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3 03:23:53| 人氣12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抄檢大觀園」背後的政治鬥爭

「抄檢大觀園」背後的政治鬥爭

在《紅樓夢》里,王夫人是一個重要角色,她是賈寶玉、賈元春的生母,賈探春的嫡母,王熙鳳的姑母,薛寶釵的姨母,林黛玉的嬸母,她與《紅樓夢》中最關鍵的人物皆有重要的關係,而且,王夫人可以說是王家勢力在賈府的代表,更是賈府的實際掌權人之一,是典型的實力派,那麼,王夫人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筆者想說,王夫人的政治智慧其實不高,相比她的內侄女王熙鳳,庶女兒探春而言,實在是差一個檔次,有時甚至還比較糊塗,通過一件事,就能說明問題,那就是《紅樓夢》中的大戲——抄檢大觀園。

來談一下「抄檢大觀園」在《紅樓夢》中的地位和意義,《紅樓夢》的拐點在第五十四回和第五十五回,此後,賈府的形勢就開始走下坡路了,在這段下坡路中,「抄檢大觀園」屬於典型的「自殺」型行為,這件事導致了大觀園裡一些重要人員的心理發生了變化,「抄檢大觀園」之後,賈家更是一敗塗地,而這一切,源於王夫人的無知和糊塗。

為什麼這麼說?「抄檢大觀園」的導火線,是「繡春囊」事件,而這件事是誰提起的呢?不是王夫人,而是邢夫人,邢王二夫人是有矛盾的,她們作為妯娌,有衝突其實很正常,但她們又不是一般的妯娌,她們之間最大的衝突,就是關於榮國府的權力歸屬問題,邢夫人是有意見的。

要知道賈赦與邢夫人才是真正的大房,而象徵著榮國府權威的榮禧堂,卻是賈政和王夫人居住,為了使榮國府大房和二房和睦相處,賈母體現了極高的政治智慧,她將榮國府的管家大權交於賈璉和王熙鳳,避開了賈赦與賈政。

王熙鳳是大房的兒媳婦(邢夫人是其婆婆),更是王夫人的內侄女,而且她又有較強的管理能力,因此,由王熙鳳當家是最符合榮國府的整體利益的,這樣大房和二房不會有意見,同時,讓賈赦襲了爵位,讓賈政住進榮禧堂,這樣使榮國府大房與二房實現了權力的平衡,但是邢夫人依然不服,她也想當家啊!

在抄檢大觀園之前,邢夫人曾去了迎春的住處,對迎春說過:「總是你那好哥哥好嫂子,一對兒赫赫揚揚,璉二爺鳳奶奶,兩口子遮天蓋日,百事周到,竟通共這一個妹子,全不在意。」……人說:「璉二奶奶來了。」邢夫人聽了,冷笑兩聲,命人出去說:「請他自己養病,我這裡不用他伺候。」可見,邢夫人對她的兒媳婦王熙鳳是有意見的。

寫到這裡,列位看官應該明白了,雖然賈璉與王熙鳳是賈府的實際掌權人,但賈赦和邢夫人才是襲爵的,也就是說,賈赦和邢夫人才是榮國府真正的主人,所以邢夫人和王夫人始終是面和心不和啊!那麼,邢夫人為什麼要挑起「繡春囊」事件,然而自己又不主動處理此事呢?

筆者認為,這裡充分體現出邢夫人的心機和城府,因為王夫人和王熙鳳畢竟是賈府的實際掌權人,由王夫人出面解決此事,顯然是名正言順的,還有一點非常重要,那就是這件事的責任人是誰?

直接責任人應該是王熙鳳,因為此時王熙鳳的身體已經恢復,探春、李紈和寶釵聯合理事的過渡時期已經過去,王熙鳳復出後,邢夫人便抓住了王熙鳳管理上的漏洞,將「繡春囊」交於王夫人,意在挑撥王夫人與王熙鳳之間的關係,她好坐收漁翁之利。

邢夫人之所以派王善寶家的前去幫忙,其實就是讓王善寶家的監督這件事的過程,這是邢夫人安插的一個眼線,然而,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她的心腹太不得力太不爭氣,而她的兒媳婦王熙鳳又比她高明太多。

王夫人在接到「繡春囊」後,立刻就動了肝火,把王熙鳳狠狠訓了一頓,搞得鳳姐是一頭霧水,摸不著北,幸虧鳳姐頭腦清晰,跪在王夫人面前陳訴了五條理由,說明「繡春囊」並非自己所有,並向王夫人提議——抄檢大觀園,王夫人同意了鳳姐的意見,這才有了後面「抄檢大觀園」的故事,邢夫人挑撥王夫人與鳳姐的圖謀沒有成功。

在「抄檢大觀園」之前,王夫人還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聽從了邢夫人的陪房王善寶家的意見,將寶玉的四大丫鬟之一的晴雯攆走,這件事也足以說明王夫人的糊塗,晴雯是所有丫鬟里「模樣、爽利、言語、針線」最優秀的,是寶玉最知心的丫鬟之一,更難能可貴的是,她沒有像襲人、碧痕那般,始終保持著純潔的友誼。

然而王夫人卻由於王善寶家的一句讒言,就認為「晴雯是妖精,勾引寶玉」, 就將其趕出了大觀園,《紅樓夢》第七十四回如此寫道:「……有一個水蛇腰,削肩膀兒,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裡罵小丫頭。我心裡很看不上那狂樣子……今日對了檻兒,這丫頭想必就是他了?」鳳姐道:「若論這些丫頭們,共總比起來,都沒晴雯長得好。論舉止言語,他原輕薄些。方才太太說的倒很像他,我也忘了那日的事,不敢混說。」

