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2 22:24:14 | 人氣(4,156) |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里斯本公寓的故事——舊廚房裡的老砧板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里斯本公寓的故事——舊廚房裡的老砧板】
  「據說在17世紀時,我的家族出現了一位留著滿臉粗獷落腮鬍的高祖,他應該算是我的great great great……grandfather,也是市場裡一名相當具有名氣的肉販,那時他就是用這塊砧板切肉與剁肉給客人的,而且家族裡的人都知道,當他心情不好時,他就會拿起切肉刀起勁地對著砧板『鏗鏗鏗』的剁著肉,這就是砧板上為何會有這些較深的凹痕的緣故了。」
  俊俏的房東眉飛色舞的為才剛入住公寓第一天的我們生動解說著,彷彿是在述說一位尚在「朝歌鼓刀」的賢德之士,我邊聽邊感覺著,似乎就真的有人在我身旁鼓動著大刀,正急促地剁起肉來,『鏗鏗鏗』的聲響不斷地迴盪於我的耳朵內……
  ...  ...  ...
  兩年前,我與旅伴來到了歐陸最西端的葡萄牙旅行。到了葡國的首都里斯本時,幸運的找到了一間位於市中心賈梅士廣場(Largo de Camões)附近的古老apartment作為住宿之處。
  據說,這間公寓在17世紀時就已存在,公寓的格局有些類似hostel,總共隔了8間獨立的客房,還附有一間大家一起共用的寬敞客廳、多間乾淨的衛浴,最特別的,它還有一間維持老式裝潢且配有灶爐與煙囪的廚房。
  這是一間很有「味道」的廚房,剝皮切薄片的辛香大蒜、發酵的紅酒醋、刨絲的濃郁乳酪、沾著露珠的新鮮蔬果、烤的滋滋作響的牛肉與豬肉薄片、剛沖泡還冒著蒸氣的香醇咖啡、才榨好的新鮮柳橙汁、混雜了杏仁與青蘋滋味的橄欖油、海鹽的提味鹹,還有現磨帶點嗆辣的黑胡椒……,好多好多的食物氣味就在廚房裡壘著、積著;而且不單只有食物與調味料的味道而已,卻是混雜了更多過往來去的人物、新舊置換的器物、穿脫曬洗的衣物,還有明滅飄忽的燈影,以及晴雨交替的天氣等多樣的氣味。
  公寓的擁有者是位年方20出頭、具有西方典型立體五官的俊俏男子,他幸運的繼承了家族留給他的這間有著歷史與歲月的公寓,只要安份守著祖產當個包租公就可以十分愜意的生活了。
  平日,俊俏房東雖然聘請了工作人員在門口旁的櫃檯輪值兼打理公寓,但他仍喜歡不時到公寓裡和房客聊天與說笑。我猜,這主要不是為了貼心房客服務而來,而是想來看看,今日又有哪些新的辣妹自助客或是正妹背包客來此投宿了呢?(笑)
  某日傍晚,就在結束了一天的旅遊行程後,我們在超市買了一些蔬果與食材回到了公寓的廚房料理我們的晚餐。正當我們在專心一志的準備晚餐時,俊俏房東不知怎的,突然地就出現在灶爐的前面,不待我們回神,他老兄便興致勃勃的與我們攀談了起來。(題外話:所以聖誕老公公會從煙囪爬下來這事我是相信的)
  「你們知道嗎?這個砧板可是17世紀就已存在的東西,它是我tátara-tátara-tátara……tátaravô,也就是great great great……grandfather所留傳下來的唷!」俊俏房東邊說邊拿起灶爐旁一塊看起來有些舊,但似乎真的很有歷史的砧板。
  「你們有看到這砧板上有幾處較深的凹痕嗎?」房東問著,我們點著頭,接著他繼續說道:「根據我們家族代代相傳的說法,17世紀時,我們家出現了一位留滿著粗獷落腮鬍的great great great……grandfather,他是市場裡一名相當具有名氣的肉販,那時他就是用這塊砧板切肉與剁肉給客人的,而當他心情不好時,他就會拿起切肉刀起勁地對著砧板『鏗鏗鏗』的剁著肉。這就是為什麼砧板上會有這些較深凹痕的原因了。」
