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31 00:00:00| 人氣55,710|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媚肉の香り~ネトリネトラレヤリヤラレ~》 (六)叶沙耶 下篇(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先忽略這張圖片的東西是惡德商法。
這張歡樂的全角色集合,對於尚未進入遊戲的新玩家來說,也能接收到些相去不遠的印象。
像是由紀的大剌剌帶點色氣(露內褲了),乙葉害羞的隱藏著明顯的心意,
沙耶一家三人的囧臉,十之八九是對沙耶所做的菜而頭上冒汗,看起來沙耶並不是沒有自覺。
「出自心意的想作些什麼,未經練習則技術拙劣,本人對此亦有自覺。」
她的料理就和她的為人一樣。
和乙葉作對比的話,乙葉是典型的青少女,我們會認為她那些可愛的心機也很純真;
容易被誤解的另一個,則像是青少女時期的空白,使得外在的世故與內在的純潔矛盾並置。


B.Part  沙耶篇 下





沙耶的主題曲,是我對這遊戲印象最深的曲子。
配樂的片段完全是拓也獨佔的—沙耶這個角色特質的發揮。


【肩がくっつく距離】

就像是共通路線後開啟的個人路線,其他女角的存在感降至背景角色。
前面香織篇提過了,
「於《媚肉》故事所發生的檯面情形,寝取り=X1,對象=拓也,寝取られ=由紀。
實際的狀況從《媚肉の香織》來看,則又發現是另一回事,
寝取り=X2,對象=拓也,寝取られ=香織。」
玩家進入了[SPD](Saya Period)的時間帶
乙葉改變心態(退出戰場)、由紀喪失了重新來過的機會時間點。
至於香織呢?
她自以為掌握在手的人,不知何時開始出現了異樣,主線等著她的就是得不到回應的付出(自演乙)。


那個吻,
像做了場夢般非現實性,但夢境卻指向了各自的內心想望。
那個吻,
尚待確認的意義,是代表了沙耶接受了拓也,也代表了拓也肯定「女人的沙耶(管她是不是最差勁的)」。
(場景回想裡,除了香織懲罰由紀和各結局外,另外唯一沒H的回想就是兩人初次接吻這段。)
「接吻」這個戀愛情境的象徵,就像是夢境製造機的開關一樣。
處於夢境之中,許多認知上的不合理,都游移曖昧地被主體所接受。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她對拓也說「趕快從夢裡清醒吧」,怎麼聽都更像是對自己說的話,
只是,對[叶沙耶]這個人而言,什麼才是夢境呢?
我們該把「夢境」解釋成「心靈的否定」還是「心靈的投影」呢?
也就是說,這個接吻所連結的一場「戀愛」(=夢),是恐懼的具現化呢,還是祈願的形式化呢?
「因為是場噩夢,所以趕快清醒就沒事了 or 因為是無關現實的美夢,趕快清醒避免真假不分了。」
將這個吻解釋成一場夢的她,揪竟是抗拒「戀愛」還是憧憬「戀愛」呢?
我認為無法簡單二分,id與superego仍舊衝突矛盾,但其自我(ego)卻首次傾向了長期背棄的情感。

隔天開始,兩人就起了微妙的變化。
沙耶的言行舉止狀似依舊,拙於處理的情感卻仿若摘下隱形斗篷。
矛盾的情感表達,什麼「太蹩腳了」、「都懶得揍你了」都是找不到言詞傳達下的胡扯。
例如8/4晚上下班後直衝到拓也房間,原因是她很在意下午時拓也的古怪反應,
讓沙耶以為她做錯了什麼,而懷疑自己得罪了拓也-例如要拓也去探視「仇人」。
當拓也將自己最私密處坦白後,同情激起了沙耶的母性;
安慰性質的母性言行(笨拙地、裝傻地),又與律子ママ本同末異,慢慢的一筆筆渲染上「女人的」色彩




或許,她的舉動難以講理詮釋,但落在拓也的視線裡就有了不同的理解方式。
與其說是「女人」的覺醒,以致母性的行為外顯,更加關鍵的是拓也對沙耶的再次『認識』:
他理解沙耶是個實在溫柔的女人,難相處只是表面的作風,
莫名其妙的伴嘴也顯得別有沙耶扭捏的情感,
被沙耶教訓也變成了生活的樂趣。

