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6 21:00:43| 人氣9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紅樓夢:小鵲的自述

紅樓夢:小鵲的自述

我叫小鵲,是趙姨娘屋裡的丫頭。那年與我一起的還有小吉祥兒,我倆年紀差不多大, 都是十三四歲。

趙姨娘算不得正經主子,拿著二兩銀子的月例,日子過得著實緊巴。這就苦了我和小吉祥兒了,我倆先時還各得一吊錢月例,後來不知怎的,竟裁了一半兒,每人只得五百錢了!趙姨娘氣得了不得,抱怨給太太聽。

可是家裡的大事小情都是璉二奶奶管著呢,太太並不理會這些小事。趙姨娘生氣,是因為裁了我們的月錢傷了她的臉面,可我跟小吉祥兒是真真兒少了一倍子的收入!可是,我們又有什麼辦法?主子不受人待見,我們跟著倒霉罷咧。

一、月錢被裁風波

那一次趙姨娘的哥哥趙國基死了,正趕上三姑娘管家,趙姨奶奶沒想到三姑娘只給了二十兩賞銀,氣得跑去跟三姑娘鬧,結果也還是碰了一鼻子灰。去出殯帶小吉祥兒,又怕弄髒了衣裳,於是跟林姑娘的丫鬟雪雁去借。結果雪雁說她的衣裳都是紫鵑收著呢,到底沒借給她。

說起來也是趙姨娘自己不尊重,有一次不知為了一點子什麼小事,跑到怡紅院跟寶玉的小丫頭芳官大鬧一場。芳官原是小戲子出身,伶牙俐齒的,並不把趙姨奶奶放在眼裡,兩個人就吵鬧起來,趙姨奶奶就打了芳官嘴巴子。見芳官被打,她們一氣的幾個小戲子便一起與趙姨奶奶打成一團,那場面,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小吉祥時常羨慕那些跟太太的丫鬟:頭一個老白家的金釧、玉釧姐妹兩個,一人拿一兩銀子的月錢,同樣月錢的,還有彩雲、彩霞。原本,我們這一吊錢雖比不上一兩銀子值錢,可到底也還差得不多,如今我們只得一半,就跟怡紅院三等的小丫頭子們一個等兒了!

賈府規矩,姨娘的丫鬟只得兩個,活計又多又累,原本一吊錢就是個辛苦錢。現拿寶玉的怡紅院說起,一等大丫鬟襲人本是老太太的人,如今還拿著老太太屋裡一兩丫鬟的月錢。老太太一兩銀子月錢的丫鬟就足足八個。

除了襲人,怡紅院還有七個大丫頭的月錢是一吊,底下佳蕙、墜兒那些小丫頭們是五百錢。月錢也就罷了,可是誰不知道怡紅院人多活少賞賜多?老太太、太太對寶玉那是視若珍寶,捧鳳凰似的捧大的,服侍他的人比哪一處都多,饒是這樣,老太太還時常牽掛著,怕委屈了他。

同樣是孫子,老太太何曾正眼看過環哥兒一眼?趙姨娘每每生氣、生事,也沒少跟環哥兒發脾氣,罵他不長進,不能得人意兒。環哥兒氣得哭一場,鬧一陣子,小小年紀便也怨命,深恨自己沒有托生在太太肚子裡,因沒有個好母親,才處處受氣不得意。

更兼有寶玉這麼個嫡生的哥哥在前,阻了他的路。娘兩個經常是吵一陣,恨一陣子,沒有個消停的時候。每每此時,我跟小吉祥兒就只能默不作聲,小心翼翼。就這還動不動被他兩個嫌棄,說我們木頭似的,沒點兒機靈勁兒。

尤其趙姨娘,訓起我倆來尤其厲害,說我們懶,不中用,有一次說漏嘴,差點把當日裡她做丫鬟時的事抖出來。我垂著頭,心裡卻偷偷笑,忍不住看了小吉祥兒一眼,原來她也在偷笑。只是,我們剛相視一笑,趙姨娘立刻覺察了,又將我倆臭罵一頓。

唉,可有什麼法子呢?誰叫我們倒霉,沒分去伺候太太,偏偏給了這趙姨娘使喚?

