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動兒媽咪這樣說 這些... BMW X5限量首賣郭台銘擋了蔡衍明的造王路 參拜「總統廟」鄉親力挺...
2008-05-27 11:58:39 | 人氣(2,368)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信樂團接受音樂雜誌專訪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文字來源:New guitar fan第11輯,點弦音樂文化國際事業有限公司出版】

Q:在組團前你們各自是什麼樣的人?是怎互相認識組成信樂團的?

曉華:我跟Tomi大約是在15年前過來台灣的。工作也是音樂,在玩創作樂團,也在表演,來了台灣之後也在Pub做樂團,也持續創作,發了兩張專輯,也有幫歌手做伴奏。一直到五、六年前剛好跟前經紀人認識,阿信也是,但他是之前就認識了,是同一個圈子的,然後就問說要不要組成信樂團,要不要試試看流行音樂、玩玩看,不行就回去Pub這樣。
Tomi:所以在六年前就組成信樂團。
Chris:我之前在阿通伯上班,然後會接一些演唱會的場子。
Michael:我覺得是我做樂團以後比較能夠放鬆,我以前比較拘謹。因為我以前是學空手道的,從小開始學的,那個會造成你就是很服從、比較有規矩。學了樂器以後,我才去讓自己習慣放鬆。這兩個東西一個是很隨性、一個是很保守的。我覺得學樂器之後是平衡時幾二十年前的我的一個習慣,組團之後我覺得比較折衷,該拘謹該放鬆的時候比較容易拿捏。


Q:你們從一開始組團的想法是怎樣的?有沒有想過要做什麼樣的樂團或是樂風?

曉華:當初是阿信要發的,公司的經紀人說要有樂隊,所以我們就變成樂隊的形式,所以樂風是他們決定的。
Tomi:從一開始團是決定要走搖滾的風格,但是會有所參雜,因為搖滾是跟著年代在改變的嘛,但還是以搖滾為主軸,這是我組團的概念。
Chris:我是希望團的五個人每個人都是獨當一面的。
Michael:我的話,以前到現在組過那麼多團,到現在的這個信樂團,對我個人來講,才是真正組一個樂團的開始,以前的話就當他是磨練吧!前面有很多磨練讓你可以開始,就像Chris講的一樣,你可以讀當一面,現在我的心態準備好了,要好好組一個團。
Tomi:你剛剛有問到組團的理想這部份,自從組了信樂團這個樂團之後,找到這些partner,我希望我們團可以在華人音樂圈裡發光發熱,在搖滾圈裡面看到我們的身影。
曉華:我們現在希望有辦法可以再站起來,佔一席之地,然後能感動更多的年輕人。
Chris:以前的創作都比較偏向主唱的部份,但是希望未來信樂團是一個很整體的,五個人都一起,但是每個人都能獨當一面的音樂人。


Q:你們從以前到現在的歌路非常廣泛,搖滾到抒情....等等都在你們的專輯裡出現過。你門覺得你們各自的生長環境對你們的音樂創作有什麼影響?

Tomi:創作的決定性是自己的個性,這一定會有關係的。我們做的是流行搖滾,但是會比較通俗一點,就是Pop Rock流行搖滾,然後個人的想法會一半一半的加進去。
曉華:在我們樂團的下一個新專輯就會知道了。
Tomi:就像你說的抒情啦或是重的都會有。
曉華:重點是可能聽起來是吵吵鬧鬧的,但是可能是在表達什麼事情或是在罵什麼人之類的,搞不好在批判一個人,或是在那邊憤怒等等。
Tomi:還是以旋律為主啦!
Chris:我覺得創作要能很深層的表達自己內心,表達自我,那個很不容易啊。你要有一定的音樂程度,才能把自己的個性自己的理想表達出來。可是我很不認同就是表達出來之後就....阿我最屌,你們都不懂,這樣我不認同。你要真誠的表達出來就是要讓大家接受。
Tomi:有共鳴是很重要的。
Michael:其實基本上差不多是這樣的,我覺得不管各種樂風,如果你要講創作,他一定會講他最喜歡的那一種,唱片公司就會去看每個人,他們會以他們的經驗去判斷,這個東西會引起多少人的共鳴。但是有時候就是會有太陽從西邊出來的事情,可能你覺得這是什麼,但他就是一個新的東西。例如大家都知道的周傑倫就是最鮮明的一個例子,剛出來我也會覺得這是什麼,因為我們也是玩音樂的,會覺得還不錯很特別,結果果然他就樹立了自己的風格。我們也會希望我們能樹立自己的風格。
Tomi:我想補充一下,想問我們信樂團的風格,我覺得很自傲的是我們四個人都有創作,而且每個人聽的音樂都不一樣,每人的喜好也有些不一樣,這才是我們的特色。就是會有很多衝擊,所以我覺得這算是優點的。一張專輯裡面可能也有個人創作,也有團員跟團員之間的創作,也有四個人的創作,我覺得這也是我們的優勢。


