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 WISH首賣 BMW X3限量首賣台南車站美式鬆餅早午餐! 男女差異?預立醫療決定...
2012-08-08 21:14:36 | 人氣(1,45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轉載]火影卡櫻同人-九歌抄前傳-寵兒-第8章 by元瓔珞

推薦 0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八、Women?

「靜音師姐,你知道師傅的朋友裏面,有一位叫葵的女性嗎?」

正和師姐靜音、月光梅裏、夕日紅和御手洗紅豆幾名女性上忍前輩圍坐在紫羅蘭磨房店中的櫻,忽然這樣問道。

她這個略顯突兀的問題,雖然被問到的靜音一無所知,但卻引起了其他女人的興趣。

「葵?難不成,是先鬥町葵屋的那位葵初江大姐?」

原本半趴在桌子上的月光梅裏撐起腦袋問道。

她是在座的女性中唯一服務於暗部並且職位頗高的人。

大概是在那種紀律森嚴、法度嚴酷的隊伍裏待得久了,她那張清秀美麗的臉呈現出一種病態的蒼白——但也有人說那種不健康的膚色是源自月光家的家族病史。

不管怎麼看,纖瘦,清秀,蒼白,烏黑頭髮披於雙肩的她,就如同浮草子物語中描寫的沒落美人,帶著失意文學家筆下所追捧的那種哀婉敏感氣息。

但實際上,能以女性之身位列木葉暗部高席的她,內在的實力絕非外表看上去那般纖細柔弱,而談到為人的個性,也是和所謂文學氣息毫不搭界的奔放與大氣。

雖然是跟著要好的女友們到了這家聞名的點心店內,但梅裏也對美味的甜點毫無興趣,只是懶洋洋托著秀麗的面頰,在纖細手指間夾著一根燃燒了半截的香煙,一直心不在焉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女友們閒聊而已。

但小櫻的問題倒頗引起了這位美人的興致。

「哦,梅裏你知道?」紅問道。

「怎麼你們都不知道嗎?那個女人可是個了不得的人哪,」梅裏揚起一邊纖細的眉毛,「她可是先鬥町的女王,不僅在火國,在其他諸國和中央府都是公認的一流花魁呢!」

「什麼啊?說得那麼誇張,你怎麼會知道?難不成暗部連這種花街八卦也這麼有興趣?」

「理論上來講,任何八卦都可能是有用的資訊而應該被掌握,何況,這個女人的背景,可不是僅能用簡單或有趣就能概括的。」

梅裏微笑著這樣回答紅豆的半信半疑,後者對她的故弄玄虛無奈地撇撇嘴。

而一邊靜音卻沒留意梅裏的話,只是狐疑地直瞅著櫻:

「你怎麼認識這個女人的啊?小櫻。」

正邊吃著柔軟美味的柚子芝士派,邊好奇專注于前輩們對話的櫻聽到師姐這麼問,倒也沒想太多老實回答道:

「沒有啊,就是前幾天你讓我跟著綱手師傅去赴商會的新年宴的時候啦,後來在一個叫什麼鬥狗場的會所外面,遇到了這個女人招待了我們嘛!」

「什麼,鬥狗場?她竟然又去賭?還有花街女人的招待?」

個性單純又富有強烈責任感的靜音,幾乎沒被自己領會到的這個事實嚇昏過去。

櫻茫然地盯著聲音一下提高了8度的師姐,下意識覺得自己似乎是把綱手師傅給「出賣」了。

「真是的,案子不好好辦,淨往那些不正經的地方去,怎麼說也是五代火影,還這麼倒三不著五地……」

紅勸解著神經緊張嘮叨個不停的靜音:

「喂喂,不用那麼緊張好不好?你跟著綱手大人這麼多年,還不習慣她這人麼?」

「可是這次綱手大人做得太過分了。她自己就算了,再怎麼說,小櫻還是個小女孩子,竟然讓她結識花街的女性,這可……」

「我說你也真是太操心了,人家小櫻自己也還沒覺得怎麼樣呢,對吧?」梅裏搖搖頭,對於靜音那種母雞保護小雞一般的心態大不以為然,「而且,咱們忍村的人一向也和先鬥町淵源深厚嘛,別說五代跟她們有交情,,以前我們的那位四代目,還曾經都做過這位葵初江大姐的恩客,這樣算起來,讓小櫻認識一下也沒所謂吧!」

