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5 19:58:52 | 人氣(7,240)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信義區的建築、裝置藝術與生活.之一

推薦 1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站在遠雄金融大樓的31層,向信義區西北方望去,近處有醒目黃色大屋頂的國父紀念館、僵持於施工與停工中的臺北大巨蛋,以及被整片玻璃幃幕覆蓋整齊的松山文創大樓;稍微望遠一點,可看到臺鐵機廠、松山機場、基隆河北岸,以及曾是臺北第一高樓的火車站旁的新光大樓;若將目光望向更遠,還可以見到橫亙於盆地周邊的內湖及大屯兩大山系的蔥蘢景色。
  難得有機會得以如此的登高望遠,舉目所見,城市內建築的距離都變小了,卻讓人見到了更寬更遠的風光,都說「登泰山而小天下」,但天下畢竟還是那麼的大,雖有許多認識的人與能夠理解的事,但卻還有更多不認識的人與不能理解的事,所謂的小,就只是渺小的自己了吧!
  ...  ...  ...
  前前後後的,曾在信義區工作了10年,從101大樓還在建構較低幾層的時候開始,到整棟摩天大樓落成;從新光三越只有2個館的年代,到信義區櫛比鱗次林立了整片的百貨公司與購物商城;也從我的而立之年到了超越不惑的歲月。信義區的變化,說快確實很快,但畢竟也是每日每日一點一滴的累積而成的,仔仔細細的回顧起來,日復一日的上班下班;每天每日的用餐逛街,這些景象可說是滿滿的堆疊在腦海記憶當中,隨手一翻便可花啦啦的落滿眼簾,所以,感覺它的變化又不是那麼的快。
  我在信義區裡的第一份工作是位在此區唯一的一棟土黃大樓,可能是當時年紀還小,連在大樓內走路都還會迷路,剛開始時,還經常的搞不清處自己要搭的公車是位在哪個方向的出口,常要繞個半周才能走到正確的站牌,唯一的好處是,因此而將大樓周遭環境更認識了些,那時高樓還不多,四周都還只是些花草樹木,比較醒目的,是位於西南方當時還稱為凱悅的君悅酒店,再來就是更過去一點的世貿中心了。
  後來,經由一位前輩的說明之後,知道了土黃大樓原是棟雙十字的建築,所以除了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外,還包含了東北、東南,和西北、西南等四個方位,這麼多的出入口,也難怪單純的我會被弄的這麼迷迷糊糊的。
  現在偶而會嘗試的回想著,當初才到土黃大樓上班時,信義計畫區四周是麼樣的情景呢?區域裡最高的是中信信義總部大樓,威秀影城才開幕沒多久,而新光三越的地下街已是同事間經常聚餐的地方(因為土黃大樓的大鍋飯菜實在不怎麼吸引人)。上班趕9點刷卡時,沒有捷運地下連通道可以走,必需挨著基隆路的狹窄人行道小跑步,最慘的是遇上了松高路上十字路口的紅綠燈,這個紅綠燈會讓趕時間的人等到天荒地老,不知道有多少次的9:01刷卡,都是它惹出的禍。
事實上「9:01」影響著一位上班族非常深遠,就算再過個10年,那種焦急恐懼的心情依然在心海裡蕩漾著。