Q:在你們的生活中,最常聽的音樂或是藝人是哪些?對你們聽過這些人的音樂創作上有沒有什麼新靈感或是改變?

曉華:這真的太多了,幾百萬個....但是我看到第一個讓我嚇到玩Band的是Deep Purple。
Tomi:我沒有什麼特別偏好的樂手,因為可能太偏哪邊會變成模仿,可是我是喜歡瑪丹娜,她的精神,她是個Rocker,而且她不斷的在創新、進步,而不是模仿變成Copy的,我覺得她影響我很大。
Chris:我最喜歡的是Pantera,還有Metallica、seven、Dream Theater。可是我彈吉他是比較受Jimmy Page跟Jeff Back的影響,就是常常會歪歪的不準不準這樣,我很喜歡這樣,人家聽了比較不容易很順暢,聽過後也不知道什麼,就是會有點勾到人家這樣。
Michael:我的話比較偏向鼓手,但我自己個人的偶像是現今退休的Phil Collins,因為他雖然是鼓手出身,但他已經不是鼓手了,我覺得他就是我的一個範本。你說樂團的話,是我的鄰居介紹我聽的Queen,因為很搖滾而且很好聽。再來就是齊柏林了吧!


Q:團員們在你們創作或是相處上有什麼地方覺得對方是很幽默或是比較龜毛令人印象深刻之類的個性?

曉華:其實我們四個人都很Nice,老實說人相處下來,摩擦都是難免的,只是人都有脾氣的啦!當初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脾氣,性格蠻明顯的,有一些磨合期,當然每個團都會有這樣的經歷吧!不然不會成功的。
Michael:如果是就我看到的,就是包括以往之前時代的信樂團,我自己會因為跟這個團隊合作,當然不只之前的阿信,還有之前的一些同事老闆之類的,到今天現在我希望我自己能夠改變,可以再為現在的團員、工作人員帶給他們一些什麼。但是這東西是希望讓他們感受是好的東西,雖然有點模糊籠統,但是這就是現在會讓我這樣子想。這就是我學習到,我怎麼退一步退到他們的後面,而不是我先想到我自己。也許這是以前的時代給我的想法,那現在我要坐這樣一個位置。
[簡而言之:就是現在的邁大比較會為他人著想,而不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啦!]


Q:在之前出唱片阿信還在團裡的時候,有些人認為你們的創作自己創作的東西太少不像是一般的樂團,是因為唱片公司嗎?還是你們有什麼考量?

Tomi:針對你前面問的問題,其實我們在阿信還在的時代創作也很多,一直以來都很多,從第一年開始,但是也是唱片公司的一些宣傳考量。
曉華:每次要出專輯的時候就要開會選主打歌,就丟幾首歌來在裡面選一首。
Tomi:其實這是我們蠻不願意的,到後期越來越多我們的創作,換了新的公司我們很開心,因為他給我們很大的空間,基本上從現在開始就是每一張都是全創作了。
Michael:更精簡的說法是,成就我們成為一個真正的樂團的反而不是之前的公司,而是現在的公司。其實是一體兩面,我們是應該開心,還是應該覺得遺憾,跟之前的公司沒有堅持到真正開始,耕耘後真正的收穫我們開始要看到成果的時候。有時候我們會覺得世界上很多事情就是一個結果了,我反而覺得現在這個公司應該是我們的伯樂。


Q:之前阿信沒跟你們說明,然後離團單飛,對你們而言應該是很大的打擊吧?

