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崩價!全球跑車出清特賣 送鬼怪大叔神秘禮要搶要快限定古蹟!火車迷必追景點 臺灣首支水球隊參與世大...
2014-04-17 22:23:43 | 人氣(11,51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消失的客機,恐懼的時代──馬航事件反映的時代症狀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消失的客機,恐懼的時代

     ──馬航事件反映的時代症狀     李展鵬

  大馬航空飛機失蹤,是百年一遇的特殊事件;它情節之複雜、懸念之眾多、牽涉之範圍,都甚為罕見。面對這駭人聽聞的懸案,全球所有接觸到國際新聞的人,或扮演金田一拆解事件疑點,或扮演政治專家分析國際局勢;談論之時,一臉困惑有之,侃侃而談有之。

    為什麼大家的關注度如此的高?除了因為這事件的確曲折離奇、神秘莫測、疑點重重,是茶餘飯後的絕佳話題之外,有沒有其他原因導致我們為此寢食難安?當這似乎是罕見的「別人的事」,它同時會不會是切身的「我們自己的事」?要回答這些問題,有個關鍵字不能遺漏,那就是──集體恐懼。

新世紀的兩種集體恐懼

  因為馬航事件而浮上水面的種種人類集體恐懼,可以從世紀初的兩個事件談起。首先,是已被淡忘的千年蟲事件。所謂的千年蟲危機是一九九九過渡到兩千年時,電腦的自動時間裝置從99變成00,而造成辨識不到是2000年還是1900年的混亂。當時有預言這可能引起全球電腦系統大混亂,從飛機升降到火車進站都受影響,有災難性的事故發生。幸好,後來沒有釀成什麼災禍,但事件卻點出了人類的某種集體情緒:踏入二千年,人類從一個階段進入另一個階段,不安感很強。而不安的其中一個來源是科技:所謂的科技進步有時會為人類創造問題,更甚者,科技其實沒有想像中進步,它沒有令我們免於恐懼,反而讓我們身陷恐懼中。

 第二種恐懼,則是九一一事件之後的恐怖主義陰霾。千年蟲危機只是虛驚一場,發生於2001年的九一一事件才真真正正的為廿一世紀的恐懼時代揭開序幕。襲擊世貿已是歷史罕見的事件,而飛機撞擊令兩座世貿瞬間消失的畫面,更透過現代傳媒深入地球的每個角落;那彷如荷里活災難電影的驚人畫面,在人心播下揮之不去的恐懼。那恐懼的源頭是:原來,文明衝突與政治紛爭已經激烈到這個地步;原來,中東既是戰火不斷,發達的歐美也休想有平靜日子。後來,布殊政府利用美國人的恐懼,把中東國家列為邪惡軸心,開展「反恐」之戰,結果是火上加油,越反越恐。接下來,西班牙馬德里、印度孟買、印尼巴厘島等地連接發生恐怖襲擊。十多年來,有數十宗涉及人命傷亡的恐怖事件。廿一世紀的頭十數年,可稱為「恐怖(襲擊)的歷史」。

  而上述兩種恐懼──一種對科技的不信任,一種對恐怖主義的恐慌,都反映在這次的馬航事件中。

航空事故:全球流動下的恐懼

  馬航客機失蹤的消息傳出後,當大家仍是茫無頭緒,很多人的即時反應是倒抽一口氣驚嘆:這年頭坐飛機仍然很可怕!又有人開始討論:空中解體、飛機爆炸或墜海撞山,哪一種最恐怖?

  這種航空事故給我們的恐怖感,遠超其他交通意外。飛機是很有趣的交通工具,它是最安全的交具工具,失事率最低,但另一方面,它又往往最為人所畏懼。時至今日,仍有不少人有飛行恐懼症。我在英國認識一個意大利人,他每次從倫敦返家,都捨棄數小時的飛行,寧願坐二三十小時的火車。

  飛行恐懼症的病因之一是幽閉空間恐懼,此外,作為陸地生物的人類害怕在天上飛,也是人之常情。然而,當今的全球化趨勢又令坐飛機這件事跟以往大大不同。在數十年前,對很多人來說,坐飛機仍然不是平民百姓的事,而是某個階級的玩意。例如約二十年前,多數澳門學生是因為中學畢業旅行才第一次坐飛機。今日,未坐過飛機的中學畢業生卻是少數。