  在信義區的第2份薪水是在中油大樓裡領的,只不過我不是在油水多的中油工司上班,而是剛好公司辦公室就租在中油大樓裡而已。我們常戲稱中油大樓的外觀像是一個瓦斯桶,所以我們就是每天在瓦斯桶裡「水深火熱」工作的可憐上班族。那時上班也是常常的趕9點,從捷運3號出口出來後便是一段百米的衝刺,遇著了松仁路的紅燈——喔~沒關係,一些前輩們平日已教導並示範了一項絕招,那就是先沿著「信義12號廣場」走,再俟機的不由人行道而改由路中分隔島中穿越而過,百米徑賽瞬間變成百十跨欄,雖然會更累些,但重要的是有效,而且據保守估計,這項絕招一年至少可以拯救3到5次令人扼腕的「9:01」。不過要特別交待的是,早期松仁路上的車輛還真的不多,兼以這項絕招叔叔有練過,所以未經前輩們教導過,可千萬別輕易嘗試。
  當時的「信義12號廣場」還未開發,不像現在已經開發成全臺北,或者應該說是全臺灣最大的Ubike租借站,常就會變成溜狗人士情感交流的地方,除了一片綠地及捷運的大型通風出口設施外,就只剩一座名為「城市候鳥」的裝置藝術。此裝置藝術創作於2002年,述說著城市裡熙來攘往的人們,就像是一群飛入都市叢林的候鳥一般,只是候鳥是一年只飛一回,而都市裡的人們卻是一天就已一回。多數白天鎮日關在高樓建築裡的上班族,是多麼地想在下班後趕快飛回自己原本的窩呢!
  猶記得這裝置藝術的候鳥擺放的方位,最先是由西南往東北飛,但現在卻是由東南往西北飛,也許這是為表達候鳥與孔雀之間的不同。舊時詩說「孔雀東南飛」,而現在的信義區則是好不容易捱到下班的城市候鳥們,紛紛趕緊的往西、往北飛回家(或是逃回家) (笑)。
  其實,中油大樓旁放置了不少的裝置藝術,除了前面說的「城市候鳥」外,另外還有一件位在消防局、中油大樓與松仁路三者交會點之間的「站在圓球上與爪子上的野兔」裝置藝術,這作品描繪了一隻帶點詼諧卻不失躍動活力的兔子,拏雲攫石的僅以兩條後腿站立於一顆東方樣式的石刻龍珠上。
  我很好奇,這隻兔子為何可以以這麼怪異的姿勢站立著而不會倒下?而且也未見過牠在颱風過後曾「摔倒」過,最詫異的是,即使看了好幾次,但還是不清楚創作者究竟是想藉由這隻兔子表達什麼呢?我想,也許牠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那隻帶著懷錶的兔子先生一樣,引領著都市叢林的上班族,在苦悶的工作之餘,掉進另一個想像中的兔子洞裡。
  看完姿態怪異的兔子先生之後,可以順路走到僅隔著松高路與與中油大樓相鄰的國泰金控大樓。我喜歡這棟大樓前短短約50公尺長的人行道,道上的枝型路燈與他處的明顯不同,有種特有的優雅風範,夜間點上燈彩後的路燈更是添上了一些歐式的浪漫氣息,許多情人就雙雙對對的坐在打烊後的金控公司前方臺階,一坐就是幾個小時,一任枝型路燈點滴光亮灑落到天明。
  攝影愛好者都知道,在國泰金控大樓與宏泰交易廣場之間有個露天的拱架穿廊,這裡可以拍到101大樓穿梭於拱廊間的特殊構圖景緻,在天清氣朗的日子裡,如此構圖,拍起來還真是美不勝收,也是許多攝影師不太願意分享的私房攝影點。
  其實,這裡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101大樓私房攝影點,拍攝點就在是國泰金控大樓的本身,只要您找對了方向及角度,就可發現,在國泰金控大樓南面的幾面長方直立玻璃窗戶上,完整的映著整座101大樓,只消簡單的舉起相機或是手機,就可輕易的將整座101完全佔有。玻璃與光線兩者的搭配,真可謂是神奇的魔術師,不是嗎?
