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美醫學中心宣導病人安... 產業創意提案得獎的是..夜市達人94我!明洞夜市 影╱山區夜雨濕滑 小隊...
2017-04-18 07:50:09 | 人氣(2,639)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不懂那顆心 (24).....by Colong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0418.jpg






2014325

 

星期六一大早,朋明出現在媛的社區大廈門口。他帶了一頂鴨舌帽,還有一副太陽眼鏡,一身合身的T恤牛仔褲,感覺整個人變瘦了許多,等到媛與臻走了出來,都差點認不得他是誰了。

「嗨!您們好,兩位美女!」他開心地向前打過招呼。

「朋明嗎?......」只見臻一臉驚奇,這跟兩個禮拜前看到的微壯型男人不太一樣。

「幹嗄?女人,有被他電到嗎?」媛推了臻一把。

「哪有可能啊!我還沒不夠格啦!」朋明自嘲著。

「你感覺瘦很多。咖啡店跟民宿很忙哪?」臻像對老朋友般的禮貌問候。

「嗯,還好啦!最近時間比較多,所以有去運動減減肥肉啦...

「這樣啊...」臻笑著看著他,「許媽媽還好嗎?」

「嗯,非常好!」

「那今天你怎樣會來?」

「喔,因為天氣很好啊!想說來看看你們......。」朋明不曉得要從哪一個話題說起,眼睛不敢看著今天一身桃紅的緞面洋裝,雙肩上挖空露出細膚的蕾絲邊,以及用水藍色緞帶圈起腰繫的臻,底部紅色的高跟鞋與秀麗、剛去染成桃紅色的長髮相映,簡直美到極點。

「是喔,我怎麼覺得你是被媛強迫來當我們的司機的啊?」

「哈哈,就當作是好了!」朋明摘下太陽眼鏡,「但其實我是順便來做複診的!」

「複診?」

「是啊,從妳剛剛的煥然一新,我可以確定一件事,那就是妳的傷好很多了唷!」

「嗯!這都要歸功於你們!」臻露出甜美的笑。朋明馬上臉紅不敢直視。

「喂,你們話開始變多了,要忽略我沒關係,我先去大姐那邊吃早餐了,咳咳咳......

「等一下,媛,一起走啦!」

朋明在後頭跟著,在相聚之餘雖有欣喜,但是藏在背後卻還有更令人擔心的無奈。

吃完早餐,車子隨即在高速公路上奔馳,春天的氣息吐露著所有重生的希望,在臻的眼底,在與分手前看著窗外的心情完全截然不同,她的眉間有著相當動人的自信與解脫,可以獨自享受的一種幸福感,這是她的人生中,少有的一種體會。以前的過往,最早開始就是孤獨的一個人活著,因為父母親車禍身亡,從小沒有至親之愛,幸好在祖父母的餘力照料下,自己經歷了求學階段,認識了媛與李品皓,然後把李品皓當作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把媛當作如自己分株的姐妹,然後再經過十五年與那個男人和與那個女人陪伴的日子,她覺得整個人生應該都會這樣被這兩個重要的人陪伴呵護下去吧?

 

結果人生如夢,現在她醒了,那個男人不在了,在自己的人生裡空缺出來,雖然未完全走出傷痛,但自己也慢慢地覺得可以在假灑脫當中學會沒有他,自己也會更好!

 

