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5-26 17:27:34 | 人氣(1,48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死亡音樂記事:憂鬱的星期天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憂鬱的星期天(Szomorú vasárnap;Gloomy Sunday),這首曲子是由匈牙利籍的自學鋼琴家Rezsô Seress在1933年所著。當時,Seress因為常常跟他女朋友吵架,作曲家的工作又鬱鬱不得志,為了挽回女友的心,表達他如果沒有她,生命就像憂鬱的星期天,因而寫了這首曲子。可是,女友的芳心沒騙到,卻因為太多匈牙利人號稱在聽過這首歌之後自殺,或是死的時候身邊總有張紙條寫著歌詞,這首歌因而迅速得到一項「美名」:死亡序曲。Sam Lewis將其翻譯成英文,在Artie Shaw(1940)與Billie Holiday(1941)演繹之後,迅速引起非常大的迴響。包括BBC等媒體以這首歌過於憂鬱的理由,紛紛禁播,但是這張專輯卻持續熱賣,到現在甚至有MP3版本。

這首「死亡序曲」據說造成的死亡不可勝數。第一個因為這首歌而陣亡的人是布達佩斯的一名製鞋工人Joseph Keller,這位先生的遺書上引用了這首鋼琴曲的標題:「憂鬱的星期天」。當然,引用一首歌的標題當遺書內容沒什麼了不起,例如「海海人生」就被貨車司機拿來當遺書的引言。但是,張國榮的海海人生畢竟比較有名,那首歌當時只是小眾傳播,知道的人不多。在Keller自殺之後,才開始引起許多人始對這首歌好奇。套句現代的語言來說,Keller應該是死亡序曲的「超級感染源」。

此後有一堆人前仆後繼,跟著Keller步上黃泉路。舉例來說,有兩個人在聆聽樂團演奏這首樂曲時,突然舉槍自盡;還有一個人在點完這首歌之後,步出club在門口開槍自殺。這首歌鋪天蓋地,流傳到柏林,有一名雜貨店老闆上吊自殺,腳下就擺著這一首歌的樂譜。

很多人或許會說,這些人自殺並不是因為這首歌,而是因為失戀。但是,卻也有八十歲的老人家從七樓跳樓自殺,手裡拿著這份樂譜,一個十四歲的小女生跳水自殺,手裡也緊握這份樂譜。因此,這種病毒似乎不只會針對失戀的人發作,而是老少咸宜。在一連串的自殺事件之後,BBC率先禁播這首歌,CNN也跟進,以「傳播隔離」的方式希望抑制這種病毒的感染。

對於這樣的結局,Seress自己其實很困惑,他不知道這首歌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威力。他原本只是抒發自己剛跟女朋友吵架的心情,可是這首歌竟然造成這麼大的死傷,他實在意想不到。最後,連他自己都逃不過這首歌的詛咒。

首先,一開始沒人要出版這首歌,因為這首歌實在太悲傷;後來總算有人願意出版,並且迅速成為暢銷排行榜冠軍。Seress在這首歌出版之後,打電話給他女友,很高興的要求復合。可是,就在他打給女友的第二天,他女友竟然服毒自殺,桌上又寫著:「Szomorú vasárnap!」

1968年,Seress自殺身亡,成為魔咒下的另一個犧牲者。

這首歌的旋律不難聽到,大家可以在http://home.kimo.com.tw/fairydancing/gloomysunday/gloomysunday.htm聽到鋼琴演奏版。如果要聽Vocal版,我個人偏好Billie Holiday,她的歌聲實在太符合這首歌的意境了。

其實,歌詞有很多版本,Seress自己曾經譜了詞,歌詞是這樣的:

葉落秋臨,愛已消逝

秋風伴隨憂傷的眼淚在啜泣

我的心將不會再希望春天的來臨

我的淚與傷悲轉眼成空

人們是殘忍的、貪婪的、邪惡的

愛已消逝!

世界末日已經來臨,希望不再有任何意義

爆炸聲就是音樂,草地染滿了鮮血,街頭到處是屍體,

上帝啊!人們是罪人,永遠在犯錯

世界末日到了!

