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8-15 12:44:40 | 人氣(35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散步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散步,可以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在我的記憶中,我已經好久沒有抬頭看過美麗的天空,一直到英國,事情才有轉變。

英國外交部幫我安排的宿舍是在Baron's court,離倫敦政經學院與下議院都有一段路。從宿舍到地鐵站,走路需要十分鐘,即使到了Holborn站,走到倫敦政經學院也要十分鐘,只有到下議院最近,只要到Westminister站,直接左轉就是辦公室大樓。

上班與上課的散步,是很輕鬆的。在倫敦,我總是很早睡覺,很早起床,上課總能準時到,這不消說;連到國會上班,也都很準時的有閒暇在大笨鐘前抽根煙,再進入辦公室跟大家say hello。從宿舍到學校與辦公室,以一個人走居多。倫敦人的步伐很快,不過我總是好整以暇的慢慢走,抬頭看看很藍的天空,偶爾會跟路上的貓蹲下來說說話。或者,拍下我覺得很有感覺的照片。

倫敦政經學院在Kingsway上,兩邊有很多商業大樓,除了學生以外,許多穿著入時的倫敦人快速的經過我身邊。有時候,我會佇留在開店與關店都很早的星巴克前,要一杯Latte,坐在Kingsway大道上,欣賞倫敦人的忙碌與我的悠閒。十分鐘的路,往往會走成半小時,還不包括拍照的時間。

下課以後,如果沒有散步到student union的地下室,就會散步到Covern Garden或是Lescister square。其實倫敦每一個捷運站之間都很近,大約是十分鐘的路程吧。還是一樣,我經常把十分鐘的路程走成半小時以上。走路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享受,即使在冷峻的寒風中,或者是大雪飄飄何所似的夜裡,有時候跟蘇珊娜,有時候跟瑪雅,有時候三個人一起,我們都可以怡然自得的偷走倫敦的一份閒逸。然後,我們會在柯芬園或是Cafe Nero找一個位置,三個人開始八卦同學,或是批評國際政治。然後談談自己以後要作什麼,還有自己的感情世界。

有一天晚上十點多,瑪雅忘了採購第二天的早餐,她要我陪她去Tesco。可是,最近的Tesco要花半小時的路程。禁不起她的哀求,套了雪衣,穿著拖鞋,兩個人就這麼上路了。瑪雅一路上一直在逗我笑,因為她知道我實在有點不甘願,腳指頭也凍得發慌。我們必需經過一段高架道路,路上汽車不斷呼嘯而過,氣溫很低,可是兩個人其實是很快樂的。我走路的速度很慢,瑪雅則是相反。她不斷譏笑我是老人,我則是恐嚇她下次不陪她逛Tesco。

倫敦的散步,可以發掘自己很多的心情。倫敦有時候是紅色的,當領到700英鎊的零用錢,急著去柯芬園買歌劇票的時候;倫敦有時候是藍色的,當一個人沈思的時候;倫敦有時候是灰色的,當我聽著Louis Armstrong與Ella的Foggy Day,而窗外正飄著雨;倫敦也可以是銀色的,當我手舞足蹈的第一次看見雪,我的議員老闆說我表現很好的時候。

散步,是心境。而心境,決定我是在享受人生,還是只活著。

我現在不散步了。

台長: Chet Baker
人氣(35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