  早期,信義區為國軍44兵工廠,大片土地幾為荒草所覆蓋,還曾被戲稱為「臺北草原」,後來,兵工廠雖已遷走,但城市的開發並非一夜即可完成,在中油大樓落成後,其兩旁尚未開發的土地仍多是全然的一片荒蕪,許多當地的居民就會趁機在荒地邊上種些蔬果青菜,造就了一種所謂的「在全臺灣最貴的土地上種菜」的城市奇異現象。我就曾在7樓的辦公室向下望見一位老阿伯正在田地裡工作的情景,而現在鄰著中油大樓的貴婦百貨Bellavita,這地在當時也是屬於荒地中的其中一塊。
  一個玩笑話說著Bellavita是如何的從荒地、農地一躍成為現在的貴婦百貨的經過:「『想要嗎?把拔買給妳~』然後這間皇宮般的百貨就落成了。」事情的經過似乎就是這樣子,有興趣的人可以google「Bellavita+咖啡廳+廣達」這幾個關鍵字,就可以大致明瞭這其中傳奇的故事了。
  在A2統一國際大樓(即信義誠品所在地)、新光三越A4館及A5Bellavita陸續落成及營運後,臺北市政府北門對街最後的一塊空地A1,也於2013年,在遠雄金融大樓的落成後完成拼圖。特別一說的是,遠雄金融大樓為一棟環保綠建築,有如寶石般美麗的樓頂是以18萬6000顆的LED所組成,每天日幕之後幾萬顆的LED燈彩齊發,讓大樓顯得格外璀璨耀眼,現在已是信義區101以外的另一個吸睛焦點,每每經過,我都會不由自主的拿起手機想拍它一下,只是拍了之後又會覺得自己真是拍的不怎麼樣,然後又不由自主直接將照片刪掉。
  記得在遠雄金融大樓剛啟用的一段時間裡,還與與朱銘美術館合作舉辦「朱銘人間系列展」,在大樓的1樓及四周擺放了許多件朱銘大師的作品,附近的上班族,常會在中午休息及上下班的途中,拿起手機與這些石刻藝術品合照。現在展覽雖已結束,但大樓1樓大廳裡仍放了少數幾件作品開放給民眾免費參觀。
  去年底,在一個難得的機會裡我進到了遠雄金融大樓參觀,站在31層樓的天際線上向信義區西北方望去,近處有醒目黃色大屋頂的國父紀念館、僵持於施工與停工中的臺北大巨蛋,以及被整片玻璃幃幕覆蓋整齊的松山文創大樓;稍微望遠一點,可看到臺鐵機廠、松山機場、基隆河北岸,以及曾是臺北第一高樓的火車站旁的新光大樓;若將目光望向更遠,還可以見到橫亙於盆地周邊的內湖及大屯兩大山系的蔥蘢景色。
  不可否認,那顆還在孵育中的大巨蛋是每位來此眺望的人觀看的重點,眼看就要蓋好,但卻存在著更多無法蓋好的變數,畢竟沒人敢挑戰公安這面大纛。引領我們參訪的集團副總一邊解說著建物,一邊對現況發展略顯無奈,我很可以體會他的心境,但這事太偉大,小市民一枚的自己也只能點著頭,表示了解他的說明。最可惜的,經此事件一晃,這顆蛋怕是得再孵育個好幾輪的春夏秋冬了吧!真的很希望自己的城市裡能有顆令人感到驕傲的巨蛋呀!
  「一個人的記憶就是座城市,時間腐蝕著一切建築,把高樓和道路全部沙化。如果你不往前走,就會被沙子掩埋。」作家張嘉佳在〈從你的全世界路過〉所寫的一句,深得我心。從荒漠的兵工廠,到摩登的臺北曼哈頓,為了不被時光的流沙掩埋,我們只能持續的與信義區一起往前走去。
「登泰山而小天下」,但天下再怎麼小畢竟還是那麼的大,雖然天下有許多認識的人與能夠理解的事,但卻還有更多不認識的人與不能理解的事,所謂的小,就只有微小的自己了吧!
  登高望遠,讓人把整個城市裡的建築都看的更清楚了,也讓人看清了一種存在於「天龍國」最繁華地區裡,曾經如此熟悉但卻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與述說的,最親密的陌生。