合理推測,雖然這個階段的沙耶還在諸多試探
但就算沒有沙耶生病的契機,兩人之間也很可能緩慢的走向較好的關係。
8/4當晚沙耶就以爛理由闖進浴室,包含擦背到回房間的「排毒」,
可以對照《律子の溜息》裡的律子「母親的」母性,
是外在目的(防止拓也因衝動而中計)與個人情感的笨拙表達。
(律子是完全任務性動作,所以還刻意不直接碰觸拓也;
 沙耶根本不在意弄髒自己,內心也想必不完全機械式的任務性質吧!)
《媚肉》不是galgame,香織也不可能那麼有耐心,因而仰賴劇本丟催化劑來推一把。



【戀愛、病、戀愛病】



沙耶在意識不清的狀態下,為什麼會跑到拓也的房間呢?
以她帶給別人的形象,如果她真的病重的話,應該請假後就直接回自己房間,不太像是會造成別人困擾的人。
在她可以自行勉強地上廁所後,也應該是用爬的也要回自己房間。
畢竟佔用床位和麻煩拓也是一回事,自己的示弱與松太郎的地雷,才是她更加在意的原因。

這個時間點的沙耶,已經在心態上慢慢的嘗試突破,笨拙地言行是矛盾情感的痕跡。
那麼,作為兩人劇情的助燃器,重病的事件在故事裡有什麼意義呢?




a.立場的調換:沙耶成為被照料的病患。

可以想像,過去的她應不曾被外人如此無私心地照顧。
昨天沙耶才「照顧」了拓也,今天就讓沙耶「被照顧」,感受[男人保護女人]的典型情節。
(在沙耶GE"PARTY"最後又重複了一次。)
她成為了女主角-在原本她所抗拒的世界裡,擔當著「女人」的角色。
換句話說,這是給死腦筋的沙耶一個強迫學習的機會。


b.弱態的坦白:示弱的姿態被拓也獨佔。

嘴上的氣勢就像是在撒嬌;不著邊際的言詞抗拒,結果還是要拓也陪在床邊才安穩地沉睡。
虛弱而無法動彈,無抵抗地卸下了外在身體乃至內在心靈的防備,就看見了沙耶乖乖聽話的姿態。
剛巧在生病之前夜,展露的是拓也最為脆弱的模樣。
猶如兩個交換重要秘密的朋友,彼此之間自然是有強裂的信任感。
在心理層面上,沙耶的superego是追求自己獨立,id則顯然渴望被關愛,
對立的姿態呈現於外在表現,典型的就是嘴上不示弱作為不屈服的底線,「口嫌體正直」。


c.奉獻的姿態:拓也的優點被沙耶直視。

在此之前,拓也這種不介意自己,幫到底的傻好人個性,對沙耶來說是種奇觀。
再加上情人眼裡出西施,內心情緒的改變,解讀的方式也就跟著不同。
有趣的是,沙耶也明顯有著這樣的個性,像是生病前夜幫拓也「消毒」完後的反應最明顯。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媚肉》後段劇情是兩人一來一往地奉獻自己。
當相愛的男女都對彼此坦白,願意不計較得失地、不懼衝突地奉獻自我,那還有什麼能拆散兩人的呢?


生病時拓也只是把毛巾掛起來、洗了睡衣,沙耶就發脾氣了。
在GE後面拓也所描述的同居生活裡,也有類似的不讓拓也動手幫忙的舉動。
我是這麼看的:前者的行為讓沙耶解讀成「被視作女人而照顧」,因而讓她反感這種「成為女人」的舉動;
後者則是搶走了沙耶扮演「女人角色」的機會,因為此時沙耶是已偏向認同「成為女人」,所以她會嫌拓也作多餘的舉動。
也可以說,兩者雖然心態上相差180度但行為上害羞轉生氣的舉動很符合她的形象



【夢境的終結】


「あんたなんか嫌い。」
「鳥肌すら立たないくらい嫌い。」
「見てるだけでイライラするし。」
「気持ち悪い男とのデートだってできるけど。」
「あんたとなんか…」



「…手を繫ぐのもイヤ」

還其他男人都還勉強可以忍著噁心來約會,但和拓也連手臂相碰都讓她受不了…
意思當然不是討厭拓也,不然哪有可能會有接吻的機會呢?

