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da FIT首賣 羅馬尼亞地下鹽礦遊樂場不看盤也能輕鬆獲利40趴 藍總統政見會 郭台銘:...
2004-06-29 20:33:41 | 人氣(455) |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想要快樂,因為那不屬於我一個人。

天氣越來越潮濕了。放學的鐘聲喚醒你,你昏昏沉沉的把書塞到書包裡,然後,發現一件事:教室裡沒有人。
每張桌上都放了一瓶礦泉水,半灰陰光在水瓶之間晃逝。你背起書包走出教室,整個校園從來沒有如此時般的緘默。
沒有人聲,只有你仰頭灌下礦泉水的聲音。

家裡也空無一人。你逕直走向房間,然後拿起桌上的礦泉水灌進喉嚨。坐到書桌前面,翻開被水氣黏住的書,你盯著書頁,卻全神貫注的聽著,沉入秒針的滴答滴答,沉入自己微弱的心音。
你知道不是這個世界太過安靜,而是你將它阻在自己的感覺之外。只是有些東西是無法阻攔的,比如說,有人開門的聲音。
你維持坐姿躲在房內。你聽見媽媽開門進來接著她說今天的天氣不熱卻讓人直想喝水,哎,今天辦公室裡的一群金魚跳出魚缸卻掙扎了兩個小時都還活蹦亂跳。爸爸沒有回答,他喝水。媽媽還繼續說,市中心的百貨公司正在打折耶,待會兒要和一群同事一起去逛逛,很便宜,又難得經濟不景氣的大低價。爸爸喝水,沒有回答。媽媽說乾脆就這樣吧,今天家裡不要開伙﹝搞不好瓦斯都濕了呢!﹞,我們出去吃飯吧。
於是爸爸和媽媽又開門走了出去。沒注意到你。

一如往常你是全班第一個進教室的人。你幾乎是用滑的到座位上,然後用自由式潛過空氣坐著。桌上的礦泉水瓶都還在,只是全部都空了,整整45瓶的水就這麼漂浮在空氣中了嗎?
你靜靜的坐了十分鐘,忽然,抓起兩個寶特瓶,扭開瓶蓋,瘋狂疾跑。

呵!
你撞倒桌椅,可課桌椅好像都被空氣泡軟了沒感覺,你繼續狂奔。你口中發出無意義的聲響,嘶吼出激盪在你腦中的聲音。你跑,你繞著教室一圈一圈的跑,撞開擋在路上的一切,在滑行中揮舞那兩個寶特瓶武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在做什麼?」

你猛然站定。一條鯉魚站在教室門口,身材修長,尾部肌肉賁起有如腿,看起來強而有力。你凝視著這條魚,你不記得認識它,莞爾一笑:「我在跳舞。想一起來嗎?」
鯉魚低下搖了搖頭:「我好渴,你有水嗎?」
你看了看,手中的兩個空瓶已經裝滿了水。你把水遞給它。鯉魚用胸鰭掀起自己的鰓,將水倒進去。那一瞬間它的鱗片因身體得到濕潤而晶閃發亮。上頭的顏色頓時變得艷麗無比,你禁不住伸出手輕撫著那前所未見的物事。

那鱗甲表面有層黏滑的膜,包裹著莫名的堅硬圓物,好冷。你的手指顫抖著掃過鯉魚身上的每一吋,那幾乎沒有任何軟弱的身軀。你手滑到它的鰓蓋上,這時你渾身熱汗,心臟重擊著肋骨。你伸手想揭起它的鰓蓋。
你想看。