通過鳳姐的回答,我們可以看出王熙鳳的處事能力,她肯定了王夫人的判斷,畢竟王夫人還在盛怒之下,但對於是否是王夫人所說的「那日的事」,她「不敢混說」,可見,鳳姐做事非常謹慎,這樣既不得罪王夫人,又不得罪怡紅院,只是可憐了晴雯。

而王夫人卻非常糊塗,在此之前,她對怡紅院的另一個大丫鬟襲人,卻是給予了重賞,將她的月錢增加了一倍,這也確立了她「准姨娘」的地位,殊不知襲人和寶玉早已上床了……相比處理清清白白的晴雯,可見,王夫人毫無識人之明,這一點曹公也有說明,「王夫人原是天真爛漫之人,喜怒出於心臆,不比那些飾詞掩意之人……」用現在的話說,王夫人是不是有點缺心眼兒啊?

王熙鳳對於「抄檢大觀園」,事先就定下了搜查範圍,薛寶釵是不在搜查範圍之內的,用王善寶家的話說,就是「豈有抄起親戚家來的」,如果按此邏輯推理,那麼,林黛玉的瀟湘館為什麼又在搜查範圍之內呢?

筆者認為,王熙鳳的這個做法,是把林黛玉當做了賈家的人,而薛寶釵只是親戚,因此,在「寶二奶奶」爭奪戰中,王熙鳳是「木石前盟」的支持者,這個行為間接上也得罪了薛寶釵和薛姨媽,也導致了之後薛寶釵搬離大觀園。

「抄檢大觀園」的過程,曹公寫得一波三折,在搜查怡紅院時,晴雯與王善寶家的就差點發生衝突,「晴雯挽著頭髮,闖進來,豁啷一聲,將箱子掀開,兩手提著底子,往地下一倒,將所有之物盡都倒出來。」晴雯當時的憤怒之情躍然紙上。

在搜查探春的住處時,探春與王善寶家的發生了激烈的衝突,探春更是說出了那句經典的觸目驚心的話語:「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必須先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呢!」可見,賈府已經開始「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

在搜查惜春的住處時,也發生了故事,那就是入畫私自傳遞物件,這顯然違反了大觀園裡的規定,惜春鑒於自保,只得捨棄入畫,在第二天,惜春與尤氏為此也發生了衝突,從此,惜春與寧國府劃清了界限。

在搜查迎春的住處時,終於有了大發現,原來「繡春囊」來自於迎春的貼身丫鬟司棋,司棋與其表弟潘又安有私情,「繡春囊」正是二人傳遞的信物,「繡春囊」事件終於水落石出,而司棋又是王善寶家的外孫女,王善寶家的那叫一個難堪啊!書中寫道:「這王家的一心只要拿人的錯兒,不想反拿住了他外孫女兒,又氣又臊。」

...

邢夫人在「抄檢大觀園」中扮演了一個極為卑鄙的反面角色,她想挑撥鳳姐與王夫人之間的關係,更想將「繡春囊」事件的責任歸結為鳳姐辦事不利,治家不嚴,還想借「抄檢大觀園」的機會,離間鳳姐與各位小姐公子的感情,然而,卻未曾想到,「繡春囊」竟來自於自己陪房的外孫女司棋,可謂「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王夫人一開始確實是被邢夫人當槍使了,把鳳姐訓斥了一頓,這火發得連平兒都怕了,王熙鳳跪著陳訴了五點理由,並向王夫人獻計,得到了王夫人的諒解,然而王夫人卻還是在氣頭上,處理晴雯時,鳳姐因此不敢反對王夫人,要是平時,鳳姐可能還會替晴雯求個情,也許這件事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此時鳳姐只能順著王夫人的意思說了下去,於是,晴雯變成了家族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在此之後,王熙鳳親自指揮「抄檢大觀園」,逐漸扭轉了被動的形勢,而王善寶家的在此次行動中,仗著自己的特殊身份,多次惹出是非,搜查怡紅院與晴雯發生衝突,搜查探春住處與探春發生衝突,都是鳳姐說的好話化解開來。

王熙鳳還專門向王善寶家的徵求了意見,《紅樓夢》中如此寫道:一徑出來,向王善保家的道:「我有一句話,不知是不是。要抄檢只抄檢咱們家的人;薛大姑娘屋裡,斷乎抄檢不得的。」就算王善寶家的是邢夫人的陪房心腹,以王熙鳳的身份,做事情還需要向這樣的一個下人請示嗎?

如此給足了王善寶家的面子,就是給足了邢夫人的面子,這些都體現出王熙鳳高超的政治手段,最終,王善寶家的自作自受,邢夫人抓賊抓到自己頭上,一場不利於王熙鳳的家族權力爭鬥,以王熙鳳的勝利而結束,筆者不得不為鳳姐的政治智慧點讚!可王熙鳳卻再次病倒,書中寫道:「誰知夜裡下面淋血不止,次日便覺身體十分軟弱起來,遂掌不住,請醫診視。」

「抄檢大觀園」事件發生後,使大觀園裡的主子奴才的心理都發生了變化,直接導致了薛寶釵在不久後搬離大觀園,賈惜春與寧國府斷絕關係,晴雯、司棋、入畫被攆出大觀園,晴雯、司棋則在不久後死去,整個大觀園人心惶惶,賈府大勢已去。(獅子座/文)

 

台長: clean123456789
人氣(12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