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02 23:01:57 | 人氣(43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開了拴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開學了,才猛然發現,腳踏車失蹤了,獨留下一個鎖,孤伶伶地掛在電線桿旁,晃啊晃的似乎想告訴我:「你想要拴住的,已經不在了。」

寒風瑟窣,打了我個哆嗦,望了一下天色。算了,即將下起冷雨,開車去吧。

即使不在意,每次走過電線桿旁,看到「獨憔悴」的大鎖,還是有點愧對它。這塊如千斤重的大鎖似乎在追問我:「半年前你疼的,想鎖住的,在哪兒呢?」

於是,我找上了警衛室,想請他們調出錄影帶,看看是誰帶走了腳踏車。

說起立法院,雖說不至於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然而各處卻是暗藏玄機,不少攝影機密佈於院區的小徑圍牆間。當我提出調閱錄影帶的要求時,警衛立刻派人協助查閱。

警衛問我,大概是什麼時候遺失的?我遲疑了一下,怯懦的回答,約莫是二月二十日前後吧。警衛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我,這不是你最摯愛的交通工具嗎?我沒能也沒敢回答,實際上我忽略它很久了。

此時腦中突然響起辛曉琪的「愛上他,不只是我的錯」這首歌,覺得這幅畫面很蒙太奇。

警衛耐心的調閱前後幾天的錄影帶。望著畫面,我突然覺得,拿回來腳踏車似乎是不可能了,已經被取走,怎麼要得回來呢?再說,螢幕這麼模糊,即使定格放大,只怕我還是不知道畫面中的人是誰,警衛是這麼說的。

只是,我執拗的要看,想知道是誰取走屬於我的。

終於,畫面定格在二月十八日凌晨六點十八分。

就是他了!

在天濛濛亮之際,一個竊賊泰然自若的走向腳踏車,熟練的將鎖拆解,然後掉頭就走,躲避所有的攝影機。

警衛無奈的問我,「要報警嗎?」

「嗯,我只是想知道我想拴住的,是怎麼走的。」,如此而已,我無所謂的擺了擺手。

知道怎麼回事,起碼讓自己的心情入殮之時,可以好過些。我是這麼堅信的。

不然呢?

我突然覺得鬆了一口氣。

台長: Chet Baker
人氣(43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