與前次相似的窗前深談,配合上回接吻後沙耶說的「早く夢から覚めてね」,所以現在是(理應)沒有那種氣氛(那種配樂)的「現實」。
若將兩次窗前接吻作對比,這次沙耶從被動接受轉為順勢迎合拓也
之後主動奉上身體,「給任何人上了都好」這種假到不行的意氣用事,實情就是相對她的心意-「我只願被你擁抱」。
什麼才是夢呢?該從哪裡清醒呢?
從這個吻「清醒」,或者說,這個吻是提示了她所期望的『現實』是什麼,才能從這裡清醒而面對現實。
隨著沙耶主題曲的再次響起,兩人再次的接吻,將漂浮在空氣裡的情緒,收攏成「愛情」的形狀。

這個畫面之成為《媚肉の香り》的主標題畫面就是如此的重要。



【入れてくれるだけていい】

[為了性才談戀愛?][如果性與戀愛是兩回事,那是否與任意他人的性行為是OK的?]
沙耶對拓也拋出的考驗(實則也是對自己的考驗),
居然是呼應了《媚肉》故事的內文道德意涵。

條件是任意、開放且無情感負擔的,但決定選擇的關鍵(選擇拓也),卻是條件的違反/拒絕。
(「こういう事をちゃんと断る男だから。」)
沙耶說的話是這樣的邏輯:
[假設「戀愛(=目的為了性)是浪費時間的」,所以我讓目的先於戀愛之前摧毀,那就不用花時間戀愛了。]
「セックスを綺麗な行為だと思ってないから」欲迎還拒的模樣(身體明顯想要,意識上又似乎厭惡),
受superego與id間的矛盾影響,則ego的自暴自棄表現在言行上。實際上期待著拓也能看穿謊話背後的隱藏訊號—『我想要/只願被你擁抱』

為什麼沙耶直到結局前,都重複說著自己的身體(性器官)是不乾淨的、多餘累贅的,無須重視的呢?
我認為這裡的沙耶很像在撒嬌,其不安是來自前面提過的「恐懼著變成『女人』後失去自我的模樣。」
那個模樣,會不會跟律子一樣的不幸呢?假設信任拓也的為人,只有自己獲得幸福,是不是一種對律子(對自己原本所想的「女人的律子」)的背叛呢?
恐懼、自我防衛,焦慮讓人失去判斷力,一般人就會去尋求可信任的暗示,例如算命、同儕意見,長輩之言等等,
藉由他人的暗示來加強自己的信念,鼓舞自己的行動。
在這裡,偶然地戲劇性的存在,沙耶的尋求暗示的對象就是拓也。

這個時間點上,拓也的心理還留有待整理的關於由紀的感情,與8/12晚上的情境不同。
不過可以看出來與[SPD]前擁抱其他女角的差異,明顯非肉慾的牽引,
拓也擁抱沙耶的動機,是發自心意的—

"ただ我慢できないだけ"
"行きずりの男に抱かれる沙耶さんが"

忍受不了沙耶被陌生男子擁抱—這種獨佔慾可對比由紀的迷你裙事件,可以看出沙耶在拓也心中的地位,已經不下於「極為重視的女朋友」。




[SPD]結束,戀愛新章開始,個人路線準備收尾…如果這是一般的gal-game的話。




獨佔



在衣櫃紙娃娃系統裡,拓也以外的所有角色,除了遊戲立繪的所有穿著外,大多有共同的兩套服裝。
一套就是學生制服,上次有人讓時江大嬸穿學生制服,結果就…
另一套就是國王的衣服,時江大嬸並沒有(千萬不要有),三個男角也有但沒人想看吧!
特別的是,沙耶並沒有全裸套裝,取而代之的是連身泳裝(泳池那件)。
若說是空間問題,香織的套裝比她更多,所以並非塞不下。
若說是沒有特別設定,那連只有少數CG圖片的律子都有了,沙耶不可能沒有。

原因很簡單:紙娃娃系統是服務玩家的,但沙耶的肉體只願交給拓也,當然不能用來服務螢幕前的玩家。
就如她在泳池旁死都不肯脫下浴巾,討厭被陌生男子看到自己的肌膚,更別說觸碰了。
有兩個明顯的例子,可以傳達沙耶肉體的「獨佔性」:

a.8/12晚間在床上時,拓也開玩笑地說出「那根棒棒是其他男子的」,沙耶的反應是身體僵硬的恐懼。
之後則是一步一步地重新確認,像嬰兒學步般地緩慢,有點抗拒地摸索著。

