竟然挖了一個坑讓自己跳!但是大庭廣眾之下,又不能退縮,也不能當眾痛罵梟解語一頓,氣得全身發抖說不出話來。

梟解語倒是完全不當一回事,轉過身對始畢可汗嫣然一笑:「就這麼說定了!大汗可要說話算話。」

她伸出手指用優美的姿勢指了指這一整排的突厥勇士,又說:「本姑娘點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十個,我們唐國公手下第一猛將劉大人,就一個打十個,看你們是要輪流上還是一起上?」

「十個全趴下了才算我們贏,只要還有一個站著的,我們就認輸?」

「如何?」

 

左賢王素來號稱突厥第一勇士,帳下訓練出來的摔角好手個個勇猛異常,聽到梟解語這番話,高興地差點笑彎了腰,站出來回答道:「看來,這位姑娘真的是不知死活,你們劉大人這樣的體格,別說跟我們最末位的選手比試了,我看就連我們隨便一個女人出來都可以把他摔在地上。」

看著梟解語一副「來啊,來試試看」的表情,左賢王轉身對始畢可汗說:「大汗,臣弟願意擔任第一場比試的選手,挫一挫這些有眼無珠的小丑們的銳氣!」

當場允諾,始畢可汗哈哈大笑道:「那好,我們現在就到帳外比武場上,本汗很久沒看你的大絕招『天旋地轉斷頸殺』了,不如就讓劉大人體會體會看看?」

「哈哈哈哈!這小姑娘沒看過男人摔角,天真地以為是過家家酒呢!」

 

整個比試都是梟解語胡亂答應的,劉文靜礙於自己還帶了幾個親兵一起,如果這時候退縮,傳出去以後在軍隊裏面該如何立足?可是看左賢王那個體格,還有那個甚麼「天旋地轉斷頸殺」的絕技,知道這樣下去肯定不活,單單想就心裡面害怕。

這種事情跟梟解語講不通,他趁所有人轉移陣地到外面比武場的機會,把李淳風拉到旁邊,哀求道:「李大人,你說解語設了這個坑要我跳,我一個人別說對付十個突厥猛士,說實話,我連半個都對付不了。」

「欸,有甚麼符咒可以讓人力氣增加百倍?或者可以突然變成武林高手?」

 

李淳風知道梟解語是想用幻星術在劉文靜身上降一個星宿,還正在思索著該用哪幾個星宿比較好,劉文靜就忍不住來問了。但是梟蠻子既然沒跟劉大人說,自己也不好洩她的底,看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也不知道她葫蘆裡賣的是甚麼藥?

只好盡力安撫劉文靜:「劉大人,你先別急,解語不會想白白讓你斷送性命,她應該有她的計畫,只是現在不好跟我們說而已。是不是大人冷靜一下?」

 

劉文靜懊惱地怒道:「冷靜?現在我怎麼可能冷靜得下來?」

「上場去打肯定是死,現在臨陣退縮,回到太原也是落一個笑柄…李大人,不然你隨便畫張符咒給我貼上吧?甚麼符咒都行?沒有增強力氣的,止痛的也可以。」李淳風拗不過他,要劉文靜轉過身來,在他背上畫了兩道符,算是交了差。

 

此時突厥勇士已經在比武場邊站好,左賢王也袒露上身,正在讓幾個奴隸在他身上抹油。

劉文靜知道躲也躲不過了,垂頭喪氣地站到了比武場邊,讓奴隸幫他把上衣脫了,也抹上了油,雖然他還不時回頭向李淳風投以求救的眼光,但是局勢看起來,梟解語似乎已經跟李淳風講好了,只見李淳風正閉目養神,好像準備要做法的樣子。

 

「你!死定了!」左賢王抹好油站起來,順手拿起了場邊的一根碗口粗的木棍,對著劉文靜平舉,獰笑道:「等一下我就要把你的脊椎,像這跟木頭一樣,喀嚓折成兩段!」

正說著,抬起膝蓋,用力將木棍的中心砸在膝蓋上,「喀嚓!」一聲燜響,木棍當場被折成兩半。

 

驚嚇之餘,還在東張西望找逃命機會的劉文靜,一個沒注意,不知道哪裡來的一雙手把他推入了比武場中央,抬頭只見比他高一個頭,胖一倍的左賢王正跨入比武場的邊線,雙眼像是猛虎一樣盯著場內的羔羊般的自己。

 

「喝!!!」左賢王看準了劉文靜毫無防備的姿勢,突然間暴起一掌推在他肩頭,推得他踉踉蹌蹌差點坐倒。不過他畢竟還是有武功,驚覺已經快踩到邊線,連忙一個閃身,右手抓向左賢王脅下,同時伸腳絆他。

左賢王雖然反應不快,可是身體重,力氣又大,雖然被劉文靜架住,但是他就像一根樹木穩穩地定在地上,讓劉文靜用盡力氣拔了三四次,仍然紋風不動。劉文靜心念一轉,既然拔不動,就用柺的!