  然而,在當今的全球化人口流動趨勢之下,坐飛機已變得多麼平常。對於發達地區的中產及富裕家庭來說,每年數次外遊已是等閒事,很多小孩已有遊埠機會;對於發展中國家來說,則有大量勞工跨越國境謀生,港澳人看看身邊的的菲律賓、印尼、尼泊爾勞工就知道。當跨國流動日益頻繁,廉價航空亦應運而生,把飛行普及化。亞洲航空的口號最有代表性──Now everyone can fly. 這個時代,人人都可以飛。

  於是,數十年前仍算是「富人玩意」的飛行,在廿一世紀卻變成生活常事。然而,航空意外仍是時有發生,而每隔數年,亦總會有駭人聽聞的嚴重意外──例如數年前法國航空的空中解體事件。對於飛機失事的恐懼,以往只為部分人所有,但現已擴展到大量人口,成為一種普遍性的時代症狀。馬航客機事件,就是這樣牽動著每年坐好多次飛機的我們。

恐怖主義:政治衝突下的恐懼

  而另一種恐懼,則與恐怖主義有關。馬航客機失蹤後,各方猜測。首先,它緊接著昆明恐怖襲擊發生,令人猜疑兩件事是否有關。甚至有人猜想,是不是疆獨份子挾持飛機。後來,發現跟昆明事件無關,焦點轉移至機師的政治取向,又有了政治挾持的猜測,同樣是恐怖主義。

   事實上,自從九一一事件以來,每逢有什麼意外發生,都引起恐怖主義的疑雲,警方總是要表示「(不)排除與恐怖份子有關」。而坐飛機這回事,亦恰恰跟恐怖主義有不解之緣:九一一是飛機自殺式襲擊,後來英國揭發的飛機液體炸藥案,令已經緊張的登機安檢更加緊張。今日,每次上機前的繁複檢查,都在提醒我們恐怖份子可能近在咫尺。

  而以上的兩種恐怖,在近年都越演越烈。航空事故既叫人恐懼,科技創造的問題似乎有增無減:如基因改造食物、化學添加劑、手機幅射、核能危機之類。至於恐怖主義,亦似乎離我們越來越近。過去十年的恐怖襲擊,飛機、火車、酒店、酒吧區、商業大廈都曾遭殃。中國本來自外於恐怖襲擊,但國內的分離主義已帶來了恐怖主義。

第三種恐懼:老大哥

  至於今次馬航事件,除了引起陣陣的劫機與恐怖主義的疑雲,亦帶出了另一疑慮,就是美國的全球監聽系統。事件的吊詭之處,是專家相信、民間希望美國的嚴密監聽系統可以幫助搜索失蹤飛機。這種情況,是以一種恐怖去解決另一種恐怖。如果美國因此為世人解開謎團,可說立下大功,但事實上,這又變相加強了另一種恐怖主義──無處不在、無孔不入的監聽監察系統。如果飛機在天涯海角的蹤跡都被監控,活在城市的我們豈有不被日日夜夜監視之理?以往的科幻片中,把晶片植入人體,就可全面追蹤。如今,連植入晶片都可省下了,我們一舉一動在「老大哥」眼裡無所遁形,能不恐怖?

  這次馬航事件有可能是永遠的謎團,而永遠的謎團則帶來永遠的恐懼,這恰恰反映了、又加強了這個時代的集體意識。如此戲劇性的題材,荷里活當然不會放過,現在已有五十個電影計畫企圖開拍這題材。到最後,事件留下的,也許只有電影的虛構版本,而真實故事則伴隨著一種廿一世紀初的集體恐懼,永遠被深深掩埋。(澳門日報 4月3日)

本文亦見於:

關鍵評論網: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33800/

評台:

http://www.pentoy.hk/%E6%96%87%E5%8C%96/l181/2014/04/10/%E6%9D%8E%E5%B1%95%E9%B5%AC%EF%BC%9A%E6%B6%88%E5%A4%B1%E7%9A%84%E5%AE%A2%E6%A9%9F%EF%BC%8C%E6%81%90%E6%87%BC%E7%9A%84%E6%99%82%E4%BB%A3%E2%94%80%E2%94%80%E9%A6%AC%E8%88%AA%E4%BA%8B%E4%BB%B6%E5%8F%8D/


台長: Pan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