b.BE裡,沙耶的反應明顯的與三女不同。
她無法逃避式的將肉體與心靈分離,亦無法扭曲心靈,
所以只能那樣皺著眉頭反感著,連機械式迎合的動作都做不出來。

主角拓也亦有同樣的獨佔性,在沙耶路線裡,兩人都有同樣互相的體認—「我只願擁抱他,只願被他所擁抱。」

分析《媚肉》女角們與拓也的情慾戲,律子的狀況不是做愛,由紀有背景身分的合理性和侷限;
乙葉與香織的場合充滿激情氣息,台詞上,也藉由身體的奉獻來傳達對拓也的欲求(內在的或肉慾的)。
相較之下,在兩人的第二次窗前接吻時,沙耶內心對拓也的感覺,已從曖昧的在意提煉成清楚的愛情。
這一點,在結局時沙耶的話裡也可推測出來。(因為喜歡所以才接吻)
但是沙耶抗拒學習「成為女人」,所以拙於面對『因為愛情而擁抱』的事實,
表現出來的抗拒姿態就是種試探和撒嬌了。
她不需要對抗任何人;相對來說沒有假想敵,要擺出什麼樣的策略姿態,對於經驗絕對不足的沙耶來說太困難了。
可以看到她笨拙的言行舉止,因為她不知道該怎麼做,只好順著她表面的態度做下去。
要說是「傲嬌」嗎?並不是廉價的傲嬌兩分、假傲真嬌;
溫柔體貼、聰明細心、用情至深,只是用表達方式笨拙了點。






【あなたの存在を意識する】



8/11沙耶去拓也的住處,除了做飯外還鼓勵了消沈的拓也(插旗),
與《律子の溜息》作對比更讓人莞爾。果然是母女-廚藝不算。
拓也問沙耶為什麼要來找我,隨口地說是因為很閒(對照拓也去醫院時對沙耶的回答)。
「暇だったから」-聽起來很爛的理由,呼應前面拓也去醫院所說的同一句話。
真話講出來讓人怪難為情的,此刻總不可能要求沙耶說出「我是擔心你所以來看你」這種話吧(隔天算是有不小心透露這點)

不妨這樣來看:《律子の溜息》的律子有照顧病患的合理性,
但《媚肉》卻沒有,況且是年輕成年女子單獨進去健康成年男子。
她絕對是打算時常來訪,不在意要用什麼爛藉口,假設拓也請求交往大概也不會拒絕(只是會講些五四三的話)。
我認為在這個階段時,沙耶已經有了順勢而為的打算,只是欠缺建立關係的動機罷了。

8/12下午香織的到訪,讓沙耶起了微妙的變化。
結果上是香織的旗被沙耶狠狠折斷,沒意外的話就算香織發情乙葉化跳上床,拓也大概也不會中招了。
香織對拓也的攻勢早就見多了,為什麼這時沙耶還會發脾氣呢?因為心態上不同了。
1.香織謀財害命的目標已達成,拓也失去了利用價值,理當不再有瓜葛了;
2.對拓也的想像,假若他是那種輕浮的男人,那自己會無所適從。

所以沙耶的不悅,是不耐於拓也身處漩渦卻無知的傻樣(但自己又不忍告知真相),
更反感香織的動手腳-無論是陰謀詭計,還是搶自己的男人的動作。



接著突然說要住下來,就是形式上的對抗,跟乙葉換上低胸小背心的舉動類似。
這是沙耶全劇裡唯一表現出的對抗意思;相對於《媚肉》SPD之前女角們的互相角力,
她的立場不是跟其他人爭奪拓也,而是不自覺地埋線於拓也的內心,而外在於實質的肉體和言語。
也就是說,台前沙耶是未參與[寝取り/寝取られ]的主/客位的局外人,
卻是台後最實質寝取り成功的人。
一則是她在拓也的內心存在感,並未受到其他因素的干涉。(由紀的交往、乙葉的誘惑、香織的母性)
二則是把《媚肉》故事視作「香織最終得到拓也」的Galgame路線來看,沙耶當然是橫刀奪愛的人。

這次沙耶會有這麼大的對抗意思,也是和假想敵的狀態有關,
就如前面香織篇說到的,天時地利人和。
本能般地「女人的」運用了身體,
與熱切的肉體矛盾的說著「第一次見到你…就很討厭你了…當然現在也非常討厭…第一次有這麼討厭的感覺…」,
事實上是對自己這種笨拙姿態的呼喊—說不出「喜歡」那就只好說「討厭」了。
再遲鈍的人聽到她說「看你可憐就跟你交往看看好了」(仕方ないから付き合ってあげる,也不會傻傻的認為真的是看自己可憐吧!