「媛,妳看,那邊的海好漂亮喔!」路經新竹外海的風車海岸線,臻高興地叫著。

「是是是,許胖你看,分手後差真多喔!咳!」媛拍了拍朋明的肩膀。

「唉喔,別鬧我了!」

「是啊!這樣療癒的速度,照理講是奇蹟式地快呢!她是有智慧的女人。」朋明笑著。

「雖然是這麼說,但我總覺得這女人欠了什麼?」

「什麼啊?,我沒欠妳什麼喔!」臻從窗外的景色拉回來,莫名的臉回著。

「反正就是空了一點,咳咳!女人!」

「媛,妳到底要不要緊啊?風太冷了嗎?」臻把窗戶給關上。

「免了、免了,這樣就不透氣了」媛在後座躺下,然後瞇上眼睛,「昨晚沒睡好,補一下眠。」

「哪有沒睡好,明明就睡得很熟啊……」臻回過頭看著媛。

車子越過那幾幢三葉大風車,蔚藍一線天的畫面遁入了綠色山叢,「讓她睡吧!我們就先聽個音樂吧!」

「好啊!你的音響USB有什麼歌?」

「聽李心潔的《自由》如何?」朋明似乎是特意準備的。

「喔~很貼近我心喔!」

「會不會太high啊?」

「不會,我挺愛這首歌的」臻瞇眼笑著。

「那就」正當朋明想要打開選擇鈕時,

「不好,死許胖,這樣我哪睡得著啊?

媛睜開眼睛,只見朋明大笑著。

 

 

    約近同一個時間,上午十一點,台北的天成飯店,李品皓父母與YK集團的董事長夫婦與盧黛絲,正併列一張豪華的滿漢全席上,雙方正和樂地在商討兩家的婚宴事誼。

「那麼,就訂四月十五日週六了,貴親家都沒意見吧?」盧董事長和氣地問。

「可以的,我們品皓都跟我們說好了,全都依董事長之見而定。」

「這次我們沒有多盛大,大概就是家族內的人,我們小姪女也是再婚的女人了,我老臉已經請過一次,雖然是在美國,但不想被虧連拿兩次紅包都不害臊呢!」說完,他呵呵地紓困了老喉嚨。

「伯父幹嘛這樣損我啦!」盧黛絲難得有矜持般的臉紅,不見平常女強人的氣勢,那份溫溫柔柔的臉,李品皓是越看就摟得越緊。

「沒問題地,想想是我們李家高攀!」李父舉杯往上敬,「之前我就跟品皓說過,娶個孤兒當老婆會沒有出息的、倒七輩子的楣呢!結果,他真的有聽進去喔!哈哈,敬盧董事長!董事長夫人!」席上口氣震響,不愧是夜市擺攤退休下來的老江湖。

「明智!」盧董事長也回敬,

「品皓他做事認真,為公司帶進來不少訂單,業績一直都把持得不錯,人才可貴,還會幫忙照顧我姪女、外姪孫女,內外都良,但是,好還要再好!您們說是不是?」

「當然、當然。」李氏這邊笑臉唯諾。

「好還要再好不是隨便說說就可以了!」盧董事長換他站起身,「是要,嫁進來才叫做好還要再好啦!」

「嫁進來!?」李父狐疑著。

「什麼意思啊?董事長。」李母的嘴角斜了幾度。

「品皓沒說嗎?」盧董事長看著他。

「是的!爸、媽,我要當駙馬,當然就要入贅啊!」李品皓輕聲笑著,「這道程序不能省的啊!」

「恕我們失禮,因為盧家就只有這個千金女了!所以不能斷香火」董事長夫人緩緩地說著。

顧不得李氏雙老面有難色,「放心!我會努力生兩個帶把的!」盧黛絲立刻吻起了李品皓,「這個男人,我甘願為他生一堆小孩」。

「好了,黛絲,太放肆囉!」董事長夫人拍著她的背,卻看著李品皓一開始享受其中,後來周遭有漂亮女人走過,他就立刻漂移了他的眼神。她思忖著,這男人,真的那麼愛黛絲嗎?

「哈哈哈來!乾杯!」

盧老又起身,把喜事當成商場談判,反正只要談贏了,親家的表情,他視若無睹。

 

 

●老江湖,「入贅」這兩個字,聽在耳裡,很不是滋味。

但他的兒子甘願,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看來老江湖該退隱去了。

 

 

 

