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8 09:34:14 | 人氣(152) | 回應(0) | 上一篇

拋磚集:褪去「自由民主」與「共產主義」的外殼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拋磚集:科技發達,交通便利,讓我們咫尺天涯,無遠弗屆。這也意味,遠方世界發生的事有時也變得像是我們街頭巷尾發生的事一般或多或少影響我們,希望藉此隻字片語,邀請大家一起思考發生在我們周圍的事。

 

衝突與暴力可以真正解決問題嗎?或是,我們要問「強摘的果實會甜嗎?」

 

香港因為「反送中」議題延伸有民眾提出所謂「民主化」的相關措施,相關抗議港府的活動至今延燒近3個月。這件事讓我回想過去在台灣的民主化過程,甚至更早的1919年、發生在大陸北京的五四新文化運動,算算日子,剛好百年。

 

那時一些受過西方教育(當時稱為新式教育)的知識份子發起「反傳統、反儒家、反文言」的思想文化革新及文學革命運動,涵蓋了上述的文化政治示威的五四運動。

 

清末因西方侵華的刺激,中國知識界和青年學生反思及批判華夏傳統文化,希望追隨「德先生」(「民主」的英文「Democracy」)和「賽先生」(「科學」的英文「Science」),於是有1919年的五四新文化運動的產生。被視為反傳統的人士說:「要擁護那德先生,便不得不反對孔教、禮法、貞節、舊倫理、舊政治。新文化運動否認自身的文化價值,認同西方文化以及民主共和制,走向了歐洲中心主義。

 

但捫心自問,後來讓東方社會可以持續穩定的力量,難道不是那些被新文化運動者唾棄的儒家思想、禮法、倫理等觀念嗎?我們是否該慶幸,雖然吹來西方文化的風,但還有一群人為如何將中西文化融合而努力,致社會在變動中仍然能穩定向前。

 

傳統文化是世代相繼的文化整體,是融透了過去、現在及未來的意識。只要被稱為傳統文化,必定是在社會集體組織及人的心理、生理結構中有著生命力和影響力,這些沉澱著人的心理生理因素,時刻在規範、支配人們未來的思想、行為。(註:楊民康著:《中國民歌與鄉土社會》(吉林教育出版社,19926月第一版),頁18)

 

制度的過與不及常為社會帶來傷害。禮法是,自由民主亦是。前者有所謂「禮教吃人」,後者則是變調的自由民主(或說假民主)

 

之前曾提及,提出「自由與民主」,是點出「心」希望奔放、希望自在(見拋磚集:香港「反送中」之我思),但若過度擴張個人的自由,對他人就等同侵犯,而只顧自己的意見表達,罔顧他人的意見而任意為之,那與其所反的專制有何不同?變調的兩者皆非社會之福。

 

另與「自由與民主」相對的「共產主義」,就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而言,制度在不放棄共產黨一黨執政的立場上,引入資本主義在市場經濟上的部份概念,雖在改革的路上,但仍不時聽聞其過度的限制個人權益,甚至忽略生為自然人的人權,才有近日沸沸揚揚的香港「反送中」的抗議相關活動。

 

回顧五四運動百年後的今天,「自由民主」雖然讓人民有著活潑潑的創造力,但也看到了諸多的社會亂象;中國的「共產主義」歷經了大躍進、人民公社和文化大革命等多次運動,對中國社會也造成了不同程度的負面影響。

 

在台灣,人民希望自由民主,群眾的抗議活動以衝突始,政府與民間的對話不足,來自四方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未有共識,現行的執政者甚至放棄溝通,直接更改課綱有關東亞的歷史,原本存在族群間的撕裂問題已令社會不安,再加上從教育體制擴大世代的隔閡,這些社會的成本如何計算?

 

台灣追求自由民主中的負面經驗,希望作為往後世人的借鏡,期待多些社會對話,尋求社會共識,共同學習,弭平不同族群、世代間的矛盾。

 

揹著「自由民主」與「共產主義」重重的外殼,台灣與中國大陸都付出了相當的代價,到了今天,也似乎都走到了瓶頸時刻。但不也有人說,危機即轉機,在這紛亂時刻,也許我們可以褪下這重重的殼,重新思考如何在傳統與現代、「自由民主與共產主義」中找到平衡點,化解不同制度下的衝突,找到適合的方法與制度,以尋求東方社會的和平為起點,為世界和平試做典範。

台長: 靜心
人氣(15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