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19 14:14:35 | 人氣(73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失業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失業」,顧名思義,就是失去了平常工作的職業。以這個定義來說,我已經從上星期四開始失業(雖然現在還是在辦公室打這篇文章),準備過著領失業救濟金的日子。然而,上星期跟學長去雙城街的「趴補(pub)」喝酒,認識好幾年的美艷女老闆,竟然還是搖搖頭對著我說,你看起來根本像是剛升官。

過去八年,我的成長如光速般進行,然而過去一年,我的寫作卻完全停止了。如果三十年後,回想這一段時間,我可能會想起那是一段灰色的年代。
那是一段只有工作,沒有其他生活的狀態。

1998年到2006年。

那時候,每天的行程是這樣的,早上九點到立法院上班,中間還要蹺班去台大法學院上課,晚上不是教書就是寫論文。後來,考上東吳法研所之後,恍然變成了補習班名師,一週七天,天天有課,不是被人教就是教別人。白天持續上班,晚上繼續上課,而週休二日對我的價值不過就是金錢的代名詞。星期六與星期天可以從早上九點教到晚上十點,活動的地點不過就是台中、桃園、台北火車站之間的位移。
聽到我這樣賣命的人,不關心我的人會聳聳肩說,看吧,貝克就是個工作狂;關心我的人會拍拍我的肩說,貝克,休息一下吧。

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工作狂,我也沒有想要休息一下,我讓我自己像是沒有速限的Maserati在公路上奔馳,看看可以狂飆到什麼樣的速限。

有的時候,熟悉是一種逐漸遺忘的過程,當一個人對周遭的世界逐漸視而不見,當一個人的心被千篇一律的瑣事反覆摩擦,逐漸失去感覺,這時候,心只想逃遁到遠方,或者能夠按鈕讓世界暫時停止旋轉。我的願望很卑微,只想完成過去一直無法連續的所有事情。

在這裡工作了八年,我已經逐漸對我的生活視而不見,每天過著固定的軌跡,吃著固定的幾家餐廳,見著固定的人,聊著言不及義的話。我對我的生活太熟悉了,熟悉到我以為這些事情都是理所當然的。然而,這樣的乏味生活卻還是複雜的可怕。我以為我做了很多事情,實際上還只是讓我的人生在空轉。這就好比是「霹靂火」演了五百集,當中的情節複雜不已,然而很多情節都只是花絮,到最後我們也只記得「番仔火」、「汽油桶」與「Slim body」而已,喔,對了,還有一個有情有義的秦楊。中間漏看十集,你會發現劇情還在原地踏步,邢速蘭還是沒死,台灣阿誠還是被欺負,該躺在病床的,還是沒起身,公司還是一直有危機。

這就是我的過去八年的人生。

如果我的職業只是如此,那麼失去了也就失去了,其實一點也無所謂。「失業」,對我而言只是丟棄了八年的包袱。

今天以後,我終於可以在部落格上放肆的評論政治、可以在大太陽下懶懶的曬太陽、可以一天花十小時念法律跟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慢下腳步來看看身邊的人,就像是在英國一樣。

今後我的職業是,放空自己、學習生活。

我要開始認真的認識我自己了。

(本文同步刊登於貝克的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chetbaker

下週預告:普契尼的愛與死。貝克將繼續與大家一起瞭解十九世紀歌劇當中,最美麗最哀怨最癡情最動人的女人。敬請期待唷!

台長: Chet Baker
人氣(73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