Michael:我用我剛才講的,因為他這樣,反而逼得我們四個要成長。但是我從對的角度把這個情套在一個對的地方,這是對我們好的,這對我們才是對的。他離開,現在我覺得慢慢已經太多的訊息太多的跡象讓我感受到,其實他離開對我們是好的,我們好像更自在,相信他也是。
Chris:我覺得我們都長那麼大了,什麼事都看過了,什麼人也碰過了,所以這也沒什麼啦!每個人的個性問題。你在社會上工作,什麼事都能包容的話就會很愉快。什麼事情都看不下去的話,世界上每個人個性都和你不一樣,活著就會很痛苦。

Q:跟新經紀公司認識的過程是怎樣的呢?

Tomi:其實這個跟舊的公司有淵源,現在公司的顧問,這個人很重要,沒有他也就沒有當初六年前的信樂團。那他剛好換了公司了,所以我們就有機會簽到新的公司來。
Chris:他就是左安安的哥哥左惠夫。
Tomi:他算是我們樂團裡很重要的一個人物,精神的領導者。
Michael:他也是在世界繞了一圈以後,然後我們又碰到了,剛好他在我們現在這個唱片公司,所以他自己去接手我們。


Q:在簽新約之前,你們的心情是怎麼樣的?

Michael:就是現在突然間任何原因我的生命會結束,我都不會有遺憾。其實我們已經打破人家說主唱離開等同散團的魔咒。所以如果我現在手斷掉不能再玩樂團了,我會覺得不會有遺憾。至少以台灣或是華人地區來說還沒有這種例子。對啦那個Beyond,所以我們很高興,哇~我們跟他們一樣,可以繼續下去。
Tomi:五個變四個,四個變三個。
Michael:現在兩個也可以....
Chris:以前公司的操作模式,讓我開始覺得玩音樂沒什麼興趣了。所以我中間大概一年我都不太想玩了。後來這個公司讓我覺得,學音樂那麼久不應該放棄,我覺得我都還沒真正表現我自己。
曉華:我是阿信走了之後,就開始亂啊慌啊,不知道要怎麼辦,那時候有想過要回香港,我後來有想要留下來,和Tomi、Michael去找Chris,跟他說如果你想通就回來。
Tomi:你記不記得後來就我們三個人有練團的(沒有Chris的時候)。
曉華:我就說沒關係我們就先練,練好了就去表演看看感覺有沒有回來,但是我們三個人做很ㄍㄧㄥ,我想說這樣也不是辦法,後來就找Chris,慢慢跟他講,後來就O.K了,覺得太好了。


Q:新公司有沒有什麼讓你們很放心或是很開心的地方,除了剛剛講的以外?

Michael:就玩Band這個方面,就是讓你可以盡情揮灑,沒有框框,你盡量畫都沒關係,你玩嘛,你彈嘛。我覺得這個公司我們的主事者他們給我們的空間吧!已經快要是沒有一個侷限了。
曉華:不會有限制啦,可能你們愛寫歌,就寫吧!寫不好打槍就繼續來。
Chris:說到企劃或是宣傳,一直到服裝,這家公司都非常尊重我們,會找我們去討論。以前從來都沒有,都是今天要拍MV了,就....你們今天穿這個,我們不喜歡穿就說忍耐一下。現在都不會,之前都會先問我們。
Tomi:其實玩團啊,好的唱片公司很重要。
Michael:我倒是覺得碰到對或不對的唱片公司很重要。
Chris:我想到我們在拍《死了都要愛》的MV時遇到黃仲崑,他說你們選歌手很重要,可是歌手選唱片公司也很重要。耶....好像是戴愛玲講的....呵呵。
[黃仲崑就是【死了都要愛】劇中飾演唱片公司老闆(沒簽下信樂團)的那位。]


Q:談談你們的新單曲《不死心還在》吧!這算是你們對自己接下來音樂路程的表態嗎?還是因為這件事情所寫出來的歌?