你毫無防備被尾鰭橫掃,完全無法抵抗它。它瞪你。你受傷地看著它,然後走回自己的座位上低聲的啜泣了起來。

你只是想看。因為你沒有,而魚有。彩色的。

鯉魚輕蔑的冷哼一聲。

然後你看著事件發生:那些如同陌生人般的同學們陸續搖動尾鰭走進教室,胸鰭一擺當作招呼。
接著魚兒們忙碌了起來,它們在雲霧一樣的空氣裡游著,它們彷彿是一群五顏六色的錦鯉,屬於不同的個體卻又如此雷同。而我就像魚缸之中的一節枯木,它們會很友善的和你說上一兩句,卻沒有誰願意帶著你一起游。
你幾乎是用朝聖的眼光仰望著。這忙碌的魚群。當它們一同掀開鰓蓋,把一整瓶礦泉水倒入那幽祕底下時,教室頓時流滿了映盪的彩光。
(我……我……)你試圖開口說些什麼,卻發現喉嚨好乾。深深吸氣,卻好像吸進一團水一樣,你重重的嗆咳了起來。一股冰涼自你的口鼻一路鑽到心臟、鑽到肺裡,你的血液幾乎就這麼凝結起來!你越咳越重,一不小心失去重心跌在地上。
你喘氣,越喘越咳。魚兒們腳步輕盈的幾乎像浮在水中,它們依然在你頭上迴著,非常技巧的不踩到痛苦蜷縮的你。
(拉、拉……)你伸手在空中亂舞,想在空氣中拉住什麼。什麼都沒有。然後你繼續猛烈的咳嗽,很用力,無聲的咳著。你突然意識到你的聲音消失了。
消失了。不是啞了,你還能說話,就是沒有聲音。連你也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你可以大聲吼叫、低聲哭泣,可是聲音就是會被什麼不知名的東西包住,像泡泡一樣融化在溼重的空氣裡。
魚兒們交談的聲音越來越弱。你的眼睛睜大,瞪著來來往往的尾鰭。連咳嗽都沒有聲音。沒有咳嗽的聲音。
你不咳了,空氣潮濕依舊可你能夠忍受。你慢慢的把身體放直、翻正,慢慢的站起來。魚兒們所說的話你也聽不懂了。你只聽到啵啵啵啵的聲音,只有這個單音,可是節奏一直改變。
「我想要變成魚。像你們一樣。」你說,冷靜地。
魚兒們靜下。它們面面相覷,用氣泡的聲音輕輕的交談。你的眼光掃過每一條魚,駐足在它們的鱗片上,鱗片散發出與它們疑惑表情極不相稱的自信光彩。
「啵,啵啵啵。」它們一齊轟然放聲。
一時之間好像有一道牆撞上你的感覺。這是一大群魚,而你不是其中之一。你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於是用手指著它們的身體,用堅定的渴望注視著它們。
「啵。」它們似乎習慣一齊說話。
「我想變成魚。像你們一樣,我要鱗片、我要鰓。」你說。
它們木然。你知道自己沒有聲音,所以它們聽不到你說什麼。你不知所措。終於,抑止不住的撲向某一條魚,用力的咬,撕下一塊它的鱗片。它們全都「啵啵啵啵」的叫了起來,「啵啵啵啵」那條魚的血灑了你滿臉,你張口用力的吞下去。
好腥。澀。
「我想變成魚!想你們一樣!啵啵啵!像你們一樣!」
叫喊中你的頭從好幾個方向被重擊,昏了過去。

是這樣子的吧。
我想要不屬於我個人的快樂。

天氣越來越潮濕了。放學的鐘聲喚醒你,你昏昏沉沉的把書塞到書包裡,然後,發現一件事:教室裡沒有人。
每張桌上都放了一瓶礦泉水,半灰陰光在水瓶之間晃逝。你背起書包走出教室,整個校園從來沒有如此時般的緘默。
沒有人聲,只有你仰頭灌下礦泉水的聲音。

這次礦泉水有點腥,可是你沒有吐出來。

回家的路上,一股溫暖和安逸沒來由的充塞你心。你微笑著對路上的每一個人打招呼,他們起初短暫的一楞,接著也對你微笑。你的動作原本不期望得到回應,只是你若不做點什麼,身體就會塞滿祥和,或許會爆炸。你只是像定期洩洪一樣慢慢的把這些令人舒服的東西排出體外。
當你如是做時,人們也一樣的回應你。那關切、溫柔的眼神使你渾身發抖,幾乎要迸出淚來。你的心情似踩著雲的台階,一步步往更高處去,你克制不住,像小孩一樣在街上歡快的大笑,歡快的對路人噓寒問暖。

你們好嗎?我很好耶!

一隻手攀上肩,你轉頭,看到穿著制服的警察看著自己。你的微笑自動漾開:「嗨,你今天過的好嗎?」
警察沒有微笑。他的撲克臉沒有笑,冷嚴的看著你。你忽然不知道該怎麼辦,台階般的雲斷了,你跌到最深最深的地方去。
「你在做什麼?」他沒有笑。
他還是沒有微笑。你等了一秒,再一秒。你使盡全力綻出這輩子最甜蜜的笑容。
他沒有、沒有對你笑。

「你為什麼不笑?」
警察聽而不聞:「你為什麼對著那面鏡子大笑大叫?」
鏡子?你轉頭,看見街上又來了好多人,於是你微笑的對他們說:「大家今天都過的很開心吧!」他們微笑點頭走開,可是你感覺不到一絲絲、任何一絲絲感覺。
每個人身上貼滿了鱗片,他們反射我的微笑但自己沒有笑。那麼炫目艷麗,板著臉。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笑?你不開心嗎?笑一笑嘛!笑一笑嘛!」你輕聲說,眼淚從笑著的臉上蜿蜒流下。
「你到底在做什麼?請不要打擾旁人的安寧好嗎?」
噙著淚,你笑著對他說:「你笑、你笑一下就好。讓我看看你的微笑。」
警察疑惑的看著你,像看到一條從未見過的魚。他扯起嘴角,深深的對你一笑。你哭著往家的方向跑去。

