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03-02 04:49:14| 人氣43,116|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原來是神經衰弱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今天終於去看了醫生,仁愛醫院有名的神經內科主任。原來腦鳴是神經衰弱的症狀之一!

這回我總算是見識到什麼叫名醫。下午兩點半掛號,初診的我掛到的是174號,到診間問了護士小姐,她叫我晚上七點再去,還特別叮嚀不可遲到。我逛在大安路上,偷個空給自己買了件衣服。進公司做完事情後,6:40pm我又到了醫院,一看才輪到77號而已;小姐說,那你再過兩個小時再來吧!我於是又逛去買了件長褲、吃了個飯、回家加件大衣換騎摩托車,8:30pm三到醫院,哇!只輪到128號。我於是晃回公司拿忘了帶回家的那件新衣服,四回醫院時是9:05pm,醫院大廳的燈都已經熄了。神內終於已是155號,一問之下在我前面只剩下兩位病人,我這才坐下來等。

原來我已經是今天最後一個病人了(而且還是第一次來看這位醫生的初診病人喔),當我拿著單子去批價領藥時已是9:35pm,只見櫃台和藥局各只剩兩位員工焦急地問我:後面還有沒有人?實在很心疼也感謝這些人為了耐心給病人提供醫療服務,而搞得這麼晚才下班(想想看,診間醫生護士、櫃台兩人、藥局兩人,一共至少六個人在為晚上八點以後的幾位病人服務)。

總之,看病的結果,醫生說我是「典型的神經衰弱」。

一坐下來就跟醫生說我其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看神經內科的,我的問題是腦鳴。他問我幾歲、結婚沒、幾個小孩、小孩多大,我說快八個月了,還在餵母奶。他笑笑說噢,晚婚是吧。再問我職業,我先只是含糊說跟電腦有關。

他問,什麼時間比較明顯腦鳴?早上?晚上?這可把我問住了,想了半天,只答得出「大概是覺得累的時候比較明顯吧!」他說,是不是忙起來就不鳴了呢?又把我問住了,不過好像是如此吧!至少,忙的時候比較不會注意「傾聽」得到自己腦子裏嗡嗡嗡不停的聲音吧!

他再問,左邊比較響還是右邊比較響?我感受了一下,回答是「響聲聚集在中間」。醫生又問,最近是不是體重減輕很多?(是的。)睡得好不好?我據實以答:睡眠很短,晚上睡三四個小時就醒了,再來頂多是下午會不支睡著大概一兩個小時。

於是他就說了:妳這是典型的神經衰弱。壓力大的時候很容易發生的。不過妳在餵母奶,我不能給妳開藥,因為會循環進乳汁的。妳有沒有可能一段時間先不餵奶呢?(嗯,不太可能。)

我有點驚訝,跟他說,這就是神經衰弱嗎?可是我沒有心情不好,也並不十分覺得工作壓力很大呀!

醫生沒有正面回答,倒是再繼續問我先生是做什麼職業的?我又含糊說跟電腦有關,然後想可能應該回答得specific一點,就老實了點,說他是業務方面、我是媒體方面。

哪家媒體?醫生問。網路媒體啦。我不情願地回答。只見醫生在診斷的一串英文旁邊慎重地用中文寫下「網路」兩個字,我突然意識到這情況有點好笑,身在網路業在這個時刻可能是一件「高焦慮度」的事罷?牽涉到很大的風險似的,所以從事網路相關工作的人,搞不好是應該在病歷上特別註明一下也不一定。哈哈哈!

這麼一想心情又更輕快了些。

醫生按了按我喉嚨兩側說是應該沒有甲狀腺問題,又叫我把兩手伸直、眼睛閉上;這個小測驗(應該是關於穩定性、有沒有顫抖...之類的吧?!)我似乎也沒什麼問題;他又再拿一支音叉試試我左右耳,聽力也沒什麼問題。

嗯,妳這是典型的神經衰弱。他好像又說了一次。我順便請他看了一下遲遲沒好的右邊媽媽手,他拿小槌子敲了一下可能是看反射動作正不正常,告訴我要常熱敷。

開藥了,醫生說,那就等妳餵母奶告一段落,如果還腦鳴的話,再來看門診開藥罷。妳的手我就給妳開擦的藥。

我再問,那這樣我應該注意什麼放鬆身心、減低壓力、改變生活方式之類的嗎?醫生說,其實忙起來就不會腦鳴了。也沒正面回答我是不是可以藉著自我調整身心作息狀況而改善腦鳴的情節。

不過,至此我已經覺得很輕鬆了,神經衰弱而已嘛,好像沒什麼嚴重的問題,所以也就神情愉快地起身道謝,走人了。

原來,原來,當人的情緒並沒有負面狀況的時候,當一個人基本上還是覺得愉快、有活力、想法及態度都相當積極正面的時候,也是有可能神經衰弱的啊!所以這應該叫做單純的生理問題吧,而不是我從小比較關注的「身心症」。我還以為一定是心理影響生理,才會出現神經衰弱、精神官能症之類的毛病呢!可見,我被自己的不正確保健觀念誤導了許久。

不知道這是不是我們整個社會都相當流行的錯誤保健觀念呢?

