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2 21:42:13 | 人氣(2,086)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白蟻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白蟻

 

  BBS的介面是這樣的:一律是漆黑如夜色的背景,一整排從左書寫到右的橫字,把游標停在其中的一行上面,按下方向鍵右鍵,便能像潛水一樣「鑽進」該標題的文章裡。相反地,如果你按下左鍵,你就會跳出你現在所在的區塊──通常我們叫它「版」,比如說「關於棒球的版」、「關於笑話的版」或者「q33ny的個人版」。

  在正常的情況下,任何人可以進入任何「版」,就算你壓根不認識q33ny是誰。

  你知道,這有點像是隨便打開一個人的日記本。你會讀到q33ny或者不知道哪個躲在網路後面的人的自我介紹(我是隻寂寞的、被雨滴刺傷的眼睛)、他關於簡體字與繁體字或者是否該廢除死刑之類議題的看法(文明的生活是不容否定的!)、他大量有病呻吟無病伸冤的日記(媽的有這種老闆簡直是恥辱!!!我操!!!)

  三樓的阿勳不曾向我證實過他就是q33ny,不過我確定他是。我們這整棟公寓的網路共用一個系統,BBS會紀錄每篇文章的發信者位置,看那編碼我很確定就是他。就像最著名的關於網路的陳腔濫調:在網路上的人們形象永遠和現實不同。阿勳在我面前是非常蜷曲的一個人,我是說,和這樣一個人說話的時候你總覺得他的每一句話都是「我很抱歉」,因此你會放柔了自己的聲調,讓自己的每一句話都像是「我原諒你」,久而久之你就會漸漸相信他也許真的做了什麼需要道歉原諒的事。就算現在沒有,總有一天也會有。

  「關於水電費……」

  「四月的時候我會統一收。你不會在房間裡面開著什麼太耗電的東西吧?」

  「沒有、沒有哇。」阿勳視線穿巡在我的鞋尖附近。

  「上次有個人在房間裡裝了三個電暖爐,整棟跳電了好久才搞定,你……」

  「不會不會。」

  不會不會。緊張到近乎卑微。作為一個房東,將房子租給這麼一個謹小慎微,總是在受驚狀態的人,我覺得還蠻安心。至少他不太可能拖欠房租。

  我的公寓全是租給清大或交大的學生,他們每個人都是BBS的長期使用者。因此,找到他們的BBS個人版是每個新房客所帶來的特有樂趣。比如二樓的小莉,她的BBS帳號是seesea,她的網友暱稱她「夕汐」。「夕汐」常常說自己想到世界各地旅行,尤其想去撒哈拉沙漠騎駱駝,然而上次她男朋友帶她到附近的十八尖山散步回來,她不斷抱怨五月的天氣:「我熱到不會動了……」我也知道四樓的jacky66666本來BBS玩很兇的,不過自從他在網路上認識的女友劈腿之後(或者是男友?我不確定,因為他在版上說:「你竟然為了那種女人。我想到就噁心。再見。)就再也不碰了。

我知道這棟公寓裡七八個人的網路身分;你知道的,那簡直就像是你認識了兩倍的人。每當我去修理洗衣機或者幫忘記帶鑰匙的笨蛋開門的時候,要不是埋怨自己記憶力太糟,搞不清楚這人到底是allways還是watergate,或者是埋怨自己記憶力太好,深知眼前這個短裙長腿、軟語呢喃的氣質女孩昨天在自己的版一口氣罵了三十七個「幹」,而且據她說「每個字都是發自內心,絕無複製貼上」。

  或者我該修正我前面的說法。其實和我的其他房客比起來,阿勳本人和q33ny算是還蠻有一致性的。如果你在小說或電影裡看到這兩個角色,結局的時候跟你說他們其實是同一個人,你會覺得意外,不過不盡然不可想像。Q33ny的版幾乎沒有人在看,BBS介面右上角有個數字,指的是現在同時在看版的人數,通常都是1(也就是說,只有我在看),最多我也只見過4,而且捎縱即逝。