「啊?好端端地幹嘛又要叫我搬走啊?」

傍晚時分,他們在三義的勝興車站商圈中,在一家很有名的客棧餐廳裡坐了下來,直接談起了這個決定。

「朋明已經找好房子,是他舅舅已經很久沒有租人的公寓,不過定時有請人去打掃,很乾淨寬大,剛好距離妳的公司很近,坐一小段捷運而已,我去看過了,咳咳。」

「程郡媛,告訴我怎樣回事?當初也是妳硬要我搬去妳那裡的啊!現在是嫌我吵到妳的私生活了嗎?」

    臻有點生氣,但她是故意生氣地,也的確,在從擺脫李品皓所有的一切之前,她有想過不要去打擾媛的生活,就算是交情再好,保留一點彼此自由的空間,會是對友情最好的照顧,就像是她和李品皓同居將近十五年,扣除他的兵役期間,她也幾乎是,要不跟這個男人,要不也是自己一個人生活,有需要的時候再打擾,沒必要的時候給各自的空間,相信媛更是如此。然而在當時那激烈的分手夜,委不得媛的強力拉攏,她才急忙忙地搬到她那雖有兩個房間,兩廳兩衛的小家庭式空間,勉強地擠得了她們倆,但日後她有另外的一半,那豈不尷尬?

    各自單身的生活,可以非常地融洽;但誰也不會永遠單身吧?她其實,無時無刻都在想這個問題。所以她故意生氣,讓一切的故事合理化下去。

「對不起啦!我知道妳一定會生氣的啦!咳」媛有點不知道該如何講下去,表情像乾掉的吐司,一向暢所欲言的女人,似乎是改了性般。

朋明拍了拍媛的背,勉為其難地打了一個圓弧,

「大家既然都玩得很累了,這件事情就明天再說,好嗎?」

朋明拿起菜單,娓娓道來,

「這家店我來過好幾次,老闆把傳統的客家美食加了新的素材進來,非常好吃!妳們一定要品嘗品嘗。」說完,全由他自主地點了幾樣招牌菜,然後大聲地說,「這頓我請!」然後瀟灑地揮手拋出菜單,也吩咐服務生來點溫的開水,讓它擺在媛的面前。臻注意到了,她的眼神瞧了朋明看著媛的表情,嘴唇只是微微地洩了縫隙,卻沒有問。

 

默默地在黃昏的斜陽映照下,即將菜餚香煙四溢,三個人仍然吃得異常安靜。

後來還是朋明先張開口,「ㄟ,兩位有空要不要再來我的民宿玩玩,最近我又找到了不錯的景點,準備開第二間,有沒有興趣當個探勘者?或是投資當股東?」

他見其他兩個人只是笑得哀怨,沒有回答,朋明緊接著說:「唉呀,說投資太沉重啦,你們來玩就順便提供意見就好了喔!」

「許胖胖!」此時媛說話了。

「怎麼了?」朋明看著媛的表情有點訝然。

「我肚子有點不舒服

「不不會吧?這菜應該是新鮮的吧?」

「不是菜,是我那個來!笨蛋!」媛剁了朋明的肚子,隨後就離開上了洗手間。

一見媛離席,臻馬上就要開口,朋明心裡有數,知道她一定會問,他機靈地拿起手機,假裝有人打電話給他:「喂~~,喔,小珍啊!什麼事?喔~~~~妳是說昨天咖啡廳倉庫進的那一批咖啡豆嗎?什麼?還沒入系統帳?發票不見了?怎麼這樣呢?喂~~~~

隨之開始自言自語,自問自答了起來,看著朋明的演技認真,臻只好再度沉默地低頭喫食著。

 

    晚間七點,直到遁入車內,漆黑的北上回程車道上,臻坐在前座,轉過頭來看著眼睛已經閉上的媛,她知道她並沒有睡著,喘息聲有點裝大,隨時併進來不規則的咳嗽聲,臻已經不能再忍受這種狀況。

「媛,妳是不是有什麼事沒有告訴我!?」

她輕輕地問。她試著從前座轉個正直地要拉住媛的手。

「沒有喔!妳幹什麼忽然神經兮兮的!別吵別吵我睡覺好嗎?」她睜大一隻眼睛,然後正經地說著。

「妳騙我!我覺得有!而且,妳只告訴朋明!」

臻這回是真的生氣了,沒錯,要她搬離開她不會生氣,她氣的是好朋友、好姐妹之間,是沒有秘密的!

