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9 06:00:00| 人氣42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48.可汗的三個難題

48.可汗的三個難題

 

作者: 冷擎

黎明時分三個人帶著五六個親兵啟程,接近中午的時候就遇到了巡邏的突厥部隊,並且被以漢人使節團的身分帶到了雁門關外始畢可汗的大帳外,等候始畢可汗接見。

一行人在始畢可汗的大帳外面罰站了一個多時辰,始畢可汗有意要讓漢人使節團感受一下突厥壯盛的軍容,每隔半個時辰就號令兩三萬騎兵繞著雁門關城池跑幾圈。幾萬匹駿馬高速而且整齊畫一地奔跑,剎那間黃沙滾滾,地動山搖,噴得幾個人滿臉黃沙不說,除了梟解語之外,其他人都沒見過這種陣仗,不自覺地膽怯起來,神情緊繃得像是要上斷頭台一樣。

畢竟梟解語是將軍家出身,幾萬人跑馬這種事情小時候看慣了。他爺爺楊素又以軍紀嚴苛著稱,士兵陣前只要退卻,就是株連整隊人一齊殺掉,所以這種冷酷在某些層面上也深藏在她的血液中。

 

「哈!解語妳還是來找我了!」什缽苾從很遠的地方騎著快馬來到大帳前,高興地跳下馬說道:「我就知道妳放心不下我!」

 

蛤?蠢牛你有沒有搞錯?

要不是現在有事情求你老爸,你講這種不要臉的話,本姑娘早就一拳捶在你肚子上了。

不過現在救出皇上要緊,蠢牛既然自己送上門來,那就得要好好利用這個工具人。

 

「你知道就好!」她嫣然一笑,綻放出美女的魅力:「但是啊,我大老遠來到這邊,卻被人當條狗扔在路邊罰站吃沙…」

「當初不知道是哪個人說自己在突厥的權勢要有多大就有多大,還說要烤幾十隻羊啊牛啊來給本姑娘辦一場風風光光的宴會…」

「唉,都別提了,說一套做一套的男人都不是甚麼好東西,你那點誠意餵狗吃都還不夠吶。」

數落完了,垂著長長的睫毛露出一副失望至極的表情。

 

需要知道,心上人的失望,對一個情竇初開的小男孩來說,比起被雷劈十次還要難受。

什缽苾見狀神經立刻繃得死緊,陪著笑臉搓著雙手說:「妳們是不是在等我父汗?這邊風大,沙塵多,不如我們先找一個營帳休息,等我父汗忙完了妳們再過來?」

說完,逕自一個一個會議室帳篷掀開查看,終於被他找到一個沒有人開會的帳篷,他拉開帳棚恭請一行人進去,同時吩咐立刻泡上好的馬奶茶過來招待客人,自己則是丟下一句「我現在就去請父汗接見你們!」,然後轉身快步跑了。

 

其實始畢可汗也沒甚麼事情,在大帳中飲酒作樂,遲遲不接見使者當然就是要給他們下馬威了。正吃喝著,什缽苾揭開帳篷衝了進來,跪倒在地上就拜,大叫說請父汗趕快召見唐國公李淵的使節,因為李淵集結重兵即將北上勤王,晚了可能會被李淵殺一個措手不及。

這哪算甚麼緊急軍情?

突厥在太原城的間諜才剛剛報告過,李淵仍待在太原城裏面天天吃喝玩樂,看樣子是想棄他們皇上不顧了。

蠢牛想的,當然是怕梟解語怪罪下來,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怕梟解語,只是這女人就是有一種氣勢,或這說白了就是一隻母老虎,讓人一時之間雙腿發軟不聽使喚。

 

「李淵??」

酒喝到一半的始畢可汗皺著眉頭哼了一聲故意說:「他是誰啊?沒聽過的無名小卒派甚麼使節團來?本汗還以為是漢人皇帝派來的使節呢!」

他連酒囊都不想放下,又喝了一大口,喝斥什缽苾道:「你這個傻小子,最大的缺點就是老實,聽那個使節團裡面的人講幾句話你就信了?」

「真是沒出息!」

 

話音剛落,始畢可汗的弟弟「俟利弗設」,時任突厥的左賢王,背後走出一個看似漢人的中年男子,跪在什缽苾後面說道:「大汗!請聽屬下一言!」

「這個李淵確實人不怎麼樣,出了名的優柔寡斷膽小怕事,但是他們家可是對我們突厥有大恩大德的啊!」

 