  每一個房客的版我都會長期觀看,雖然絕大多數狀況我只是很快地瀏覽過去。q33ny的版的內容沒有什麼太特別的──比起總是用言情小說的筆法描述自己和女友的約會場景,甚至有次還寫進閨房裡的allwaysq33ny的文章根本很難造成任何深刻的印象。然而,他的版卻是我進出過最多次的。原因無他:他實在寫得太多、太勤了。一個個人版一天能夠新增十篇文章就算是不少的了,而且這十篇文章可能還有一半是從別的版裡面轉來的,比如說seesea有一陣子就瘋狂轉錄三毛的文章。可是,q33ny在過去一年內,他每天最少都張貼15篇以上的文章,全部都是自己寫的。

 

作者  q33ny(911)                                    看板  q33ny

標題  我去你的鄉村

時間  Fri 01:53:10 2009

──────────────────────────────────

 

 

今天在打工的時候又遇到那個工友

化工系館真是最適合你這人渣打雜的地方

祝你哪一天被鹽酸溶掉

不過看你那張臉

搞不好早就被人潑過十次八次了吧

 

不過接到電話很開心^^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最多的大概就是這種長度和內容的。前後兩段情緒急轉直下,不過我大概可以想像發生了什麼事:阿勳今天在學校打工的時候,遇到那個老醜懶惰的化工系工友,據說這名工友是負責來收取該系信件的,可是只要信件櫃裡的信超過兩隻手掌的量他就會裝作沒看到。最後一行字,我想你也看得出來,九成是情人正好在他鬱悶不爽的時候來電。玩BBS的人喜歡這樣寫,自以為很隱晦,很享受這種公開的兩人秘密。

  我曾騎機車載過阿勳一次。那是某個週二的早晨,q33ny的版顯示有新增文章:

 

作者  q33ny(911)                                    看板  q33ny

標題  踩機車踩到想死

時間  Tue 10:13:10 2009

──────────────────────────────────

 

  這台機車真的很機車= =

   才買沒兩年耶,剛剛踩了半小時都發不動

 

   你來接我嘛好不好(胡鬧)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時間是早上十點十三分,而根據他版上的課表,這個時間是有課的。我腦中閃過幾個念頭,遂很快地拎了工具箱,走到門口,假裝自己正在檢查飲水機的慮心。我把飲水機斷電,拆開外殼擺著,然後爬上三樓敲他的門。阿勳浮腫著眼開門,看到是我身形好像又縮了一縮。

  「來提醒你,飲水機今天暫時不能用喔。」

  「謝謝、謝謝……」

  我偷閒瞄了瞄房間內部。還算是乾淨。

  「今天沒課啊?」

  「喔,對啊,不是……」他的臉迅速脹紅,彷彿說了什麼羞恥的謊言,「我的車壞了,不去了啦……」

  「咦?要不要我載你去?」

  這是我最喜愛的打發時間的方式之一。看房客的版,然後在適當的時間不經意地出現,不經意地解決他們的問題。他們之後都會對我很客氣,也很少有惡意拖欠租金的。更好玩的是,還有人因此熱情地邀約我去看他的版;不過我當然表現出對電腦一竅不通的樣子。

  從公寓出發,沿著寶山路往市區的反方向騎,會經過一大段被十八尖山和高山植物園夾住的四線公路,這裡的氣溫恆常比其他地方低個三五度。我載他的時候是十一月,臉頰被冷風切割,有衣服包裹的地方和裸露的地方感覺像是身首異處。我瞄瞄照後鏡,時速六十,他雙手反剪握住後把,竟然還能端坐拘謹。出了樹林夾道的公路右轉,又折進了樹叢繁茂的清大後山。

  阿勳唸的科系蓋在山邊,順勢斜上而建。他下了車,手足無措地看了我幾秒,好容易才擠出一句話:「謝謝……」

  幾乎就像是害羞了。我心想怎麼會有這麼嫩臉皮的大學生。我揮了揮手:「晚點再來接你。」腦中閃過q33ny每晚瘋狂聒噪的在版上發表文章,也許他所有說話的力氣都在上面用完了吧,順口道:「晚上早點睡啊。」

