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6 15:10:39 | 人氣(6,199) | 回應(1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幼獅文藝]重複的相聚與分離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記得那是我完成學業離開韓國,相隔七個多月再次回到韓國的事了。見了許多的同學、朋友;離開首爾,去了以前未曾去過的鄉鎮旅行,重新踏上韓國這塊土地,我卻發現自己竟沒有想像中的激動。也許就像以前一樣,回台灣放個假,很快就會再回來,因為心裡是這麼想的,所以似乎就格外的習以為常。但一直到了回台灣的前一晚,坐在街頭等朋友的空檔,我撥了幾通電話給這次沒機會碰到面的朋友,就在要說出道別的字句時,才突然感到喉嚨一緊,千頭萬緒擁上,要順利吐出一個字都變得困難,電話這頭,我用沉默掩飾已經失控的情緒,直到掛斷電話後,才忍不住抽噎起來。這一刻,我才發現自己似乎還無法習慣「分離」這件事。

  常有人問我,離開韓國之後是否會很想念韓國這個問題,而我總是回答:「與其說是想念韓國,不如說是想念在那邊的人吧!」過去常去的鬧區街景,也許有一些店面的變換,但感覺還是熟悉的,但很久沒見到的朋友,即使他的樣貌、他的談吐還是像以前一樣,再見面時的心情卻仍免不了有些忐忑的悸動。

  過去在韓國唸書的那段時間,每逢寒、暑假回台灣,我總習慣性告知眾好友們我的回國消息,然後邀聚大家一起出來吃飯,就怕遺漏任何一位,接著招來冷漠無情,回來也不通知一聲的抱怨。不過和各方朋友見面的同時,往往也是我預告分離的時間,「妳何時回韓國啊?」「訂了下周六的機票!」「那我們下次見面就要等寒假的時候囉!」就像自然不過的例行問答,聚會上的聊天話題總免不了這些問題。在異國求學的時光裡,不管是在台灣,或是在韓國,重複的相聚與分離就這麼不斷上演著。

  今年中秋,和朋友臨時起意趕在連休前三天訂好飛往韓國的機票。因為沒有事前通知,所以韓國朋友們接到我的電話時,個個是驚訝不已。「什麼?你現在人在韓國嗎?」「哇!怎麼回事,怎麼突然來韓國都不事先通知一聲啊!」和研究所的同學約了在大學路上碰面,先到的人是太龍哥。手拿著一本書站在地鐵出口附近的店門前低頭閱讀,不愧是走學究路線的太龍哥!接著智侯姐跟殷宰也陸續到達,距離上次又間隔了一年的時間,但再碰面時,跟大家反而有一種從來未曾分開的熟悉感。坐在小酒館內,就像以前的我們一樣,我仍扮演著聆聽者的角色聽著大家說話,那是一種令我感覺安心的相處方式,我喜歡聽大家聊學校、聊近況勝過我自己說話。時間到了九點,想起和辛拉麵教授約定要再通話確定今天的見面時間,於是向太龍哥借了手機。

  「不好意思,我現在人還在南部耶!搭車抵達首爾的話,可能要明天早上了。妳特地來韓國,實在應該跟妳碰面的。」返鄉過中秋的辛拉麵教授以充滿歉意的語氣解釋目前的狀況。「沒關係,如果這次見不到面,就只好等我下次再來韓國了。」「還是明天妳搭幾點的飛機?」教授仍不放棄一絲的機會。「明天早上八點就要抵達機場了。」我回答。「那我們要約早上六點先在金浦機場碰面嗎?」聽到早上六點的字眼,的確很符合教授不按牌理出牌的時間觀念,但礙於早上太早起不來,我只好委婉拒絕:「嗯….教授,雖然很可惜見不到面,但我想還是不要勞駕您了。我回去會寫信給您的。」聽到寫信的字句,辛拉麵教授的語氣立刻又轉為積極:「好!寫信好!回去就捎封信來吧!」雖然現在的電子郵件很方便,但我和教授都同樣喜歡寫信的人情味。掛上電話,我嘴角忍不住揚起微笑,教授還是和以前一樣那麼可愛。

  和大家聚會的時間也差不多到了該散場的時候,因為氣氛太熟悉,要離開時,我一度以為我們就處在往常時常逗留的學校附近酒館內,後來才驚覺要回家的路是完全不同路線的地鐵站。回家時,我和同方向的智侯姐並肩坐在地鐵車上,「雖然跟上次比起來,這次相隔更久的時間回韓國,可是感覺一點都不陌生耶,好奇怪喔!」我說。「剛離開再回來,感受總是最深刻的。」一向理性的智侯姐簡短分析了原因。下車時,我輕輕握著智侯姐的手說再見,臉上帶著笑容。

也許,分離對我來說已經逐漸習慣了,

又或許,可能很快就會再回來,

所以,我也能笑著道別了。





後記:本篇是我自2006年起在<幼獅文藝雜誌>連載熱韓流專欄以來的最後一篇。兩年的時間,不太長也不算短,謝謝大家過去的愛護與支持,在此致上深深的一鞠躬!報告完畢!