而拓也對沙耶的肯定,比上次做愛還要更進一步。
「だってセックスしてるんだから
像是在指導小朋友學習的老師一樣,由認識「性行為」來學習自己過去所抗拒的「女人」(生理的部分),
在沙耶逃避時又溫柔誘導,關鍵一擊則是呼應《媚肉》的道德內文
「どうして香織さんに我慢できたのか。きっと俺…」
「沙耶さん以外の女性とは,こうしたくなかったんだ」
為什麼可以抵抗香織的誘惑呢?(香織都能抵抗了更何況其他人呢?)
因為想這樣擁抱的女性,只有沙耶。

總歸來說,在這個時間點的沙耶,心態上已經不是抗拒成為「女人」這件事。
最顯著的象徵物,就是對性器的稱呼,從工具性質恢復為該有的名字。
相反的,母性從本能而外顯,愛情讓行為多了些重要的意義,讓她樂於去學習成為「女人」,同時排除其他的「女人」。
拿來與《律子の溜息》作對照會更為明顯。

拓也與沙耶都不斷向對方傳達一種「我願被你依賴」的情感,理想狀態是互相扶持。
你/妳陪著我,所以任何的困境都會度過。
你/妳在身旁,平等而沒有誰虧欠與不足。
當沙耶已經要老實地學習「依賴對方」的女人模樣時,
拓也是否也能如此看待另一半,竟然是結局會是天堂或者地獄的關鍵。




たまたまあなたが側にいただけ



學習重拾女人的身分,然後以戀愛為基礎,組成幸福的家庭。
內心再沒有他者,沙耶心靈矛盾的化解,也僅僅是時間上的問題。

劇本的急轉直下,以及難以解釋的的大陷阱有點「這麼順利就沒遊戲樂趣了」的意味。
造成終極BE的差異是一個留言的差異,而我會認為以寫劇本的角度來看,拓也是有責任的:
[被前女友邀約就跑出門,還不跟現任女友報備,當然是不會有好下場囉]-這當然是玩笑話。
試想,沙耶到了公寓卻見不到拓也,打了電話卻沒有回應,她會不會非常著急?
拓也與沙耶認知的尋常男女相戀,應是平常心對待彼此,兩人互相扶植,在付出的同時接受對方的奉獻。
而不聯絡沙耶的用意,是避免讓她分神擔心而想自己全部擔下,但卻造成互相依賴關係的退步。
這種故作少年氣的做法,不就跟《媚肉》前期的沙耶與拓也一樣嗎?
再想想結尾的畫面,為什麼這時候拓也說出「沙耶"さん"」時會讓沙耶不滿?
如果自己的另一半對自己畢恭畢敬的,非玩笑性的稱呼自己XX先生,那是不是給人抗拒的姿態呢?
那種關係真的是愛情嗎?

失去拓也的行蹤,沙耶跟律子一樣,因為特別的男人而失去自我。
想像這樣的她失去冷靜地,從公寓跑向三澤家,見不到拓也讓她心慌意亂,沒想到要先報警。
或者下班直接回家,還沉浸在愛情的甜頭,對於三澤家的狀況毫無警覺。
GE的沙耶能做出那樣的舉動,是因為拓也在場,無畏地挺身而出守護他。
「私が心配するからいいわよ!」
且再看這句話的前與後。前面是拓也為沙耶擔心的話遭到反問,
後面則是拓也擔心被圍困的沙耶,不經大腦思考就做出維護的動作。
「沙耶さんに近づくなっ!!」

並置來看BE最後的沙耶,在身心異常的痛苦下,也同樣是伸出了手。
那不是求救援或者求撫慰的動作,
而是跟GE一樣想安慰拓也,兩者都是把滿溢的情感濃縮在一個動作裡
GE那樣的動作是合情合理,但BE卻更為深刻地呈現了沙耶這個角色的內裡,同時也因此更讓人不忍目睹。
兩人都想為對方作什麼,而不顧自己的慘狀,結果連一絲救贖也不可得。
想想,在BE之後眾女的下場?香織沒什麼差別,由紀應該意外的堅強;
乙葉比較慘,但要比絕望的程度,是絕對無法與身心意義上死去的沙耶相提並論的。


