鈣不足!台灣近八成學童... 女模首度公開跨性別身分拼經濟日本新娘比印尼便宜 「台3愛玩客」10/2...
2017-10-01 00:32:10 | 人氣(2,106) |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美麗的眷戀 (11).....by Colong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001.jpg








    在台北第三天的傍晚,浪漫的夕陽,正映著昔日也經常曬著溫暖的兩個人,此刻的心情,像是充滿焦躉的困境,無法形容。季凡諾獨自來到了台北,請了一個禮拜的長假,他來到這裡,只為確定這件事,在這幾天記憶的瞳孔間,似乎他感覺可以放心了,但又顯得失落、空洞。他幾乎沒有什麼言語要對他的愛戀者述說,因為確定了,也許就要放手、就要割捨牽就、同時也要正式別離。心頭,有一股即將複雜的曲線,擾亂他的腦波,頓時灰色的心情就要湧出,他不斷地壓抑著。

    「想不到你會主動和他見面。」鞏智恩目送著淡紅的夕曙說話了。

    「這麼說的話,妳是想打算藏著他躲著我一輩子嗎?」季凡諾笑著看著她。

    「不你別這樣想,我只是...」微風使得她的長髮飄逸,就像在鄉下那個時候一樣,蔓蔓的髮絲襯出她那依然令人相憐的臉,季凡諾眼底依然,那種依然看穿卻也依然無法逃脫,無法使硬,無法耍狠的吸引力,「我只是在乎你會因為他而對我的態度會改變!」

    ……」季凡諾轉過頭,他沉默沒有回答。

    「你怎麼了?

    「智恩,這次要換我拜託妳了……

    「拜託什麼?你儘管說。」

    「我們就要真正地切割了!?妳說是嗎?

    「切割?」鞏智恩明明就知道這兩個字的意思,她想聽到真正的解釋,真正屬於他心裡頭的意思。

    是嘆的一聲,在彼此的心裡頭,逼使兩個人不能呼吸,也沒能說出下一句話,夕陽變得好冷,大廈的頂樓無法再立足下去,遠方有學校的鐘聲正在敲打著,一嗡一嗡地傳來,依稀敲打在季凡諾的心坎,更是一鐘使心碎得更徹底的痛,沒有碎裂著地入土,哪來的重生芝芽呢?

    那像是鄉下學校裡的鐘鈴,一點也沒變的聲音,鞏智恩不由得看了他一眼,靜骤無聲的慌。

    「他應該可以好好地照顧妳。」季凡諾勉強展開笑顏,他的眼神裝著堅毅,隨即轉頭盯著他心目中的女神,「比我好,就不要再有其他的感覺了,忘記,要徹徹底底地忘記吧!」

    「我知道」鞏智恩趨向前去,抓著季凡諾的手臂,她的眼框稍稍泛紅,只是不明白她自己內心混亂的感覺,她只有淡淡地說出一句話:「凡諾,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我知道我也要謝謝妳!」季凡諾握著她的手,這是已經很久很久,不知道已經過了多少年的光陰,他始終沒有好好握住的那一雙纖細的手,「謝謝妳讓我一直都能夠這樣地喜歡著妳,雖然我們從小距離就這麼近,但是我怎麼會!究竟是為什麼會!一直都沒有能夠說出我愛妳呢?我怎麼這麼笨,沒有在對的時刻明白妳的心意,直到發現我的真心是什麼的時候,我在後面追,也不知不覺地追了十年也趕不上...這真的可能是我一生最大的遺憾吧!」

    ……」眼淚滑下,這最像針砭在心中的痛,鞏智恩說不出話來,季凡諾將雙手往後環抱,給她一個輕輕的擁抱。

    「這大概是我們彼此的,十年前的感覺吧!還記得我大學剛放榜的那天,妳還到我家恭喜我上師大,妳高興得給我一個擁抱,我也笑著把妳摟得緊緊的,那個時候妳的心情是什麼呢?」

    「我…….我是替你高興啊….」她濡濕的鼻頭,哽哽咽咽。

    「還有呢?」

    「沒了

    「是嗎?我當時也以為沒有了…!

    ……

    「但後來我才發現」,季凡諾把雙手輕輕地放下,然後撥著她的長髮,看得她的淚眼珠流,他笑著哭了,「原來那個時候妳想當我的女朋友啊!?我這個書呆子一直都沒有發現….!!

    之後,兩個人笑著,默默無語,直到日落昏沉。

 

 

●女的一直愛男的好多年,是純純的愛嗎?

不曉得。

不過從那個時刻開始,

換男的愛女的好多年。

 

 

 

****************************

 

週五晚,尹碩傑接到了工廠突然來的緊急來電,是一樁客戶投訴產品規格嚴重錯誤的重大事件,因為作業疏失,加上解釋溝通不良,使得品牌客戶正火冒三丈地嗆出嚴重的字眼,如果不盡速處理,最壞的情況將要光華賠上巨額的賠償金。

    「怎麼會這樣呢!?」電話一頭傳來聲聲的不是。

    「我不是要你道歉,你趕快說明這一切!這一批貨到底是怎麼出的?   