「哎?什麼?是真的嗎?」

「你說四代是那個花魁的……」

桌旁的諸位女子一驚,頓時紛紛擾攘起來,連靜音都忘記了抱怨,完全被梅裏的話震撼而湊上前去。

一時間各種情緒與言辭嘈雜紛繁,包圍住始作俑者,也引來旁邊幾桌客人的側目。

梅裏顯然很滿意自己的消息在女友們引起的爆炸級反應:「所以我剛才才說,那位大姐可不是一般的人哪!」

不過其他幾個女性可完全不顧她這份得意勁,只是紛紛反駁否定著這個超級「八卦」。

「不可能,瞎說!四代是出了名的極品好男人,怎可能會有這種事?」

「你說的可是四代,那個神一樣完美的四代火影大人啊!」

「四代那麼正直又高尚,不可能跟那些臭男人似的去找花街女人吧?」

「就算曾經當過花魁的恩客,難不成四代的那些好就不存在了嗎?」梅裏冷淡地回答道,「那只不過是他作為個男人的正常私人生活而已,跟他是否是個好首領有什麼關係嗎?還是就代表他不曾為了這個村子和國家犧牲呢?」

她的話讓情緒激動的眾人沉默下來,幾個女子洩氣地互相看看。

「也不是說那樣的四代就不好啦,」靜音嘟囔著,「不過,總覺得有那麼點……幻滅感。」

「因為想想,如果連四代都這樣,男人還有什麼值得期待的啊?」

大概因為想到了自己那段感情上的煩惱吧,幾個女性上忍裏最為美麗的夕日紅也歎口氣說道。

「得了吧,你又不是三歲小孩子了,紅!難道是第一天知道男人都是這種德行嗎?他們一向是‘硬’的時候心軟,‘軟’的時候心就硬了的呀,根本不值得信任和期待嘛!」

梅裏彈掉煙灰,略顯輕浮地開玩笑道。 

 

 紅無奈地聳聳肩對梅裏的刻薄表示同意,然後狠狠喝掉一大口手中的熱巧克力。

「什麼東西硬了心就軟、軟了心就硬啊?」

一直在旁老實聽著前輩們之間如此對話的櫻,此刻終於忍不住小聲問道。

談得興頭上的幾個女人轉頭看著櫻,臉上的表情仿佛是才想起來這桌上還有這麼一個未成年同性在場似的。

紅豆和梅裏兩人相視一笑。

那種笑容令櫻感到脖子後面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這個麼,小櫻你想知道嗎?要給你普及一下學校裏學不到的東西嗎?」

「咳咳咳!你們適可而止吧,越說越離譜了啊!」

忽然醒悟過來的靜音通紅了臉大聲咳嗽著,試圖阻止那兩個損友對自己的小師妹繼續灌輸那些限制級的東西。

「怎麼可以在小孩子面前說這種無聊的八卦和話呢?這實在太……」

「哦,還忘記了靜音你,似乎也是個需要被普及一下的物件呢!看你的樣子比小櫻還不好受啊,怎麼回事?」

一向不拘小節的紅豆哈哈大笑著乾脆取樂起靜音來。

「哎,靜音你該不會告訴我,你和一起在火影辦公室工作的那位老兄,還什麼都沒發生吧?」梅裏也趁機添油加醋。

然後櫻就看到師姐處在幾乎要暴走和昏闕的邊緣——雖然她仍然聽得一頭霧水。

「好了,你們兩個也收斂點,就別作弄靜音和櫻這姐妹倆了!」紅比較厚道,忍著笑勸道,「說了這麼久,咱們吃的也差不多了。小櫻,麻煩你去跟那個帥帥的洋人店長結帳好嗎?」

櫻接過紅遞來的錢,雖然心裏還多有不滿和困惑,但還是走向櫃檯。

「今天的點心您還喜歡嗎?櫻小姐。」

看見櫻走過來,店長英俊的臉上露出迷人而溫柔的笑容向她招呼道。

「恩,很好吃,我師姐和前輩她們也都喜歡,謝謝!」

「那真是太好了,最近因為封港的關係,很多原料都不齊,本來想做一點新品種給小櫻小姐和你的朋友嘗嘗的,看來只好有機會再說了哦!」

對於店長那熟絡有禮的的親切口吻櫻雖然還是有點不好意思,但已經漸漸習慣並喜歡起來。

畢竟,連她自己都記不起究竟光顧過這家店多少次了呢。

那些花樣翻新、聞所未聞的華麗美味點心,就跟魔法或迷藥般,讓她不管是跟人一起還是自己單獨一人,總想著往這家小小的點心店來。

而每次,她都會在這家店裏感受到美味和驚喜外,也受到銀髮的洋人店長溫柔親切的特殊接待——說特殊或許聽上去有點自戀,因為生意人畢竟都是要笑臉迎客的,他讓小櫻這樣的女孩子感覺到自己的「特別」,也許不過是種生意之道而已。

但不管怎麼樣,小櫻確實是一次次地被吸引來了。

或者還因為,在美味的點心之外,她也有點被其他什麼給吸引嗎?

