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0-28 01:33:35 | 人氣(73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青春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清晨有霧,合上了筆記型電腦,發出「喀」的一聲,在冷冽的空氣中迸出火花。我有點驚慌的張望四周,擔心吵醒了室友,好在他只是翻了個身,繼續睡覺。

我悄悄的步出臥室,將那扇黑色大門攏上,然後走到樓下。街道上有一層薄冰,登山鞋踏在上面,發出清脆的響聲,與淡漠的陽光交織成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轉過街角,一頭小貓蜷縮在垃圾桶邊,看到我的身影,往窗櫺縱身一跳,順帶推倒了桶子,月光奏鳴曲瞬間變奏為李斯特急速的快版,不過只維持了兩秒鐘,街道的節奏又回到了好整以暇的悠閒。

游過薄霧,空氣凍得臉頰有點僵硬,手指卻不安分的打著貝多芬熱情的節奏,青灰色的石板街,一格一格的,我安靜的數著步伐,好像這樣就可以算出未來還有多少路要走,這時候步伐竟顯得有點亂,或許是因為蕭邦的雨滴前奏曲混了些清晨的露水。

凹凸不平的道路開始有些難走,每塊石頭約有拳頭大,呈現不規則卻有秩序的排列。轉過另一個街角,就是王爾德的家,讓這青苔不生的意境多了些詩意。我想像著王爾德只是到街角買份報紙,桌上咖啡還是熱的,或許還擺了份三明治,窗邊暈黃的燈光,告訴我應該是這樣的。

蹲在門口,薄霧沒有散去的跡象,樹下卻散滿了白色的茉莉花。順手捻起了花瓣,在手心中搓揉,希望可以有一點溫暖。漫天驀地的花香沒入鼻中,輕輕柔柔的,我楞楞的在這氛圍中,眼淚突然湧了上來,是藍色女生的香味。

石板路上還是忒地的安靜,花香佈在手中與心中,慢慢飄散開來,把我的青春牽引到夢裡去,伴隨著蕭邦的華麗大圓舞曲。

不需要香水百合,原來我一直有茉莉花,只是鑽營忙碌,讓茉莉花香遺忘在夢境中而已。

然後,燈火華麗的台北,我們在燈紅酒綠中繞來繞去,以為自己遺失了青春。

台長: Chet Baker
人氣(73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