曉華:這段時期沉寂了一段時間,大家都有一些情緒。然後我們到了新的公司,出了一個新的單曲,然後我們就把當初的感覺化為一個比較實際的心情寫照紀錄。這首歌代表最近我們的心態,讓歌迷了解到。
Tomi:這首歌是信樂團裡面最重要的一首歌,為什麼這樣說哩,因為第一次團體創作,四個人一起寫。也是一個階段的開始,也是我們四個人都要開口唱。從創作、編曲到唱,是有史以來最重要的一首歌,另一個起點的開始,希望後面是一直延續這種精神。
曉華:這張請了動力火車他們來幫忙,加上我們四個,也是我們四個做最好的。
Tomi:也是有史以來Key做高的,是從低到高的範圍最寬的。
Chris:我們’剛剛講到的左惠夫 ,這次作曲也有他,他給了我們很多意見。
Michael:有時候那些公司的主事者,就是一件事情的主事者。有些主事者他會限制你,會因為他而限制到你的發展。也會有些主事者,他會把你的張力弄到更寬,那我覺得他就是會把我們搭到一起的範圍發揮到最大,他是這樣的人。


Q:這次跟動力火車合作,是因為公司的牽成嗎?還是你們自己想要合作的?

Michael:其實會找動力火車,也是在有一個剛剛好的時機。我們的這個主事者,我猜想也許就是在等紅燈的時候,可能站在那邊突然看到就突然想起來了。因為他這樣一個小小的訊息一提出,我就想說對啊,怎麼沒想到動力火車,我們之前就認識他們,可是之前都沒有想到。有時候事情可能一到百到,就突然立刻牽成,立刻完成,就是這樣。有時候回想會蠻奇怪的,事情就是那麼順利。就變成中間公司對公司,什麼合約的,就變成這些都不是主要問題,在要做的同時,可能他們自己的意願比我們自己更高,歌唱起來好高好難過啊,好高興啊這樣子。
Chris:像這樣子公司之間的狀況,以前都沒看到過。沒有一家唱片公司希望,我要去幫別家唱片公司,希望他們的藝人很好。所以這點讓我們感覺到音樂圈很溫暖,他們連我們在北京的發佈活動他們老闆都還過來看,我們很感動啊,我們可能不配啊,為什麼你們願意幫我們。
Tomi:其實動力火車他們兩個聲音還蠻合的耶,在我們團六個人加起來配合度很高。
Michael:所以現在我碰到很多聽到的都會講,乾脆你們就跟動力火車合啊,你們就一起啊。這是一個想法沒錯,一個方式。但是不如就是信樂團、動力火車,今天擦出這個火花,下次再怎麼樣會讓人更期待,下次再合作會更怎麼樣。我覺得甚至可以以後我們我們有一個新的自己的主唱,這樣就可以動力火車跟這個主唱的合作會更好玩,這種空間會更大。
Chris:我覺得唱片業的不景氣啦,大家應該要排除公司之間的門戶之見,大家一起來共同努力,為了唱片跟音樂好嘛。我很期望台灣跨公司的合作很多啦。


Q:跟動力火車的合作上有沒有擦出不一樣的火花?或是特別的事情?

曉華:他們比想像中Nice多了,好玩多了,本來覺得他們是搖滾的,會怎樣,結果他們很好玩很逗笑。
Chris:只要他們一出現,現場就變得很好玩很開心。
曉華:一路他們都很認真,從他們唱歌我們也學到很多東西。
Michael:他們以往發行過那麼多唱片,在唱歌或是錄音這種專業的流程裡面,他們就很順暢很容易進入狀況,各種表情的表現啊,很容易就抓到了。
曉華:我們也聽他們是怎麼錄的,因為樂器是我們做的。
Michael:因為以往信樂團的話,我們的製作人都是一個,主導就是那一個人。然後我們看了動力火車,我們是第一次合作,也有機會第一次在旁邊看,他們的製作人就是很知名的王治平王老師,我之前都是對他耳聞,這次機會我也可以在旁邊看他怎麼去配唱,我在旁邊聽,看他的方式。這種就是會讓我們了解,這有一些罩門一些訣竅,我們也會學到很多。
Tomi:他們也很謙虛,他們在記者會有講過一句話,什麼他們微薄的力量可以幫助我們信樂團再站起來,他也很榮幸。