她看著低頭算帳的店長先生,柔軟發亮的銀色發絲,單片眼鏡下的眼睫毛長長密密,隨著眼睛的形狀劃出溫柔的弧度,從永遠都漿洗得雪白挺括並仔細挽起扣好的袖口處,露出略帶麥金色肌膚的手臂,腕部突出的骨節和線條清晰的肌肉,屬於成年男性的那種力量和強大感……

「對了,櫻小姐。前幾天和你來的那位小姐,也是叫小櫻嗎?」

「哎?啊,恩……」正看得發呆的櫻冷不防對方忽然提問,回過神來紅了臉結巴地答道,「她叫葵櫻,比我大兩歲,很巧對吧?」

「是啊,是您的朋友嗎?很可愛呢。」

「說朋友啊…」櫻躊躇了下,不知道是否該肯定這個稱呼。雖然是滿有趣的人,也一起吃了頓點心,不過就這樣稱為朋友也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我也覺得她很可愛呢,雖然大家都叫小櫻,店長先生大概看到她後,是不是覺得她更有著跟這名字般配的可愛呢?呵呵。」

我都在說些什麼啊?櫻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

她心裏明白自己說的這些話實在很愚蠢,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在這個男人面前時,她都會非常失態。

嘿嘿傻笑也好,呆呆看著也好,一旦說起話來又常常這樣語無倫次、顛三倒四地。

不過,又覺得跟他在一起很放鬆,很溫暖,就象手捧著甜暖的熱巧克力一般,可以暫時忘記那個分離的夏天以來,一切的惆悵和寂寞。

跟在卡卡西老師身邊的感覺,有那麼點類似,又不完全一樣。

至於什麼地方不一樣,櫻自己說不上來,也並沒深究。

這次看到他也會對那位先鬥町的小櫻表現出關注,心裏有那麼點介意,所以才說了這些蠢話吧? 

 

 

 店長抬起頭,看著滿臉狼狽、言辭混亂的少女,似乎會讓人心融化的銀灰瞳孔中露出莫測的笑意。

「雖然那位小姐是很可愛。」,他微笑著坦然柔聲道,「但我還是覺得,小櫻小姐也是非常非常可愛,非常非常適合這個名字的好女孩呀!」 

櫻愣了一下,轉而漲紅了臉。

她所生長的這個環境世道裏,是沒有人以這麼直截了當的言辭坦率表達出對他人的好惡看法的。如果有人這樣鹵莽地表達的話,多半也會被斥為不通人情或者缺乏教養的吧?

或許,因為對方是洋人,不通木葉人情義理的緣故,才會有這麼坦率到讓人窘迫的讚美,而他自己可能完全不會感到有何不妥。

但是,就是這麼陌生到莽撞的話,偏偏就是有種讓小櫻心裏暖到想哭的力量。

如果,是那個人能對她說這樣的話,哪怕是一句……

有那麼一刻,她腦中或許在模糊地這麼想。

她覺得,「那個人」,是那個失蹤了的黑髮少年吧?

「哦,結帳結了這麼久,小櫻你跟那洋人店長好象還滿熟的嘛!」

看著櫻回來,紅好奇地隨口問道。

「大概跟朋友們常來吃吧?不過東西真是不錯,老闆人更不錯,雖然是洋鬼子,不過可真帥呢!」紅豆說。

「可惜是洋人啊,只能看看而已!不過來這裏的,到底是吃東西還是看人啊?」

「如果是梅裏你的話,大概只有看帥哥這一個目的了。」

「哎喲,靜音你說話真尖刻?還在為剛才開你和那小子的玩笑記恨哪!」

「誰、誰和哪個小子什麼啊?我只是覺得,你們不該在小櫻面前談那些話題的嘛!」

「那些話題?哪些話題啊?」

「……」

「都說了讓你們別欺負老實人了啊,梅裏、紅豆!」

幾位女上忍們邊東拉西扯地鬥嘴,邊起身向店門走去,而櫻這個跟班只有唯唯地跟在這群「木葉的女王」們後面一起離開。

走出店門前,櫻回頭看了一眼店長。

透過緩緩合過來的玻璃門,看得見那高大的銀髮身影正彎腰為另一桌客人奉上點心,銀灰的眼瞳笑得眯縫在一起。 

台長: 子心-妄想狂人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