  阿勳窘迫地點點頭,匆匆進了學院。

  他的晚睡從發表文章的時間就看得出來了。除了少數應是放假或沒有課的日子外,他的文章都是在晚上七點到凌晨兩點之間張貼的;我完全可以猜到他日子是怎麼過的:下課到附近什麼攤子吃晚餐,回到家貼個文說說今天發生的事情,打幾個小時的電動,再貼文說說打電動的情形,反覆迴圈直到眼皮或手腕酸痛為止。他會連玩什麼電動、破到哪一關、哪處與網路上的攻略不符全都記下來。有幾個遊戲我正好玩過,說實話他還打得真不差。

  那天剩下來的時間裡,我挑著他版上的某些文章重讀了一次。BBS有一種特殊的設計叫做「推文」,也就是說,當你讀完某篇文章,你可以在文章下方快速地張貼二十個字以內的簡短回應。q33ny的版幾乎是沒有推文的──這並不意外,他看起來是個沒什麼朋友的人,至少在網路上,幾乎沒有人在看他的版。搞不好我就是最忠實的讀者了。

然而就在那天下午,我發現有幾篇文章是有推文的。推文的都是同一個帳號,「chun0104」,依照經驗,這個人八成是一月四日出生,不過這對於我知道他是誰一點幫助都沒有。在一千篇左右的文章裡,他/她的推文一共出現了四十多次,千篇一律地只有一個字:「嗯。」「啊。」「錯。」之類的。我想到「不過接到電話很開心^^」,不難想像,這個人應該就是阿勳的情人。我查對方的發信來源,查這個名字,找不到什麼有用的資料,他/她若不是很少使用網路,就是很善於保護資料。

  下午四點多,右上角的數字只有1,只有我。

  我騎了車去載他,一起在附近買了便當。我閑聊也似地說:「你玩不玩國產的電腦遊戲啊?」

他點點頭,眼神好奇地直視我。

「那你有沒有玩過『八年抗戰』?」

那是我第一次進到他的房間。長方形的空間被他簡單地劃為兩區,一區是電腦桌,一區是衣櫃、書架以及床。他拉開抽屜,熟練地從一長列的光碟片抽出目標,用小聲得像是自言自語的聲音說:「尼奧科技出的,已經被併掉了,很少人在提了,可是,很經典。」

我坐在他的斜後方,看他怎麼打這遊戲。這是一款「戰棋式遊戲」,背景是1937年到1945年間的中日戰爭,玩家扮演國軍進行五十場戰役。所謂的「戰棋」指的是將部隊化成一顆顆棋子,在給定的作戰地圖上部署、移動、互相攻擊,就像是在下棋那樣,不同的兵種有不同的特性。以阿勳順手點開的戰役來說,他擁有七支輕步兵、一支輕炮兵、一支迫擊炮、三支重步兵、兩支大刀隊和一支補給車隊,在戰役期間,他必須操縱這十五支共一千五百人的部隊,與人數比這稍多的日軍作戰。

阿勳的打法就像他的人一樣,不知道該說是謹慎還是小家子氣。在兩軍掠陣的時候通常免不了有傷亡,但他似乎很堅持自己的部隊不能有任何折損,寧願花兩三倍的時間繞道、埋伏,把自己的部隊掩蔽在敵人附近,等到火力網組織完成,再一瞬間擊殺對手。這實在不是一個頂尖玩家的風範,不過也不失為一個優秀的指揮官。

我的眼神逡巡於螢幕和他的側臉之間。螢幕的光在他的皮膚上浮印,這才覺得阿勳的皮膚以男生來說實在白得出奇,在槍枝射擊的特效動畫的映照下青筋滿佈。他的表情很悠閒從容,卻專注得忘了我的存在。

畫面上兩支日軍殘部往右上角逃逸,他考慮了一秒,眼神併出難得的勇猛,滑鼠連點,遠方的炮擊徹底毀滅了所有移動的目標。他的眉頭舒展,像是完成了什麼真正重要艱難的事。

「打得好……」

我話沒說完,一陣急急手機鈴聲響起。他安祥的臉色瞬間消失,手忙腳亂掏出手機,望向我:「對不起,我有電話……」

他的臉紅得像要從裡面燒起來。

我告退。接下來的幾個月,我細細地讀q33ny版上每天像泉水一樣蔓延的文章,無限的生活瑣事,偶有暴裂絕望的短語,大約可知是和chun0104吵了架。幾個重要的節日,比如二月十四日,我更決不會漏讀。其他的房客的版我也讀,但總是無法認真太久;他們寫得太少,太容易被了解,我甚至自信我可以代替他們寫自己的日記。但q33ny不一樣。