照片:在遠雄金融大樓的31層向信義區西北方望去




  站在遠雄金融大樓的31層,向信義區西北方望去,近處有醒目黃色大屋頂的國父紀念館、僵持於施工與停工中的臺北大巨蛋,以及被整片玻璃幃幕覆蓋整齊的松山文創大樓;稍微望遠一點,可看到臺鐵機廠、松山機場、基隆河北岸,以及曾是臺北第一高樓的火車站旁的新光大樓;若將目光望向更遠,還可以見到橫亙於盆地周邊的內湖及大屯兩大山系的蔥蘢景色。

  難得有機會得以如此的登高望遠,舉目所見,城市內建築的距離都變小了,卻讓人見到了更寬更遠的風光,都說「登泰山而小天下」,但天下畢竟還是那麼的大,雖有許多認識的人與能夠理解的事,但卻還有更多不認識的人與不能理解的事,所謂的小,就只是渺小的自己了吧!

  ...  ...  ...

  前前後後的,曾在信義區工作了10年,從101大樓還在建構較低幾層的時候開始,到整棟摩天大樓落成;從新光三越只有2個館的年代,到信義區櫛比鱗次林立了整片的百貨公司與購物商城;也從我的而立之年到了超越不惑的歲月。信義區的變化,說快確實很快,但畢竟也是每日每日一點一滴的累積而成的,仔仔細細的回顧起來,日復一日的上班下班;每天每日的用餐逛街,這些景象可說是滿滿的堆疊在腦海記憶當中,隨手一翻便可花啦啦的落滿眼簾,所以,感覺它的變化又不是那麼的快。



照片:臺北市政府與101大樓


  我在信義區裡的第一份工作是位在此區唯一的一棟土黃大樓,可能是當時年紀還小,連在大樓內走路都還會迷路,剛開始時,還經常的搞不清處自己要搭的公車是位在哪個方向的出口,常要繞個半周才能走到正確的站牌,唯一的好處是,因此而將大樓周遭環境更認識了些,那時高樓還不多,四周都還只是些花草樹木,比較醒目的,是位於西南方當時還稱為凱悅的君悅酒店,再來就是更過去一點的世貿中心了。

  後來,經由一位前輩的說明之後,知道了土黃大樓原是棟雙十字的建築,所以除了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外,還包含了東北、東南,和西北、西南等四個方位,這麼多的出入口,也難怪單純的我會被弄的這麼迷迷糊糊的。

  現在偶而會嘗試的回想著,當初才到土黃大樓上班時,信義計畫區四周是麼樣的情景呢?區域裡最高的是中信信義總部大樓,威秀影城才開幕沒多久,而新光三越的地下街已是同事間經常聚餐的地方(因為土黃大樓的大鍋飯菜實在不怎麼吸引人)。上班趕9點刷卡時,沒有捷運地下連通道可以走,必需挨著基隆路的狹窄人行道小跑步,最慘的是遇上了松高路上十字路口的紅綠燈,這個紅綠燈會讓趕時間的人等到天荒地老,不知道有多少次的9:01刷卡,都是它惹出的禍。事實上「9:01」影響著一位上班族非常深遠,就算再過個10年,那種焦急恐懼的心情依然在心海裡蕩漾著。

  在信義區的第2份薪水是在中油大樓裡領的,只不過我不是在油水多的中油工司上班,而是剛好公司辦公室就租在中油大樓裡而已。我們常戲稱中油大樓的外觀像是一個瓦斯桶,所以我們就是每天在瓦斯桶裡「水深火熱」工作的可憐上班族。那時上班也是常常的趕9點,從捷運3號出口出來後便是一段百米的衝刺,遇著了松仁路的紅燈——喔~沒關係,一些前輩們平日已教導並示範了一項絕招,那就是先沿著「信義12號廣場」走,再俟機的不由人行道而改由路中分隔島中穿越而過,百米徑賽瞬間變成百十跨欄,雖然會更累些,但重要的是有效,而且據保守估計,這項絕招一年至少可以拯救3到5次令人扼腕的「9:01」。不過要特別交待的是,早期松仁路上的車輛還真的不多,兼以這項絕招叔叔有練過,所以未經前輩們教導過,可千萬別輕易嘗試。



照片:捷運市政府站3號出口旁,全臺灣最大的UBike租借站


照片:忠孝東路與松仁路口的「城市候鳥」裝置藝術


  當時的「信義12號廣場」還未開發,不像現在已經開發成全臺北,或者應該說是全臺灣最大的Ubike租借站,常就會變成溜狗人士情感交流的地方,除了一片綠地及捷運的大型通風出口設施外,就只剩一座名為「城市候鳥」的裝置藝術。此裝置藝術創作於2002年,述說著城市裡熙來攘往的人們,就像是一群飛入都市叢林的候鳥一般,只是候鳥是一年只飛一回,而都市裡的人們卻是一天就已一回。多數白天鎮日關在高樓建築裡的上班族,是多麼地想在下班後趕快飛回自己原本的窩呢!

