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4 10:00:00| 人氣612|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三生三世枕上書》觀後感(八)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你不是她,靈梳台那一天我就發現了,你看我的眼神、跟我說過的話、阿蘭若不會是這樣,就連那日我同你決裂的反應,也不是阿蘭若,就算你寫得出二十封一模一樣的書信,就算你找來了文恬,你也不是她!」沉曄雖醉酒卻明白跟鳳九說!

 

 「我看你是喝多了!」
「你……你不是阿蘭若,我們之間什麼可能都有,路人、仇人、敵人或者其他,但唯獨沒有這種可能!絕不可能有……絕不可能有……不可能……」沉曄懊惱難過地的說著!

 

「那種可能?」鳳九問道!
「你說……你曾經說過,也許是我真心喜歡你,也許我真心作弄你!」
然後帝君看到沉曄欲摸鳳九的臉,帝君看到立「劈」暈沉曄!




鳳九和帝君回到鳳九住處,鳳九生氣帝君不分青紅皂白一掌劈暈沉曄!

「可是他喝醉酒,不僅僅是因為我!」
「那是為何?」
「因為他知道我不是阿蘭若!」
「喔!」
「他記得阿蘭若的每一句話!他記得阿蘭若在意的每一件事情!所以不管我怎麼演,都不可能瞞得過他! 

 

我覺得當鳳九和帝君說這些話,我想帝君已猜到造夢者即是沉曄,原因無他,若只是夢中人,才不會察覺他在夢中,故不會了解箇中差異,唯有原是夢中人現在又成「局外人」,才可能知道事情發展的不同,如原是當事人的「沉曄」以及「蘇陌葉」二人!所以帝君那一聲「喔」,以及略略省思後,這造夢之人即是沉曄的答應就浮現出來(造夢之人不會是蘇陌葉,是因為他是連宋請他過來!)!帝君也才在造出小型妙華鏡時,就跟蘇陌葉說,他推斷造夢者即是沉曄!





比翼鳥族的「學生制服」也是紅色

不知道眾仙們是否想過?阿蘭若是喜歡紅色衣服,而比翼鳥族的「學生制服」也是紅色的,記得橘諾在45集中是這麼形容阿蘭若「活得無拘無束,死也死得轟轟烈烈!」因為無法窺視梵音谷2百年前的校園生活,無從得知這是巧合?還是橘諾要比翼鳥族人要學習阿蘭若的胸懷及氣度,但感覺也不是不無可能! 











帝君關的門


沉曄從另一個門或窗看到帝君及小白恩愛的畫面


翌日一早,帝君就搬行囊要同小白同住,其實應了小白想在夢裡繼續相愛外,背後的原因當屬渺落可在阿蘭若之夢中來去自如,為了就近保護小白及紅氣!因為渺落已烙下狠話「元神紅氣不回,我……絕不死心!……早晚我會奪回屬於我自己的東西!」所以帝君必須時時刻刻保護小白,也因為顧慮鳳九的矜持,所以同房不同榻!












再來談一下圓房前的風暴吧!為了彌補犬因獸這一段,所以在河邊演了一齣戲,來逼沉曄表白,但這段有點白演了,因為兩人都在演戲,非真正的夢中之人,不過也因為這段,讓帝君整個大吃醋,才有後來的桶咚、圓房及紫薯餅等!只是帝君泡澡戲碼,帝君沉入水中,明擺著就是要引鳳九進來,帝君才能一把抓起鳳九一起洗鴛鴦浴,只是鳳九妳吻了帝君一下,然後鑽入水中,想問一下鳳九,這水下的一切不就全看光光了!這樣就更難不吃紫薯餅耶! 



是說帝君您是故意的吧!這是您老人家淋了一下午想到的辦法吧!這躺下去來個180度轉身,來個面對面小白,不就是要讓小白知道或同情您嗎?那怕小白跟您說您躺錯了床,你也只是略略並敷衍看了一下,完全沒有要換床的意思,這就是一種司馬昭之心啊!
 