Q:我們都知道現在信樂團是沒有主唱的,之前有個活動是在徵選主唱的,你們對這個活動有什麼想法或看法。

曉華:現在還是在選,但是我們很放心,我們也聽到一些不錯的人。
Tomi:我聽到Demo的時候覺得他們還蠻厲害的。
Chris:我們才發現那些會唱歌的人,高音對他們來說根本沒什麼問題,我們聽到的每一個高音都很輕鬆。
Tomi:我們聽到高音已經不擔心了,反而擔心他們的火氣,會不會處理他們的情緒,所以高音對他們來講很簡單,不知道為什麼,呵呵....
Chris:像上海有個「斷」樂隊啊,那個主唱真的是...哇....好猛啊~爆到一個像是加了Distortion一樣,可是我們不想再拆散人家的主唱單飛了....哈哈....
Tomi:新主唱我們蠻有信心的,怕最後人太多蠻頭痛選的。


Q:這首單曲之後,你們未來的音樂會有怎麼樣的計畫或是準備要怎麼走?

Tomi:就是趕快發片了,等太久了。
曉華:這樣不只是對我們自己,也是能對歌迷。我們自己的期望是跟每個樂團一樣,一年之內幾個月是休息的,再幾個月寫歌,幾個月是Tuor,然後再循環這樣子。也希望能夠去全世界表演,這應該是每個樂團都想要的。


Q:給一直支持你們的歌迷幾句話吧!

Michael:不用擔心,那個都過去了,我們會堅持下去,就這麼簡單。
Chris:我保證會給他們最好的信樂團,我們會拿出比以前更棒的音樂。
曉華:這個團體到現在又再重新來了一次,連我自己都感到很納悶....哈哈(團員們狂笑中),既然做到了,就不會放棄,我們都會更努力。
Tomi:新的專輯肯定是他們期待的。
Chris:當然我們也是謝謝這麼多年一直支持我們的歌迷幫我們加油打氣,讓我們都很感動,謝謝大家。

p.s
Michael:如果各位讀者對信樂團有你自己的建議,或是想表達你的支持,有任何問題或疑問,可以上我們的官方網站,上面會有信樂團相關的活動消息,也歡迎你們來留言。
信樂團官網
http://blog.pixnet.net/shinblog

台長: Gina
人氣(2,368)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音樂賞析(音樂情報、樂評、歌詞、MV) | 個人分類: 信樂團 |
此分類下一篇:信樂團演出【琴定台中】
此分類上一篇:信樂團Tomi《我話事》

Gina
專訪中Chris提到的上海「斷」樂隊,
Live演出Skidrow《Piece of me》
ftp://shinupload:shinupload@ftp.shin.com.cn/piece_of_me.mp3
2008-05-27 12:21:36
有段時間沒來了
魅影最近過的怎么樣?
先說下斷樂隊的主唱殺手
個人還是覺得他做主唱局限性還是很多
所以并不那么看好
反而是文杰 雖然現場唱功還有問題
但是個人覺得真的不錯
上升空間很大
並且形象上很容易討的市場喜歡
畢竟第一印象很重要
能跟你們一起
重新愛一次信樂團真好
2008-05-30 22:24:20
版主回應
其實兩者在嗓音上各有優勢,
殺手的表現面比較強,
唱功上....個人認為音準的問題一直存在著....
(前主唱除了大場面演出外其實也有這方面的毛病)
當然若以Band的表演方式來說,氣氛是可以蓋過這一部分的,
但一旦進入需要投入強烈感情的慢歌,
恐怕就不是那麼吸引人了。
至於文杰,歌聲情感不足,演唱技巧上也不太夠,
以《One night in 北京》來說,
他搭配Chris唱京腔的那一段,合聲還算搭,
但忽略了老生〝壓嗓〞的特色,
也沒有留意京劇的咬字,聽起來其實和一般男生差不多。
《離歌》....有前主唱的影子,我不欣賞。
(我對他為了帶現場氣氛,在Tomi演唱時向台下說話的舉動很有意見)

以下純屬我的個人臆測。
除非信樂團將來完全放棄台灣市場,
不然新主唱應該還是會從台灣、香港或是海外找合適的人選吧!
2008-06-01 15:40:27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