二、趙姨娘乾的那些事兒

趙姨娘對我們是這樣苛刻,對太太房裡的彩霞卻是極盡巴結之能事。

太太不大理會俗事,每天除了掛心寶玉就是吃齋念佛,是個極慈善的人,彩霞是太太的心腹。趙姨娘巴結她,無非是想討點便宜罷了。太太萬事不理論,箱子的鑰匙都是彩霞一個人拿著。

聽說那次寶玉挨打之後,太太給了襲人兩瓶子香露,都是極珍貴不易得的上用品。不知趙姨娘怎麼知道了,就一直央求彩霞給環哥「拿」一些。彩霞不知怎麼竟被趙姨娘說動了,趁太太進宮離府的當兒,竟真拿了好些東西給環哥兒,結果被玉釧發現,彩霞不認,反賴玉釧拿的,玉釧急得直哭。

那會子金釧已經不在了吧?金釧有一日忽然被太太攆出去,回了家。趙姨娘不知從哪裡聽來,說是寶玉對玉釧如何如何,玉釧不從,被打了一頓,所以才投井死了。我跟小吉祥都不信,寶玉向來對女孩最好,他見了我們這些沒時運的也總和顏悅色,跟太太屋裡的金釧更是玩得來。只說寶玉如寶似玉的模樣兒,不比環哥兒猥瑣荒疏,這樣的事情我是不信的。

再說,寶玉屋裡多少丫鬟都如花似玉的,他要真有這個想頭,還用來太太屋裡強逼金釧,鬧得盡人皆知?我是覺得,寶玉愛跟女孩子廝混是真,可倒也真沒什麼私心雜念。可惜老爺最看不上他,一時見了他總沒個好聲氣兒。當然,這跟趙姨娘經常吹枕頭風兒不無關係。

老爺倒是經常宿在趙姨娘這邊。 私底下,小吉祥兒也曾悄悄也我說:「也不知這趙姨娘哪裡投了老爺的緣…… 」我聽了一笑。這小吉祥到底是不留心,趙姨奶奶雖然對我們兇悍,可在老爺面前那叫一個溫柔和順!又慣會噓寒問暖,倚姣作媚,對老爺殷勤得很。別說太太,就是那個周姨娘,整日不言不語的,哪裡比得過她狐媚子!

我雖替寶玉不值,可到底不關我事。說起來,趙姨娘母子倆也沒少干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有一次寶玉與環哥兒同在太太房裡抄經書,眼見著環哥兒就把明晃晃油汪汪的一盞蠟燈推向寶玉,還好只是燙了左邊臉,不曾傷了眼睛。可那也燙出是一溜燎泡來的,怎怨得太太、璉二奶奶生氣呢?

還有一次,我見馬道婆進了趙姨娘的屋子,兩個人嘰嘰咕咕進了內室,把我跟小吉祥兒趕出來。半晌功夫,趙姨娘送馬道婆出來,兩個人臉上帶笑,竟是各自心滿意足。沒多久,寶玉和璉二奶奶就魘住了,闔府上下亂做一團。

只有趙姨娘那幾日笑得合不攏嘴,連飯都比平日裡多添了些。還對我說,「到底老天有眼啊,到底有今日。我娘兩個的苦日子也要到頭了。」言語間非常得意。後來來了一僧一道,不知用了什麼仙術,竟將寶玉和璉二奶奶救活了。

那幾日我留心看著,趙姨奶奶便咳聲嘆氣,憤憤不已,動不動就發脾氣。我每每疑心,那魔靨法莫不是她搗的鬼?只無憑無證,我自是不敢瞎說,心裡白想一想罷了。

三、與怡紅院的緣分

自從被裁一半月錢後,我的日子便不好過起來。那會子我媽病了,偏那個月的月錢又遲遲不發下來——這也是常事,月錢總是遲發,聽說璉二奶奶拿這項銀子放債出去,所以不得準時發放。可是這府里誰敢說個不字?主子們不等錢用,也不理會。

我試圖跟趙姨娘開口先支取一個月的月錢,她卻不等我說完便冷笑道:「你這蹄子想得倒美!我這月的月錢還沒得呢,我跟環兒還不知怎麼過,你倒算計起我來!不如你去跟管家的二奶奶說一聲去,她見你說得巧,賞你二兩銀子花花也未可知。」我登時又羞又愧,淚就下來了。

午時沒差事,我憂心我媽的病,悄悄躲在院子角落裡哭。不想寶玉從太太屋裡出來,看見了便問我。我待要不說,他卻一直追問。我沒法子,就跟他說了。他聽了便道:「不是什麼大事,我便回了太太給你幾兩銀子也無妨,只是怕姨娘知道多心。回頭我打發你襲人姐姐來,悄悄從我們屋裡給你些錢,你先拿回去給你媽看病,豈不省事?」

我聽了喜得連忙稱謝。果然晚間,我見襲人來太太屋裡請安回話,便悄悄等著她出來。她見了我,就把一塊銀子遞給我說:「二爺吩咐的,叫你去應應急。記住,切不可聲張。若萬一被人看見,你只說是我借你的便了。」我默默地點頭。箇中的利害我深知,她便不說我也知道。虧了這幾兩銀子,我拿去抓了藥,給我媽吃了。

