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7 10:38:23| 人氣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愛爾蘭愛情故事

愛爾蘭愛情故事

我們就管他叫艾恩吧!當然,這不是他真實的名字。近來在北愛爾蘭,你最好不要輕易說出你的真名。最近已有兩千四百多人,因為天主教和新教徒那古老的糾紛而遭到宗教謀害,所以最好還是不要冒這個險。

就艾恩短短的二十四年的生命來說,他所遭遇的神奇事情實在是不少。

他出生在一個新教徒的家庭里,他們每禮拜都要去兩次教堂,這就像日出日落一樣有規律,一次也不少。艾恩的父親是巴法司特造船廠的焊接工人,母親負責管理家務,保持家中的整潔,而且用她尖銳的聲音把家里的每個人都管得服服帖帖,另外她烤的面包非常好吃。艾恩家里還有兩個失業的哥哥。艾恩在學校時的成績不錯,現在在一家工廠里當學徒,有著不錯的收入。他不愛說話,臉上的表情總是顯得有些嚴肅。夏天的時候,他喜歡在長廊間散步,冬天便在火爐邊看看書什麼的,以此來消磨漫長的時間。因為愛爾蘭男人大多晚婚,所以艾恩還沒有多少交女朋友的經驗。

兩年前的一天,正好是艾恩二十四歲的生日,在他下班回家的路上,突然殺出了一個恐怖分子,從車上飛速地向艾恩扔出了一枚炸彈,接著又開車從他身邊風馳電掣而去。艾恩當時一臉驚愕,不知所措。就在這一刻,艾恩失去了他的雙眼,他一生的噩夢從此開始。

艾恩被迅速送到了醫院,馬上進行了內傷和骨折手術。然而,要救治他的眼睛卻已經來不及了。

艾恩身上的傷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痊愈了,當然還留下一些傷疤,但這與心理上那種無形的卻又永不會消失的傷痕相比,也就不算什麼了。他幾乎沒有再說過話,也不吃飯、不睡覺,只是躺在牀上,獨自地想著什麼。就這樣過了四個月。

好像只有醫院的一位護士能夠引起他的一點註意。我們就叫她做布莉姬特吧,一個美麗的愛爾蘭名字。布莉姬特生長在信奉天主教的家庭,也就是說,是那種每個星期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上教堂做彌撒的家庭。

她的父親在英國工作,是一個木匠。他是個正直的男人,非常愛家。他並不在乎往返的車費,每個禮拜都回來與家人共度周末。布莉姬特的母親有一雙靈巧的手和一顆溫柔的心,她把家里管理得井井有條,並且她燉的肉在街坊四鄰間都很出名。

布莉姬特有六個兄弟、四個姊妹,最小的是十一歲的瑪莉,是她父親最疼愛的孩子。

布莉姬特上學時成績很好,離開學校後進入了著名的倫敦醫院,接受了護士培訓。現在,二十一歲的她是巴法司特規糢最大的醫院里的護士。

她的外表很活潑,但內心的某些方面卻很嚴肅。她有自己的一套解釋。她也沒有談戀愛的經驗

然而,自從遇到了艾恩後,她動情了。因為在艾恩身上,或許應該說是艾恩身上失去的某些東西,讓布莉姬特感到非常同情,甚至常常為艾恩流淚。艾恩當然看不到她的淚水,布莉姬特一直非常怕她的聲音會暴露了她的感情。

可能是出於女性的第六感,布莉姬特為她的聲音擔心是很正常的。就是因為她開朗的笑聲、溫暖的話語,幫助艾恩離開了頹喪、自憐的深淵。

艾恩每天總是盼望著布莉姬特的腳步聲出現,一到這時,他就會將臉轉向布莉姬特走來的方向,就像渴望溫暖陽光的花朵那樣。

四個月的住院觀察期馬上就要結束了,雖然醫生已經宣布艾恩的雙眼無法醫治了,但艾恩卻知道他與布莉姬特之間的愛,使他有了面對挫折的勇氣。他也知道,雖然他們之間存在著難以逾越的鴻溝———信仰、政治、家人的對立等等,但愛已經深深地埋在了彼此的心中。

艾恩離開了醫院,回家去修養。這才僅僅是他面對因失明而導致的生活上諸多不便的開始:自己怎麼洗臉、刮胡子、穿衣服;怎麼做到在家里走動時不會撞到桌椅;怎麼拄著拐杖在街上走;怎麼去讀書;怎麼去打消一切的自憐。布莉姬特的愛給了他活下去的希望和嘗試的勇氣。

雖然相處的時間並不長———好像只是很偶然的一個午後,或布莉姬特的工作間歇———但這些短暫相聚的時光卻賦予了他們生活的意義,也是他們享受心靈平靜與歡樂的短暫時刻。

雙方家庭都對他們的感情感到驚訝,更不要說結婚了。這可是上帝所不允許的呀!

