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的拆腦專家張哲肇 ... 連假開新車出遊就選這台滿桌鮮蝦料理讓你蝦到爆! 鋒面漸遠離 全台雲多偶...
2005-07-24 01:03:29 | 人氣(2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Only Yesterday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濡濕,冰涼,清新,
近日天氣是我最心愛的類型.

5時半才摟著咖啡杯對牢落地玻璃東九龍地鐵窩在sofa午睡.
拍snap shots,
,
一流packing,
但不是每part都好看.
沒有再打電話,
是實在不想騷擾cafe內的其他人,
也是想證明自己可以獨處.
活了這麼久難道連這個也學不會做不到嗎.

沒有了豐富奇幻的想像,
現實只是一片頹垣敗瓦.
找不到留下的理由.
亦不想自己的人格破產.
‘再破, 便不是人了.”

書展.
因為昨天所思所想,
錢花得益發義無反顧,
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今天的事今天做.

真怕我會被自己逼瘋,
不是嗎?
買了<61 x 57>,
‘……看不到他的這段日子, 她畢竟是不快樂的. 每一天都像一個巨大的工程, 必須去奮鬥, 去克服, 把不打電話給他當做成就, 把不想他當做成熟. 每天睡前, 她告訴自己, 我10天沒跟他連絡了, 我11天沒跟他連絡了, 我又忍過一天了, 我破紀錄了, 我嬴了……為什麼要這麼累呢?”
清脆地一矢中的.
和亦舒的<忘記他>,
自她改變風格以後,
如果說長篇小說是殘忍,
短篇便是冷靜,
不慍不火的感覺,
極佳的冷卻劑;
另一本沒買是她那<愛情只是古老傳說>,
美麗的名字.

有些人認為nude很nature,
可以選擇的話我會用絲綢一層一層地包裹自己,
仍然喜歡含蓄多於直接坦白,
至於dressing,
冬天保暖,
夏天散熱,
沒有其他.

再次看到關於Francois Truffaut的書,
被寫了一遍又一遍,
我都厭倦了.
讓我安靜地坐在電影院,
空調裡爆谷的香味裡,
專注的聽你說話.
不是看故事一般,
我只想靜靜傾聽.
你的聲音.
獨白.
困惑.
心靈.

要我在街上認出另一個人來, 是艱難的.
唯有我那些同門.
碰見Lillian,
一點沒變,
仍是那粉紅色headband,
我”喂”她一聲,
認不出我是理所當然的, 頭髮剪得那個樣子.
對我而言就像一種特殊的引力,
明白嗎,
這班人, 矚目得很.

為了純黑,
用Sui的鏡, lip stick和lip gross,
不禁發現為什麼日本女生總是一套一套地買她的product:
嘩.
好公主.
把headband也轉換作黑色之後,
有衝動把指甲塗炭.
可惜承諾過自己為了化妝師一職放棄蓄手指甲和上甲油,
尊重自己雙手, 那為你效力的工具.
這些年來只破了半次戒,
美國出兵攻打伊拉克的一天,
我沒有穿一身喪服在街上走來走去,
只是十片短短的手甲統統變作漆黑;
不需要誇大渲染,
不需要苦苦掙扎,
讓默哀徹底地把我遮蓋.
紐約911,
倫敦連環爆炸,
仍然有能力為遠方的事悲慟.

每一次聽到這樣的話,
也禁不住想立刻逃開.
“快回來了? 那麼給你留飯!”
天知道我只需要一杯16oz的咖啡, 冷熱不拘, 來填充胃部.
怎搞的越來越麻煩,
實在忍耐不住暗暗哼了一聲:”可笑, 你真以為我的自由是破爛垃圾, 賣一毛錢幾斤?!”
問的是:”你猜我可以忍受多久.”
答的是:”幹嘛要忍?”

有些想念學校生活,
這個暑假,
我架起眼鏡後強悍的, 遇敵殺敵的姿態,
現在都點點滴滴地收歛起來了.
等待著張開眼睛那一天.

‘”我早知道我會想念你------但到這種地步就荒謬了!”’

台長: dawn
人氣(2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