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gen全系列出清特賣 花小錢就能成功載妹出遊去台灣50的傻瓜投資術 iKON隊長覺得很孤單...
2005-06-22 13:28:05 | 人氣(1,30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封緘的天堂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他一進門總是先衝洗手間,所以,請妳先幫我點餐,我看著他。」陳教授說。

我依言點餐,回到座位。我想起十年前一部膾炙人口的電影,是由達斯汀霍夫曼飾演的「雨人」,他擁有數字方面的天份。那麼,小言也同樣有繪畫天份,只是,他在他的象牙塔裡,咀嚼自己的歡樂悲傷,當他走進幽暗的祕境時,他是否會看到一盞燈,為他點燃光亮。

我坐靠窗的位子,窗外的藍天,飄著幾朵白雲,其中一朵,就像奔跑的史奴比。要是以小言的筆,一定能彩繪出他心中屬於紅的、橙的、綠的,那些繽紛多彩,不帶世俗菌塵,不為人為價值所囿,最美的天空。

陳教授帶著看來滿頭大汗的小言,坐在我面前,並替他擦拭額頭。
「他總是喜歡洗臉,每次連頭髮都洗得濕濕的。」
「你昨天帶他去爬山,他一定很興奮。」我岔開了話題。
「是啊!他很喜歡大自然。」

小言跟往常一樣,低著頭,重複不停的撕著桌上的衛生紙,一絲一絲的紙,圍成一團一團紙花,自得其樂的陶醉在他的世界裡。

我夾了一塊蜜汁排骨,放到小言的碟子。小言空洞的眼神像一座冰山,無視於我對他熱切的關懷。
「小言,別玩了。」陳教授示意要小言快點吃飯。
「真謝謝老師幫忙,讓我這次研究所甄試順利考上。」看著小言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我才回歸正題。

「那也是妳論文寫得好,還有妳每次都小言,陪他畫畫、拼圖,瀞欣(師母)頻頻向我誇獎妳。對了,還記得妳大一時,刊在校刊那首詩嗎?陳教授唸出那首短詩:

我是一架
被歲月封緘的鋼琴
日以繼夜的等待
一雙手
來吻醒
我心中的天堂

「你怎麼還記得?那是我青澀之作。」我雖感動於陳教授的細心,但對當時的少女情懷及不成熟穉嫩之作,還是有一絲赧然。

「那天我整理家裡那一堆看不完的舊書,忽然去翻到妳這首詩,不知怎麼地,就想到了小言,那天我看到一篇關於自閉症兒童的報導,那作者形容,自閉症患者就像缺了一把心靈的音叉,不需要人際脈動的震波來盪起生命的波浪。」

陳教授這番話,讓我想起小學一年級時,連去福利社買麵包都不敢,還要跑到隔壁棟姐姐的教室去叫姐姐幫我買,同學笑稱我是自閉兒。成長了之後,雖然朋友多了,視野變廣,但有時還是會有懼於人際關係的紛紛擾擾,反而在孤獨之中,找到一種釋放的自由。

「我想,鋼琴也許在寫妳自己,但我卻覺得小言就像那架鋼琴,而那雙手,就是他的畫,所以,我希望他是快樂的,我也相信,那就是他心中的天堂。」
「那雙手,也可以說是你和師母呢!彈鋼琴,如果沒有左、右手的配合,哪能彈出美妙的音樂呢?」
「雖然妳這是一種恭維,不過,倒是很多人告訴我,小言其實很幸運,能有你們這對父母。」
窗外的陽光,如貓足,輕輕巧巧的踱在小言手上,我忽然想起,19歲那年,我迷戀一個民歌手,迷戀到近乎自閉的時候。那一年,在茶坊裡,他唱著那首Tears in heaven,並告訴我,這是吉他之神艾力克萊普頓思念亡子之作,在那個善感多愁的年紀,我爲這首歌感動許久,耳邊總不時想起這樣的旋律:

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it be the s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也許,對陳教授來說,他與艾力克萊普的情況並不同,但他們同樣冀盼孩子心在天堂,我沒有向陳教授提起這首歌,不過,他一定會喜歡的,我想。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李馥(Dumpling Lee)
人氣(1,30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小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現代詩基本檢測
此分類上一篇:遺忘藥丸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