他說了那麼多的話,卻總是讓我覺得,最重要的、理解他的關鍵敘述一直都沒有出現。

阿勳完全是個蜷曲的人,q33ny也是。

我也再去了幾次他的房間,聊天、看他打別的遊戲。他重新玩CS 1.65版,那是一個持槍射擊的遊戲。他的手腕穩定到不可思議,可以從任意定點迅速移動到畫面另一處,誤差不超過兩個像素。看他使用AWP麥格農式狙擊步槍真讓人覺得不忍。尤其他玩遊戲只為了殺人,他習慣一開賽先用精準的槍法擊殺己方的所有隊友,然後再潛行、伏擊射殺所有的敵人。在一個全速跑完要花將近四十秒大小的場地裡,他可以在兩分鐘以內搜索並全殲八名與他擁有同樣武裝的槍手。

而他殺起人來,那股順暢雍容。

五月梅雨季將來之前,公寓裡白蟻成災。我記得很小的時候,我和父母曾經住過木造的老房子,每年春夏之交我就像獵殺蚊子那樣撲打白蟻。牠們飛得慢、體積大、打扁了也沒有沾黏手掌的黏液,又十分擾人視線,因此我小時候總記得有一個「白蟻的季節」。搬進這棟公寓之後,全鋼筋水泥造的房屋,除了迷路飛進來的幾隻,已忘記這種昆蟲的存在很久了。

然而我現在早過了玩弄小蟲的年紀了。我在網路上買了幾種燻藥,在樓梯轉角裝了幾座電蚊燈,假日招集住宿的男生們和我一起修補門窗牆腳的破洞。但這些事的效果卻很糟糕,每天早上客廳與樓梯間的地板蟻屍堆成一層薄薄的毯子。小莉和幾個女房客每見到我一定抱怨白蟻有多噁心,見我也沒什麼辦法,每晚在房間裡就拎著嗓子發出絕望的抗議的尖叫。男房客雖然沒說什麼,可是見了面也全是在說:「今年這季節怎麼了,該不會是要有地震了吧。」帶女朋友回來的也幾乎沒有了。

白蟻出現一個禮拜左右,幾乎所有房客的BBS版都冒現了相關的文章watergate每天紀錄他打死的白蟻數量,allways寫給他女友的情書提及「我們以後要住在一間沒有蟲的大房子裡>//////<」,seesea對願意讓她借住的女網友說「我就知道你最愛我了ˇ」……

唯有q33ny隻字未提。

他繼續沒事人一般玩著殺戮的電腦遊戲。不知怎麼地,我竟能完全具體地想像他安坐在房間裡,用任兩隻手指穩穩地夾掉一隻隻白蟻,表情安定而滿足。

  就在我放棄想新的辦法對付白蟻之後,雨沒日沒夜地下了起來。公寓才整修過沒幾年,下幾陣雨也不至於有什麼潮濕滲水,只是我平常以機車出入,大雨頗多不便,每每要看雨勢稍弱才衝出去買幾天的食物。就在超商放啤酒的冰箱旁邊,我遇到了阿勳。我愣了一下,阿勳的膚色幾乎白成了牆壁的顏色,若不是親眼看到,還真難以相信這種顏色可以出現在人的臉上。他和我同時拎了半打裝的海尼根才看到對方。

  「嗨。」他說,沒有什麼遲疑。

  「我不知道你也喝酒。」

  「很少,」他說,「不過今天……不一樣。」

  我腦中迅速迴轉了今天的日期,以及昨天晚上讀過的BBS文章。我記得有幾篇記錄某個遊戲的戰場資訊,還用簡單的線條繪製了簡圖,因為下雨,他沒有去打工,也很乾脆地翹了幾堂平常就很少上的課。