始畢可汗聽到這話並沒甚麼反應,只是突然一個突厥人打扮的漢族男子衝出來跪地上,嚇了他一跳,嗆了一口酒,不停咳嗽。等到緩過來了,他才指著這個漢人問:「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口出狂言?」

 

跪地上的人沒回答,反而是可汗的弟弟「俟利弗設」代他回答:「大汗,這個人漢人姓名叫做『趙德言』,在本王帳下的職位是『蘇尼』。本來是在李淵底下當官,因為不被重用跑來投靠我們。」

「大汗可別說區區一個李淵不要的小官有甚麼用?這人可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頂級謀臣呢!」

 

「喔?原來是左賢王的謀臣啊?」這個趙德言看起來也是一表人才,他剛才說甚麼來著?

「你剛才說,李淵對我們突厥有大恩大德?」

「這話怎麼說呢?我們突厥人恩怨分明,如果這李淵真的對我們有恩,那麼他的使節我們當然要見上一見,不然戰場上打起來,別人還說我忘恩負義呢!」

 

趙德言仍然趴在地下,繼續說道:「大汗還記得,大汗的父汗當年本來在突厥部落中受盡欺負,遭到步迦可汗攻打,幾乎要滅族的事情嗎?」

 

「這事情當然記得!」突厥人喜歡藉著傷疤展現自己的威猛,始畢可汗撩起了衣服讓大家看看刀疤:「我這身上幾處刀傷,就是在那時候留下的,怎麼會不記得?」

又說:「如今本汗之所以能稱霸各部落,就是因為12年前漢人將軍楊素打敗了步迦可汗,後來長孫晟又將步迦可汗所有歸降人馬都交給我父汗處置,才能壯大強盛的。」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質問趙德言:「但是這干李淵甚麼事情呢?」

「你要是胡亂牽扯,就算你是我弟弟的謀臣,一樣是要被抽鞭子逞罰!」

 

這個趙德言倒是沒有因此害怕,仍然鎮定自若回答:「後來長孫晟逝世之後,他的女兒最近許配給了李淵的二兒子,這關係要說是胡亂牽扯也可以…」

「但使節團裡面另外一個人,就是直接有關係了!」

說到這裡,趙德言停下來沒有繼續講下去,故意吊大家的胃口。

 

漢人這種講話方式可真的把始畢可汗逼急了,正要拍案叫他不要賣關子,趴在地上的什缽苾突然抬頭大聲說道:「父汗!我知道趙德言說的人是誰了!」

「他說的就是楊素的孫女,本名楊解語,她就在使節團裡面!」

真相這下子大白了,當年始畢可汗的父親啟民可汗走投無路的時候,是楊素率大軍打敗了對手步迦可汗,派部將長孫晟將步迦可汗的部眾都交給了啟民可汗,扶植啟民可汗壯大。

 

「呣…聽你們這樣分析,看起來這使節團的人員安排頗有玄機啊?」始畢可汗應該不知道,使節團是臨時湊成的,當然了,梟解語會來到突厥,也是誤打誤撞的。

「這樣吧!就找人去把他們帶過來,看在他們祖先的情面上,本汗先聽聽看李淵打的甚麼鬼主意?」

說罷,揮手叫侍衛去把自稱使節團的一行人帶過來。什缽苾想要在梟解語面前搶功勞,也跟著溜了出去,跑在侍衛前面把事情跟大家說明了。

聽完了蠢牛的說明,一行人覺得心裡面七上八下的吊桶終於沒有晃得那麼厲害了,如果梟解語的爺爺,還有長孫的爹爹對突厥有恩,那麼看在上一代天大的人情上,始畢可汗好歹也應該退避三舍,讓困在雁門關裡面斷水斷糧的皇上全身而退才對。

 

進到始畢可汗的大帳裡面,三個人只是行了軍禮,然後垂手聽候可汗的吩咐。始畢可汗招呼左右賜酒,先喝了幾輪之後,才哈哈大笑對著梟解語說:「剛才趙德言說,妳爺爺對我突厥有恩…呣…但本汗認為,按照妳們漢人說的,一碼歸一碼來談比較合適。」

說著又喝了一口,用袖子擦擦鬍子上沾到的酒水,繼續說:「這樣吧,基於上一代的情分,妳們就給本汗一個說法,有道理本汗就放了妳們皇上,沒道理的話,大家繼續喝酒,就當三位是客人,先待幾個月再回去。」

 

梟解語並不怕始畢可汗的威嚴與陣仗,奸笑著正要回答,不料劉文靜把她拉在自己背後,朗聲對始畢可汗說:「尊敬的大汗,本使知道大汗是為了報臣子被冤殺的仇,所以把我朝皇帝圍困在雁門關城內想討個說法。」

