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法學再交流 成大醫... 扯!有錢買不到百萬元名車爽!澎湖人平均有三台賓士 2017南方影展感動重...
2017-09-10 16:17:20 | 人氣(1,645)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螺旋式井蛙 —— 葡萄牙Sintra與義大利Venice的螺旋建築隨筆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照片:雷加萊拉宮(Quinta da Regaleira)的螺旋狀石井(Poço Iniciático)(往下方向景緻)  / 攝於葡萄牙辛特拉(Sintra)


照片:雷加萊拉宮(Quinta da Regaleira)的螺旋狀石井(Poço Iniciático)(向上方向景緻)  / 攝於葡萄牙辛特拉(Sintra)


  陀螺般的日子,常是這般轉呀轉的,擾動著生活猶如漩渦,一圈又一圈的,奇妙的,卻也將曾經的旅行畫面,由記憶的漩渦深處翻攪出來。

  友人將啟程至葡萄牙旅行,不約而同的,我們都聊到了這個似陀螺漩渦般的景點,無疑的,它就是那個「一定要去」的景點之一。記不得當時我是如何小心翼翼的踩著輕盈步伐,順著陰濕又晦暗不明的階梯,一圈又一圈的,走到了這個詭譎中帶了些神秘的螺旋井底部。

  坐井觀天、管窺蠡測,我在井底望著頂上30米外的天光,不過9圈360度螺旋的距離,卻讓人升起了一種離世許久的情感。原來,所謂的「井底之蛙」是這般渺小的感覺;也原來,「囚徒困境」是忒煞索居的風景。

  白日流光穿井而下,直爍的井底之人目眩,想的是,若是夜晚能自有限的井口望見月光,那會是怎樣的一個光景呢?「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才高八斗的曹植作詩如此(雖然這個名為Poço Iniciático的螺旋井不只「才高」八斗,而是高了近10層樓的30米…XD),所以,或許「以管窺流光」會是件浪漫的事,白日苦悶的井底囚徒到了夜晚,也許會轉成為另一位心靈沉靜又富思想的哲學家也說不定。

  「因為有痛苦的經驗照亮,快樂的本質才顯得澄明。」《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書中,達賴喇嘛這麼的說著,連聖哲亦對處於井底的心情做了說明與印證了呢!





照片:迴旋梯(Scala dal Bovolo) / 攝於義大利.威尼斯


照片:嘉年華會時的迴旋梯(Scala dal Bovolo) / 攝於義大利.威尼斯


  說到了螺旋式建築,還讓我想到了一座位於威尼斯一處僻靜巷弄中的「蝸牛梯」(Scala dal Bovolo),它與Poço Iniciático兩者都是這般美麗而精緻,在晴天的日子裡隔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向它望去,就會像看著一位在陽光下綻放的女郎,正炫耀的施展著套疊的魔法,如此高挑聳立,如此對比鮮明,如此豔麗大方,又如此的詭譎神秘。

  「不知道要帶多廣的鏡頭才得將這景的風光都拍進去啊?」友人最後丟出了這麼一道題目,令每次都只帶一個鏡頭出遊而號稱「一鏡到底」的我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其實我想與他說的不只是寬廣的空間問題,還包含了悠遠時間的想像,也就是究竟需要花多少的時間才能將這螺旋建築的風光全都看盡呢?

  你們瞧,這上了白漆的拱形迴廊搭配著略有歲月的赭紅方磚,彷彿是在訴說著,這歲月就像石磚般的,一塊一塊井然的砌疊而上,而時光又像一道通透的拱廊,依序的一圈一圈纏繞而下。這樣「悠然迴旋的歲月」是不是比「需要多廣的鏡頭」的問題要來的值得探究,來的值得思考呢?

  「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泝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蘇東坡另外在《前赤壁賦》裡寫了這麼一段,意為搖棹拍槳於江水上,船兒悠哉悠哉地行於水面流光之中,只是我日夜思慕的人呀,卻正在那遙遠的另一方。或許,這般詞句,也很能夠代表著站在螺旋井底,或是站在螺旋梯外不遠不近的人由衷的心情。

  美眉人人愛,但她總是在天的另一方,美景亦然,鏡頭流光來去,無論您帶了多寬的鏡頭,只消拍下了第一張,總會覺得下一張可以再拍的更寬更好又更美。舉一隅當以三隅反,對於生活中其他美麗的事物,同理可推。

  陀螺般的日子,常是這般轉呀轉的,擾動著生活猶如漩渦,一圈又一圈的,奇妙的,卻也將曾經的旅行畫面,由記憶的漩渦深處翻攪出來。偶然的,我在記憶的漩渦深處,翻攪出螺旋井與螺旋梯,也翻攪了出一些近日的生活思想。附帶一提,文言文的比例可以不要調降嗎?(奇妙的結語XD)


附加參考照片:



照片:巴特婁之家(Casa Batlló)的漩渦狀燈飾 / 攝於西班牙.巴塞隆納


照片:凱旋門的迴旋梯 / 攝於巴黎


照片:雕飾充滿洛可可風格的鸚鵡螺樓梯(Spiral Staircase)  / 攝於奧地利.梅克修道院(Stift Melk)



台長: 寒舍裴小編(csming)
人氣(1,645) | 回應(2)| 推薦 (8)|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散遊記 |
此分類下一篇:挪威.特羅姆瑟 —— 雪的等待
此分類上一篇:歐若拉!我的幸福女神——到挪威北極圈小鎮特羅姆瑟追極光

李馥(Dumpling Lee)
裴小編引用赤壁賦這段我好喜歡

螺旋般的譬喻也很恰當

難得的佳作
2017-09-11 00:52:41
版主回應
謝謝大作家看文與留言,過譽了,僅是偶然隨意寫的,普通的文字
2017-09-12 00:12:48
李馥(Dumpling Lee)
我也想文言文比例一調降

怎麼能欣賞這麼多美文呢?
2017-09-11 00:57:37
版主回應
聽說維持沒改,這算是好消息嗎? ^^
2017-09-12 00:13:19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