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4-20 19:40:59| 人氣1,13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發光的微恙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大二那年曾經藥物中毒,醫師不當劑量引起自律神經失調,鎮日清醒地昏睡著,明明做著什麼眼皮卻耷拉下來,垂著白紗簾的房間覆著窗外樹枝的影子,傍晚西曬斜著一大片飄塵、金色的霧光。昏倒於醫生面前,再醒來已在急診病床上,窄小急診室裡雜列著或坐或臥的病人,即使昏迷仍聽見外界的聲響,種種風吹、走動、杯盤碰撞及人們談論的聲音,高跟鞋膠底鞋拖鞋,細微而精密地交錯著,想像種種形貌及人們俯瞰我的表情,蒼白而昏迷的少女,日常景象張裂成瑣碎、浮動的光影,不能安止,卻又極度沉靜。若小時穿過晨霧去上學,偶有機車擦身而過,即使那聲響如昔,因為被濃白、濕潤的霧纏繞著,遂覺什麼皆被吸附,恍似置身一寂寥空荒的小鎮,以為變幻,霧散依舊,對街陽台如常飄著紅色或黃色的手巾,種種如夢。癒後數日猶時時緬懷那迷醉感覺,宛若晴天記憶著霧中詭幻而不能清醒的風景,這裡或那裡,試圖挑起有關的話題,那時我看起來如何,難不難看,醫生護士是什麼表情,記不記得,記得嗎?昔日病痛的自己安靜而美麗地躺在我的血液裡,呼吸我的呼吸,「你好像很喜歡似的,」母親一次不耐地說。但並不是這樣,只因那昏迷抽搐的女孩已經離開了我,在我意識模糊之際飄出我的身,想見她一面,像我的複本,病痛使人感覺存在,一次被路邊機車排煙管燙傷,三級燙傷,不能碰水曬太陽,最艱難是洗浴時必須抬高右腿如蜘蛛人,換藥時刺痛錐心,時時銘記體內有處脆弱敏感,全身寒毛豎起,凜凜發光,卻是在肉身困頓時格外清醒,世界變成種種透明靜止、無陰影的陳列,痛感召喚我全部意志,皆凝縮成那微末傷口,我就是那傷口且為它而活。張愛玲寫她戰時在香港當看護,病人對其傷口往往有痴迷情緒──從恐懼重生,置身於乾淨明亮的所在,自憐且耽迷凝視自我身軀,消去所有時間,只餘下疼痛的此刻,全神積聚的此刻,痛苦的反光照亮受難者全身,在光裡與自己的痛相濡以沫。

台長: 恍神娃
人氣(1,13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