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8-31 10:53:41 | 人氣(27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以父為名之完結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直到現在,我還是不太明瞭,為什麼父親對我們幾個小孩的教育態度都不相同。大哥從小內向,可卻又交了一堆不好的朋友,小學六年級開始抽煙、逃學,國中操行沒及格過,但是他是個很善良的人。大姊是個名符其實的傻大姊,也不喜歡唸書,二十歲就嫁給大她八歲的姊夫。父親對他們的不捨都不是在成就上面,反而是在大哥沒有認真過日子與大姊太早結婚。

父親對我的態度倒完全不同。他從來沒對我體罰過,除了我國中作弊的時候讓我罰跪很久以外,他不太懲罰我,但兩個兄姐倒是常被父親體罰。父親給我的壓力主要都是成就取向。

從國中開始,他就會唸我,如果我再混,考不上建中就不讓我去念;到了建中,他會限制我在六點以前回家(下午三點五十分下課,六點以前要回到基隆);到了建中,他告訴我一定要念台大;後來到政大,他很不滿意,好久不跟我說話;政大唸完,報考五間研究所,每一間都高分錄取,他還是不滿意的說,早知道就別花那麼多錢報名;念碩士期間,他不斷叨念我,要我早一點畢業。法政科系通常花三年,我以一年半的時間唸完,他說是應該的;同年以第一名考進博士班,他說一定是沒人念,才讓我考上。

我在他無盡的壓力下,奮力向前游。可是,他從沒滿意過。

我曾經很不滿的問他,你到底要什麼,你為什麼從來不稱讚我?

他只是淡淡的說,已經太多人稱讚你了,如果我稱讚你,你不就飛上天了。

我就像一個得不到父愛的小孩,不斷的以表現來爭取他的愛,但是從沒得逞過。

以前我對於父親的態度很不滿,我無法諒解為什麼他就是不肯給我正面的肯定?一直到進了博士班,在社會上開始有一點地位之後,我開始嘗試去理解父親這個人,我才發現與父親的相處之道。

他是個需要很多很多愛的人。只是,在大男人的陰影下,他給不出愛讓別人感受到他的感情,當然也得不到別人的愛。

想通了這一點,我輕輕的把我渴望父愛的念頭放下,尋找另一個方法改善我們父子的互動關係。

從前幾年開始,我不再逃避他的牢騷與抱怨,回到家我會抱著他,然後轉圓圈說,「哇!老爸你變重囉!」;或者是看他很好笑的在說不好笑的笑話時,會親親他;或者是百忙之中回家時,會陪他說說話,散散步。

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轉變,我不知道。父親還是一樣的父親,只是我不一樣了。我只知道,我開始看到朱自清的文章會落淚,看到父親逐漸班白的頭髮會心疼。我知道,他是一個藉由威嚴來表示他的愛,卻又得不到愛的我的至親。

我想,最大的改變應該是,我比較有自信心了。我不再需要父親這個巨人來肯定我是不是優秀的人,而是我自己來評估每天是不是對得起自己。

所以,我不是卡夫卡,雖然我知道他心裡的痛。我很驕傲我在這麼早的時間就知道,「以父為名」是多麼棒的一件事。

台長: Chet Baker
人氣(27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