你哭著衝入空無一人的家裡。你逕直走向房間,拿起礦泉水灌下。
在空氣中溺水的魚。
你平靜些了。擦擦眼淚,坐到書桌前準備看書。書裡面有好多人的圖片,可是他們都沒有表情。連哭都不會(你甚至想試試如果拿刀刺下去……),全世界的人好像變成了沒有表情的魚,只能用鱗片反射陽光。他們的臉像腮一樣,僅僅能裂出一條沒有弧度的縫。
你對他們溫柔的微笑。

你忽然聽到爸媽開門的聲音。
你快步迎接他們,他們看了你一眼。你心裡一涼,差點就要縮回自己的房間裡。(不要怕、不要怕、不要…)你馬上鼓起勇氣坐去他們身旁,爸爸喝水,媽媽也拿起桌上的雜誌讀了起來,沒有人說話。
「爸……媽……。」你怯怯的喚了一聲。
靜默。
「爸……媽……。」你抖著心,把聲音提高。
兩人放下手中的東西,一齊注目你、一齊說:「什麼事?」
「沒、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我……我今天回家的時候,走在路上……,」你吸一口氣,說:「我心情很好,所以我就跟我看見的所有人打招呼。大家都很友善的回答我,然後繼續走著各自的路。突然有一個警察,我跟他打招呼,他一直都不肯笑,也不肯聽我說了什麼。我問他過的好不好,他不理我。於是我難過的哭了,他才給我一個好假好假的笑容……。」
他們一齊「嗯」了一聲。
「為什麼,為什麼大家都不肯笑呢?為什麼大家的臉都這麼僵硬呢?就像、就像……」
「就像什麼?」他們一齊切斷。
「魚。一群。」你低下頭。
他們一齊狂聲大吼:「這有什麼好哭的!有什麼好哭的?」
你嚇住,往後一退,頭就撞在木頭椅背上。於是你咬緊嘴唇,跑進自己的房間鎖起房門。
「還躲、還躲?你就只會哭只會躲!」他們一齊生氣的大叫。

他們臉上好像還是沒有表情,像兩條魚。

像魚。
你跪倒在地,胃好像想逃出身體一樣般翻攪起來。你大聲乾嘔,眼淚蒙住雙眼,什麼都看不到。突然冒出一股熱流,噁,你吐出一道黏滑溫熱液體在房間的地板上。像一灘血。
好腥。澀。

不用任何理由,你確知那是魚的血。你知道該怎麼做,躺在那灘血上面翻滾,用全身沾滿那暗紅的液體。你從口袋裡拿出那一片魚鱗黏在身上,找一個最完美的位置角度,黏在脆弱的胸口。然後你再從口袋拿出一片。又一片。你耐心的用他們把自己黏成一條魚,像大家一樣。
你說過你想要變成魚的,因為這樣就跟大家一樣快樂啦。你學著像大家一樣微笑,可是事實上大家是不微笑的,所以你只好變成魚。你是很乖的,你只想學好。

你的臉頰裂出兩條細隙,像腮一樣。
就這樣走出房門,對爸爸和媽媽點點頭,緘默的走出房子。
空氣好清新。水溝裡的水也甜美的不可思議。你的鱗片十分美麗而且堅硬,它們保護著軟弱的你。
從今以後你不再是一截枯木了。你是一群魚之中的一條,在這個城市魚缸四處游著,不需要空氣或清水;不需要微笑或哭泣。

我好快樂。

‧第十四屆建中紅樓文學獎小說第二名。

台長: 朱宥勳
人氣(455) | 回應(4)|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阿桓
 不太懂,只有感觉。
2007-01-22 17:34:38
蘆筑政平
那,請問是什麼感覺呢?
2007-01-23 19:36:13
半瓶水
不快樂的感覺

(讀了十多次到現在還是會哭。)
2007-01-27 15:24:37
版主回應
是不快樂。

不過像我這篇東西其實手法頗生澀粗糙
你可以試著去破解/分析看看
我去表達感覺的手法究竟夠不夠好?
好在哪裡又不好在哪裡?

一篇作品不會因為描寫某一主題就是優秀的
作品好不好取決於如何去描寫那個主題
2007-01-30 09:10:09
ID
距離上次看完過了幾年,好像有四年了吧,
再回頭來看這篇文章,
心靈深處的某一角還是被觸動到,
結尾還是一樣大哭,
少經雕琢的字句就這麼直直地打進心裡,
這部真的很棒。
2014-12-05 12:33:14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