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da FIT首賣 溫暖平和的東京都小島們不看盤也能輕鬆獲利40趴 作弊或無敵?郭董喊「我...
2005-11-28 08:27:33 | 人氣(3,575)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重新發現信樂團【天高地厚】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自己過往的文字裡,一直沒有關於【天高地厚】專輯的相關記述,因為聽了第一張【信樂團同名專輯】後,對他們的音樂作品期待很大,但隔年【天高地厚】發行,卻一度讓我懷疑這兩張專輯是同一時期製作出來的,一樣收錄了十一首歌,又幾乎對應著相似的曲式鋪陳(註1.),所以當時聽了有種失望大於期望的空虛,【天高地厚】成了信樂團的專輯中我最不喜歡也最少聆聽的一張。

演唱會上全場合唱《天高地厚》的感動,喚起我從記憶裡拾起這張被聽覺遺忘多時的專輯,試著重新品味裡面的每一首歌,慢慢填補這段曾經空缺的遺憾。

《天高地厚》的前奏一下,整顆心彷彿隨著音符飛翔在天際,屏除現實的一切紛擾,低頭俯瞰這人世間最珍貴的寶藏,人與人每一次偶然且短暫的初識,串聯起無數個友情的巧合,多年之後還陪在身邊的,或許當時只是朋友的朋友,頻率對了,反而比原本的朋友更親近,眾人一路相互扶持走過各自的風風雨雨,歡笑、淚水、鼓勵、勇氣....都留下了不同的足跡,每個腳印都是值得感謝的生命軌跡。

很喜歡《潘朵拉的盒子》,作詞者陳樂融除了是華語歌壇的老牌寫手之外,近年也虔心於瑜珈靈修,看著他寫的這首詞,讓人有種超越萬物,旁觀天地的感覺,搭配上Keith Stuart的曲和編曲,排山倒海的氣勢已隱約成形,信的輕吟從迷幻之中超脫岀一股不在乎的氣息,行至副歌,vocal激盪岀的強烈能量,呼喚Pandora能再次打開魔幻寶盒,終究....沒有回應;聲線二度轉折,浮現無奈無助的嘆息,絕望吶喊,盼著Pandora的出現,釋放寶盒中的最後一樣東西─「希望」,讓人間恢復應有的平靜....。引人入勝的神話內容(註2.),就在文字、音符、演唱的完美結合下全然體現。

胡琴的聲音總是帶著某種莫名的蒼涼。初聽【天高地厚】時,《離歌》是整張專輯中最吸引我的一首歌,以胡琴起始的前奏,預言了它將是首哀傷的歌曲,鋼琴的陪襯引導後續整個樂團的樂音投入,信柔軟的唱腔接續胡琴的旋律在襯樂之間游移,不斷從心底堆砌更深層的情感,直至最後的撕裂心碎,在在都讓聆聽者感受到身歷其境的痛楚。

從【信樂團同名專輯】開始,聽了那麼多首信樂團的歌,《大驚小怪》對我而言,卻是第一首〝被教育〞之後才真正能夠接受的作品。記得信們曾經提過,當時會決定在專輯中放進這首歌,多少有點試探市場的實驗性質,因為他們往後想傳遞更多屬於自己的音樂概念,所以必須逐漸加重搖滾的力度,讓樂迷慢慢習慣沉浸在這樣的氛圍中;雖然我花了比較多的時間才懂得如何欣賞這首歌,但他們真的做到了,用心舖陳的音樂道路,已經引領人們一步步走進屬於信樂團的搖滾殿堂。

搭上韓劇「羅曼史」的順風車,主題曲每天密集播放,極高的聲音辨識度在2003年4月預告了新作即將問世,一樣的宣傳操作手法,相同的詞曲組合,《斷了思念》無疑是《一了百了》的延伸,不同的是,《斷了思念》更多了份濃烈;該如何面對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羈絆?!從不確定到決定再次放手一搏,主唱的聲腔變化掌握了整首歌的情緒層次,忠實呈現故事主角的心境轉折(註3.)。

《無盡無盡》似乎不太適合還沒有從上一段感情走出來的人聆聽,因為歌曲中構築的〝無盡〞邏輯容易讓人再度陷入迷惘,進而解構堅持,沉醉在自我勾勒的美麗幻境裡。願不願意被同一顆石頭絆倒第二次,或許你我的答案不盡相同,但經歷過創痛所得到的成長,卻格外值得珍惜;我情願只記憶往事的無盡美好,轉換未來人生無盡的緣分。

信樂團將中國風放在搖滾的區塊裡恣意揮灑,徹底顛覆陳昇、劉佳慧的原唱,形成了《One night in 北京》新的聽覺震撼;同樣放在專輯第七首,《馬車夫之戀》做了相同精髓的延續,《One night in 北京》裡京劇小生與旦角兒的唱腔,濃縮成四句酒令對吟,雖然簡短,主唱信的京詞撰寫功力卻令人眼睛為之一亮。比較可惜的是,《馬車夫之戀》這首綏遠民謠早在1993年就曾被「刺客樂團」改編成搖滾版本(註4.),相隔十年,信樂團二度賦予搖滾精神,再次翻唱,雖然一如預期的將這首歌演繹得十分完美,但難免少了初聽《北京一夜》那種極度反差的驚艷。