  這才想到昨天有一篇文章,標題只有一個「?」符號,內文空白。通常這樣決絕而徹底拒絕溝通的文章就是某些劇烈情緒的訊號。我小心翼翼地搭著話問:「心情不好?」還沒等他回答,很快地補了句:「一起喝兩杯,嗯?」

  阿勳的房間沒有什麼改變,只在角落多了一個半人高的瓦楞紙箱,看起來裝著某種家具。我有一股衝動想問他對於白蟻的看法,但念頭很快地消散。他笨拙地扯開拉環,啜第一口的動作有些猶豫,眉頭苦苦皺起。

  同時,他又點開了「八年抗戰」。在進入遊戲畫面之前的空檔,他又喝了兩口,頗有一點逼自己勇敢的意思。打開,他選擇的是某場守城的戰役。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關卡,通常的打法就是把短射程的輕步兵安置在坡頂,砲兵部隊再堆成第二線火力,向著從山坡下仰攻的日軍猛射就可以了。但是他今天的打法和之前完全不同,他把所有的重武器部隊解散,換裝為步槍與大刀,戰役一開始,他也並不站在制高點組織火力網,而是全軍立刻衝下山與日軍蠻幹。

  阿勳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我聽到沙沙的聲音,不是從遊戲裡出來的,也許是滑鼠,也許是手腕摩擦的聲音。

  我有點不知所措。他的兩支大刀隊圍住一支輕戰車,花了三倍的陣亡人數才逼對方稍稍後退──而那是因為彈藥用完了。上次他指揮的戰役沒有死半個人,這場則根本是失去理智的互毆。根本沒有戰術,沒有思考,他用滑鼠命令每一支部隊死命地衝進對手的射程,吃一陣子彈,還一陣回去。

  他喝完一罐啤酒就順手往地下一放,我安靜地喝,想說些什麼,可是又沒辦法說。我知道八成和chun0104有關,可是我不該知道的。

  沙沙聲。輕物撞擊的聲音。

  是從旁邊的瓦楞紙箱裡來的嗎?

  不知多久以後,阿勳「啪」地切掉電源。一打啤酒只剩下兩瓶還沒開封了,我不確定有多少是他喝的。

  我有些艱難地突破自己喉頭的乾澀,開口:「贏了嗎?」

  他的表情不再像以前那樣怯軟了。他臉頰潮紅,墊著青白的底,是那種很不健康的顏色,也許是因為酒。

  他的聲音就像碎散的沙:「他不見了。」

  我不知道我該如何接著說下去,阿勳聽起來並沒有等待我說下去的意思,他自顧自地端詳著啤酒罐,仰頭猛灌,「喀」一聲嗆到漏了大半罐在身上,一股麥汁的苦味張揚開來。

  我拍拍他的肩膀:「哎,沒事……」

  「他不見了。」阿勳搖頭,艱困地吞嚥,「不見了。」

  我離開的時候,他趴倒在電腦桌前,喃喃地已不是在對我說話;或許也根本不是在對誰說話。我想他醉得差不多了,再待下去也不能做什麼。而他房裡那股沙沙聲和他的細語交疊起來實在令人焦慮。我走回自己的房間,順道掃清樓梯間和客廳裡的白蟻屍體,有些蟲只是斷了翅膀,長得像過長霉壞的米粒在路上爬行。

  我查了一下,chun0104果然有將近一個月沒有在q33ny的版推文了。然而阿勳仍繼續寫文章,貼在BBS版上。這是要給誰讀的?──難道他已經知道我在看他的版?他對我不停地說著不見了,是一時大醉,還是覺得我是可以相談得知情人?

  就在五月底的某一天,q33ny在版上發了一篇文章:

 

作者  q33ny(911)                                    看板  q33ny

標題  堊觀

時間  Wed 17:46:42 2009

──────────────────────────────────

 

  一個什麼也說不出口、也不必說的地方嗎?

  可是我我還有一個秘密要告訴你,速來。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依據長期看版的經驗,這種沒有特定指涉對象的「你」是一種暗號,意思是:如果你就是「你」,則你一看這訊息就知道這些話是對你而發的,那是作者預期他的某位讀者能夠產生的默契。你知道,這很邪門,我全然無法解釋,可是,我知道那篇文章是對我寫的,他要告訴我一件事。

  然而「堊觀」是什麼地方?第一行又是什麼意思?