(像現在,近12點才跟著我那精力充沛的兒子一起睡著的我,2:30am就醒來了並開始寫這篇紀錄。這次我可記得很清楚:剛醒來時腦鳴還很大聲,但現在紀錄得差不多了,心情也跟著再一次經歷了由緊張懸念到釋然放鬆的過程,所以此刻的腦鳴已經「音量」降低很多了。)
(這是不是表示,我越放鬆、腦鳴就會越輕微?)
(再加上醫生說,忙起來的時候腦鳴也會比較輕微。所以平均起來我一天之中能擺脫腦鳴困擾的時間比例,應該蠻大的嘛!哈哈哈!)



後記:

這次會開始注意到腦鳴的問題,翻查一下隨手到處記的日記後發現,應該是2月2日左右開始的吧!那時候我有點感冒,又例假,又去看國際書展(經歷著對我來說很困難的「算計金錢」的過程),於是在一封給友人的email中抱怨著頭痛及精神不濟。一週後公司有個破天荒的整天教育訓練的行程,那個晚上回到家時我明顯到不行地感覺到「大腦被破開成四半」的一種頭痛法,脹脹的,好像傷口腫起來的那種感覺。「我的大腦被人縱橫切了兩刀,從左右半腦間的胼胝體切開、再橫切一刀讓左右半腦都各變成兩個quarter」。聽起來真神奇的樣子,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次會有這麼明顯的感覺,實在是太具體的痛法了,生平第一遭!

之後就常常嚷嚷著頭痛,而伴隨著頭痛,才慢慢意識到腦子裏ㄥㄥㄥ的高頻率響個不停。

至於為什麼我會認為是腦鳴而非耳鳴,是因為那種聲音是環繞在腦子深處,而且蠻集中在腦頂門處的,不是像耳鳴你會比較明確覺得音源是在腦子外圍的耳室裏。

如果你也有腦鳴的經驗,就會知道那種好像不請自來的陌生人硬要闖入你家裏生活起居的空間裏賴著不走一樣的、擾人的感覺,除非你是神經很大條的人(我常常用神經大條來簡單地形容自己,但自己實在深知自己在某些向度是極為敏感的,例如聽覺,以及整體感受力),否則要忽視那種盤踞不去的「聲音」,委實是不容易的。

那麼,也有腦鳴問題的你,如果沒有像我一樣正在哺餵母奶的情形的話,我建議你可以去看神經內科喲!反正只是聽起來應該不怎麼嚴重的神精衰弱而已,如果吃藥是有幫助的話,我們何苦自己單打獨鬥地對付那個不請自來的「山賊腦鳴聲」呢?


stone
4:15am, Fri 2001/03/02

台長: stone
人氣(43,116) | 回應(5)|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我自己 |
此分類下一篇:災後心靈治療
此分類上一篇:我愛你如暖夏微風

(悄悄話)
2013-12-10 16:51:30
雪莉
請問是否可以告知你看的是哪位醫生呢?
2014-03-26 20:13:37
版主回應
抱歉,事隔多年,我還真想不起來是掛了哪位醫生呢~
不過我個性大而化之,並沒有特別挑選醫生,只是依據我個人時間的便利性而掛號。
當時應該是去台北市立仁愛醫院看門診。
2014-03-27 19:51:07
(悄悄話)
2017-08-16 19:35:30
aaa
請問你腦鳴最後好了嗎?
2018-11-01 19:04:29
版主回應
好像還是沒有欸,因為到現在我還是每天耳鳴啊,只是可能我習慣它了吧!就沒像剛開始注意到這問題時覺得那麼疑惑、擔心瞎想、搞得心理上緊張兮兮覺得很嚴重。就是一個神經比那時候放鬆了很多的狀態啦~
2018-11-01 23:29:13
aaa
建議妳可以到台北市光復南路555號的春田診所找李平醫師 他是名醫很多人找他求診 我也是 不過沒有健保 是自費的 他的診所沒有在網路上打廣告 不過還是很多人去
2018-11-06 22:21:31
版主回應
好的,謝謝您! ^_^
2018-11-08 20:29:2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