匈牙利詩人László Jávor譜的詞比較有意思:

白色的小花鋪滿了悲傷的星期天

我期待你在我身邊

星期天早晨我被惡夢驚醒

悲傷的牢籠罩著我無法呼吸

沒有你,我的星期天將永遠悲戚

今天是我最後的星期天,親愛的,你是否能到我身邊?

我的身邊將有牧師、棺材、靈柩車伴隨,還有一束送你的花

我的最後一程會在花朵盛開的樹下結束

我死去的眼將會凝視著你

但親愛的,別害怕我的眼,我即使死了,還是保佑你

Sam Lewis的歌詞是美國爵士樂採用的標準版:

星期天是憂鬱的

我的心無法安眠

數不盡的陰影永遠跟隨著我

小白花永遠喚不醒你

憂傷已經把你帶到另一個世界去

天使不想把你歸還給我

但,如果我想加入你,他們會同意嗎?

憂鬱就是星期日

我的心和我的人,決定結束這所有一切

白燭光與靈柩很快就會圍繞著我

但請我的朋友別哭泣,我很高興可以離開這人世間

死亡是個美麗的夢境,我將會永遠在身邊保佑你

夢,我似乎只是在夢境

當我醒來,我希望你還在夢中

親愛的,即使不在這裡,我的心也想告訴你,我要你

憂鬱的星期天

好,終於翻譯完這些版本。很恐怖的歌詞,我覺得。我一邊翻譯真有點想哭泣。

整首歌詞透露出濃厚的死亡味道。想想這一段:

"Little white flowers won't wait for you,
not where the black coach of sorrow has taken you.
Angels have no thought of ever returning you.
Would they be angry if I thought of joining you?"

其實,匈牙利在歐洲就是最悲觀的國家,憂鬱與悲觀的情緒原本就蔓延在整個民族。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匈牙利人有世界上最高的自殺率,平均壽命在歐洲中也最短。自殺、低潮與憂鬱幾乎就是匈牙利人的寫照,根據我的捷克好朋友說:「她認識的匈牙利人,很少沒有朋友或者親戚自殺過至少一次的。」可見他們的憂鬱症病人應該比台灣的SARS病人要多。

在匈牙利的某些區域甚至有所謂「自殺村」的存在。去年匈牙利有4500人自殺,自殺的方式也都很「傳統」,跳井、上吊或者喝農藥。自殺在匈牙利的文化裡是很特別的,自殺並不是消極的態度,而是勇敢的人,為了維持自尊的英雄式行為。其實,悲傷與憂鬱在匈牙利的歷史始終佔了很重要的地位,許多歷史上有名的人物都以自殺作結。二次大戰時期的總理Pal Teleki、詩人Attila Jozsef都在最炫麗的時候以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這種死法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是一種「英雄式的死亡」(the heroisation of death)。這種自殺風潮延續到現在,許多年輕人還會選擇在Jozsef自殺的同一個車站臥軌。對於匈牙利人來說,自殺是一種積極解決問題的方式。其實,許多人的想法都是:最簡單解決遊戲困境的方式就是「退出」這個遊戲。

馬札爾人是很無奈的。在社會主義被否定之後,他們夾在西方與東方之間,更是不知所措。法蘭克福學派的異化理論(alienation theory)很清楚的表達出這些馬札爾人的困境,他們是孤立的與個人主義的,沒有群體與認同,夾在馬克斯與海耶克,東方與西方,這群匈奴的後裔就像是無根的芒草。

就像我的捷克朋友Zuska說的,她說匈牙利人喜歡用but這個字。「這句話聽起來合理,but...」;「事情應該可以很順利,but」...這種but文化,不僅在李斯特的鋼琴中表現無遺,在巴爾托克的藍鬍子城堡的音樂也很強烈。我想,Gloomy Sunday只是匈牙利文化其中的一部份吧!

推薦版本:
Artie Shaw,Don't Fall Asleep,1940

Billie Holiday,Gloomy Sunday,1941

台長: Chet Baker
人氣(1,48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