  也許是一個地方,有關chun0104,有關阿勳自己的吧。我還在等待著那關於阿勳自身的核心敘述,那一定是一段一說就能夠貫通阿勳整個人的文字。不像seesea的沙漠、allways的言情小說筆法那麼單純,那是阿勳每日辛勤貼文都說不盡的。我必須收集我所能得到的阿勳所有的話語。

  我上三樓,盤念著開門之後的說辭。棕色門板安靜地掩著,伸手敲門,沒有回應,「阿勳,在嗎?」貼耳在門上,內裡什麼聲音也沒有,沒有他的房間無時不響著的爆破與射擊聲響。

  一轉門把,開了,「我進來囉?」

  長方形的房間,在門的對稱方向是一扇雙開的窗,窗口對著正西,夕照把房裡的空氣蒸得遲重緩慢。

一眼過去還沒見到阿勳,過了一會兒,才發現電腦開著,而阿勳躺在床上,端端正正地放置自己身體那樣。

我躡足靠近床緣,阿勳閉眼沉睡,雙手交疊胸口,床頭櫃有一殘留水漬的玻璃杯。

我跪下來把略歪的薄被扶正,看著他連夕陽也染不了色的白晰臉龐。他睡了,這一睡睡得很沉很沉,不再需要蜷曲著說話、行走,不再需要強迫症似地大量貼文,不再需要聽到永不止歇的沙沙聲。我拍撫他的胸口,「好好睡,晚安。」等他睡夠了自然就會醒來的。

從此之後,我待在阿勳房裡的時間越來越長了。我使用他的電腦,登入BBS,查看其他房客的貼文,而q33ny的版陷入了奇異且前所未有的沉默,但我還是繼續進出q33ny的版,我想也許會有人突然問一句:「你最近怎麼不寫了?」也許chun0104會出來推文,或至少留一下點經過的痕跡。可是右上角的數字恆常是1,意思是,除了我以外這裡沒有任何人。被沙沙聲吵得煩悶難當時,我就隨手挑一片抽屜裡的遊戲出來打,我打得糟糕極了,無可救藥。

  有的時候我會走近去看看阿勳,在等待電腦暖機或者伸展酸痛的腰身的時候。他的臉白得不受光影影響,白天黑夜都一樣,然而我覺得他的臉色竟有漸漸健康起來的跡象。我不會說,你知道,就是越來越像是安眠無夢的樣子。他的頭髮持續地在生長,原本短而硬挺的毛束逐日軟軟趨倒枕頭上。他的身形也有些我說不清楚的變化,有些地方膨脹,有些萎縮。

  我知道我勤跑阿勳的房間引起了房客的議論。從我一樓的住處上到三樓常常會遇到人,他們在版上或隱或諷地說「房東和三樓那個好像變得超~熟~的~」,我當然曉得那語氣是什麼意思。我並不生氣,只是覺得枯索無味,他們仍然沒有寫出任何讓我驚訝的東西,不像阿勳的敘述,總是充滿暗語與無法穿透的東西。

一天下午我在樓梯間遇到小莉,她用一種令人不舒服的柔軟嗓音說:「房東先生,三樓的房間有什麼這麼好玩啊?」

我閉著嘴走近她,經過她身邊的時候伸手在她腰際摸了一把。她驚叫一聲退開,我冷冷道:「我也很想到你那兒玩啊,什麼時候有空請我?」

  白蟻和梅雨的季節已經過去了,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熱的天氣。我想著q33ny最後提到的「堊觀」,我拿這個詞在網路上反覆查了幾次,完全一無所獲。我試著在阿勳的房間裡找到一點線索,翻遍書架、衣櫃與床底,當我解開瓦愣紙箱的時候,看見了令我幾乎手足發軟的景象。全是白蟻。全部是。半人高的箱子裡裝滿了三分之二的白蟻,牠們爬在彼此身上,互相頂撞、踩踏、囓咬,發出輕物撞擊的沙沙聲。

我驚恐地轉頭望向熟睡的阿勳。

他難道會把什麼秘密藏在這之下?

