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0 18:42:43 | 人氣(480) | 回應(7) | 上一篇 | 下一篇

金色之秋十之六 ─ 替梁實秋吃一碗炸醬麵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梁實秋經常提到他小時候在北京的生活,我讀著他的散文,多讀一篇對北京就多了一些嚮往。這種幾近失常的渴望到了看完麵條一篇時,到達了一種極致。

他說啊,炸醬麵的麵條沒有切的,全是捵的,北京有幾家麵捵得好的飯館,家裡也有廚師可以捵麵,切的麵吃起來不對勁。麵條可以吃過水兒麵,要不就鍋裡挑,黏一點。麵碼四色,掐菜、黃瓜絲、蘿蔔纓、芹菜末一樣都不能少。醬嘛,炸到八成後加茄子丁,澆在麵上頭,加得再多也不虞過鹹過膩。

吃炸醬麵有什麼好處呢?他的妹妹小時患了傷寒,大夫說回天乏術了,不必忌口。家裡人問妹妹想吃什麼,妹妹說炸醬麵,家裡給做了一碗,妹妹吃了精神大振,幾天後傷寒便不藥而癒。梁實秋說炸醬麵有起死回生之效!

讀麵條當時胃口不佳,什麼都引起不食慾,情形現在已不堪回首,但炸醬麵神奇的功效、梁實秋的鄉愁我讀在眼裡,饞在心裡,過不了兩天就磨刀霍霍準備如法炮製。可惜,這篇麵條有讀沒懂。弟弟奉父親之命在中國學了一個月的拉麵都沒學會,我雖想捵,但惦惦自己斤兩也就知難而退,買了包白麵條,不用想,自然是切麵,而且是機器切的,不過,還好過了水。四色麵碼,黃瓜絲、芹菜末容易,掐菜、蘿蔔纓是何方神聖,我問了人,人也不懂,只好把蘿蔔纓當成紅蘿蔔絲,掐菜當成沙拉,好歹也是四色。醬,炸醬麵的醬大有來頭,網路上說,肉炒香,黃醬加甜麵醬如何如何,看了也是白看,我家裡不做肉的,只好發揮想像力,以豆乾為三層肉,醬油加糖為甜麵醬,幸好茄丁是有的。做好以後樣子不賴,至於口感,恐怕梁先生天上有知要在我大頭上敲上幾記。

北京現在還是有幾家有名的炸醬麵店,人跟我說了,要我自己去。矇著眼選了一家,叫海碗居。從國圖走路到海碗居,沿路問了幾位老先生。增光路的海碗居是總店,晚飯時間停車場早已客滿,經過泊車小弟時,小弟老不客氣地吐了一口痰,我無色可失卻還是忍不住往後跳了一步, 希望沒嚇著小弟。通過塑膠簾,我進入我生平聽過最吵的餐廳,小二長得討喜,中氣十足地問:「您幾位啊?」「我一個人。」我小聲地說。「您一個人?」這時聲調偏高,旁邊的小二們也轉頭向我行注視禮了,「對,我一個人。」(北京人都不一個人吃飯嗎?)

幸好一個人也可以吃飯。我的桌子離門口不遠,我背對門口看不見進門的客人,也看不見小二,只能看見二十桌食客狼吞虎嚥的樣子。多半客人是這樣點菜的:每人一碗炸醬麵,再點些菜。我點了炸醬麵,別的沒有。小二端了麵來,當著客人的面,將麵碼倒在麵上。原來炸醬麵應該長這個樣子:麵碼七八樣,醬上浮著一層油,附下麵的湯。麵碼清脆爽口,醬中帶肉,肉炸得正好,和蔥的香味相得益彰,嚼的時候滿嘴肉香,外層焦脆,內層還帶三分軟勁。麵量約是男人的兩個拳頭大,挑起一條不甚白也不能說黃的麵條,這就是捵的麵啊,以物理學者的角度來看,這條麵醜陋至極,彎彎曲曲粗細不均,但是麵不可貌相,麵一入口,我剎那間明白,也問自己怎麼吃了二十八年不對勁的麵。這麵不起眼的外表下蘊含著做麵師傅的力道,麵香及Q滑的彈性和嚼勁,我三兩下全下了肚,好不開心!只巴不得多生一個胃再吃一碗。

誰說我一個人吃飯呢,我沒有一個人吃過飯,在海德堡有時候陳綺貞陪我吃蕃茄麵;有時候奶奶陪我吃飯,他老問我吃什麼,當然是泡麵,簡單方便;有時候網路新聞陪我吃飯,有時候餐廳裡一大高腳桌,幾十個人一起吃飯也有呢。在海碗居,鬧哄哄的百來人一起吃飯,拌上小二的吆喝聲,這一碗炸醬麵,是我在北京吃過最好的一頓飯。



異鄉人,如果到了北京,也到增光路替梁實秋嚐一碗鄉愁吧!


台長: Jimmy Linn
人氣(480) | 回應(7)|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LuKerr
看得我也好想吃啊
原來我也是吃了三十年的不對勁麵而不自知啊~
德國有這些好吃的東西嗎?
不記得你有寫任何有關德國美食的文章
想必是沒有吧~~ 悲啊~~
2006-12-11 09:42:10
Jimmy Linn
德國天寒地凍什麼都沒有
是個悲

你也快來了吧,記得一起來海德堡逛街買衣服喔!

如果你人在台灣,記得多吃一點喔。
2006-12-16 06:07:39
LuKerr
還在美國等德國簽證
真的是有夠慢
護照不在手上
回不了台灣啊~~~~
悲~

你們那邊天涼了吧
保重
我隨後就到!
2006-12-21 11:54:25
jimmy
好奇怪喔,辦簽證要那麼久嗎?
我在台灣辦,隔天就可以拿了ㄟ,真奇怪…我以為世界上最難拿的簽證是美國簽證呢!
想不到要來德國也不容易!

德國天氣忽冷忽熱的,小葛媽媽家這裡一直在0與5度之間遊蕩…

等你來逛街!
2006-12-30 17:34:58
依萊莎
小君的炸醬麵記實,勾起了我的北京回憶
當時跟另外兩位自己就很吵的朋友去
所以對餐廳的吵雜程度已不復記憶
印象最深的是「麵碼」樣數超多
台灣炸醬麵都很偷工,小黃瓜絲常常就代表全部
要是有豆芽菜,那就算是多的
在北京一整盤子紅綠黃擺出來真壯觀
和進麵裡雖然分不清到底有哪些菜
但吃起來完全是個心醉神迷
記得餐館還提供不少當地特色小菜
一大碗麵+擺滿一桌的小菜+有強烈酸敗豆味的豆汁兒
再配上極吵鬧的朋友一旁大聊
繳得我對食物的記憶模糊到不行.....

應該再去一次的。
2007-01-09 12:36:25
Jimmy Linn
氣氛氣氛還是挺重要的,僅在吃之後喔,下次一起去吧。
他的麵碼,有看沒懂ㄟ,一下子全和在一塊,誰也不認識誰…嘿嘿!
2007-01-17 00:28:25
夏琳
哈哈哈,
這麼棒的麵,真想來一碗。
2007-02-08 12:53:06
版主回應
真的很讚,絕對沒有一句虛言。
一起去吃吧。
2007-02-09 01:08:0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