  聽了房東這麼一說,我們自然忍不住的就將砧板取了過來仔細端詳了一番,邊看還邊細數著凹槽的數量,哇!還真有不少耶,然後我就對著年輕房東說:「我想,你那位17世紀的great great……grandfather脾氣應該不是很好才對。」語畢,大家不約而同的一起大笑著。
  「另有一件比較奇特的事,有時我會發現,這砧板上竟會生出新的凹痕,雖然是有點怪,但想想也算正常,可能是有些房客也像我那愛生氣的great great……grandfather一樣,氣憤時也會在砧板上使勁的剁肉的關係吧!」俊俏房東笑著補充道。
  我端起了砧板張大了眼看,房東還真不是隨便說說,這砧板上還真有幾處顯得較新的凹痕耶!
  大約是覺得我們的談話滿投機的,房東意猶未盡的緊接拿起了放置於灶爐一旁的一個半大不小木箱說:「其實,這個木箱也是很有歷史的唷!你知道的,在我的great great……grandfather那時候,買賣東西常常不是用金錢,而是以以物易物的方式來進行,這個木箱就是當時用來做為一種量測的器具。像是我們家用一箱的橄欖換你們二箱的小麥,或是你們用三箱的水果來換我們一箱的麵粉之類的,而且,據說市場裡交換的東西千奇百怪,無論是可以吃的或是不能吃的、用的到的或是用不太到的,都有可能被拿來進行交易。」
  在聽完年輕房東說完這只神奇木箱的故事後,自然的,我們又忍不住地拿起這個看起來不甚起眼的木箱,將之上下左右又東西前後的翻了又翻,看了又看,這只木箱除了表層與邊緣有些剝蝕與磨損外,大體上還保持的相當牢固,邊看我還邊湊近的嗅著,就是很想知道,這木箱曾經以物易物過哪些東西了呢!
  我們在里斯本安排了幾日的行程,期間一直是住在這間公寓裡。就在與俊俏房東聊天的那天之後,公寓來了一位新的背包客,而且似乎是在前一夜很晚才check in的。
  對背包客來說,我們習慣稱較自己晚到此一城市的人為「菜鳥」或是「學弟」,如同雙胞胎的出生,就算只相差個1分鐘,仍是長幼有序,背包客之間也是一樣,就算只比對方多待了1天、1小時,還是可以很厚臉皮的自栩為已經懂很多的「老鳥」或是「學長」。
  身為「學長」,自然的就會想好好照顧初來乍到的「學弟」,於是,我開始將我所知道的事情,像是附近有哪家便宜的超市、兩條街外有家風味不錯而且店員很正的麵包店、搭乘公車該如何的「卡位」,以及我自認為最好吃的蛋撻要在哪裡買等等之類的事,全都一股腦兒的傳授出去。當然,也沒忘將這公寓該注意的事也一併分享給他,像是距廚房最近第二間浴室的門關不太緊,但#3房的辣妹背包客都沒注意到還一直使用這間浴室的這些事情,我都沒有私藏。最重要的是,俊俏房東引以為傲的那兩樣「鎮店之寶」的故事,我更是沒有遺漏的予以轉述。
  不過,因為自己的外語不是很「輪轉」,所以自動的將故事精簡了一下,大略說明了這砧板以及木箱是具有一些歷史,也是房東家族裡一位長輩常使用的東西……,如此這般等等。
  不想,那位「學弟」在聽完故事後,竟冷不防地說:「難怪,昨天深夜,當我辦完check in手續後感到有些餓,於是就想到廚房弄些消夜,在走到門口時就瞥見一位留著滿臉粗獷落腮鬍的老先生正站在灶爐前,還一邊拿著切肉刀起勁地對著砧板『鏗鏗鏗』的剁著肉,一邊口中唸唸有詞的說道:『竟然想用一箱的糖來換我二箱的麵粉,真是太可惡了……』莫非,這位老先生就是你所說的房東家族裡的那位長輩?」
  我覺得我的臉色一定是當下即刻就變成了慘綠。隔天一早,我們連公寓準備的早餐都沒有吃,就連忙的辦了check out,然後頭也不回的拖著行李離開了那間在17世紀時就已存在的公寓,邊走還邊擔心會不會不小心就見到了一位留著滿臉粗獷落腮鬍,而且手上輪著切肉大刀的老先生呢!
  (所有照片攝於 葡萄牙.里斯本)
  延伸閱讀:在葡萄牙的短暫生活
http://mypaper.pchome.com.tw/csming/post/1339218067