左賢王立穩了馬步,雙手抱胸,哈哈大笑地讓劉文靜左拐右拐,就是半步也沒移動過。

此時場邊已經開始不耐煩了,有人開始高呼:「折斷脖子!折斷脖子!」很快地,所有人都附和著,一起大叫:「折斷脖子!斷頸殺!折斷脖子!斷頸殺!」

 

這個熱鬧的場面也惹急了李淳風,他急著問梟解語:「欸!你表舅快不行了,是不是我趕快降個星宿在他身上,以免等一下有甚麼閃失就不好了!」

 

正看得興起,一把推開李淳風,梟解語不耐煩地斥責:「別急啦!我表舅一時三刻死不了,而且我也想看看左賢王那個招牌絕技『天旋地轉斷頸殺』啊!」

「就等到他發動絕招的時候,我們再降下星宿來個大逆轉,那才叫精彩。」

為了避免李淳風按耐不住,她正色交代:「聽我的號令,我叫你降你才降,知道了吧!」

李淳風自覺沒辦法像梟解語那樣鎮靜,眼看場上的劉文靜連續幾次都拐不動左賢王,心裡面早就慌了,緊張得臉色發白。

 

左賢王玩得差不多了,一手抓住劉文靜的胳臂,另一手抓住他的大腿,將他整個人高舉過頭。雖然劉文靜努力掙扎,但是被舉得高高的他,根本無法掙脫左賢王巨大的力量,如果這時候左賢王直接將他扔在地上,一切就結束了。

李淳風又急著問梟解語:「可以了嗎?再不降星劉大人就死定了!」

 

梟解語白了他一眼,仍是不耐煩落下一句:「唉唷!急甚麼?相信我,沒那麼快結束啦!」

 

果然,此時比武場上的左賢王開始旋轉起來,被他高舉在頭頂上的劉文靜也跟著旋轉,越轉越快,越轉越暈,掙扎也就越來越小。

「斷頭!」場邊的群眾歡呼來到最高點,開始有人大喊。 

「折斷脖子!」

同時有人拿著兵器亂敲,所有人都陷入歇斯底里的瘋狂狀態。

 

「折斷脖子!」

「折斷脖子!」

「折斷脖子!」

「折斷脖子!」

群眾們興奮地達到了虐殺的極致共識。

 

「好!就是這時候!」梟解語頭也沒回,反手推了一下李淳風肩膀:「我看這摔角不只比力氣,還要有靈活度。快點降一個有力氣又靈活的星宿給我表舅!」

 

他早就念好九字真言了,只是沒有結印,因為結印會產生保護施術者的風壁,這樣整場比武都會被影響。

得到命令了!

「幻星附身!」

有力氣而且又靈活,那就是屬於西方白虎的「參水猿」了!

 

「呀!喝!」就當李淳風降星的同時,左賢王的天旋地轉已經到了極快的速度,突然間他猛然大吼,身體瞬間停止旋轉並且向後仰倒,將頭上仍在旋轉中的劉文靜直挺挺地倒栽蔥摜在地上。

這招之所以稱為斷頸殺,就是因為被舉高的人在這時候同時被旋轉以及自己的體重壓迫,整個人倒栽蔥直接撞擊地面,脖子都會承受不住斷折而死。

 

一陣煙塵滾滾之下,所有人正期待著劉文靜脖子折斷當場死亡…

疑?屍體呢?

沒想到旋轉中倒栽蔥的劉文靜,就在最後千鈞一髮的瞬間,不知道用了甚麼招數,竟然掙脫了左賢王的抓舉,藉著左賢王肩膀踏腳之力,像是花式跳水那樣抱著自己的膝蓋在空中翻了幾圈,然後完美地落地,妥妥地蹲在地上。

為了耍帥,他還只用單腳蹲地,另一隻腳伸直,雙手像是準備要跑百米的起手式那樣支在地上,露出詭異的笑容看著失去重心有點站不穩的左賢王的背影。

 

「嘩!」

突厥人敬佩勇士,看到被「參水猿」附身的劉文靜在最後一瞬間逆轉,還使出了常人無法做到的空中翻身,驚呆了幾秒鐘之後,不約而同所有人爆出瘋狂的喝采,梟解語也站起來拍手大叫,而始畢可汗更是忘我地猛拍大腿,雙手比讚。

左賢王不知道參水猿已經破解他的招式,還以為這一陣瘋狂的歡呼喝采是賞給他這招「天旋地轉斷頸殺」的,不禁得意洋洋高舉雙賞揮舞,同時轉動身體接受各個方向觀眾的歡呼喝采。

直到轉到自己的正後方,看到正拍掉手中塵土站起來的參水猿,才有點明白自己似乎要大難臨頭了。

 

沒有給左賢王太多時間準備,參水猿踏著猿步一下子就來到左賢王面前,同樣抓起了他的手臂跟大腿,高舉在自己頭上,不過他沒有旋轉,只是將重達三百斤的左賢王向場外扔出去。左賢王的親兵們看到自己主子被扔出去,直接落地只怕是活活摔死,一群人奮力衝出來硬是接住了從空中落下來的左賢王,但這落下力道實在太大了,像一個保齡球砸倒了所有球瓶,七橫八豎躺了一地。

 

