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5 14:22:39| 人氣2,045|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風之畫員漫話集》/十八畫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十八畫

 

 

  席地而坐這二個男人(對丁香而言),彼此都是奪去至愛的兇手,對潤福而言,金朝年是殺害父母雙親的兇手,對金兆年而言,這是養在自家猶如竊賊的「老鼠」,這新愁舊恨都充塞在彼此的心中,都在想辦法要除去彼此的心頭大患,而這個「金老虎」,要走之前還亮了一下他的獠牙──「青兒」,告訴潤兒說「他是沒有任何感情,同情心或是憐憫心,諸如此類的感情!」,這警告意謂濃厚,但是金朝年絕對沒有想到,青兒卻是給潤福確定和愁恨報仇之心!

 

  這個十年前的案子,這咬牙切齒的怨仇,金弘道不會比潤福少,畢竟金弘道將這個仇蘊釀了十年,這十年來並沒有忘懷這個深仇大恨,一直都在等待著時機,可能是十年的沈澱,面對這一切顯得胸有成竹,正計劃著如何用畫員的手段來進行這所謂的報復。

 

  這二個人都在為自己的角度,利用這幅畫,在坦白其內心──

(圖:月下密會,作者:蕙園)

 

金朝年釋圖:「這幅畫隱藏著二種秘密,第一是──這一對男女的私會,第二是──翻牆而望畫工的視線,緊緊相擁這兩個人應該不是普通關係,好像即將轉過牆角,追過來的這補校之妻,令此三人的緊張感升華到了極點,有個女人想處罰與他人之妻私通的人,與有夫之婦私通之事!」

 

申潤福釋圖:「因為你只在貪戀女色男人的角度,看了此畫!在這個女人的立場上看的話(指著被擁抱著女人),這個女人雖被補教擁入懷中,卻是一付極力掙扎的樣子,看不到為了掙脫,而使出渾身之力抗拒女人之心,是因為你用補校之眼來看此畫的緣故吧!女人只會妒嫉女人的這種想法,也是因為補校的心理,請看這個女人的雙腳吧(指著另一個貼牆站立的女子)!雙腳撇開貼繋牆根,是一幅怕被發現,惶恐不安的樣子,小人雖不知道她是什麼人?但此人卻知道以暴行強行擁有女人的補校之兇狠,也正以憐憫之心在望著那個女人!」

 

金朝年因為畫和申潤福的解說,知道「強行擁有女人者──正是我!被補校強行擁有的可憐女人是丁香,用畫來責怪我!是個聰明的傢伙!」

 

這兩個人相互嗆聲,金朝年說:「你可別小瞧了他的憤怒」金朝年用扇子指著畫中的補校,並意有所指的說著。

 

「這女人的憎恨,你也可不要忽視啊!」申潤福也不甘視弱的回批,並指著牆邊的另一個女人說!

 

這潤福心裡頭果然藏不住秘密,連自己是女兒身都坦白(這女人的憎恨,你也可不要忽視啊!)告訴大行首,只是大行首目前尚未瞧見端倪,這有沒有在損金朝年呢?不過申潤福都能坦言將畫表露女兒身,我想這一句話就值得玩味「但此人卻知道以暴行強行擁有女人的補校之兇狠,也正以憐憫之心在望著那個女人!」,申潤福是用「憐憫之心」來形容這依牆之女的心情,而非用「愛人」之心,不是嗎?這是不是也是表露自己的心情呢?

 

這兩個人的你來我往,雖然在一旁的丁香毫無置喙的餘地,但我想她心裡頭的千頭萬緒應該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亂竄吧!

 

真不愧是師徒,這兩個人都是「以畫攻畫」,只不過用不同的態度去面對,申潤福以硬碰硬,而金弘道卻是用「玩世不恭」的方式直搗黃龍,以檀園的最高畫員的名聲談畫,將可賣高價的畫「狀元及第」說成了「橫行霸道」,讓那些只是「賣弄玄虛」的買畫人,不敢出手購畫!

 

不過金弘道和金朝年「私下」談了許久,金弘道談來談去,都用「生意人」在「損」著金朝年,不過在談話間,金弘道已正式向金朝年宣戰,金弘道說了這一句話「古人說生意人成也在錢、敗也在於錢!老爹,您的末路會是什麼?我倒要好好關注一下!螃蟹是往前走?還是橫著走的?」我想金弘道是打定算盤,讓金朝年走到「『窮途』末路」,讓金朝年目前這隻橫行無阻的螃蟹,被折斷那霸道的蟹腳,到最後一無所有,看他怎麼「專橫」於行。接到戰貼的金朝年,氣得七竅生煙,掃了一桌子的「脾氣」! 

