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22 01:55:52 | 人氣(1,15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玩具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人類到底什麼時候有玩具呢?這恐怕已經殊不可考。大概自有人類以來,就會有玩具吧。從小到大,人類在工作之餘,總會有些需要娛樂的時候,野蠻人即使把石頭樹枝拿來把玩,恐怕也是玩具的一種,只不過跟我們現在玩具的定義有些不同而已,但是本質還是一樣的。有時候想,大人跟小朋友似乎都是一樣的,只是小朋友拿物品當玩具,大人拿另外的人當玩具而已。



學姐說我有很多奧黛莉赫本的原版照片,這固然是我得意的蒐集作品,但是實際上我真正得意的,是我房間裡的玩偶。對,沒錯,就是一堆絨毛娃娃。躺在臥房裡的,是兩隻很大的Piyo玩偶(註一),一男生一女生,這兩隻目前已經買不到了;在客廳則是一排的Kitty貓,當年為了集滿這批小貓,天天買麥當勞早餐吃到想吐;另外則是大型的維尼小熊(將近一百二十公分)與泰迪熊,當年在英國國會工作,離職前老闆為了感謝我,特別送了一隻穿著國會警衛制服的泰迪熊給我,成為我的鎮館寶物之一;最後則是我在世界各地蒐集的動物布偶,還有,一定要提的,就是我從瑞典帶回來的陶瓷娃娃,她們穿著十九世紀的貴夫人裝,製作精細,成為我最重要的寶貝,被以前養的緬因貓小花「謀殺」一位,現在僅存一名,靜靜站在我的電視旁。



基本上,如果不要看在房間很亂的份上,我的家裡簡直像是女孩子的房間。應該這麼說,我的家裡有四樣東西最多,書、海報、絨毛娃娃與影音設備(CD與DVD),這些收藏可都是無價之寶。舉例來說,我就有收滿整套的日本版爵士女歌手限量版,當年買一張將近七百元,還要限時搶購,而現在即使到誠品,也很難買到了。真不曉得這兩、三百張專輯當年怎麼買的,真可以說是「張張血淚」啊,改天應該發一篇專文來介紹一下我所蒐集的這些音樂。



我一直認為,蒐集這些東西可以說是小時候的補償心理作祟。從小我就很喜歡唸書,看到朋友家的父親書房藏有新潮文庫的全集(註二),羨慕得幾乎要發狂,然而母親當時堅持「教科書沒唸完,不許買課外書」的政策,因此家裡的書向來少少的,我想,這就是我現在瘋狂買書的原因之一吧。然而,有些事情就很難解釋了,因為昨天在舊家,發現了小時候的玩具袋。



說到這玩具袋,其實是相當神奇的,因為這是大哥「遺留」下來給我,加上我陸續蒐集到國一的傑作。為什麼說「遺留」呢?因為大哥比我年長八歲,當他沈迷於那些東西的時候,我才剛出生沒多久;等到他開始交女友,對這些東西已經沒興趣,因此這些東西就理所當然的被我這個小兒子接收了。這個袋子很醜,是白蘭洗衣粉的大包裝袋,現在在任何的市場上,恐怕都難以復見。



首先,在袋子旁邊的是一台小小的學步車:這學步車的外型,很難形容,但是就是推動的時候會發出叮咚的悅耳聲響,前面是小白兔造型,一隻隻的小白兔會拿著槌子敲擊鐵片發出聲音,可以說是我小時候的第一台車輛。白兔已經泛白,我稍稍的推動了一下,竟然還能發出叮咚的零星聲響。



翻開袋子,塵封的味道撲鼻而來,還記得小朋友的時候,看完太空戰士,就會拿出槍來,舞刀弄槍,口中還唸唸有詞,電視中的一切,彷彿都投射到自己頭上,就是那個拯救南宮博士的科學小飛俠,這是一場永遠邪不勝正的遊戲。射擊武器有幾種:首先就是玩具槍,只要填充紙砲,就會靠撞擊力量發出聲音;第二種是水管槍,利用灰白色的水管,把後面的洞裝上橘紅色的手指塑膠套,只要放進小石頭,就可以用空氣的壓縮打出石頭,其實殺傷力還頗大。第三種是電光槍,太空超人看多了,總會想擁有這種槍;事實上是利用機械原理摩擦打火石,藉此發出火光還有聲音,在小時候手持一把,非常的炫酷。第四種是水槍,這種水槍也是塑膠製品,將槍內部裝滿水,就可以到處廝殺,噴得其他小朋友成為落湯雞,非常的過癮。