除此之外,這房間已不可能再發現什麼了。他的書架早就清空,除了少數衣服的商標字樣以外,這裡根本沒有任何一個文字。一場精心地對所有符號的毀屍滅跡。

  我沒有勇氣去動那箱蟲,我怕牠們要是散出來,我就再也踏不進這房間了。我決定會到q33ny的版找線索。我想如果這一切都和chun0104有關,那我也許應當先注意他/她曾經推文過的篇章。

  這個念頭之後,我整整兩天沒有離開過阿勳的房間一步。因為當我再進入q33ny的版時,我發現裡面有幾篇文章已經被刪除到只剩下標題了。它們像是被施加了什麼加密的保護禁制,我能夠看到標題,但無法開啟內文。起先是chun0104推文過的被加密,漸漸的連我前兩天讀過的文章也有些被鎖了。

  這是有人在掩蔽這個版。

  我馬上以最快的速度搜索整個版塊。裡面有大約四千篇文章,而對方看似是一篇一篇慢慢刪除的,因此我要做的事情是和對方比快。我開啟還能開啟的,迅速複製,存回阿勳的電腦裡。我沒有餘暇慢慢讀,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四千篇文章都會消失殆盡。我嘴唇發白,手心沁著冷汗,像是在搶救某種崩壞中的考古遺址。阿勳的遺址。

  右上角的數字顯示為2。除了我以外還有一個人在──是他對文章動手腳的。是chun0104

  我沒有時間查證,搶救文章要緊。然而被加密的文章越來越多,點入這種文章,電腦要花一秒多的時間才能判定無法開啟,再花相同的時間退出,點另外一篇。有連續十多次都落空的,讓我沮喪得以為一切都毀了。有的時候我好像聽見有敲門聲,好像有什麼人在門外大聲叫喊,可是我把門鎖得嚴嚴實實。

  最終我無力睡去,在那之前我搶下了將近一千篇文章吧。睡著是身體的意志,我沒有辦法,我幾乎是不甘心地閉上眼,然後瞬間失去意識。

  再次醒來已是下午,我被蟬鳴驚起,發現自己歪倒在床緣,視線前五公分處是阿勳的手肘。

  他的頭髮已經長到肩膀了。

  我往電腦的方向掙扎前行,不小心碰翻了瓦愣紙箱。一陣令我反胃的大亂。我踩著蠕動的蟲體,按開電腦。什麼也不剩了,q33ny的個版有四千個標題,卻沒有一個標題能夠按進去了。我在電腦前發了會兒呆,想不起來,我到底把搶下來的那些文章存到哪裡去了。

  白蟻在整個房間蔓延,斷翅和牠們淺褐色的身體在地上錯雜鋪開。天暗了,我打開小燈,在床沿坐下來。

  阿勳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是個熟睡了十來天的人。他是消瘦了下去,當我握住他的手腕,我可以感覺到他的骨節,這是雙反應敏捷、精準操控滑鼠的手。然而他的臉色卻像是個剛慢跑回來的人,膚白色底下潛著淺淺的粉紅色。他的胸口緩慢地起伏著,沒有夢的跡象,也沒有甦醒的。

一個什麼也說不出口、也不必說的地方嗎?

所有的敘述都灰飛湮滅了。

「不見了……」我對他說。

我睡在他身側,沿著側臉,解開襯衫的排扣一路吻下去。這是他留給我最後的線索了,在一切敘述灰飛煙滅之後。關於阿勳的,q33ny的。chun0104可以毀掉所有文章,可是他/她沒有辦法像我這麼靠近阿勳。

白蟻集體起飛,發出沙沙的聲響。我緊緊貼著他,比所有外在事物都能貼得更近,甚至容不下一個字。白蟻的翅膀灑在我們赤裸的身上,從此以後,再無其他掩蔽,再無其他侵蝕。

 

※竹塹文學獎小說第二名

台長: 朱宥勳
人氣(2,086)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倒數零點四三二秒
此分類上一篇:抒情考古學 ──在上一次沉睡之前及下一次沉睡之前

chuntechu
請。
2009-07-23 15:54:48
chuntechu
請。
2009-07-23 15:55:1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