  「據說在17世紀時,我的家族出現了一位留著滿臉粗獷落腮鬍的高祖,他應該算是我的great great great……grandfather,也是市場裡一名相當具有名氣的肉販,那時他就是用這塊砧板切肉與剁肉給客人的,而且家族裡的人都知道,當他心情不好時,他就會拿起切肉刀起勁地對著砧板『鏗鏗鏗』的剁著肉,這就是砧板上為何會有這些較深的凹痕的緣故了。」

  俊俏的房東眉飛色舞的為才剛入住公寓第一天的我們生動解說著,彷彿是在述說一位尚在「朝歌鼓刀」的賢德之士,我邊聽邊感覺著,似乎就真的有人在我身旁鼓動著大刀,正急促地剁起肉來,『鏗鏗鏗』的聲響不斷地迴盪於我的耳朵內……









  ...  ...  ...

  兩年前,我與旅伴來到了歐陸最西端的葡萄牙旅行。到了葡國的首都里斯本時,幸運的找到了一間位於市中心賈梅士廣場(Largo de Camões)附近的古老apartment作為住宿之處。

  據說,這間公寓在17世紀時就已存在,公寓的格局有些類似hostel,總共隔了8間獨立的客房,還附有一間大家一起共用的寬敞客廳、多間乾淨的衛浴,最特別的,它還有一間維持老式裝潢且配有灶爐與煙囪的廚房。

  這是一間很有「味道」的廚房,剝皮切薄片的辛香大蒜、發酵的紅酒醋、刨絲的濃郁乳酪、沾著露珠的新鮮蔬果、烤的滋滋作響的牛肉與豬肉薄片、剛沖泡還冒著蒸氣的香醇咖啡、才榨好的新鮮柳橙汁、混雜了杏仁與青蘋滋味的橄欖油、海鹽的提味鹹,還有現磨帶點嗆辣的黑胡椒……,好多好多的食物氣味就在廚房裡壘著、積著;而且不單只有食物與調味料的味道而已,卻是混雜了更多過往來去的人物、新舊置換的器物、穿脫曬洗的衣物,還有明滅飄忽的燈影,以及晴雨交替的天氣等多樣的氣味。

  公寓的擁有者是位年方20出頭、具有西方典型立體五官的俊俏男子,他幸運的繼承了家族留給他的這間有著歷史與歲月的公寓,只要安份守著祖產當個包租公就可以十分愜意的生活了。

  平日,俊俏房東雖然聘請了工作人員在門口旁的櫃檯輪值兼打理公寓,但他仍喜歡不時到公寓裡和房客聊天與說笑。我猜,這主要不是為了貼心房客服務而來,而是想來看看,今日又有哪些新的辣妹自助客或是正妹背包客來此投宿了呢?(笑)

  某日傍晚,就在結束了一天的旅遊行程後,我們在超市買了一些蔬果與食材回到了公寓的廚房料理我們的晚餐。正當我們在專心一志的準備晚餐時,俊俏房東不知怎的,突然地就出現在灶爐的前面,不待我們回神,他老兄便興致勃勃的與我們攀談了起來。(題外話:所以聖誕老公公會從煙囪爬下來這事我是相信的)

  「你們知道嗎?這個砧板可是17世紀就已存在的東西,它是我tátara-tátara-tátara……tátaravô,也就是great great great……grandfather所留傳下來的唷!」俊俏房東邊說邊拿起灶爐旁一塊看起來有些舊,但似乎真的很有歷史的砧板。

  「你們有看到這砧板上有幾處較深的凹痕嗎?」房東問著,我們點著頭,接著他繼續說道:「根據我們家族代代相傳的說法,17世紀時,我們家出現了一位留滿著粗獷落腮鬍的great great great……grandfather,他是市場裡一名相當具有名氣的肉販,那時他就是用這塊砧板切肉與剁肉給客人的,而當他心情不好時,他就會拿起切肉刀起勁地對著砧板『鏗鏗鏗』的剁著肉。這就是為什麼砧板上會有這些較深凹痕的原因了。」

  聽了房東這麼一說,我們自然忍不住的就將砧板取了過來仔細端詳了一番,邊看還邊細數著凹槽的數量,哇!還真有不少耶,然後我就對著年輕房東說:「我想,你那位17世紀的great great……grandfather脾氣應該不是很好才對。」語畢,大家不約而同的一起大笑著。

  「另有一件比較奇特的事,有時我會發現,這砧板上竟會生出新的凹痕,雖然是有點怪,但想想也算正常,可能是有些房客也像我那愛生氣的great great……grandfather一樣,氣憤時也會在砧板上使勁的剁肉的關係吧!」俊俏房東笑著補充道。

  我端起了砧板張大了眼看,房東還真不是隨便說說,這砧板上還真有幾處顯得較新的凹痕耶!