  猶記得這裝置藝術的候鳥擺放的方位,最先是由西南往東北飛,但現在卻是由東南往西北飛,也許這是為表達候鳥與孔雀之間的不同。舊時詩說「孔雀東南飛」,而現在的信義區則是好不容易捱到下班的城市候鳥們,紛紛趕緊的往西、往北飛回家(或是逃回家) (笑)。



照片:「站在圓球上與爪子上的野兔」裝置藝術與中油大樓


照片:「站在圓球上與爪子上的野兔」裝置藝術


  其實,中油大樓旁放置了不少的裝置藝術,除了前面說的「城市候鳥」外,另外還有一件位在消防局、中油大樓與松仁路三者交會點之間的「站在圓球上與爪子上的野兔」裝置藝術,這作品描繪了一隻帶點詼諧卻不失躍動活力的兔子,拏雲攫石的僅以兩條後腿站立於一顆東方樣式的石刻龍珠上。

  我很好奇,這隻兔子為何可以以這麼怪異的姿勢站立著而不會倒下?而且也未見過牠在颱風過後曾「歪腰」過,最詫異的是,即使看了好幾次,但還是不清楚創作者究竟是想藉由這隻兔子表達什麼呢?我想,也許牠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那隻帶著懷錶的兔子先生一樣,引領著都市叢林的上班族,在苦悶的工作之餘,掉進另一個想像中的兔子洞裡。



照片:國泰金控大樓前方人行道上具有優雅風範的枝型路燈


照片:101大樓穿梭於拱廊間的特殊構圖景緻,攝影師不太願意分享的私房攝影點


照片:國泰金控大樓南面的幾面長方直立玻璃窗戶上可以完整的映著整座101大樓


  看完姿態怪異的兔子先生之後,可以順路走到僅隔著松高路與與中油大樓相鄰的國泰金控大樓。我喜歡這棟大樓前短短約50公尺長的人行道,道上的枝型路燈與他處的明顯不同,有種特有的優雅風範,夜間點上燈彩後的路燈更是添上了一些歐式的浪漫氣息,許多情人就雙雙對對的坐在打烊後的金控公司前方臺階,一坐就是幾個小時,一任枝型路燈點滴光亮灑落到天明。

  攝影愛好者都知道,在國泰金控大樓與宏泰交易廣場之間有個露天的拱架穿廊,這裡可以拍到101大樓穿梭於拱廊間的特殊構圖景緻,在天清氣朗的日子裡,如此構圖,拍起來還真是美不勝收,也是許多攝影師不太願意分享的私房攝影點。

  其實,這裡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101大樓私房攝影點,拍攝點就在是國泰金控大樓的本身,只要您找對了方向及角度,就可發現,在國泰金控大樓南面的幾面長方直立玻璃窗戶上,完整的映著整座101大樓,只消簡單的舉起相機或是手機,就可輕易的將整座101完全佔有。玻璃與光線兩者的搭配,真可謂是神奇的魔術師,不是嗎?


照片:Bellavita貴婦百貨

  早期,信義區為國軍44兵工廠,大片土地幾為荒草所覆蓋,還曾被戲稱為「臺北草原」,後來,兵工廠雖已遷走,但城市的開發並非一夜即可完成,在中油大樓落成後,其兩旁尚未開發的土地仍多是全然的一片荒蕪,許多當地的居民就會趁機在荒地邊上種些蔬果青菜,造就了一種所謂的「在全臺灣最貴的土地上種菜」的城市奇異現象。我就曾在7樓的辦公室向下望見一位老阿伯正在田地裡工作的情景,而現在鄰著中油大樓的貴婦百貨Bellavita,這地在當時也是屬於荒地中的其中一塊。

  一個玩笑話說著Bellavita是如何的從荒地、農地一躍成為現在的貴婦百貨的經過:「『想要嗎?把拔買給妳~』然後這間皇宮般的百貨就落成了。」事情的經過似乎就是這樣子,有興趣的人可以google「Bellavita+咖啡廳+廣達」這幾個關鍵字,就可以大致明瞭這其中傳奇的故事了。



照片:遠雄金融大樓「朱銘人間系列展」


照片:遠雄金融大樓1樓大廳擺置的朱銘作品,開放民眾免費參觀


  在A2統一國際大樓(即信義誠品所在地)、新光三越A4館及A5Bellavita陸續落成及營運後,臺北市政府北門對街最後的一塊空地A1,也於2013年,在遠雄金融大樓的落成後完成拼圖。特別一說的是,遠雄金融大樓為一棟環保綠建築,有如寶石般美麗的樓頂是以18萬6000顆的LED所組成,每天日幕之後幾萬顆的LED燈彩齊發,讓大樓顯得格外璀璨耀眼,現在已是信義區101以外的另一個吸睛焦點,每每經過,我都會不由自主的拿起手機想拍它一下,只是拍了之後又會覺得自己真是拍的不怎麼樣,然後又不由自主直接將照片刪掉。