另外是玩具刀。小時候,黃俊雄的「雲州大儒俠史豔文」風靡全台,那時候只要是布袋戲開播,農人不種田,小孩不上學,台灣幾乎萬人空巷,收視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七,大概只有看世界盃棒球賽中華對古巴才可以比擬。小孩只要拿到青龍寶刀,就像是被史豔文附身的乩童,斬妖除魔無所不能。



翻了一下袋子,看到裡面有幾個小包,突然發現早已泛黃的尪仔標。所謂尪仔標,就是一張圓形的小紙牌,外型是鋸齒狀,正面四個對角分別是撲克牌花色、十二生肖、象棋棋子與剪刀石頭布四種圖案。至於尪仔標的表面,則是許多的傳統故事人物、卡通明星、布袋戲等等,畫風雖不精緻,但卻十分質樸。這種東西的玩法有幾種:第一種是拍尪仔標,一人選一張母牌比賽,用自己的牌往對方的牌打下去,如果把對方的牌打翻,或是切入對方的牌底下,就算贏了。第二種是搧尪仔標,每個人出相同數量的尪仔標,大家輪流將整疊尪仔標不斷的拍搧,只要掉到階梯下的尪仔標兩張疊在一起,就得到所有的戰利品。



另一個小包很特別,是一堆的尪仔仙。說到尪仔仙,可以說是台灣非常有特色的童玩。尪仔仙是一種平扁的硬塑膠,上面有浮刻的圖案,內容題材非常豐富,舉凡汽車、坦克、水果、布袋戲人物、封神榜的神明等等,都是尪仔仙的圖案。尪仔仙的顏色相當鮮豔,可以說是小時候玩具當中的瑰寶,特別是大的尪仔仙,可以說是眾小朋友羨慕的收藏品。這東西也是可以拿來玩的,每個小朋友持一名尪仔仙,輪流用手指彈射,誰的尪仔仙先疊在對方上面我鑽在對方下面就算贏,可以得到與對方約定的籌碼。



最後一個小包則是一堆的彈珠。彈珠又稱為玻璃珠,是由玻璃製成的小圓球,多半是透明的,只偶爾會有一些小氣泡或是幾片彩色花瓣,少數是乳白色混合紅、藍等顏色,以前經常在路邊就佔地為王擺起擂臺。這玩法是這樣的,可以在地上畫一條起始線,然後在另一邊畫一個框框,參賽者把自己的籌碼放進框框裡,每個人可以從起始線用母珠打框框裡的彈珠,打出框框的珠珠就是你的,然後換另一個參賽者,一直到所有的彈珠被打出框框為止。



幾個小包旁邊,是好幾個早已傷痕累累的陀螺。陀螺的閩南話叫做「干樂」,小時候打陀螺是一種刺激的遊戲,往往跟對手玩「釘干樂」的時候,心裡就覺得緊張萬分,因為一場下來,自己的干樂很有可能會遍體鱗傷。基本上的干樂玩法是這樣,先猜拳決定優先順序,然後把干樂抽向地面,會打的人,干樂會在地面上跳動與旋轉,不然就是在地面亂滾,這時候就算輸了。比賽的輸家就必須把自己的干樂任對方打擊,非常的可憐。



沈溺在兒時的幻想中,不覺已經有半小時,肚子餓之餘,又想起小時候吃的零食。前一陣子7-11曾經推出「原味覺醒」的童年零食大回顧,可是當我到7-11蒐購時,怎麼樣也喚不回童年在咁仔店(註三)的回憶,吃起來氣味也好像就是不一樣。想想我自己喜歡的零食,龜兔賽跑的豆蓉是一定要說的,還記得五角一抽,抽到烏龜就可以拿到長條的豆蓉,抽到兔子就是小的一塊。其他就是綠豆糕,還記得是抽不同顏色來決定所得的數量,這也是很可口的。再來就是王子麵,捏碎以後加上調味料,就這麼乾吃也是很讚的。吃完零食,當然就是要談冰,百吉的冰棍挺好吃的,特別是橘子口味,不過現在看起來可能會被認為都是色素。



嗯,童年的玩具與零食…小時候總是覺得很匱乏,然而,其實我現在已經可以隨心所欲的購買,為什麼我就是買不回小時候的感覺呢。為什麼?



原來啊,有些事情過了就是過了,感覺是沒辦法重來的。



小時候我們是玩具的主人,現在,我們都只是情感與命運的玩具。



註一:Piyo是日本的黃色小鴨,是我從大學時代就瘋狂喜愛的玩偶,不過現在這家代理商已經專作嬰兒用品,不作玩偶。

註二:新潮文庫專出哲學與文學類的書籍。

註三:咁仔店就是台灣鄉間的小雜貨店,專賣零食還有一些日常生活用品。

台長: Chet Baker
人氣(1,15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