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3 18:13:51 | 人氣(73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真幸】宛若童話(極短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真幸是由棉花糖,薔薇,和相擁入眠組成的」

 

========================

 

人愈大愈喜歡童話。

不是因為童話太美好,是因為長大後才發現,生命中所有的美好,都能比擬作童話裡的每一個元素。

 

幸村精市喜歡把真田比喻作棉花糖。

他不讓人知道,不僅僅只是因為這樣的比喻對別人眼中的真田而言相當毀形象,也是因為真田陽剛的外表下,內裡的好、的甜,只能教自己知道。

 

同理,真田弦一郎喜歡把幸村比喻作玫瑰。

他不讓幸村知道,這樣的比喻實在會被笑太過俗套,就像個五零年代老頭的比喻,可他活到現在,能叫出名子的花朵就那幾個,十隻手指都數得出來。

玫瑰不可一世的芳華,帶刺的不怒自威,高高在上的雅貴,全是那人在球場上的寫照。

他知道這些描容很俗套,可是全是他的真心。

 

 

/

 

幸村精市有夢遊的習慣。

 

很少人知道這位不可一世的貴公子,睡相十分糟糕。國小一年級時,幸村曾在真田家裡做客,晚上幸村吵著想留宿,幸村媽媽面有難色,猶豫得難以啟齒,她蹲下來把真田拉進懷裡,偷偷地告訴他這個祕密,要真田多多關照她的小少年。

真田一口答應,承諾向來說到做到的他,那天晚上難得的睜著眼直到確定身旁的幸村入睡。挨靠近他,真田一整個晚上手都揪著藍髮少年的衣領睡著。

 

這一抓就是數十年。

長大後的幸村老笑說自己從小是被真田抱著睡大的,真田一臉正義坦然看著他。

 

當然,不然你跑丟了我怎麼辦。

 

這麼大了,不會丟的。

 

幸村笑著鑽進他懷裡,手環住他的腰。真田也用同樣的姿勢懷抱他,兩人以側姿相擁。

大學旁的地段貴又人多,他倆一起租的房屋不大卻也不小,臥室裡放的雙人床他們硬是喜歡把它睡成單人床。

誰知道他們花了好久才能像這樣毫無顧忌的相擁入眠。

 

 

/

 

回想起國二那年,幸村精市幾乎一整年都在醫院裡渡過。

 

那是他的刺最怒張的一個時候。

當身體一天天的瘦弱下去,當四肢一天天的軟弱無力。他連聲嘶力竭的吶喊都彷彿要用盡生命的力氣。

是他先看不起弱成這樣的自己。每當病況惡化,那幾天都拒絕見客。

真田從沒打退堂鼓,一樣定點的時間來見他,他不見,真田就站在門外,直到會客時間完整的過去才願意離開。

幸村那時連哭,胸口都會因壓迫而劇痛,後來也只能選擇不哭了。那種情緒的平復,其實是弱到對悲觀的妥協,誰能知道當時的他有多絕望,連哭都不能自己決定。

刺還在,只是沒力氣了,乾枯枯的包覆在花身上,蕊包幾乎黯然欲謝。

過去記憶裡的自己有多鮮活,他現在求死的心情就有多熱切。

 

毫無預兆的,那時真田竟給了自己很大的一拳。那唯一的一次,在臉頰上留下的熾熱痛楚,覺醒了他還生存著的證明。

他沒哭,沒想到真田率先哭了。已經多久沒看到這個男孩掉過眼淚,真田什麼話都沒說,眼睛睜得死大,幾乎是怒目而視,只是很不合時宜的豆大的淚滴一滴一滴的掉下。

然後被緊緊抱著,這些日子以來真田每天都在高強度訓練,肌肉多了,也結實了,被他這樣抱著幸村覺得骨頭都要痛起來了。

可是他不想離開。

 

你說玫瑰帶刺,可棉花抱著,不怕刺。

 

那天真田第一次留在醫院陪他一整晚,單人病床本該擠不下兩個青春期的少年身軀,也許該慶幸生病的自己身體瘦弱了很多很多。

只是對不起真田,那整晚他抱著瘦成這樣的自己,整個人很難過很難過。

 

 

/

 

真田是在他出院之後跟他告白的。

看得出來,那人有多緊張,因為從頭到尾他就沒對上自己的眼睛幾次,且一直坐立難安。

 

幸村幾乎可以想像前一天晚上他在家裡的榻榻米上睡得有多不安穩。

 

都說真田有多像個武將,那他告白時就有多麼兵荒馬亂。

真田,你這樣城池是會被全部奪走的。

 

 

他們沒有很明確的宣告交往,但跟他們熟悉的人似乎都對此心照不宣,仁王甚至在他們交往的第一天就刻意在真田和他面前挑眉說道:”終於啊。” 真田那時臉噌的一紅就對他大吼。

丸井在一旁,搭著仁王的肩就笑著一起跑了。

 

他能有多喜歡真田,不知道,因為那個男人每分每秒都在刷新自己更佩服他、喜愛他的極限。就像棉花糖,由裡到外的甜,即使這剛毅的外表勸退了那麼多人,只有自己知道這人實際上有多甜。

 

青春期的時候,他們分享了彼此第一個吻。真田那時的動作有多笨拙,幸村幾乎會記上一輩子。

可自己也不比他多有經驗,即使讀過了無數本文藝散文,情詩,也沒嚐過原來初吻的甜竟是如此沁人肺腑的甜蜜。即便一向從容平淡的他,也不住心跳悸動。他抓住真田的領子不敢放開,因為一旦結束這個吻真田就會發現自己的臉有多麼多麼的紅。堂堂一位神之子,怎麼會好意思呢。

 

真田弦一郎是棉花糖,還是帶酒的那種。

 

 

/

 

二十六歲那一年他們結婚了。

 

幸村精市被求婚的當下,還在花園裡澆著花,他那時笑得眼淚都掉下來了。

從小時候第一次生日送給幸村的花,國三時送給幸村準優勝的獎杯,到如今忐忑求婚時送給他的戒指。

 

真田弦一郎完整包下幸村精市每個年齡階段最印象深刻的禮物。人的一生有多少個能記一輩子的特別,多幸你就佔了這麼多個。

此生所做所為皆憑實力不講幸運,但我能活著,活著跟你一直在一起,就是我唯一深信不疑的幸運。

 

 

/

 

四十幾歲了,這是第幾次為真田慶生,一不留神就數不清。可幸村仍堅持一個從小到大的習慣,每年的生日他總會送真田花。

他會從中抽一朵最好的花,把他別在真田的耳鬢上,然後給他一個吻。

 

我送給你的花

與其說向你致意榮慕

不如說給它尋一線希望

在你那裡它不會枯萎。

 

 

 

END

==============

最後那幾句,引用自英語經典情詩──給西莉亞To Celia。

「那個時候 那唯一的一次  在臉頰上留下了的熾熱痛楚 是我正生存著的證明」改自幸村角色歌for Yourself。

送花送獎杯送戒指梗,借自P站某位太太的一張圖。

夢遊設定出自新網公式書(幸村這也太可愛了吧)。

台長: 桔子
人氣(73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網王真幸 |
此分類上一篇:【真幸】Just Say It Out(完)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