「只是說,本使替大汗想了想,固然為了臣子報仇是個道理,但是如今唐國公重兵集結在太原,而且天下兵馬都陸續趕過來,雙方要是真的打起來,先不說勝負,彼此都有難免傷亡。」

「是不是這樣,本使代替唐國公給大汗一個提議,先放了皇上,回頭金銀瑪瑙,珍珠翡翠等等,送滿滿一百車過來都沒問題。」他停了一下,接著問:「大汗覺得這個提案怎樣?不打仗,不傷和氣,大汗滿載而歸。」

 

其實舉著幫自己臣子報仇的旗號突襲包圍皇上,只是心裡面不滿的導火線。長期以來最大的不滿,就是之前皇上故意不將公主許配給他,而是想要許配給始畢可汗的弟弟,這陰謀想也知道,不就是想挑撥兄弟倆人撕破臉對決嗎?

後來這個和親搞砸了,也沒有繼續下去,但是這個臉丟大了,始畢可汗終身引以為恥。

 

可別說討個漢人公主當老婆有甚麼了不起,那可是天大了不起的榮耀!!

看看始畢可汗的兒子什缽苾成天想著這件事情,就知道有個公主當老婆是多麼光彩的事情啊!

 

不過呢,現在始畢可汗不是沒有公主老婆,還真的有一個,叫義成公主,是老爸啟民可汗的閼氏,自己的後媽。

老爸死了,後媽就變自己的老婆,這是突厥的習俗。

只是這個後媽年老珠黃了,始畢可汗覺得自己的功業大過父親啟民可汗,漢人皇帝應該許配一門更好的婚事才對。

 

需要知道,啟民可汗當年像隻喪家犬,落水狗,在漠北被突厥各部落輪番痛揍,只能待在長城邊上忍氣吞聲。始畢可汗接手家業之後,勵精圖治,終於有了現在這番局面。沒想到漢人皇帝還是小看我,那大家就來試試看,看誰兵強馬壯?

 

也就因此,臨時起意帶兵殺入雁門關,把皇帝團團圍困在關內。

如今使臣說,可以用幾百車的金銀財寶換他們皇上一條命…

這生意聽起來可以做啊?

似乎挺划算的…但就是和親這件事情,沒能討個漢人公主,心裡面就有缺憾。

想著想著,眼光飄到了梟解語身上,覺得這小女孩姿色動人,朝氣蓬勃,更何況是恩人的後代…

舔了舔嘴唇,其實這個小美女留下來當老婆也很好…。

 

嗯…幾百車珠寶加這個女孩,值!

太值得了!

 

疑?

怎麼會突然間感覺到像是背上被扔進了一堆冰塊,全身起了一陣劇烈的寒顫,梟解語捕捉到了始畢可汗那雙色瞇瞇的眼睛,心裡面大概明白了一切。

看來蠢牛父子都是一個樣子,有其父必有其子。

但這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郡主從小就被訓練著,要承受一整個郡幾萬個男人流著口水色瞇瞇的眼光…。

 

觀察可汗的表情,劉文靜研判認為,自己提議用幾百車珠寶來換皇上的性命,應該真的打動了可汗。

不料,始畢可汗色色地上下打量了梟解語一陣,開口說:「劉特使,你這個用珠寶換皇上性命的提議很不錯,很對本汗的胃口。可是呢…這可能還不夠…。」

一邊說一邊對左賢王努嘴,眼光不停地飄移到梟解語身上,暗示著這個女人也要加入條件裡面。

 

「對!還不夠!」

左賢王一開始有點沒弄清楚狀況,後面趙德言悄悄上來附耳說了幾句話,他才恍然大悟,站出來對著劉文靜大聲說道:「當年你們皇上用和親的幌子欺騙我們,這口氣本王就吞不下去。」

一面說,一面張牙舞爪地指著站在劉文靜斜後方的梟解語:「這個女的,不就正好是我們突厥恩人的孫女嗎?留她下來當我們突厥人的閼氏豈不就是長生天的恩賜嗎?」

始畢可汗滿意地點頭,旁邊的什缽苾也沒想清楚,覺得只要梟解語留下來就好,當了父王的閼氏,父王死了自己就可以順理成章繼承下來,同樣也是滿意地猛點頭。

 

唉喔!一整排的蠢牛這種笑話竟然還真的發生了。

對本姑娘有意思是可以接受的,看著本姑娘的絕世容顏時眼神噴火也是可以原諒的,但是自作主張把本姑娘當貨物來交易,這點絕對不被允許!!