「贏了!我們贏了!」梟解語得理不饒人,馬上站到胡床上大叫。

旋即又叉腰指著排成一排的十個突厥猛士嘲諷道:「這幾個娘兒們是害怕了嗎?怎麼縮成一團不敢上去比武?」

「你們乾脆全部一起上吧,我們劉大人可是天下無敵的!」

 

所謂的猛士,就是把榮譽看作比死還重要的死士,如今雖然心知上去比武幾乎不可能贏,但是如果不上去,那就比死還難看了。

於是為首的猛士大喝一聲:「呀喝!一起上!」

九個人分別從比武場地的圓圈外,不同方向跳入場中,有的出拳,有的伸腿,有的擒抱,有的亂抓,十八隻手腳漫天籠罩著在場中猿步繞圈,雙拳拍胸亂吼亂叫的參水猿。

雖然猛士們每個都使出了渾身絕活,參水猿卻更厲害,一下子伸腿拐倒一個,一下子拉住一條手臂來個過肩摔,突然間又像是背後長眼睛般向後一個掃堂腿,很快地場上只剩下四個猛士。

這幾個猛士知道單打獨鬥不是對手,一聲呼嘯,四個人同方向低矮著身子,擒抱住參水猿的腰部,齊聲「嘿咻!嘿咻!」用力推,因為只要將參水猿推到場外面就贏了,四個人合力推,任誰也頂不住這麼巨大的力量。

 

沒想到參水猿就頂住了,四個人齊力猛推,「嘿咻!嘿咻!」狂叫,參水猿叉著腰,輕鬆地看著低頭猛推他的四個猛士,眼睛環顧四方,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突然間他露出了詭譎的笑容,側身一閃,順勢推了一把,兩個猛士失去重心摔出圈外,剩下兩個他也如法炮製,終於比武場內只剩下參水猿站著,得意地繞著圈子對觀眾像隻大猩猩那樣搥胸叫囂。

 

「怎樣啊!我尊敬的大汗,這場摔角比武,我們劉大人可是以一對十,毫髮無傷全勝。」

梟解語得意洋洋地對著雙手抱頭懊惱萬分的始畢可汗笑道:「這下知道我們的厲害了吧?是否該乖乖把我們皇上放了,然後你們摸摸鼻子回你老家牧羊去呢?」

 

雖然知道自己失算了,始畢可汗卻一點也不想認輸,自己千辛萬苦趁這機會把漢人皇帝包圍在雁門關,如果甚麼都沒拿到就退兵,不是很吃虧嗎?

哼哼,所謂打賭,不管怎樣都還是有「翻臉不認帳」這個選項吧?

 

「哈哈哈!能跟本汗棋逢對手的,才有資格當本汗的閼氏嘛!」

「不過呢,妳們漢人常說,事不過三,我們這才比第一場而已,後面還有兩場呢!」始畢可汗又拍拍手,大聲問道:「本汗座下第一神射手何在?」

 

話音剛落,比武場邊一個身材矮小瘦削,帶著短弓,背上背著箭桶的獵人迅速來到始畢可汗座前。始畢可汗先是凝視了梟解語一下子,然後開口問道:「小姑娘,跟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突厥第一神射手。」

「要不要我們比上一比?」

 

「喔,本姑娘早猜到遲早要比射箭的,只是不曉得你要怎麼比?」梟解語隨手從後面突厥衛兵的箭桶中抽出一支箭,拿在手上當扇子敲著:「就我所知,當年長孫晟年輕時,曾經當著沙波略可汗的面,先是一箭射中百步外的銅錢,然後又是一箭同時射死兩隻飛在天上的大鵰。」

「如果要比這兩項,本姑娘隨時都可以奉陪!」

 

始畢可汗哈哈大笑,接過了左右遞上來的酒,喝了一大口,說道:「銅錢是死的,不會動;天上的雕,飛行的路線是可以被預測的;要比這兩項,本汗座下任何一位神箭手都可以做到。」

他頓了一下,要侍從將酒賞給眼前的突厥第一神射手:「但是,本汗座下第一神射手,『破野頭』,射箭的本事遠超過當年的長孫晟。」

「破野頭,就讓你來說說看要比賽射甚麼吧?」

 

趴伏在地上的破野頭領命,站起來說道:「啟稟大汗,如果說要比不定向,卻又難以預測的目標,那應該就是比賽射兔子。」

「我可以一次同時射中三隻在草叢中亂跑的兔子,不知道這個題目是否合意呢?」

 

始畢可汗沒回答,右手對著梟解語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等於是先徵詢她,看看這個題目對不對胃口?

 

連想都沒想,梟解語掩著嘴笑了一陣,然後正色回答:「同時射三隻在草叢中亂跑的兔子?這題目對本姑娘來說太簡單,為了避免大汗又賴帳,三隻兔子實在不夠看,我自願提升到十隻兔子,而且…」

 

梟解語故意賣了一個關子,始畢可汗苦笑了一下問道:「你們漢人講話真麻煩,一整句把話說完不是很好嗎?」

「好吧,『而且』甚麼,本汗洗耳恭聽。」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268)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50.驚呆突厥人的神射手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48.可汗的三個難題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