  大約是覺得我們的談話滿投機的,房東意猶未盡的緊接拿起了放置於灶爐一旁的一個半大不小木箱說:「其實,這個木箱也是很有歷史的唷!你知道的,在我的great great……grandfather那時候,買賣東西常常不是用金錢,而是以以物易物的方式來進行,這個木箱就是當時用來做為一種量測的器具。像是我們家用一箱的橄欖換你們二箱的小麥,或是你們用三箱的水果來換我們一箱的麵粉之類的,而且,據說市場裡交換的東西千奇百怪,無論是可以吃的或是不能吃的、用的到的或是用不太到的,都有可能被拿來進行交易。」

  在聽完年輕房東說完這只神奇木箱的故事後,自然的,我們又忍不住地拿起這個看起來不甚起眼的木箱,將之上下左右又東西前後的翻了又翻,看了又看,這只木箱除了表層與邊緣有些剝蝕與磨損外,大體上還保持的相當牢固,邊看我還邊湊近的嗅著,就是很想知道,這木箱曾經以物易物過哪些東西了呢!

  我們在里斯本安排了幾日的行程,期間一直是住在這間公寓裡。就在與俊俏房東聊天的那天之後,公寓來了一位新的背包客,而且似乎是在前一夜很晚才check in的。

  對背包客來說,我們習慣稱較自己晚到此一城市的人為「菜鳥」或是「學弟」,如同雙胞胎的出生,就算只相差個1分鐘,仍是長幼有序,背包客之間也是一樣,就算只比對方多待了1天、1小時,還是可以很厚臉皮的自詡為已經懂很多的「老鳥」或是「學長」。

  身為「學長」,自然的就會想好好照顧初來乍到的「學弟」,於是,我開始將我所知道的事情,像是附近有哪家便宜的超市、兩條街外有家風味不錯而且店員很正的麵包店、搭乘公車該如何的「卡位」,以及我自認為最好吃的蛋撻要在哪裡買等等之類的事,全都一股腦兒的傳授出去。當然,也沒忘將這公寓該注意的事也一併分享給他,像是距廚房最近第二間浴室的門關不太緊,但#3房的辣妹背包客都沒注意到還一直使用這間浴室的這些事情,我都沒有私藏。最重要的是,俊俏房東引以為傲的那兩樣「鎮店之寶」的故事,我更是沒有遺漏的予以轉述。

  不過,因為自己的外語不是很「輪轉」,所以自動的將故事精簡了一下,大略說明了這砧板以及木箱是具有一些歷史,也是房東家族裡一位長輩常使用的東西……,如此這般等等。

  不想,那位「學弟」在聽完故事後,竟冷不防地說:「難怪,昨天深夜,當我辦完check in手續後感到有些餓,於是就想到廚房弄些消夜,在走到門口時就瞥見一位留著滿臉粗獷落腮鬍的老先生正站在灶爐前,還一邊拿著切肉刀起勁地對著砧板『鏗鏗鏗』的剁著肉,一邊口中唸唸有詞的說道:『竟然想用一箱的糖來換我二箱的麵粉,真是太可惡了……』莫非,這位老先生就是你所說的房東家族裡的那位長輩?」

  我覺得我的臉色一定是當下即刻就變成了慘綠。隔天一早,我們連公寓準備的早餐都沒有吃,就連忙的辦了check out,然後頭也不回的拖著行李離開了那間在17世紀時就已存在的公寓,邊走還邊擔心會不會不小心就見到了一位留著滿臉粗獷落腮鬍,而且手上掄著切肉大刀的老先生呢!

  (所有照片攝於 葡萄牙.里斯本)

  延伸閱讀:在葡萄牙的短暫生活









台長: 寒舍裴小編
人氣(4,156) | 回應(4)| 推薦 (1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散遊記 |
此分類下一篇:歐若拉!我的幸福女神——到挪威北極圈小鎮特羅姆瑟追極光
此分類上一篇:在葡萄牙的短暫生活

老爺爺與小老婆
第六張照片很像我去澳門看到的景色
(鄉巴佬...明明是澳門抄襲里斯本xp)

好美,很舒服的感覺
2016-01-03 02:47:43
版主回應
是有滿多地方皆相似或相同,只辣妹的型不太一樣,哈!
2016-01-03 10:08:46
林照翔+鐘穗雀
讚....
2016-01-03 13:09:23
版主回應
^^
2016-01-04 09:46:46
後面是一種變鬼故事的fu嗎XD
太精采的轉折
2016-01-03 17:11:11
版主回應
是一個有歷史的故事...XD
2016-01-04 09:47:17
菲菲
想像那立體畫面....
無限延伸的趣味情境
鮮明色彩
筆者筆鋒穿透力道強勁
棒極了記趣
2016-01-05 06:17:30
版主回應
感謝看文,這麼長的文,能看完好感動喔^^
2016-01-05 19:04:3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