     尹碩傑開始頂不住內心的焦急,因為這是他到德國光電展去搶下的第一張訂單,如果沒有獲得客戶首批信任,後續的單子無非也會跟著消失。原本預計會有一票長期的合作專案要彈,如今卻發生這種事情,如果整件事情搞砸,今年公司賴以成長的新動能將要全部敉平,而他在集團的業績能力也會受到股東們的質疑。

    「不知什麼原因,印刷電路的底片明明就不是原先的版本,不曉得誰交給外包商試作,就驗過給了我們本廠,還有客戶端的海關,竟然發現我們的貨附件乾燥劑中有異常粉末,像是毒品之類的目前被查扣在德國港口….

    Bull shit!」尹碩傑立刻掛了電話,他趨車飛奔至公司門下,立即聯絡各部門主管到總部開會,行間已經接到客戶高階主管的問候,「毒品?怎麼可能?」這種莫名其妙且又帶了點商業欺騙與犯罪疑慮的事情,第一次在他的人生中發生。

    看來,週末的出遊是泡湯了。他心想。

    這一趟關鍵之貨,他非得到德國一趟去解釋不可。他沒立即告訴他的父親,只在公司的信箱來了一封信給尹華喻。他目前最重要的則是要趕緊地通知鞏智恩,明天的行程要跟她說聲抱歉了。

    「甜,sorry!」尹碩傑簡單明瞭地告訴她公司突發的大問題,正急速地需要他趕往德國去解決。

    「沒關係的,你不必考慮我太多啦!真的!」鞏智恩在手機的那頭,沒有太多的失落感,反而聽見她正處於人聲吵嚷的街道上,聲音沙沙嘈嘈,沒能聽得出她原本的美聲。

    「妳在哪裡啊?」他立馬放下那個緊急出包的報告文件,將手機擴音,他要仔細地聽清楚鞏智恩的每一句話。

    「喔,我在夜市啊!」她的音量有跟著提高,旁邊似乎有人在買東西交給她的答應。

    「夜市?都這麼晚了,一個人去?」

    「喔,是特助啦,他今天下班載我和喬瑄來逛逛,為了明天要去宜蘭玩又特地來買衣服跟化妝品,很誇張吧!」

    「現在你們三個還在逛嗎?」

    「喬瑄很早就回家了,等等特助會載我回家。」

    「喔...」尹碩傑的口氣彷彿有點從剛剛的狐疑微慍變得平淡,「我還以為妳單獨跟那個老師一起出去約會呢!」

    「你別想太多好嗎?快去處理公司的事情吧!」

    「其實你們要去逛街,我也可以再載你們去的啊...

    「你太忙了!未來的接班人!我掛囉...

    沒等他回應,他也不想緊緊地抓著她的聲音,就這樣切斷之後,閉上眼又攤開眼,即使公司內部依舊有夜班產線的人來人往,在炙亮的燈火下,照耀的是一堆又一堆的公務文件,「未來的接班人...?去!」他苦笑,為什麼他就不能像王凱斯一樣準時下班有屬於自己的自由呢?

    好怪的感覺,陪他女朋友逛街的竟然不是他啊......

 

 

*******************************

 

 

季凡諾在飯店裡正要休息,他打算明天就要起程回到鄉下,在這個結果已經明朗之後,他的心似乎還不肯配合他的理智做點瀟灑的揮一揮衣袖,他輾轉難眠,那種不願鬆手的勢力催促著他明天再去看鞏智恩一眼。

半夜時分,秋風已經冷冷地霜盡了整個落地窗,他看看房內昏黃的燈,燈下的手機正在閃著,「沒電了嗎?

原本不想理會的,反正明天睡到飽沒有人吵最好,正當他要閉起眼睛時,突然他驚覺到那是簡訊傳來的閃光,「這麼晚了,誰呀?」他馬上起身打開手機螢幕,確實是一封簡訊,而且已經傳來很久了。

    「有空嗎?明天早上一起吃早餐!     喬瑄」

    一點半傳的,這女孩……還沒睡?

 

    季凡諾索性起床按了手機凸起的軟鍵,回了簡訊給她。

    「明天我就要回南部了,這幾天謝謝妳。因為我這裡沒網路,可以的話幫我訂一張火車票好嗎?」

    不久之後,喬瑄竟然馬上回了訊息給他。

    「可以,但是明天一定要來跟我吃早餐!」

    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怎麼這麼不怕素昧平生的人啊?他應該告誡她還是萬事都要保守一點得好,畢竟這個社會無論在哪裡都很令人憂心。季凡諾突然心裡想到,還是都會區裡生活的女孩子都是這樣?熱情、主動、大方、不彆扭、不做作、做自我,他坦然,自己都在教公民與道德了,這點常識不是書裡或報紙隨便說說就能體會的,沒接觸過哪會知道都會區的色彩繽紛?好吧,反正也沒什麼,幾天之緣的女孩,對她好的印象也大過於任何事,他索性就答應她了。

