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da FIT首賣 全民發大財,報稅利多釋出3d口罩!限量出清中 三上悠亞緊夾這一根! ...
2004-12-21 10:50:21

我曾经想过

我曾经想过,我要停了我的新闻台。 开台的初衷,是要和朋友交流,以我有限的行知,抛砖引玉,引出别人的智慧。之前,一直关注Vicki的“窗外有蓝天”,看着她和朋友谈音乐,谈生活,谈旅途中的见闻,一种相濡以沫的...

2004-10-19 14:06:18

让我的骨头在风中飘荡


——From my Philippine friend Oretajr—— Truth is sometimes stranger than fiction, and how about 70 kilometers east of the capital of the Czech Republic, Prague, lies a small town called Sedlec. I...

2004-10-15 14:06:19

剑走偏锋


回头看,发现自己是一个没有依正路走的人。 小学时,别人用功之际却和好友珊根据小伙伴的体型和性格评选出班里的七侠五义,男女平等,版本各一;升中试来临紧张备战之时,还和女同学想方设法捉弄男生,被老师批评...

2004-10-15 13:14:56

妈妈的投诉

某天,妈妈突然打来电话——她很少主动打电话给我的。 “你写的文字哥哥打出来给我看了,有一个地方我很不满意!” “哈哈!等等。”我一边笑,一边劈里叭啦地打开网站,“好,你说。” “你怎么说我像马加爵...

2004-10-13 09:51:21

十年艾敬


摘录两段描写艾敬的文字。 珍贵的艾敬--音碟酷评 王俊 十年来她就那么若有若无地存在着,那么浅浅淡淡地用歌声轻抹出一幅幅生活的水彩画。艾敬的民谣是在不经意中发生的,那些歌不过是一个朴素女子的心灵传播...

2004-09-28 14:18:20

魔音传脑


他叫Vitas,生于1981年2月19日。 他的真名几乎没人知道(就是俄罗斯人也不一定知道,很神秘吧),也没有人知道能在哪里找到他。   他很神秘,因为他不接受媒体采访。 他很另类,因为他敢于涂上最鲜亮的口红。他...

2004-09-27 10:33:09

荔枝深处有人家


古村现已少人居住,巷子又多又深,迂回曲折,并且错综复杂,但并不凌乱也不拼凑,相反是在错落有致的旧民居中夹杂着一两座祠堂,零星的石井,给人一种追溯感。 ——《中国古镇游》·从化钱岗 什么是追溯感?我...

2004-09-27 10:23:20

“象”形古村


——节选—— 大地文章秀, 江河气象新。 这是从化大江埔村外门楼上的一副对联,“大江”二字镶嵌其中。风水先生说,这是一个“象”形村,大象需要足够的水和草地才能生存,故名“大江”。我想起了徽州的牛形...

2004-09-24 15:14:46

中国茶


“中国”之英译China的来由说法有三:一是china瓷,二是cha茶,三是qin秦。巧的是,我此行所到之处均是产茶胜地,武夷岩茶、茶王大红袍、婺源婺绿、屯溪屯绿、黄山毛峰、祁门红茶,都是名声在外的名茶品种。 要产...

2004-09-24 10:13:17

我的油菜花情结


自去年3月从武汉到上海看过一路呼啸而过铺天盖地的油菜花,以及10月从云南罗平油菜花之乡回来后,我对油菜花一直痴情。这次去婺源,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可以看到日思夜念的油菜花,不是一株,而是一大片。 不过,我来...

2004-09-23 10:28:12

我的强盗逻辑


此行13天,我经常跑票。用妈妈的话来说就是,“一路看霸王戏”,我称之为合法逃税。 在清华彩虹桥,售票处外有一堵墙,墙上有门,门外有田。我一时好奇,想看看田里种了些啥,于是走了出去。谁知回头一看,已经绕...

2004-09-22 11:32:03


此行所去尽是日趋有名的旅游景点,但当地人的生活很苦。“旅游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老百姓如是说。徽州和婺源两地,举目皆是两种作物:油菜花和茶树。三斤三油菜籽榨一斤油,一般只能自给;采茶是精细活,用...

2004-09-21 09:47:11


“有井水处皆有柳词”,一句话,形象表现了柳词散布之广,也充分说明了有井水处才有人迹。人要生存,离不开水,向天要,问地要,井就是其中一种形式。有水井就会有市集,生活其中的人就叫市井小民,你我都曾是市井小...

2004-09-20 13:39:02

简单有道,万物自然


石雕,砖雕,木雕,可说是徽州建筑的绝活和卖点,雀鸟虫鱼,草木人物,栩栩如生,搞得人家美国耶鲁大学的小伙子在千里之外也为之心往神弛,漂洋过海来拜师学艺,至今徽州歙县斗山街的一间古屋内仍保留着这位洋木匠的...

2004-09-20 13:20:59

出门在外

福建武夷。 因为贪恋九龙窠的秀色,离开时早已夜幕降临。走在空无一人的山路上,我心里盘算着:出公路口要半个钟,公路上还要半个钟,起码得一个钟才能回到旅店,再加上这一路上七上八落忐忑的心情,这一个钟恐怕...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下一頁›      最末頁
第 1 / 20 頁 , 共 295 筆       下十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