 

丁香這朵解語花,非常了解潤福的改變,也怕申潤福繼續下去,會讓大行首知道,於是來找申潤福,問為什麼潤福會「面露兇光」,潤福只是說「他有深仇大恨要報,一定要報!」並表示不會讓丁香受傷!對丁香而言,雖然知道潤福是女人,但丁香說「對我而言,畫工依舊是畫工」!

「我也是怕你會受傷害,非常害怕!」

「還不如,讓我們一起逃到很遠的地方,你能做到嗎?」

「丁香!」

「我什麼都願意做!」

「應該要怎麼辦呢?」

 

而丁香也確實這麼做了!將《二婦探春》,據劇情說,這是喪服,而金朝年的解釋是──「金朝年他死了,丁香也無所謂!」沒想到丁香再補毒箭一支──「是我非常喜歡的畫作,你可一定要還我啊!」而這支毒箭,讓金朝年「毒性攻心」,決定要「以毒攻毒」!丁香是不計「前嫌」,決意要當畫工的女人。

 

(圖:《二婦探春》,作者:蕙園) 

 

 

這金弘道可是有仇必報,其為人也君子也,絕對不會攻其不備,像國與國的戰爭,沒有「偷襲」這個字眼,一定下了戰貼後,才會正式進攻!金弘道對金朝年和別提各分別下戰書。

 

「我只是在猜測而已,不過,奇怪的是這些猜測都一個個應驗了啊!這又是什麼畜牲啊!你是獅子嗎 (玩弄著別提桌上的金屬獅,頗有指桑罵槐的味道) ?我如果再來找你的話,那一天就應該是別提老爹你的末日了!」金弘道對著別提挑釁宣戰著說。

 

當然,這不只是下戰貼而已,還是要引蛇出洞的絕招,想必是事後一直都在跟蹤老爹的行縱,不然,這……金弘道怎麼會「隔牆坐」呢?你瞧這別提不是就找金朝年來商議一些事情嗎?而且就隔牆有耳,將所有的事都聽進耳裡,並親耳證實犯罪者的「自白」,一切都能了然於心。

 

「說到底,都是我做的!姜世晃老爹(檀園的師傅)之事也是!」

「你是指,你那天給我的那顏料嗎?」

「只要不是具有毒性的那顏料!美世晃老爹之死,也不會被誤以為是自然死亡的。請你阻止檀園吧!最近這兩天就要秘密處理掉這傢伙!」

……

「要補捉聰明的老鼠,就要有相應的套子才行!」

「你可有什麼主意了!」

「他身為譽滿朝鮮一世的畫員,我會讓他收好尾,再離開塵世!」

 

其實金朝年這一招真的很狠,用「畫師對決」,讓師徒對決,讓其中一個人輕易出局,一敗塗地!削弱敵人的力量!因為傷害的師徒之「情」,也無法立足畫界!一出手可以同時毁了二個人,而且讓這二員幾乎無法抗拒這場對決之戰!

 

「如果你不去的話,我就要毁掉你在我家裡最為心愛的……丁香,你希望她被賣身到西小門外的無賴漢嗎?」

「這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那個女人,不是老爹你的愛妾嗎?」

「愛妾……紅杏出牆之人,豈能稱之為愛妾呢?也只能賣給牆外的男人了!根據你的選擇,能確定丁香的命運!你在此對決中,若能獲勝,我就會放過丁香的!完全還她以自由!」

「真的……您真的會還那個女人的自由嗎?」

……

「我還只當男人守忠呢?沒想到女人也講信義的啊!」

 

金朝年只出了二招,一招是「丁香」,第二招「投石問路」,一下子就證實了申潤福的身份!再確定第二個答案後,他才能繼續出連環招對付檀園!不過,宸曲有個小小疑問,這金朝年對「潤兒」似乎完全沒有找尋之心,這個老狐狸如果有心的話,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潤兒這條活口,雖有欲蓋彌彰之嫌,但……似乎太輕心了,我覺得──而且想起了,金朝年出身於賤民,還是孤兒,莫非……青兒?金朝年?輕縱嗎?

