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4-17 07:29:16 | 人氣(68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榖雨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是屬於耕耘的時節。

連綿春雨灌溉了滿原青綠,正是插秧萌芽時候。

可這種天氣卻也分外好睡。太陽高升時分暖暖的風裡卻透著一半絲涼意,就算入夜也只覺空氣像絲綢般拂過肌膚,舒服至極。

是以床鋪簡直是致命的誘惑。

春天趕博士論文真是非人待遇,非得有超凡入聖的定力才行。

可苦了我這種生性懶散的資質平庸之輩。


午覺不小心又睡過了頭,昏昏沉沉爬起來,寫論文所需的各式參考文獻還攤滿了整個書桌,蔓延到電腦桌上。

上午打了幾小時的字,算算居然還不滿一頁。嘖!進度遲緩,絕對是春眠不覺曉的錯。

君打電話來:『別光顧著寫字睡覺,記得今天晚上到我家來吃飯。』我的腦筋還沒清醒過來,只得維維諾諾稱是。君和她男朋友大雄都是我同年進博士班的同學,她念生理我念病理,大雄最有趣,明明讀的是遺傳學偏偏在歸在生物系下頭。三個學門說穿了是差不多的東西,實驗室裡的喜怒哀樂也都差不多是那麼一回事。不同的是君和大雄都屬於毅力卓絕之輩,十個學期咬著牙也要準時畢業,現在兩個人論文雙雙交上去脫離苦海,開始當博士後去了。

雖說博士後和博士班的生活不見得有甚麼兩樣,照樣每天出門做實驗,趕實驗的時候一樣苦幹到三更半夜,面對老闆的小頭銳面,明知老闆說的是廢話還是得連連稱是。可博士光環加身,身分到底不同。

不似我這種還在水深火熱裡的博士班學生,人微言輕,就算是實驗室裡輩分最高的博士班學生也沒用。徒惹人閒話,懷疑我們能力不足,遲遲不能畢業。

自知資質平庸和從別人嘴巴裡聽見絕對是兩回事。

學術圈子並不比其他行業清高,大學時一位教授感嘆曰:『不過是具體而微的黑暗罷了!』說的真真鞭辟入裡。流言暗箭照樣對準了心頭戳,偏偏就算被戳血流成河還得故做無事人般微笑。切切不可以流淚,和甚麼地方都一樣,一旦流淚示弱就要被一干子豺狼虎豹踩在谷底,永世不得翻生。


起身去廚房做杯咖啡提神的時候同屋的老大也在那裡。老大的女朋友妮塔卻是我同艘船上的難友,照樣趕論文趕的花容失色。除去吃飯哀嚎,簡直沒有力氣說話。

老大看我神情憔悴,忍不住好笑:『嘿!我成天對住的兩張臉都是這樣要死不活的,你們兩個倒是表情一致。』

表情一致是當然的。成日閉門造車,偶爾回辦公室開會甚麼的,遇見妮塔第一件事就是相對嘆氣─永遠寫不完的論文。看見別人已經交卷的,羨慕的要命,可自己的寫不完就是寫不完。

我舉高手上的咖啡算是示意,窩回房間裡繼續繭居。


去君家吃過飯回來,絕對要做上一大杯濃咖啡,熬夜把功課做出來。

說來誰信,準博士的生活其實缺乏樂趣之至,科學家每日對牢的不是儀器數據就是細胞老鼠,在細胞或電腦前說的自言自語不定比整年對人說的話都多。這種日子過的久了人都變得自閉,對牢電腦小小螢幕就算是生活最大消遣,一朝網路斷線,日子馬上變得不知道怎麼過才好。

嘴裡天天嚷著需要男朋友,可鎮日除了實驗室就是家裡,哪來機會認識新的男人?女人頂著博士頭銜,立時嚇退成掛大男人主義作祟的東方男人。想娶個博士老婆回家妝點門面的男人或許也不是沒有,偏偏我聽見這種心態絕對先逃為快。至恨男人一筆抹煞女人二十多年求學艱辛,輕看女人的事業,嘖,人挑我我亦挑人,在事業上頭我絕對自我主義。莫怪大學死黨依芳說我們都是事業為先的大女人,找伴侶難上加難。

不是不寂寞的。也會渴望有個人在累極倦極的時候給一個擁抱,一樣希望能從某個溫暖堅實的臂灣中醒來並以溫情的輕吻迎接清晨,看到可愛的小孩特別想自己懷裡也能抱著一個暖呼呼的小身軀。

只不過緣分還未到罷!我們都被教育的太堅強,太懂得寧缺勿濫的道理。

都說婚姻是理智昏沉下的產物,這麼清醒,真要跳進婚姻的牢籠也難。


正在胡思亂想,君的電話又來了:『到底記不記得來吃飯啊?少胡思亂想,吃飽了速速幹活,早點畢業是真。』她的聲音惡狠狠,我只得答應即刻換裝出門。

門前的重瓣桃花粉嫩嫩的開了一樹,真像古人詩裡寫的一樣,在春風裡笑的正好。

這是春天,但是我的論文一日交不出去,地獄裡的春天也是枉然。

君是對的,專心寫論文早點交卷是正經。這是埋頭耕耘的時節,至於收穫,那是屬於將來的事情。

台長: 塔緹亞娜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68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火星文練習簿 |
此分類下一篇:立夏
此分類上一篇:清明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