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3-22 19:17:47 | 人氣(28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歌劇裡的星座---獅子座的女子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蝴蝶緩緩的舉起手上的短刀.

父親給她的遺物在暗黃的夕陽下,竟然泛出冷冽的藍光,刺得蝴蝶的眼睛有點痛.

痛?!當短刀刺進她的胸口,所有的心痛應該都會結束吧.

這把短刀是父親臨終前交給她的遺物,從小父親就告訴她,女子應該從一而終,如果不幸遇到壞人,寧死也不能敗壞自己的貞節.必要的時候,父親很嚴肅的比了一個手勢.乾淨俐落.

在她嫁給平克頓的那一天,她曾經想過,這把短刀要不要給他看.畢竟,那一年她才十五歲,會不會讓他對日本女子驚駭莫名?

短刀的表面閃爍著牆面上的十字架.蝴蝶好像看到了上帝.哪個上帝?美國人的?還是日本人的?

她想起了她的女僕Suzuki.她說過,日本的神又肥又懶,但是美國人的神呢?她從來沒看過,只知道平克頓要她改信基督.基督是誰啊?祂可以為他們的婚姻帶來幸福嗎?

她抬頭看了一下掛在牆上的十字架與基督像,嘴角有點慘然的笑容.幸福?好久都沒見過了.自從平克頓回美國,舅舅又因為她改信基督,將她趕出家族之後,她一直在想像的國度中昏迷,沒能知道什麼是幸福.

就連結婚那一天,想想也是心有餘悸.平克頓將她的身體撕裂,肆意的發洩他對於東方女子的慾念.

蝴蝶低下頭,看看折得很整齊的和服.小小聲的說:這竟是我這一生中最快樂的回憶.

不,慢著...還有她與平克頓的小孩.

從小,喬依就被當作怪物.怎麼會是怪物呢?黑頭髮,白皮膚,藍眼睛,活脫就像一個小平克頓,多可愛啊!

我們大和民族不會有這種雜種!她隱約聽見鄰居這麼說.

遠處搖曳的燭光逐漸取代黯淡的夕陽,刀面的顏色也轉為陰森的火紅.蝴蝶想,是該走了.

她不懂,如果平克頓不愛她了,為什麼不敢當面跟她說,而是叫他的女人,似乎是叫什麼凱特的跟她說.又,為什麼連他們的小孩都要帶走?

好!帶走,通通都帶走!

蝴蝶想起她在新婚那一夜嬌嗔的跟平克頓說的話.

你們美國人抓到蝴蝶,就喜歡把她釘起來做成標本,我現在是你的標本嗎?

蝴蝶舉起了形如鬼魅的短刀.

向胸前刺去,一派的優雅.

台長: Chet Baker
人氣(28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