「慢著!你們這些人真是色膽包天,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甚麼模樣?」

 

強烈的郡主氣場震得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左賢王與始畢可汗甚至不自覺地彎曲著右手擋在自己臉前,深怕梟解語下一秒就會撲上來咬人那樣。

站到大帳正中央的梟解語做了一個潑婦罵街的茶壺姿勢,手指著左賢王繼續說道:「你們就為了一點點小事情把我朝皇上圍困在這邊,唐國公是念在舊情不想與你們兵戎相見,特別派我們來談和。」

「不想退兵,我們就在戰場上相見,現在有金銀財寶不拿,到時候被我軍打敗,損兵折將不說,連金銀財寶都沒有!」

「機會只有這一次,要還是不要?你們想清楚!」這句話出口,又讓全部人目瞪口呆,左賢王還因此倒退了兩三步。

 

劉文靜還真沒想到梟解語一上場就來硬的,正想上前打圓場,沒想到左賢王惱羞成怒,衝上前來大罵道:「你這個不明事理的女人,少在這邊虛張聲勢!」

「妳要知道,妳們皇上現在就是隻甕裡面的鱉,只要我們輕輕這麼一捏,他就要一命嗚呼了。我還真不懂,妳有甚麼底氣在這邊囂張呢?」

「講這種話不怕我們馬上攻打雁門關,把妳們皇上殺了?」

 

好啊,本姑娘最擅長的就是鬥嘴,來就來啊,誰怕誰?

「哼哼!你是左賢王吧?講話大聲只是想掩蓋你的心虛吧?」梟解語火力全開:「你們要真的有實力攻破雁門關,早就攻打了。三歲小孩都知道,你們這些人還在這邊,不就是想向我們皇上討糖果吃嗎?」

冷笑幾聲之後,轉身對始畢可汗說道:「大汗,兵強馬壯口說無憑,不如現場來較量看看,你們要是輸了,就立馬放了我們皇上!」

「要是大汗不敢比試,認輸也無妨,就讓大漠的各部落看大汗笑話吧!」

這幾句激將法雖然是老套,始畢可汗也清楚不能落入陷阱,但是眼前這幾個人怎麼看都是肉腳-一個瘦弱的道士,一個豆蔻年華的少女,還有一個雖然看起來勇猛,但應該只是個普通將軍。

不用數學計算,真正誰在虛張聲勢,實在太明白了!

 

先是愣了一下,始畢可汗盤算之後自覺摸清梟解語的激將法,認定她就是怕自己真的同意現場較量才搶先刺激自己,因此決定將計就計,讓自己想要的這個女人心服口服。他昂然抬頭直視梟解語,用迎戰的語氣笑道:「好!好!就是這麼剽悍的閼氏,本汗才覺得夠勁,我們突厥要是女人個個像這樣,揚威大漠還有何難?」

他環顧左右,懸賞道:「哪幾位勇士願意為本汗當前鋒,與唐國公的使臣代表來場摔角競技呢?贏的本汗重重有賞!」

話聲一落,刷地一整排高大健壯的突厥勇士站了出來,紛紛摩拳擦掌想要搶頭功。

 

看到梟解語終於把事情鬧大了,心裡面著急,劉文靜又一把拉住梟解語,急著嘮叨道:「解語,妳看妳把事情鬧成這樣子…妳看那一整排的突厥勇士,哪一個我們打得過?」

「要是打輸了,沒辦法救出皇上不說,連妳也要賠在這裡,不能回中原了,妳知道嗎?」

 

梟解語耐著性子回答道:「表舅,你就別擔心了,眼前這一整排突厥勇士我還看不上眼呢!」

她接著又稍微退了一兩步,繞著正在惱怒又不好發作的劉文靜打量了一下,不懷好意笑著說道:「表舅,這第一場摔角比試,我看你是我們一群人中最強壯的,那些個突厥勇士就麻煩你了!」

「歹話可先說在前面,要是打輸了,你手腳被打斷了不說,咱們皇上沒救出來,那可是表舅你的責任喔!」

 

什麼?!

「妳這不是推表舅上斷頭台嗎?」

「胡鬧也不能是這種程度吧!」

看著那一整排強壯的突厥勇士,隨便一個都可以把自己整死,劉文靜既絕望又悲憤地抗議。

慘的是,抗議無效。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423)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49.天旋地轉斷頸殺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47.放飛或是鎖起來,哪一個才是愛情?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