 

「我們畫界所盛傳的那個傳聞,還有沒有辦法去平息呢?」

「什麼傳聞?」

「我們畫界人士們,覺得蕙園尤其喜歡和擅長畫女人,和他的那精湛的筆鋒,還有看那俊俏的長相,都在談論著他並不是男人,他們甚至還有人在開玩笑,要扒掉蕙園的衣服,確定一下呢!這些人也真是……一直以來我都費力去勸阻了!可也不知能堅持到什麼時候呢?」

……

 

講到這裡,金弘道還是沒有想參與對決。

「你希望,我親自扒掉申潤福的衣服去確定嗎?決定權在你手上,時間是十天後!」

 

這……這個老江湖,竟然用這麼低賤的爛招,迫使金弘道參與,雖然他說決定權在金弘道的身上,但箭卻是金朝年射出,不接招嗎?不然還叫檀園「穿心」嗎?實在是……狠……爛……

 

面對這場畫師對決,對兩園來說都是進退維谷!

 

「畫師對決,我接受!不過,如果我勝了,你會給我什麼?」

「你想得到什麼?」

「請交出蕙園吧!請你就此放過那個孩子吧!」

「要我交出蕙園,他到底是什麼人?居然讓我們的大畫員動心了!難道是……跟他有了感情了嗎?」

「你給我住嘴!你以為吐出口的都算是話嗎?」

……

「師傅為了愛惜的弟子,而弟子卻為了心愛的女人對決!蕙園說贏了就放了丁香一個自由之身!」

「我還有一個條件!」

「是什麼?」

「如果我贏了,就要當場賭局一半的錢!」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金弘道在和金朝年「談條件」時,是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沒讓金朝年抓到什麼把柄,雖然金朝年曾試圖探一下金弘道是否愛戀申潤福,卻是未果,只能說一句「師傅為了愛惜的弟子!」不過,這個金弘道知道潤福是因為丁香而答應對決,雖然力圖鎮定,但「眼簾」出現了一丁點的失落,還略略垂下了一點點頭,以喝酒來掩飾不想被人看穿的漣漪!而這個金朝年也用研究的眼神(在喝酒時,略略睜大眼看著金弘道!),但金弘道更生一計,讓金朝年以為是條件的「逗號」,再補一個條件說,我想金弘道已決定要榨光金朝年的錢,讓這隻日正當中的橫行螃蟹變成無腳蟹等著被「曬乾」!

 

這檀園與徒弟對決,還經過士大夫參與百姓的渲染,果然成為朝鮮的大事,金朝年本著「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在看這一場好戲,日子一天天逼近,這所有的人都蠢蠢欲動,要下注的都下注,該下注而沒不下注的人,也被金朝年邀著下注,金朝年告訴丁香要親手毁了覬覦他東西的蕙園,丁香告訴蕙園要永遠留在蕙園的畫中,讓蕙園得到勝利,兩園呢?都不約而同在徐征家出現了!檀園非常了解金朝年的計謀,不管這瑒輸贏為何?檀園都註定輸了圖畫署畫員的身份!可見檀園為了蕙園「尊嚴」,不計任何代價也要保全蕙園。

 

「好的師傅就要教育出好的弟子來。好的弟子,就是理解自己師傅的人!更好的弟子,就是超越自己師傅的人,明天的畫師對決中,你一定要打敗我!如果不能,我就不會承認你是我的弟子!」

 

檀園雖然心中有盤算,但世界上沒有萬無一失的棋局,如果不能如檀園所願,也要讓蕙園有一點點立足之地,雖然檀園在金朝年的面前,是一心要贏過蕙園,但檀園有心,留一「手」給蕙園,讓蕙園立於不敗之地。檀園的心和愛,都以蕙園為重,這種犧牲的精神,真令我非常感動!人生如果真能得到此情,又有何憾呢!

 

2009/5/5 pm2:00  宸曲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影視娛樂」

台長: 水布衣
人氣(2,045)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視賞析(綜藝、戲劇、影集、節目) | 個人分類: 《風之畫員》 |
此分類下一篇:《風之畫員漫話集》/十九畫
此分類上一篇:《風之畫員漫話集》/十七畫

mjfit
雨下得真大 真煩!!
2013-05-16 16:48:4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