至於紫薯餅,我是不知道有何典故?但我卻有個同音的想法,若紫薯餅裡頭有包芋泥,不就是叫做「紫薯芋泥」嗎?頗有「只屬於你」的妙!但這只是我瞎說,不成氣候、不成氣候!


帝君是醋筒,小白及帝君躺在帝君的床上看魚、看荷花!


帝君的床已不見了,所以同床已經過4封信的時間了!


仔細看,蘇陌葉要寄給帝君時其實只有4摺


到帝君桌上又4摺再對摺了!



許多觀眾覺得圓房只是蓋一下被子,太過省略了,許多戲迷看到這裡很需要腦補,才能平一下怨懟,但現在跟大家說一件事,不用腦補,大家可能會開心的事,在47集中,有沒有什麼新發現,對,少了帝君的床了,帝君和小白已同床同榻了,而且經歷了五封信之久,這1-4封的時間中,他們私下有甜蜜啊,只是不給我們看而已,這樣大家有開心一點嗎?












但有一幕我倒是很擔心,同樣在47集中沉曄同鳳九,在講結魄燈欲復活阿蘭若之事,這渺落可是從頭聽到尾才出手,若作者有意,這不會有要讓渺落復活的可能性啊?但我不是書的作者,我無從可得,只是覺得這一幕有點暗示罷了!但又想想結魄燈要有人像沉曄那樣的人來運作,渺落在消散後要找誰?想想這也不是我能來操心才是!



而沉曄的誕生本是為了震懾渺落,但沉曄除了救了鳳九一次以外,好像他應該做的事都與初衷不同,有點事與願違,只是沉曄對阿蘭若的心情「我們有太多誤會、我們錯過太多、我愛她、我不想再失去她……」我的媽啊!這不是帝君後來對小白的心情嗎?然而也因為沉曄、阿蘭若這對苦命鴛鴦,再加上鳳九的執著,才有帝君與鳳九後來的相遇、相知與相愛!存在與否?角度不同,這感受就有所不同!

 












其實我是真心為沉曄難過,二百年了,經過無數次重演,在最後一步時,才發現結果是白作工,心愛的她與他都是影子,這二百年的執念只能化為烏有、都只是徒勞,那種笑顛痴的面容更令人心疼,只是沉曄死的真的不是時候,所以紅氣被渺落拿走了,唉!然而阿蘭若也不遑多讓,我也為阿蘭若難過,一直覺得不被人所愛,連死前想抓朵白花,也落空,那種離恨天的心情,多令人心痛啊!回頭認真想想也算開心,因為這是戲,不是誰的人生,而因此感到慶幸!







嫦棣發瘋式一直說「不是我……不是我……」!


再回頭說說傾畫的蛇蠍之心,其實我覺得相里闋應該知道傾畫並不愛他,還記得橘諾被上君判了梟首之刑,而嫦棣呢?只因為打破一盞明燈就被上君流放到一處荒涼地界,其實上君最疼愛就是嫦棣,在火災之時,上君一直在大聲呼喚嫦棣,只擔心她的安危,所以實者流放,暗著是要防止嫦棣被傾畫所害,才會如此小題大作!但傾畫為了讓橘諾成為女君,除了毒害上君、誣陷阿蘭若殺父、不擅戰事的相里賀率兵打戰,連她的小女兒嫦棣也不放過,若我沒有錯看,是傾畫設局讓嫦棣在無意間成了毒害了上君的兇手,上君對嫦棣最為無防,所以嫦棣才會在上君死亡後像發瘋式一直說「不是我……不是我……」,後來嫦棣也沒有出現在梵音谷,想必也無善終吧!

 




台長: 水布衣
人氣(612)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視賞析(綜藝、戲劇、影集、節目) | 個人分類: 三生三世枕上書 |
此分類下一篇:《三生三世枕上書》觀後感(九)
此分類上一篇:《三生三世枕上書》觀後感(七)

(悄悄話)
2020-08-06 09:17:2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