放心,故事不會結束,只是換個段落再起而已....




圖:三清洞路上

台長:
人氣(6,199) | 回應(1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 個人分類: 熱韓流專欄 |
此分類上一篇:[幼獅文藝]相約在下初雪的那天

Teresa
覺得台長似乎也有韓國人秋天易感的調性呢~^^&quot

常默默地上來看台長的文章

學習到很多韓國的生活文化

謝謝你忙碌中還跟大家一起分享這麼多好東西~^^
2007-12-17 01:29:21
版主回應
對阿
我是外表像冬天
內心是秋天
哈哈
2007-12-17 21:51:12
世潔
呼~
看到&quot放心,故事不會結束,只是換個段落再起而已&quot
這句話頓時心安了許多
不然以後瀏覽網頁時肯定會失落不少

我已經很習慣三不五時上來看絮寫的文章
也因為這個新聞台
對韓國文化有更進一步的了解
所以,
真的謝謝絮一直以來的分享,
감사합니다~

關於離別
我因為在國外呆了一段時間
所以也能體會那種重複離散的感覺
不過,與其練習笑著說再見
還不如珍惜每一刻,不是嗎?

加油~ ^^y
2007-12-17 23:03:16
版主回應
謝謝你的留言
能夠包容我的懶散 哈
2007-12-19 00:06:33
nz小鯨魚
看了這篇文章
心有同感
謝謝您啊...寫得真的真的很好
我現在在紐西蘭打工度假
過程中有很多好朋友來來去去的
微微笑
有時候都不知怎麼和他們說再見
離別 很難學會
我在Tekapo-YHA打工三個月了
九月底來到現在
好喜歡這裡 非常開心能在這兒工作
雖然只是做個清潔的員工
都非常開心非常感到驕傲我有這份工作
^^
2007-12-18 15:43:59
版主回應
對啊
那真是很難形容的感覺吧
以為習慣了就不會悲傷
但往往不是那樣的
2007-12-19 00:08:17
Teresa
&quot對阿
我是外表像冬天
內心是秋天
哈哈&quot

那就是小小悶騷囉? 哈哈
2007-12-18 23:52:12
版主回應
嗯....也可以這麼說啦 哈
2007-12-19 00:10:26
AP
我也是看完了雄雄有點小感傷,但是看到留言裡
西伯侯.姬昌這位朋友的疫情通報,站長又回覆說已經通報很多次了這裡,突然讓我有笑倒的感覺XD
真是相當感謝他!!!
2007-12-31 20:50:15
版主回應
我也不喜歡把場面搞得太感傷啊 哈
2008-01-01 22:03:39
林小恩
看到後記時我也寫了一跳呢!畢竟絮的站台是我在日本求學時就一直看到現在的。雖然從沒有見過面,卻覺得好像是個熟悉的朋友一樣。

我今天才從韓國回來。這二天真冷。每天零下7、8度的溫度都讓我的手搞不清楚冷熱,嗅覺也只剩下鼻水而已了。我和朋友們一起到普信閣前面跨年,一度以為自己會死在人群中了。真是失控的場面啊!

不過我想人生就是一連串的相聚與道別吧!
2008-01-01 18:23:18
版主回應
哈 待在韓國三年我倒是從沒去過普信閣跨年呢
不過可以想像場面應該很壯觀
可是大家真的都聽的到敲鐘聲嗎??
該不會還用廣播的吧? 哈哈
2008-01-01 22:05:14
林小恩
韓國人的高大要在人擠人的場面中才感覺得出來。我們三個人,除了崔先生外,都像哈比人遊巨人國。人又多,我們被推到了普信閣正前方,被人群沖散又擔心會被踩死。不過倒數的時候還是很high。而且韓國人真的很會自high…農樂隊出來敲敲打打,大家就在大馬路上跳舞。很有跨年的感覺。

鐘聲是真的聽得到哦!不過感覺好像只敲幾下而已耶!
2008-01-02 10:31:03
Irean
看了你的文章我感觸良多
我在夏威夷念書也經常有相同的感受
自從發現你的Blog後~我好常來逛
因為我男友是韓國人~
所以我也想多了解一點韓國
想問一下站長
去韓國找工作的基本條件是些什麼~
他們真的很排外嗎~
謝謝~^^
2008-01-07 00:55:21
版主回應
工作的基本條件....
不就是能力嗎?
如果要在韓國公司謀職
專業能力是最重要的
如果你的專業能力能勝過韓國人
自然就有機會了
如果是韓國人的公司
升遷一定難免受制
這方面的排外恐怕是無可避免的
2008-01-12 21:08:16
tsun
溫暖回憶還真是個折磨人的東西.但還是喜愛的樂此不疲.即使激動的淚流.那也是甜蜜回憶的眼淚吧~
2008-02-23 23:31:55
AFISH
我喜歡這篇文章
看了很多次
2008-06-13 13:28:39
版主回應
謝謝!
因為我有放感情囉 :)
2008-06-14 21:47:46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