 

    喬瑄啊這個名字,他幾乎沒去想過命中遇「瑄」則憂的偶然。以前小學時,隔壁座的同學也有個瑄字,她叫萬惠瑄,他老是愛惡作劇地叫她浪味先,因此就與那個瑄字輩的女同學交惡不少日子。大學的時候有一個轉學生,叫做方淑瑄,因為她討厭中間那個淑字,要大家都叫她方瑄就好,但是他不曉得為什麼,就是要叫她方淑瑄,也常被指正好幾次,最後連分組討論的時候都被她翻白眼失和一陣子。第一次去實習教學的學校,遇到一位叫做吳愷瑄的老師,似乎是對他一見鍾情,但是他始終不理會人家,最後被學生傳開說吳愷瑄在倒追他,逼得自己申請轉調,離開的時候,還對著他說:「就算你對我沒感覺,也沒必要利用學生趕我走吧

    簡直是莫名其妙。在那個時候,季凡諾只有這四個字,「莫名其妙」。第一次教學連學生都搞不定了,還有時間理她嗎?這裡是教書的地方,並非是浪漫戀愛的大學生活,不是嗎?

    所以,瑄字輩,他得敬而遠之。

 

    他對女孩子、女同學,甚至是現在的女同事,好像眼中只有鞏智恩一個人,其他的女人都看不上,也不會去管女孩子的名字、個性與嗜好,大概除了學生以外,他對異性從不留眼超過一秒中。從小到大,他的眼裡就只有鞏智恩,那種不離不棄的感覺,他始終當做很天然的宿命般地守護著。

    直到她上了台北,讀了城市的文化,飲了現實商場的人際之風,以及….交了男友之後多出來的悲嘆。她變得有點不一樣了,都市讓她變得憂愁,每次回鄉下只要帶回一點苦悶的味道,季凡諾總是嗅得出。她與他疏遠了,聊天的機會被限制了,見面的次數少了,連交互寫個信互通訊息的習慣也淡了,縱使他跟她要手機號碼或是宿舍的住址也被婉拒。

    「不要打擾我在台北的生活,你跟我保持這樣的距離就好。」

    季凡諾一樣明白,他懂得接受與感受。

    而這次上了台北,經過了幾次的碰面與了解她在台北工作周遭,其實那就是屬於她的天堂,她的自由,不可否認地,季凡諾完全不能想像,那些她不熟悉的人事物,是她回鄉下的時候不曾告訴過他的,屬於她在台北的一切,能夠告訴他這個鄉巴佬的,只有她受過傷的殘疤。

    他自嘲,他是個鄉巴佬!

    他淡定,原來有一個更適合智恩的男人,追逐了十年才發現那個人並非自己,他突然覺得釋然了,而且還覺得有點好笑,他像是在狂倒青春的瘋子,拒絕一切美好的機緣,而在浪盡三千六百五十天的日子之後,屬於自己的行囊當中,竟然沒有一寸可以給他的東西。

    他起身,離開那張原本另他困窘憂傷的床,在巧妙的突然間,在飯店房間的淋浴間,他傻傻地笑著,也變得不再那麼苦痛。

    他自娛,撩起那六根弦在半夜三點唱起那首王傑的歌:


黑色的夜燃燒著風,無情的細雨淋得我心痛。
最後一班車,像是你的諾言狠心離去,濺濕了我的心。
一個人走在冰冷的長街,想起分手前熟悉的臉,
淡淡地留下一句,忘了我吧還有明天,心碎的聲音有誰會聽得見。
我告訴自己愛情早已走遠,可是胸前還掛著你的項鍊,
逃離這城市,還剩什麼可留在心底,忘記你不如忘記自己。

    

原唱:王傑  〈忘記你不如忘記自己〉
作詞:張方露
作曲:Johann Ziller
編曲:Ricky Ho

 

    愛是什麼呢?就讓他一吐為快吧!

    還剩什麼可以留在心底?他想說現在已經乾乾淨淨了,但是很難。弦音的振尾未歇,撇見手機上的簡訊再度閃亮,於是他輕輕地撫平那些弦愛。

    「早點睡,別跟我一樣,一起睡不著。」

    他笑,偏偏帶領著他一起進行這最後的確認之旅的,竟然是一個有瑄字輩的女孩。

    真是巧妙的安排。

    或許這趟北上,自己的人生也可以跟這種帶著瑄字的女生,來場大和解吧?







請尊重本人之智慧財產,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台長: 幫主
人氣(2,106) | 回應(5)|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 個人分類: 長篇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美麗的眷戀 (12).....by Colong
此分類上一篇:美麗的眷戀 (10).....by Colong

winnie
睡醒了,一杯咖啡,拌。讀
2017-10-01 11:07:00
yug
美呆、美呆了
2017-10-01 12:03:20
duck
聯結FB中
2017-10-02 08:27:43
remind
來報到囉~~~~
2017-10-03 21:24:24
asd
過來看美女~~~~^&^
2017-10-06 11:17:00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