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連假3天2夜訪大小金門 《牠》第二集比首集更恐怖如何在股市上創造驚人財富 袁艾菲剪去4年長髮 清...
2005-10-01 09:48:49 | 人氣(71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夜鷺(小小說)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啊、啊、啊」,那粗啞的叫聲,像是寄居在體內的一種魔,不停在心上蓄滿失望、矛盾、破滅的音流,是夜鹭嗎?小時候,妳總誤以為,那是討厭的烏鴉,而母親說:「那是暗光鳥。」妳翻開鳥類圖鑑,書中寫著:「暗光鳥總晝伏夜出,黃昏後到水田、河邊、溪畔或魚池覓食。」、「發紅的雙眼,像睡眠不足的考生。」

昨夜沒睡。妳眼睛佈滿殷紅的血絲,在極度昏濛與疲憊的邊緣,企圖找尋一點清醒。是不是該好好睡一下?!後天,就是面臨生死交關的時刻。這麼多日子以來,妳不停熬夜,告訴自己,第三年了,不能再考不上了。

終於,妳趴在桌上,不由自主大哭了起來。「爲什麼要過這種生活?!爲什麼?!」彷彿是久日鬱積的情緒,終於得到紓解,緊繃的神經,猝然放鬆了,恍恍惚惚,你走入了似夢似幻的邊緣。



「 穿外有蟬,銳利的蟬聲,幾乎要刮破整個夏季;窗外那株木麻黃,彷彿在睥睨妳的無能。
太陽穴正隱隱作痛,妳額上的汗,如蠕動的毛蟲,不斷流淌而下。熟悉的場景,熟悉的情境,密密麻麻的文字,像蟻群,不斷在眼前奔逃流竄,而字追逐字,一絲一絲的,在心底,牽扯成一團團糾結不清、複雜紊亂的綿線。
四題申論題,有三題不會。繼之而來的,是一片片斑駁、龜裂、頹圮、斷簡殘骸的記憶,那是排山倒海、漫天翻飛、無邊無際的沮喪,一種不可自拔的沉溺。
『有一隻毛毛蟲,爬到妳的考卷上。』大學的阿珠忽然這麼說;專科的小燕,坐在妳身旁,不停的對妳訕笑;小學的阿芳,正拿起妳的考卷,當起魔毯,帶領妳飛越另一個時光隧道;中學的導師,執起教鞭,在後面追趕著妳..... . 妳迷失在錯亂的時空座標裡。 」



猛然,妳驚醒,對夢魘,還心有餘悸。妳最怕做考試的夢了,而幼時,對毛毛蟲的懼怕,彷彿與生俱來。那黑色、細長而柔軟的身體,一個環節,圈著一個環節,令妳毛骨悚然。自小在鄉村長大,滿花園都是毛蟲,童年的妳,不知殘忍為何物,總與好友親自淹死、弄死一隻隻毛蟲。因為太過恐懼,所以提早毀滅、悖離。

從小,妳最大的敗筆,是面對恐怖的X與Y,數學證明題。這種愚騃,像人生的一種銘印。縱然,花了龐大的補習費,卻不會精密的,在一張考試卷上,得到一個滿意的分數,妳總是太早交卷,或是棄甲投降,如妳的人生,既不懂得投資報酬,亦不懂得老謀深算。

「又擱作暗光鳥啊!早跟妳說要早睡早起,從以前讀書就養成這種壞習慣。」母親半夜起來上廁所,看到妳正在房間裡,整理凌亂的講義。大學時候,妳總在白天冗長的昏睡,等到期中考、期末考來臨,就可以熬整夜不睡覺,還可以贏得不錯的成績。走上中文這條路,以為,可以從此擺脫,與數學搏鬥的夢魘,可以從此覆蓋,那醜陋的瘡疤。

但,畢業後,妳彷彿罹患職場恐懼症。一次一次的工作挫敗,令敏感的妳,開始有了人際關係的疏離、厭倦職場的爭鬥之感。

「早叫妳考公家機關了,我告訴妳,妳這種個性遺傳妳爸,就是不適合在私人公司上班啦!」母親不斷耳提面命。「妳要面對現實,面對人生!爸爸當初在社會上總是得罪主管。」現實是什麼,人生是什麼?通過國家考試?得到一張長期飯票?從此隨波逐流?

「爲什麼?!爲什麼要讀這些令人討厭的東西。」妳遠離文字、攝影幾年了,整整三年了,這些根本不是妳想要閱讀的,根本不是!!快考試了,犧牲三年的寫作、攝影,放棄戀愛,放棄工作賺錢,放棄社會磨練,換來一個安穩的工作,難道,真是妳想要的嗎?!萬一考不上呢?妳付諸的精神與體力,和所得到的投資報酬率,強烈的不成正比。妳知道,自己不年輕了。

是夜鹭嗎?妳開窗,遙望河邊的鳥影,想起學生時代,男友拿著望眼鏡,揹著攝影器材,帶妳去七股找尋,黑面琵鷺的蹤影。那些歲月,不能回轉。

冽冽的風,令妳全身一陣痙攣,因為妳知道,妳的未來,不知還有多少的試。

台長: 李馥(Dumpling Lee)
人氣(71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小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現代詩認同卡(小小說)
此分類上一篇:髮色(小小說)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