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5-09 11:02:50 | 人氣(40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SOGO事件之官場現形記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疫情當道,實在不應該打口水戰,但是也不能夠不對這件事情作檢討。基本上,自從瘟疫發生之後,我不太想讓老闆在這件事上作太多的口水發言,畢竟,一切以救災為重,但是SOGO的事情讓我忍不住要老闆這兩天開記者會。

大家都知道SOGO的事情,但很多人不知道,這件事是一個集體官僚自大與疏忽的綜合體。很多人現在都說,唉呀,現在救災在即,馬市長很辛苦了,衛生署更糟糕,我想說的是,這種事情隨著政治立場的不同,口水與觀察的角度都不會相同,但是,我絕對不認為台北市政府在SOGO事件的立場是正確的。衛生局在這件事情讓我的感覺是:是自大與驕傲。

現在我就來詳細說一下我瞭解的一切。李小姐在SOGO的收銀台工作,住在新莊新泰路。五月三日,她覺得發燒不適,趕緊跟主管報告,並且回到新莊新泰醫院看醫生。後來,新泰醫院不敢收,建議她到台大醫院,台大醫院覺得她是疑似病例,於是通報疾病管制局,並且轉送到新竹醫院,這件事情是在五月三日。

根據疾病管制局的標準程序,通報時必須檢附X光片、咽喉與血液檢體,所有的病例發佈都需要疾病管制局認定,在三十六小時之內,也就是五月五日之內,這個案例就可以判定檢體是否為陰性,地方政府是無權發佈與處理的。在這段期間,衛生局發佈,SOGO是危險地帶,已經有一名病例,並且相關人員已遭隔離。第二天又馬上接著說,有兩名顧客「可能」遭到這位收銀員感染,不排除將SOGO封館。

在這個消息發布後,SOGO當然急得跳腳,但是檢查報告卻遲遲未出現。後來透過層層關係,那個李副總認識貝克,貝克決定出面瞭解這件事情。從前天開始,我就開始打電話給疾病管制局、台北市衛生局與新竹醫院,試圖找出檢體在哪裡。一開始,疾病管制局跟我說,正在作檢查,結果沒那麼快。可是,不同的單位卻告訴我不同的結果,說檢體根本沒送上來。這下我就納悶了,怎麼同一個單位有不同的說法,我打電話到新竹醫院,新竹醫院告訴我,他們沒有送檢體的義務。那,檢體在哪裡?消失了嗎?

後來,在貝克的騷擾之下,疾病管制局終於認真起來,想找出檢體在哪裡,這時候才知道,原來台大根本在一開始就沒送。可是根據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如果沒送檢體,中央主管機關應該立即駁回要求補送,那是誰准台大就這麼算了的?更離譜的是,新竹醫院非常關心檢體在哪裡,所以他們打電話到疾病管制局問結果,疾病管制局竟然說:「結果還沒出來!」這是什麼話!根本沒收到檢體,結果怎麼會出來?一直到貝克開罵,疾病管制局才終於催促新竹醫院立即送檢體,新竹醫院也很無辜的立即補送,那是昨天(五月八日)的事情。

這段時間,因為病人沒有確定是不是SARS,SOGO的業績不斷滑落,早在五月五日就可以確定的事情,現在至少要五月十一日才能知道,足足晚了快一星期。如果這個人真的是SARS病患,SOGO又多害了多少人?如果這個人不是,SOGO又損失了多少錢?

誰的錯?我覺得,第一,台北市政府絕對難辭其咎,基本上,SOGO是自己要求員工隔離的,可是台北市政府卻將SOGO形容成是傳染病集散地;甚至在未經查證的情形下,就說這兩名顧客也是從SOGO感染。我想,邱淑緹是醫師,她總應該知道什麼情形下要封館吧?SOGO到目前為止,居家隔離的人並沒有出現交叉感染的情況,這絕對不構成封館的要件;其次,這位小姐是收銀員,各位到百貨公司買過東西都知道,顧客基本上不容易接觸到收銀員,因為所有現金與刷卡都是由現場人員處理,轉交給收銀員,如果這兩個人真是因為這樣得病,SOGO的員工早死光了,哪還有他們要跟台北市申請國陪的份?

在未經查證之時,邱淑緹悍然要SOGO封館,簡直就是自大與狂妄。如果以這麼小心的標準來審視馬市長,當他的攝影官發燒,是不是應該立即將馬市長隔離?台北市政府要封館?邱淑緹有沒有這麼做?

至於疾病管制局,更是離譜。試想,如果沒有一個立委主任在關切,這個案例恐怕不知何時才能確定,檢體更不知什麼時候才會出來。疾病管制局敷衍新竹醫院跟我,台大敷衍疾病管制局,這是什麼防疫體系?

所以,蠻橫自大的台北市衛生局、無頭蒼蠅的疾病管制局、敷衍了事的台大醫院,你們說,疫情怎麼能控制?

SOGO事件,真是活脫一場官場現形記!

台長: Chet Baker
人氣(40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