  記得在遠雄金融大樓剛啟用的一段時間裡,還與與朱銘美術館合作舉辦「朱銘人間系列展」,在大樓的1樓及四周擺放了許多件朱銘大師的作品,附近的上班族,常會在中午休息及上下班的途中,拿起手機與這些石刻藝術品合照。現在展覽雖已結束,但大樓1樓大廳裡仍放了少數幾件作品開放給民眾免費參觀。

  去年底,在一個難得的機會裡我進到了遠雄金融大樓參觀,站在31層樓的天際線上向信義區西北方望去,近處有醒目黃色大屋頂的國父紀念館、僵持於施工與停工中的臺北大巨蛋,以及被整片玻璃幃幕覆蓋整齊的松山文創大樓;稍微望遠一點,可看到臺鐵機廠、松山機場、基隆河北岸,以及曾是臺北第一高樓的火車站旁的新光大樓;若將目光望向更遠,還可以見到橫亙於盆地周邊的內湖及大屯兩大山系的蔥蘢景色。

  不可否認,那顆還在孵育中的大巨蛋是每位來此眺望的人觀看的重點,眼看就要蓋好,但卻存在著更多無法蓋好的變數,尚未定案的公安議題一經單方面的抬出後,已完全蔽匿了其他討論的可能,畢竟在民粹當道的時代,沒人有勇氣敢挑戰公安這面大纛。引領我們參訪的集團副總一邊解說著建物,一邊對現況發展略顯無奈,我很可以體會他的心境,但這事太偉大,小市民一枚的自己也只能點著頭,表示了解他的說明。最可惜的,經此事件一晃,這顆蛋怕是得再孵育個好幾輪的春夏秋冬了吧!真的很希望自己的城市裡能有顆令人感到驕傲的巨蛋呀!

  「一個人的記憶就是座城市,時間腐蝕著一切建築,把高樓和道路全部沙化。如果你不往前走,就會被沙子掩埋。」作家張嘉佳在〈從你的全世界路過〉所寫的一句,深得我心。從荒漠的兵工廠,到摩登的臺北曼哈頓,為了不被時光的流沙掩埋,我們只能持續的與信義區一起往前走去。

  「登泰山而小天下」,但天下再怎麼小畢竟還是那麼的大,雖然天下有許多認識的人與能夠理解的事,但卻還有更多不認識的人與不能理解的事,所謂的小,就只有微小的自己了吧!

  登高望遠,讓人把整個城市裡的建築都看的更清楚了,也讓人看清了一種存在於「天龍國」最繁華地區裡,曾經如此熟悉但卻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與述說的,最親密的陌生。



照片:遠雄金融大樓「天空.流水.大地」裝置藝術(白日)


照片:遠雄金融大樓「天空.流水.大地」裝置藝術(夜晚)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國內旅遊」

台長: 寒舍裴小編
人氣(7,240) | 回應(3)| 推薦 (1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 個人分類: 我親愛的福爾摩沙 |
此分類下一篇:在淡水清晨的路上
此分類上一篇:宜蘭小旅行+安禾時尚旅館,說走就走

y t (逸竹)
好文
細說著城市的發展
眼看他起高樓
2016-01-16 07:47:04
版主回應
謝謝看文,現在願意花時間看這麼多字的文章的人越來越少了呢!
2016-01-17 00:23:43
中華民國徵信協會
這些城市的裝置藝術確實提升了城市的時尚感和城市的故事,謝謝版主分享好文章
2016-01-26 10:27:22
版主回應
感謝您前來看文^^
2016-01-26 18:41:04
may
May很少到台北,總覺得自己跟那個城市格格不入
也就沒有造訪的意願
今天就跟隨著圖文一同遊覽信義區
也算是窺得這個城市的一塸
2016-01-30 11:46:40
版主回應
感謝賞光一起遊覽信義區^^
2016-02-06 07:30:3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