重拍搖滾之後,空心吉他帶岀《因為有你》的清新氣息,調和舒緩了前一首歌血脈噴張的狂放激昂,難得聽到信樂團表現這類甜味歌曲,Unplugged的手法,適切表達愛情初始時的恐慌與興奮,雖然只是蜻蜓點水,卻能不斷挑起心中漣漪。有別於信樂團慣有的情傷悲鳴,信所創作的詞讓《因為有你》用音樂開展了另一個情感領域裡所隱藏的喜悅。

《我活著》的前奏一下,搖滾靈魂重回舞台,感官隨即從《因為有你》的沉靜之中跳脫,墜落節奏速度的漩渦,不需要刻意區分,guitar、bass、keyboard、drum、vocal的聲音自動會從旋律中跳出來,在歌曲裡架構整體卻又各自獨立的空間,這是信樂團最大的特色,也是他們音樂比別人耐聽的重點之一。聽了《我活著》有很深的感觸,孤獨的定義因人而異,有人無法承受,有人懂得品嚐,孤獨並不可悲,因孤獨而自我創造寂寞才真的是危險人生的開端。

面對好朋友的撒手人寰,曉華用文字記憶了《不會消失的夜晚》,朋友間的兄弟情誼和男女間的情愛本質雖不相同,但寶貝珍視的心情卻是一致的,「不知道你是否記得昨天,你是我這輩子最思念的人,到如今你已不在身邊,你的笑在我心底徘徊....沉睡的人會自由飛翔,在這不會消失的夜晚,任憑一切都化成雲煙,對你的思念永遠不變」字裡行間濃濃的哀傷道岀萬般的不捨,再也喚不回的過往時光,只能永遠存留於腦海中,小心呵護著,不讓它跟隨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

重複《天高地厚》的旋律,《Time’s of my life》改以粵語呈現,Tomi和曉華的歌聲,對話著這對朋友兼師徒過往數年有志難伸的音樂困境,副歌部分由信來承接演唱,傳遞信樂團成立後依然堅守理想的精神,與期待未來發展遠景的藍圖,巧妙的在專輯即將落幕前,留下了與下一張【海闊天空】專輯連結的伏筆。

聽慣了信樂團華麗的搖滾調調與信多變的豐富唱腔,耳朵越來越刁了,再回頭重聽【天高地厚】專輯,不免會有失客觀的挑剔歌聲中少了些情感,但這也證明了信樂團依然持續在成長,才能在後續【海闊天空】和【挑信】兩張專輯中表現岀更精采純熟的音樂技巧。過去的信樂團,也許是結合信樂團、Keith Stuart、Ringo(詹凌駕)、戴愛玲的被動發光體,但在極具代表性的2005年,信樂團選擇在第一場大型售票演唱會上著手完成十幾首歌的重新編曲,親手證明了屬於自己的音樂實力,也向世人宣告結構更完整的信樂團,即將帶著搖滾旋風席捲整個華人樂壇。


************************************************************************
〈註1.〉若將【天高地厚】專輯中的《大驚小怪》和《斷了思念》、《無盡無盡》和《因為有你》的順序互調,兩張專輯的曲風編排就趨近一致。

〈註2.〉關於「潘朵拉的盒子」:是希臘羅馬神話中一則著名的故事。宙斯將潘朵拉嫁給耶比米修斯時,眾神送了一個盒子給潘朵拉。耶比米修斯的哥哥警告她千萬不要打開盒子,因為他認為眾神所送的禮物不安好意。但好奇的潘朵拉還是趁耶比米修斯不在的時候,偷偷打開了它。結果盒內的戰爭、瘟疫、憂傷、災禍、殘缺和愛情等等全飛了出去,只剩希望留在盒子裡面。

〈註3.〉事實上,《斷了思念》還有一首續曲《死灰復燃》被放在戴愛玲【為愛做的傻事】專輯中。將這兩首歌放在一起聆聽,不難發現歌詞部分就是一對分手情侶想再續前緣的對話,字裡行間對男女有別的情感模式描寫極為細膩,歌曲架構與旋律起伏的強弱鋪陳也極為相似,讓兩張完全不相干的專輯有了意外的連結(《死灰復燃》試聽http://myweb.hinet.net/home8/ekkcom-25/girl/x01-1.htm)。

〈註4.〉刺客樂團《馬車夫之戀》試聽http://www.sing8.com/cd/3/5838.htm

台長: Gina
人氣(3,575)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音樂賞析(音樂情報、樂評、歌詞、MV) | 個人分類: 信樂團 |
此分類下一篇:信樂團,和生命重疊的悸動!
此分類上一篇:信樂團【ONE NIGHT@火星】演唱會紀實

trekkerbin
很精闢的見解,我聽他們的歌已經十多年了,還是很愛。只可惜團隊上已經不是過去的組合了。
2016-09-26 01:26:22
版主回應
團員更迭對於樂團而言很正常,或許該說,現在的信樂團更像一個真正的樂團,自己創作音樂(詞的部份勉強不來),自己製作專輯。
2016-09-26 08:52:41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