“什麼樣的人可以為你帶來光明?”艾恩的父親生氣地叫道,“只要我活一天,你就別想娶她!”

布莉姬特的牧師對她說:“羅馬天主教教會是不允許教友和不同信仰的人結婚的。”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再加上經常上演口角、要挾、許諾,甚至謊言,所有這些使得他倆的距離越來越遠。他們無法停止爭吵,彼此用語言來傷害對方。終於,布莉姬特灰心了,決定離開艾恩。

艾恩重新又回到了那無邊的黑暗世界,不論白天還是黑夜,都飽受著痛苦的煎熬。“你的決定是正確的。將來你一定不會後悔的。”周圍的人都這麼告訴他,“和異教徒在一起生活,只能帶來更多的麻煩。”

至於布莉姬特,則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由於內心的傷痛,她根本無法承擔回憶的痛苦,所以只好用工作來填滿自己的大腦。“你活著的目的是要贊美主。”周圍的人都這麼告訴她,“嫁給一個新教徒就等於入了地獄,你知道嗎?”

時間飛快地流逝著,愛爾蘭的爆炸事件也在不斷地發生。

一個傍晚,艾恩一個人坐在客廳里,這時忽然嚮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艾恩,快,快來!”

艾恩聽出了這個近乎瘋狂並帶著急促喘息的喊叫聲,是瑪莉,布莉姬特的小妹。“爆炸!她被埋在里面了,馬上就要死了。她叫你去。快,艾恩。老天,快!”

艾恩緊緊抓著瑪莉的手跟了出去。她領著他,哭著跑到了這條殘酷的街道上。

爆炸發生在布莉姬特和其他三個護士吃晚餐的餐廳。別人都幸運地從瓦礫中逃了出來,但布莉姬特的雙腳卻被絆住了,怎麼也逃不出來。爆炸引起了火災,火燄逐漸從布莉姬特的後面燒了過來。

雖然他們聽到了她的喊叫聲,卻不知道她的具體位置。消防員、士兵、燈光、特殊救難裝備等,正在趕赴這里的途中。

艾恩走進了混亂的現場,向著餐廳走去。“你不能進去!”有個警察對他喊叫。

“我要救她出來!”艾恩對警察說。

“別做傻事了,”那警察對艾恩叫著,“里面黑得要命,你根本什麼也看不見。”

“是否能看得見,對於一個失明的人來說,又有什麼不同呢?”艾恩回答說。

他轉身向布莉姬特叫聲傳出的地方走去。他在心里吶喊著:“我來了,布莉姬特。我來了!”靠著盲人在黑暗中摸索的能力,也靠著他對布莉姬特的愛,終於,他發現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布莉姬特。艾恩伸出了他渴望的雙臂,將布莉姬特上身抱起,親吻著她。

“艾恩,我……”布莉姬特斷斷續續地叫著他的名字,“艾恩……”之後,就像已經精疲力盡的孩子那樣一陣暈眩,昏迷了過去。

她的血濕透了艾恩的衣裳,火舌迅猛地向他們蔓延了過來。艾恩一直緊抱著他的心上人,一直等到救援人員開出一條路進來。然而,艾恩看不見的是布莉姬特的半邊臉,那半邊臉已經遭到了烈火的烘烤。

經過長時間的治療和休養,布莉姬特逐漸傷愈。雖然經過了整容手術,可她臉上的燒傷還是能看得出來。“但是,”布莉姬特說,“我最親愛的人看不見我臉上的傷痕,所以有沒有它又有什麼不一樣呢?”他們的愛是生長在彼此心靈里的。

當然,雙方家庭仍然堅持原來的那種對立態度,並曾經幾乎就要打了起來,更不用說互相咒罵、威脅和侮辱了。但站在兩個陣營之間的,是互相之間拉著手、發誓一起走出仇恨的艾恩和布莉姬特。

是的,結婚是他們選擇的道路,選擇走向那條被傳統智慧預言註定會失敗的路。但是,還有什麼能比選擇愛更加美好的呢?還有什麼能比愛有著更強大的療效呢?

點擊了解:日本藤素  壯陽藥價格         綠騎士持久液       必利勁        美國黑金

台長: 水電費水電費單
人氣(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