又過了十來天,我的月錢才領出來。可是五百錢真不夠看病的,是這二兩多銀子救了我媽的命。我卻是愁,這要多早晚才能把錢還給襲人呢?我正為這個上火,襲人卻來找我,悄悄囑咐我道:「別憂心那個銀子的事,二爺吩咐過,只管用了就是,不用你還。」我當時就哭了。

襲人笑道:「好妹妹,你這麼個人,服侍這個主兒,也難為你了。得空了去園子裡玩,我帶你逛逛。」我一面點頭一面說:「好姐姐,你和二爺對我的恩情我記下了。以後這裡趙姨奶奶若在老爺面前有什麼話兒,我第一個去告訴你。」襲人嘆道:「你要有這個心,我便少了多少心事!每每環哥兒和這趙姨奶奶生事,二爺遭罪!早有你這麼個人兒,何至於此!」我忙道:「姐姐放心。我以後留意便是。」

從此以後,我便跟寶玉房裡的丫頭漸漸熟起來,偷空也去園裡逛逛,她們也都肯看顧我。趙姨娘對此並不知曉。她只知道巴結彩霞,妄想著從她身上入手,想得個臂膀。忽有一日,太太打發彩霞出去了,說是她年紀大了,身子又不好,不如家去好好將養。養好了也不必回來了,賞她父母自去尋人家罷。

我知道,太太不過是顧及著面子,不肯把話說破,誰不知道彩霞和環哥兒的事情?彩霞滿心盼著能與環哥兒做屋裡人,趙姨娘也願意。可是她們也不想想,那彩霞分明是太太的人,太太如何肯?果然如今以開恩之名打發了,也是意料之中。

四、一場偷聽引發的蝴蝶效應

聽說彩霞這才放出來,來旺家的就著人去提親了。這來旺家的是璉二奶奶的陪房,向來在主子面前是得臉的。不知彩霞的爹媽應了沒有,只是那日見彩霞的妹子小霞神色匆匆地找趙姨娘。

趙姨娘慌了,夜間老爺來就寢,她匆匆打發出我們去,怕是要求助於老爺了。我借著上窗屜在外間偷偷聽了幾句,果然趙姨娘求老爺將彩霞給環哥兒。老爺卻說年紀還小,不急。趙姨娘急了,便說,寶玉已有二年了。老爺問是誰給的。我聽見「寶玉」 二字,心中一動,手一滑,窗屜塌了屈戌掉了下來。趙姨娘罵了我兩句,又親自帶著我扣好了,不在話下。

我便趁機跑去怡紅院,那會子寶玉已經睡下了,我敲開了門,婆子問我話我也不答,徑直走進屋裡。只見寶玉才睡下,晴雯她們都在邊上玩笑呢。 見了我,她們道:「什麼事?這時候又跑了來做什麼?」我笑著對寶玉說:「我來告訴你一個信兒,方才我們奶奶如此這般,在老爺前說了你,仔細明兒老爺問你話。」說完我便要走,襲人留我吃茶我也不喝,怕關了門,又生是非。

第二天,便聽說園內有賊,一個人從牆上跳下來,寶玉唬住了,渾身發熱。當晚便鬧得人盡皆知,驚動了太太。太太一面命人看視給藥,一面吩咐上夜的人仔細搜查,直鬧了一夜。老太太也被驚動了,以至於又牽出園內聚賭之事。老太太大怒,當場發落了聚賭者。

我原本以為寶玉是怕老爺找他的麻煩才裝病,如今也不知是真病還是假病了。只是趙姨娘終是未能遂願,聽說璉二奶奶親自做媒,著人帶著定禮去了。彩霞雖不願意,奈何她母親貪圖二奶奶說親的體面,竟是允了。那旺兒小子誰不知道,容顏醜陋,一技不知,吃酒賭錢,無所不至。可嘆彩霞好個女孩兒,竟嫁了這樣一個漢子。

且不說這彩霞,不知怎的,那園裡好多丫鬟突然被攆出去了。頭一個就是寶玉房裡的晴雯、芳官還有四兒,明明那天我去報信兒她們還玩得好好的。再就是司棋、入畫,也被趕出去了。

那日見了怡紅院的襲人,問她她也搖頭,倒是我心裡難受了一陣子。見太太最近心情不好,趙姨奶奶也不敢則聲,閒了不過找周姨娘待上一會子,周姨娘老實,也不大言語。

又過了一二年,我也大了,我娘求太太把我放出來,太太見我這些年還勤謹,想必襲人也在太太面前為我說了好話,竟是許了。爹娘喜不自勝,我也沒承望能有這一日。再往後,賈府敗落了,那些人都失散在了我的生活之中。

後來聽說趙姨娘暴斃,死相悽慘,也是不得善終,唉。

台長: clean123456789
人氣(9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