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6 01:44:13 | 人氣(37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消失的頂樓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或許每一個學校都應該有一個地方,那是隸屬教學領域,但教育體制所無法觸碰的空間。

有時那是個人預定的私密墓園,可以等你死後再叫親人把你骨灰偷偷撒在校園的某處,在那曾陪你走過青春的流失背景;又或者,那是一個被稱之為充電室的掃帚櫃,想哭的話,就躲進裡頭躲進孤獨躲進沒有異樣目光的黑暗中,不過要小心煞風景的蚊子。

更多時候,那不只是一個人所擁有的資產,而是對一群人來說,儼然是個秘密基地似的存在。就像是,在樓上隔壁的洗手間左邊數來第二間廁所,據說是校園古惑仔的地盤,三四個人聚在一間小小個廁所裡,間或響起擦打火機的聲音與迴盪的細碎耳語,於是菸味彌漫而出,反正在教官來之前總會有人通知他們。另一方面,也曾有人流傳過這是一群正值血氣的年輕人,暗中一較長短的地方。


然而,可惜的是,這種地方於我而言是不存在的了。

並非不需要一個這樣的地方,也不能說是沒想過要找一個地方可以避著讓人們找不著,只怪校園裡沒有這個地方,至少對我而言不曾有過。結論就是,絲毫躲不掉整個教育體制的存在,即使我嘗試逃離嘗試追尋,整個機制卻運轉依舊,沒被吞噬,卻仍深陷其中。


想起日本校園卡通裡,常會有校舍大樓屋頂的場景,我最想要的地點大概就是那樣。不過,偏偏我待的學校缺少這樣的場景。想到卡通情節中,鏡頭往往先是一段向上攀爬的樓梯,樓梯的盡頭是有光芒自窗口灑落的門扉,轉開門把,隨即一陣強光湧來,再睜開眼睛,便是一片靠近藍天的遼闊平臺。


於此場景,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的。
會有像鬼塚一樣的老師站在欄杆旁吐著一個又一個的菸圈,又抑是不良少年們喧嘩地打著牌,在我走進來時稍稍瞪我一下;也可能是一位憂鬱的少年站在未加裝扶手的樓頂邊緣,預想墜落時飛翔似的灑脫,儘管影片裡縱身而下的總是手挽著手的蝴蝶。

最好的情況是一個人都沒有,只剩我的鞋底在地磚上敲出最接近宇宙的踅音。


佇足在日劇場景裡上演著荒唐的歲月,我深切地逃離所有的對錯是非。雲影飄浮在緻密的大氣底層,如海獸浮動如人魚化作的泡影;讓陽光無瑕地曬亮每一寸晃動的空間方塊,時光即刻凍結。

此時,世界被稀釋得如此寧靜,而我爬上更高的平臺,瞭望,彷彿試圖搜羅星辰的摘星者,在彌漫的陽光裡辨認自己所尋找的幽微光芒。感受地板磁磚隱隱溫熱我的背脊,在躺下身後,視野中就僅是光芒湛藍湛藍光芒,叫人感到好疲倦好疲倦,卻又捨不得就此闔上雙眼。


因為我還在等待著,依然在等待著。等待著那樣一個地方,猶如被全世界都遺棄的地方。灼燙陽光底下,躺在白得刺眼的地磚上,當一落陰影飄移而來,彷彿饑餓的海獸詭譎地靠近,而世界就要開始無端模糊起來。


我瞇著雙眼,從自己搭築的夢境中輾轉清醒。

幻想在那消失的頂樓,不存在的空間裡,燦爛的光芒─將你的影子如焦疤似烙印在我身上─散落下來,而你是耀眼的星辰。我這麼幻想著,在那消失的頂樓上。


你是我奔出光之邊境都無法觸及的耀眼星辰。



台長: Richard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37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臨海隘口 Notch |
此分類下一篇:迴轉愛情
此分類上一篇:荒謬的牆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