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4-04 01:41:00 | 人氣(57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再見了,二世!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你是彼得,在這磐石之上,我將建立我的教會,我要把進入天國的鑰匙交給你。」:馬太福音第六章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John Paul II),甫於昨天駕崩,享年八十四歲。還是那句老話,因為「人死為大」的傳統思想,這兩天報紙上紛紛又是一連串的褒美之詞,只差沒有描述教宗死前喊出「和平、奮鬥、救中國」的口號了。事實上,對於一個人物或是事件,必須要有完整的觀察。或許這位第兩百五十一任教宗的死亡,還不能蓋棺論定(事實上,沒有一個人是可以蓋棺論定的),但是有一些面向仍然是我們可以探討的。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本名叫做卡洛渥耶提拉(Carol Wojtyla),從名字上來看,就可以發現他是波蘭人。即使不從教宗的地位來看,渥耶提拉也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他當過大學的神學教授,會寫詩與劇本,也是經驗豐富的登山者與滑雪健將;此外,他精通法文、德文、英文、義大利文、俄文、波蘭文等六國語言,在入神職前,還交過一個女朋友。當然,為了響應媒體淨化運動,女朋友這部分我們是不談的。

事實上,渥耶提拉先生真的是一個上帝的忠僕,他在擔任教宗數月後,便開始到世界各地進行一系列牧靈訪問,在他超過一百次以上的出訪中,足跡踏過未曾有教宗到訪的土地,例如,他是第一位拜訪英國的教宗,在英國,他與英國國教最高統治者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碰面,並極具象徵意義的在坎特伯里大教堂跪地禱告。看過貝克所寫的亨利八世文章就知道,基本上,英國國教派與天主教,從亨利八世「叛教」以後,就不共戴天。握拉耶提若望保祿二世教宗先生這些行為,等於是化解了這幾百年來的仇恨。

他也倡導宗教寬容,這對於天主教的長久歷史來說,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首先,一九八五年他受邀訪問摩洛哥時,在卡薩布蘭加運動廣場向數萬伊斯蘭教群眾演說不同宗教與文化共存的景象。他又在一九八六年邀集包括達賴喇嘛在內的各宗教領袖,在義大利為世界和平祈禱。他對於巴勒斯坦與以色列爭議的立場更是令人讚賞,當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互相仇殺時,他譴責恐怖主義,也抨擊以色列對待巴人的行徑,他說:「人們怎能忘記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是按照亞伯拉罕的榜樣信仰上帝?」

在這兩者之外,他對於共產主義崩潰的貢獻就顯得比較沒那麼重要了。當然,他對於波蘭團結工聯的鼓舞是很重要的;因為他早年被迫害的背景,他極端痛恨共產主義,也不斷呼籲教徒推翻共產主義。但是一九八九年以後,不應該將共產主義崩潰的大部分功勞歸類給他。基本上,宗教即使有影響,多數信仰東正教的人民才是要角,關於共產主義的崩潰,貝克以為是一連串的歷史「錯誤」(講錯誤怪怪的)使然,任何政治或宗教人物都只有推波助瀾的些微能力而已。

好吧,我們現在來看看不一樣的教宗評論貝克版。教宗先生,雖然對於性道德問題特別關注,但是,他關注的焦點卻讓貝克實在難過。他致力於推動反生育控制與墮胎運動,即使在愛滋病毒極度肆虐的第三世界,他仍反對保險套與避孕措施的使用。當然,這邏輯是建立在天主教反對婚前性行為與所謂的「多P」或是多重性伴侶之下,但是貝克還是忍不住認為這是一個非常、非常、非常不合理的教喻。基本上,天主教反對墮胎,這是基於尊重生命權的觀點,「或許」可以接受(基於自由主義的立場,我是不接受啦。)但是,連避孕措施都不准,這就很怪了。特別是,即使合法的夫妻,老公(通常是)如果在外偷腥,不戴保險套,可能帶給另一半的災難,就是性病與愛滋病。要一般人遵守天主教「不許有婚外性行為」的教喻,原本就有人性上的考驗;如果說,嫖客只聽到後半段不用戴保險套與避孕,卻忘了前半段不能有婚外性伴侶,我想,這將會是個世紀大災難。尊重不可知的生命,卻忽略可知的生命,那麼恐怕值得思考的地方很多。

其次,他在教會內部也是蕭規曹隨,有嚴重的保守傾向。首先,他限制女性擔任神職工作,一九九五年,他發布的使徒書信「司鐸之任命」中裁示,由於基督只有選擇男性作使徒,因此,「教會無論如何沒有權威授予司鐸的職務給女性,而這個判斷是所有教會信徒所絕對支持的」。他還將最能見證「教會工作首先是為窮苦受迫害者」的福音真理的解放神學,視為異端邪說。解放神學家遭到從教廷而來的壓制,拉丁美洲大批無法獲得真實慰藉的窮人因而轉投其他福音教派。這種現象尤以巴西最為顯著。所以,天主教會在他的任內其實還是死氣沈沈,無法跟上時代的變遷。

宗教之於人世,能影響的層面是很大的,這也是我們敬畏教宗的原因。然而,也就是這樣,他的一言一行也應該格外小心,遺憾的是,我們從他離世前最後一篇作品,來看他對於墮胎的態度,仍然是殺氣騰騰的:

「三十年代,是一個選舉產生的合法議會允許了希特勒的當選。而同一議會,又授予希特勒推行侵犯歐洲政策的權利;建立集中營;施行所謂猶太問題的『最終解決辦法』,導致數以百萬計的以色列兒女慘遭屠殺」。

「我們應該警惕法律規章、現代民主議會的決定。制定和頒佈此類法律的議會,應該充分認識到他們正在濫用其職權;上演了違背天主法律的衝突。」——若望保祿二世,《回憶與身份》。

把婦女墮胎的權利,與希特勒屠殺猶太人這樣的濤天罪行相提並論。這樣的宗教與教宗,對於同志、未婚不能生子的母親、老公在外偷腥的老婆等等弱勢,是不是太過嚴苛了些?

宗教如果與世隔絕,不過就是菁英在玩的把戲而已。

台長: Chet Baker
人氣(57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