    她轉回前方,瞄了一眼正在開車的朋明,然後又轉回來,「叫我搬出去,一定有別的原因,妳就說老實話吧!好嗎?」

好嗎?那兩個字是用幼稚園小孩子的口氣在乞求著。

「好,我說。」媛立起她的上背,然後貼進臻的臉,她倏地就親了臻的嘴唇,然後用雙手夾著她的臉,再狠狠地吻了一次。

「因為,我怕我愛上妳!哈哈哈……

「什麼啦!」臻感覺又被戲弄了,左手用力地拍打媛的大腿。

這同時也惹著朋明笑了出來。

「喔,你有空了是不是?」臻轉向那個正在開車的人。

「啊?」朋明才稍微笑了一下,馬上就被逮,他轉了小小的角度,瞥了一下臻的表情,尷尬地面帶機疑。

「換你給我老實說喔,是不是知道媛媛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讓我知道呢?」

「我怎麼會知道啦!我跟她又不熟。」

「你跟她不熟?你在胡扯什麼啊?」臻的優眉時緊簇了起來。

「真的啦!我現在見她的次數跟見妳的次數一樣多,誰跟她最熟啊?一定不是我嘛」朋朋搞笑地回。

「噗吱」媛在後座笑著。

「程郡媛一定跟你串通好了!你如果不說,就是要跟我絕交囉!」臻索性拿出殺手翦。

「唉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啦!」朋明真的是啞口吃黃蓮,說完,他直視前方,一時也不曉得要拿出什麼藉口,只好再度把音樂打開,

「你們」臻氣得嘟嘴,黑嘛嘛的路上,沒有人想要知道她到底有多生氣,但是那兩個人就是打死不回,然而音樂響起,車內隨即都在沉靜之中,剛好這是一首參有佛教經綸的歌曲,背景配樂用鋼琴當作主軸,再由女聲的高亢悠揚,緩緩地……詮釋人生。


人生如何能圆满,心識隨時光流轉
你是否還記得,多少親人的臉
人生像隻孤帆,飄搖在此彼岸
太多的離散,來回的緣
如果有天你歸去,一定要把我忘記
太多的回憶,亦岸亦是獄


愛人今世緣,請你要珍惜
千難萬劫裡,換今生相遇
朋友今世義,請你要珍惜
人海茫茫,只有我懂你

父親天地情,我一定珍惜
永恆不變的,只有你恩情
媽媽慈悲心,我一定珍惜
娑婆堪忍裡,最正覺得信

 

 

from《圓滿》

原唱:雲朵
作詞:沐爾 刀郎
作曲:刀郎
编曲:刀郎

 

「你怎麼那麼喜歡她的歌聲啊?」臻打破靜默的空間,望著朋明。

「妳認得出來?」

「是的,倔強。」

「還記得我的醜態?」

臻搖搖頭,回頭看看媛,她深睡了嗎?

「這歌真令人感動。」

「嗯圓滿,就是要你惜緣吧。」朋明在對面來燈的反照下,微起臉龐。

「人生要圓滿,就要懂得惜緣嗎?」臻問。

「對,惜緣,惜『媛』。」朋明用手比著後座,似乎在暗示著什麼。

「以後週末可以像這樣跟著你們出來的話,那該有多好的呢

臻似乎沒能聽懂,但她拭去淚痕,直覺式地瞧瞧那個好像沒有以前那麼有活力的姐妹,此生她沒珍惜過父母的情緣,那這個女人到底還是她唯一要珍惜住的姐妹呀。

 

 

●媛側過身,故意躲在臻的正後方,無聲,淚止不了。



 

請尊重本人之智慧財產,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台長: 幫主
人氣(2,639) | 回應(3)|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 個人分類: 長篇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不懂那顆心 (25).....by Colong
此分類上一篇:不懂那顆心 (23).....by Colong

小魚
今天首閱~
2017-04-18 08:39:29
remind
股市沒賺
來欣賞一下
順便冷靜一下
2017-04-18 22:12:15
很九沒來
2017-04-20 23:03:40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