從拓也的角度而論,BE是一連串的折磨:
a.先是共通路線,由紀的背叛大於香織的豹變,不知誰可信賴的悲哀。
b.看著自己所認識的女性受苦,承受肉體與心理的折磨,活地獄的慘狀。
c.沙耶的遭遇是最後一根稻草,自身無力的巨大悔恨,因而結局成為了地縛靈。

在GE裡,她著淚水對拓也伸出手的擁抱,「泣いたら引っばたくからね」,仿若粗魯笨拙的一貫口吻卻動作溫柔的安慰(讓人想起律子把摸頭硬要說成揍人。)
放心、安慰、感動、示弱、堅強…沙耶眼眶帶淚的笑容與擁抱,是有那麼多複雜且深厚的情緒。
將此刻與BE最後一起拿來看,《媚肉之香》這個故事裡沒有任何女角能和她相提並論。

沙耶在游泳池旁說:人總喜歡在另一半身上,尋求自己沒有的東西吧(所謂的"沒有"並不是最初即沒有)
實情看來,她與拓也的相異處真的不少,但相同處卻是非常地關鍵;
最大的互補,就是拓也消解了男性的迷思,而沙耶填補了由紀(儘管是檯面上的)抽離後的真空。
在無法動搖的基礎上互補,外在個性也可隨時間而逐漸磨合,
相較乙葉end和由紀end的些許不安,沙耶END是唯一有epliouge的,可以想見有其光明的未來。
彼此皆曾失去的「幸福家庭」情景,現在靠著兩人絕對比三澤家和叶家要來得長久。

從整個《媚肉》的結構來看,
女角們各自的路線都是Bouns,作用都是在襯托主線的理念,
也就是我在沙耶篇(上)一開始就提到的,
「溺於媚肉之香、沉於肉慾的人,不會有想像中過往HGAME般的走向美好結局。
因此,推倒香織與律子不用說,連推倒乙葉也會受到劇本的懲罰。」

再從母性的光譜來看,
由紀終是利己優先,不惜自欺欺人、傷害他人;
律子的母性雖出自善意,但動機乃出自於其身分與目的,有自我衝突的部分;
乙葉的母性尚處於摸索培育階段,基本仍是善意,但動機複雜且偏向於競爭意識和少女戀愛憧憬;
香織就更無須多說了。
唯有沙耶的母性最為純粹,怎麼想就怎麼做,不記得失地照顧他人。
也就是說,這些女角裡只有沙耶對拓也的心意是最為純粹的。
[SPD]帶來的刺激,愛情讓母性強度更深化,母性提煉了愛情的成熟度。
旁觀者位置的時江大嬸,提到沙耶時亦流露出撲克臉之外的情感,時間點上是很具說服力的的暗示;
從玩家的角度來看,最深刻的劇情表現,則是BE那隻伸出的手吧!






【沙耶の事...宜しく...賴む...わ...】

#將SPD後至結局後續的沙耶作粗糙的整理比較

本我:焦慮「女人」認同,注目「拓也」(男人?)「幸福家庭」矛盾的期待。
     →認同「女人」,渴望擁抱「拓也」以共組幸福家庭。

自我:否定「女人」認同,不信任「男人」(拓也?)「幸福家庭」是地雷。
     →「幸福家庭」的願景,藉由結婚生子來達成。

超我:「女人」性別是累贅,不可因為男人而成為女人,不應亂想「幸福家庭」。
     →必須要學習成為「女人」,不能像過去一樣自把自為。


我首次看到拓也作的模型,就知道沙耶要生氣了,且把它打零分的原因。


「隣にあんたがいない。」

嘴上不饒過拓也,但饒不了任何傷害拓也的人—包括拓也自身在內。
言不及義卻讓人緊張誤會的哈拉,真實的心意單純而不可侵犯。
在《媚肉の香り~ネトリネトラレヤリヤラレ~》這個故事裡,動機或許不純,決心卻很堅決。
有看過松之書齋裡的NGCG集的話,也可以理解最後一張CG為什麼把高潮的姿勢改成擁抱,確實是這樣所表現的情感更為熱切:

「ても私はあなたがいい」
「今もこれからも...」
「ずっと一緒にいたいと思っいてる」
「幸せだからに決まってるじゃない」

「あなたじゃないと…だめ…なの」

結局對由紀的簡單帶過,已經是寫劇本者的憐憫了,讓拓也這個老好人能更無牽無掛,
由紀自欺欺人的終止,在於離開房間前由紀那幾個短暫的反應。
但說實在根本就已不在意由紀了。
[不是你就不行],沙耶這麼說,拓也這麼說。
還有什麼第三者能介入他們呢?
[不是你就不行]與乙葉END那種「還好至少有你在」,力道就差了許多。
跟由紀END那「我只剩下你了」也是有極大的差異。
也因此我認為乙葉END是[香織END補償版],同樣都懷著下一代,[幸福家庭]的可能性卻是天嚷地別。
而沙耶END就可說是[Anti 香織END],絕無香織END表面的趨從、肉慾化,以及內在自私的陰謀陷害。

但我不會認為說[沙耶END]就等於是[True END],這遊戲的True End視乎個人差異。
不少結局的合理性會讓我覺得,就算是我用現實正常的思維來走,我也可能會落入那樣的結局。
1.7/30 あま乗り気じゃなかった→由紀END (但我未必能原諒)
2.8/4 彼女に毛布をかけて朝まで付き添う→乙葉END (衝動殺人有點勉強)
3.8/12 吹くのを止めて抱きしめる→香織END (這個誘惑太強捍太恐怖了,但我不會去頂罪)
4.8/13 何もせず携帯をしまう→ずっと待ってる…(BE,不過這算是陷阱)

不計律子番外篇,走到沙耶END是需要堅強的意志力,個人特質必須要老實些,老實人又必須要足夠運氣才能躲過危機。經歷波折、衝突的磨合,相知相惜得來不易的結局,情感上是《媚肉》和番外篇各結局裡最重的。
現實生活裡,我也是會被沙耶這種人直擊心臟(當然條件是必須能看穿外在掩飾),
沙耶的外在言行較無典型的女人味,不過容貌肉體應該不怎麼男人婆吧!

就玩家/拓也的角度,面對所選擇的True End,我找了一首適合的歌作結:


"瞭解你 難如登天 我真不在乎再要多少時間
心若倒懸 仍感謝天 我最美的發現
男人婆 只是表面 其實你心思細過錦緞纏綿
日子久了 就明白 眾人中我還是首選

我得承認 男人有時蠢話連篇 多虧有你處處留了顏面
我有幾次心不在焉 將真話說得膚淺
男人有時蠢話連篇 越是在意越是想不周延
男人總是蠢話連篇 留在身邊討厭 沒有又掛念"





(END,歡迎留下心得分享。
應該有注意到沙耶篇寫的最長,花的時間也最久。
因為想找切入點來敘述沙耶的矛盾性,又不想在太多細節上打轉。
刪刪改改增增減減,也有些專注力渙散地懶散。
或許意識到這篇寫完後,就要等於是與沙耶作別了吧。)

台長: 佛洛依德

蔡志偉
我也深深覺得 當我玩破這款遊戲時 也要跟她們訣別了
感覺自己有問題 超想要裡面的腳色當女朋友阿.........乙葉香織都好
2013-05-22 13:44:09
版主回應
裡面的角色…例如時江大嬸嗎
2013-05-23 00:02:16
蔡志偉
如果我老到7.80歲 時江大嬸當然可以囉
對了 板主那些圖是從哪來的 不是遊戲內的那些CG圖
例如沙耶煮菜那種 希望能擁有
其實從你玩遊戲的時間點來看 我差不多比你早1週玩吧
但我沒有你的文筆 而且你也寫滿久的
但是我到今天看到房間某角落的遊戲封面後面的乙葉.香織.沙耶都還是腦內遺憾我怎沒有這種女友 中毒太深了
希望市川趕快在推出新作品吧{出超慢超少的} 當然要搭上好劇情 不然就像 女係家族3就實在沒啥FU
2013-05-25 21:43:48
版主回應
那些圖是Google來的,是特典贈品之類的吧
2013-06-01 22:08:41
你寫得太好了!
這個遊戲結局了,看完你對沙耶的心理分析,總覺得補足了她的靈魂與存在感。
你真的寫得很棒~~~感謝站主好文!
2014-02-04 13:30:07
版主回應
東西自有它的生命,只要喚醒它們的靈魂就行了──賈西亞‧馬奎斯《百年孤寂》
2014-02-10 22:39:29
花朵
請問一下,最後那張沙耶懷孕的cg在哪?我怎麼沒拿到?
2016-04-18 14:15:5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